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04月17日訊】在國際禁止化學武器組織調查人員抵達敘利亞杜馬鎮,就該地區一週前遭受化武攻擊事件進行調查的同時,美國媒體採訪了敘利亞難民營中剛剛從杜馬鎮死裡逃生的難民。一對年僅7歲的雙胞胎小姐妹和她們的母親接受採訪時,孩子的背包上還殘留着毒氣怪味。

國際化武監督團體禁止化學武器組織的調查人員,4月15日抵達敘利亞首都大馬士革附近的杜馬鎮,開始就該地區遭受化學毒氣攻擊的情況展開調查,蒐集相關的證據。

與此同時,美國媒體CNN記者進入位於敘利亞毗鄰土耳其邊界的阿勒坡省(Aleppo)阿爾博(al-Bol)難民營,去訪問那些經歷了化武攻擊而倖存的敘利亞難民。

前不久才撤離度瑪鎮的難民烏姆努爾(Umm Nour)和她的一對7歲雙胞胎女兒接受了採訪。回憶起杜馬鎮遭毒氣攻擊時那段噩夢般的經歷,烏姆努爾仍然心有餘悸,她形容當時自己的感覺像是「體內所有東西瞬間被抽出」。

在過去的4個月裡,烏姆努爾帶着兩個女兒一直住在度瑪鎮的一處地下室裡,就