2018年7月30日,正沉浸在暑假歡樂時光裡的法國孩子們,突然收到了一份「驚心動魄」的愛心禮物:法國國民議會表決通過了一項新法案,全面禁止幼兒園、小學和初中學生在校園內使用智能手機、平板電腦、智能手錶等各種具有聯網功能的通訊設備!

這一禁令將在2018年9月份開學時,即時生效。

通過行政立法的手段,強制禁止中小學生在校內使用手機,這不得不令中國人自嘆不如了……

這下可好,中國孩子最多是在課堂上玩手機被發現後暫時沒收,人家法國直接就違法了……就算是下課及午休時間,也不行!

不知道法國家長們獲悉這個禁令後是什麼心情,會不會有中國家長聽到這個消息後,想把自己家的小手機黨們送到法國去上學呢?一切皆有可能。

而且,目前德國也已經開始就禁止中小學生在學校使用手機的問題展開了公開討論。

小小的一部手機,怎麼就惹惱了這些國家,並上升到國家層面呢?我們先看一個實驗。


玩20分鐘手機對眼睛的傷害,相當於看80分鐘的投影、47分鐘液晶電視!(pixbay)

一個耗時10年的科學實驗,結論震驚家長!

2008年,美國一位心理學家啟動了一項專門研究手機對孩子影響的科學實驗:他從全美不同地區的中下階層家庭中挑選出100名孩子,將他們分成了兩組:第一組50名是接觸不到手機的孩子,第二組50名是對手機痴迷的孩子。然後對這兩組孩子進行了長達10年的跟蹤調查。

2018年,也就是10年之後,他公布了自己的調查結果:第一組50名痴迷手機的孩子中,僅僅只有2名考上了大學;第二組50名接觸不到手機的孩子,幾乎全部考入大學,只有其中3名孩子在高中畢業後,自願選擇打工幫家裡減輕負擔。

而那些考入大學的孩子們,又有16位獲得了學校的全額獎學金。

結果一公布,世人震驚!雖然我們不能以考不考上大學來評判孩子的成就,但這也是一個很重要的考量依據。

想毀掉一個孩子,給他一部手機就夠了!?

我們再來看一組數據:也就是說,玩20分鐘手機對眼睛的傷害,相當於看80分鐘的投影、47分鐘液晶電視!

危害還不僅僅於此。

玩手機的人一般都會找一個最舒適的姿勢,要麼歪坐斜靠著,要麼窩在沙發上,甚至躺在床上,非常容易造成人體肩頸肌肉緊張、勞損,從而傷及脖子、肩膀、脊椎。

這種傷害對小孩尤為嚴重,因為他們的骨骼發育還沒有定型,如果不及時調整或休息,會影響身體發育。

手機對孩子心理上的危害也非常嚴重

2017年12月1日,韓國高麗大學的神經放射學教授Hyung Suk Seo在芝加哥北美放射學會年會上公布:「網路成癮」的青少年大腦中的化學物質不平衡,這種不平衡與經歷焦慮和抑鬱症的人相似。這些智能手機成癮青少年在抑鬱、焦慮、失眠和衝動方面的分數顯著高於平常人。

而且,手機對兒童還有致癌的風險!小孩因為處於發育期,大腦對手機輻射的吸收量要比成人多60%以上!

英國專家經過長時間的研究後發現,手機電磁場會大大地削弱兒童脆弱的免疫系統,它反過來又降低了兒童對電磁場不良影響的抵抗力。

國際上從事輻射微波研究的權威專家發現,手機在發射微波的同時也存在「極低頻磁場」,達到一定程度有可能引起白血病和腫瘤,其中,對兒童影響最為顯著。

還有,不論是孩子沉迷於手機遊戲,還是家長離不開手機社交,都會影響雙方的情感溝通。

同時,孩子通過手機觀看直播/打賞主播/現場另類直播、遊戲充值拼裝備、追小說追劇、色情網站等等網上誘惑,不一而足。

我們該如何與孩子一起戒掉手機癮呢?

有些家長看到手機有這麼多危害,轉身就把小孩的手機沒收,以為萬事大吉了。沒那麼簡單!

你知道孩子迷戀手機的原因是什麼嗎?不解決根源問題,只是治標不治本罷了。

經過總結,孩子沉迷手機主要有下面幾個原因:怎麼解決呢?

要戒掉手機癮,絕對不是孩子一個人的事情,必須全家總動員,而且首先要從父母開始做起:


如果孩子喜歡用手機看書,就用紙質書代替吧!(pixbay)

1、高質量的陪伴

每天給孩子30分鐘的專注陪伴,要心無旁騖的傾聽、交流。中國大部分孩子是有父母的孤兒,儘管有父母陪伴在身邊,但卻沒有認同、沒有理解、沒有傳遞能量給孩子。

2、榜樣的力量

如果大人回家後機不離手,卻聲嘶力竭地要求孩子遠離手機,可能嗎?

3、用遊戲或公約的方式

比如約法三章,每天只能玩手機30分鐘,到時間就關機。

4、增加戶外活動/運動

沒有孩子不喜歡出門的,培養他一到兩個運動愛好。

5、尋找替代品

如果孩子喜歡用手機看書,就用紙質書代替;如果孩子喜歡玩遊戲,可以教他象棋、圍棋。

6、制定科學的作息時間表

幾點吃飯,幾點寫作業,幾點下樓溜躂,幾點洗澡睡覺,每天把生活作息安排得科學而有序,沒有無聊的時間,自然就不會刷手機了。

有一位5歲孩子的媽媽,就完全做到了讓兒子不愛看電視、不愛玩手機,怎麼做到的?

「無它,唯堅持而已。」

最後送大家一句話:人類發展的歷史證明,「沒有任何力量能毀掉下一代,除了上一代。」

──轉自《看中國》

(責任編輯:李紅)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