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09月22日訊】【今日點擊】(3267-2)

【石濤評述】美國司法部已經要求中共兩大官媒在美分支機構註冊為外國代理人,兩家被點名的媒體是新華社和中國環球電視網CGTN。美國政府正在加大力度打擊中共的滲透,此舉直接針對中共的外宣機構出擊。

提要
VOA:美中媒體戰?中國在美兩大官媒被要求登記為外國代理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石濤評述。今天是中秋節,跟大家做了一期石濤評述,講的是言論自由、新聞自由、結社自由。在西方社會中如何能夠防止,被中共這種邪惡生命利用的,一個具體的故事、具體的現例,我覺得相當具有時效性,相當具有實際性,他表現出你能否在生命角度,認識中共的時候,你在現實環境中在對待時呢,會出現相當本質的差距,跟大家分享這期節目的下半部分:楊建利兩家官煤不得不註冊,否則面臨被清除的危險。外國代理人登記法案是38年通過的,當時是反制納粹對美國的滲透和宣傳,很顯然當定性它為外國代理人組織,就把中共與納粹等同。

法律規定對外國政府的利益遊說宣傳,都必須這麼註冊,一旦註冊每6個月,要向美國司法部呈報你簽署的合約,包括內容、預算、情況,和6個月的活動內容。一旦簽約要保留所有的記錄,以備司法部審查,宣傳資料上一定要註明,你是受哪些國家委託的,它的代理人是誰,在社交平台上也必須說明。那基本就死了,不能隨便進入國會的聽證會,以記者身分採訪,如果得到允許的話,必須提交你最近的證明和報告加以審批,而且不能隨意採訪,美國的國會議員、官員。而你到底作為記者採訪,還是在進行遊說,因為很難界定。楊建利先生就把相關的法律條例,和他的管轄的範圍,跟大家分享,那基本就死了,就是如果是這樣的話,新華社跟電視台在那兒的概念,就兩回事。

那新華社我們能夠理解,但是它的電視台怎麼管制,那播報的內容是不是同樣被政治審查。你可以叫政治審查,因為你來的是有政治目的,當被政治審查,凡事替你這個國家政權說話的內容,他有可能美國政府有可能,在他的行政長官執行的時候,解讀成這些內容都不能播,這是非常有可能。如果司法部下令,他們就必須註冊,如果不註冊只能離開,這是一個自然的結果,而法令已經執行了這麼多年。俄羅斯的一家政府控制的媒體,也已經被註冊了,很多採訪內容和信息的傳播,都已經受到影響。中共加大外宣,從而促成美國國會跟司法部採取行動,是,外國代理人不僅僅是間諜,而是替他的政權進行宣傳,焦點鎖在中共上。

楊建利先生在有關內容中呢,我看過他一些東西,他對中共跟中國之間的差距分別很小,很小,焦點在中共根本不是中國,對吧,他是殺了中國人建立的,殺了中國人建立的政權,槍桿子裡頭出政權。所以他的宣傳機構都是站在一個,槍桿子裡頭出政權,殺了上億的中國人基礎上,去宣傳這個國家。那能叫國家嗎?國家是給人待的,政權是給高級動物的,應該要分清楚。中共有著大外宣,而且公開承認利用媒體,在國外進行間諜活動和信息戰,從而促成美國政府採取這樣的做法。另外一個大的背景,是因為在這一次的貿易戰中,美國社會跟美國的兩黨,少有的統一了一個認識,無論一些人多麼反對川普個人,民主黨的人和包括一些菁英人士和媒體,但川普打擊中共這一點上,卻被他們都認識、都認知。也就是說,受到了國家價值觀,人民的普遍的在真正生命善與惡的層面上,他們接受中共是邪惡的,而在他們各自下一個層面,他們個人的利益上,他們不接受川普,出現這個場面,很少有的。

美國的一些議員給美國司法部長寫信,要求司法部對該項法律,具體使用進行研究,尤其對中共不斷加強的媒體宣傳,和間諜活動。它說司法部一開始反應比較遲鈍,那後來國會跟一些人權組織一直敦促,所以它這一段的解釋就是說,美國本身的反應的情況。那我以為它一開始的反應是這麼遲鈍,沒有那種,沒有現在這種貿易戰的背景。也就是說貿易戰實際是,川普拿出指責中共的做法,揭露出中共的生命品質,偷、搶、騙、姦淫,從而這些東西,都觸及到美國普世的價值觀。誠信是第一位的,騙子到處有,但美國共同認知的社會價值觀,和社會共行的價值觀,誠信是第一位的。滕彪他是比較著名的維權律師啦,兩家官媒只能註冊,否則面臨受罰或者被譴責。首先這部法律使用的次數不多,因為它的,美國的憲政的立國之本呢,就是言論自由,最重視的言論自由,但法案誕生的年代很特別,就是抵制納粹的宣傳。所以還是一個宣傳問題,還是一個生命品質的問題,殺人的東西就是要靠宣傳,宣傳就是洗腦。

按照法律本身,如果不登記或違反,最高罰6000美金,而對於涉案的個人,最高面臨6個月的監禁,如果外國公民違法,就會遭到遣返。所以這裡面,這個故事就跟我們說的,剛才在台灣發生的事情,就形成了鮮明的對比。美國相對來講是最言論自由的,但是呢,一定要從生命品質上認識。滕彪說:如果兩家官媒真的註冊了,對他們衝擊會巨大的,因為法律要求,媒體必須把他們所有活動都得記錄備案,而且要給美國政府查證。所有經費的情況,要向美國司法部匯報,那兩家媒體肯定不願這麼做的。我們舉個例子,習近平、李克強外訪的時候,有很多人拿著國旗在那兒歡迎他,他們只要一走,這國旗就扔垃圾了。那些旗子都是從國內買來的、帶來的,外交部,對不對,大使館。而那些舉旗的人,舉一個小時給多少錢,那是,那你得給人報出價碼來,那價碼不夠人家不來。那個錢是不能簽字,不能打條的,沒錯吧,但錢它得進來,經費使用,類似嘍。我說的意思就是類似嘍,他們肯定不願意讓世界知道,與中共之間的關係,拿了多少錢,他跟中共是一個,怎麼叫從中共手裡拿多少錢。

所以正常人的思維,是按照正常人,我們這種買賣關係啊,或者甚麼關係啊,他會這麼想。那中共它不是人,媒體如果成為體制作惡的一部分,就不再是媒體了,那是,那是。如果用媒體的概念,去解釋央視跟新華社的話,肯定是錯的,那沒錯。我覺得其實滕彪先生認識滿清楚的,比如說彼得達林,這個記者被迫上央視認罪,當時呢,我記得他應該是瑞典記者,是哪個記者,記者無國界組織有一個動作,就是要推動歐盟來制裁中央電視台,因為這它不再是媒體了。沒錯,我覺得就這麼回事,那個被迫認錯的人後來寫了本書,後來寫了本書,因為他不認錯的話,他就離不開國家。這就像當時金正恩,在金正恩的控制下,那個美國大學生死去的概念是一樣的。要發動各種力量證實,這類組織與中國政府之間的聯繫,西方社會一切需要證據,對吧,需要證明、需要證據,對不對?對,完全對。但是呢,很多事情你會看到它在其中呢,一個是一方面你可以解釋成,如果有神佛的話,是給足了這些人機會。而他一定跟著中共走的話,他就必死無疑,給足了人一定機會,就是雲中子找紂王的那段故事,給足了紂王機會。所以它同樣表現出呢,神佛慈悲的一面,但是呢,該毀掉你就毀掉。滕彪講:在中共而言,絕不是這兩家媒體,很多都在其中了。他提到孔子學院,應該也被登記為叫外國代理人,關於孔子學院的很多新聞報告,表面上是研究機構,實際就是大外宣的最實質的一部分,跟中央電視台是完全一樣的。中國學生學者聯合會、同鄉會、僑聯、大學校友會、地方組織,其實都是。沒錯,見了太多了,對吧,而他們這些地方組織之間的頭兒們,競相互比著,誰能夠跟當地的領使館的官員,有著密切的關係。甚麼關係?有錢能使鬼推磨。

那好這期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相關鏈接: 【石濤評述】中國在美兩大官媒被要求登記為外國代理(上)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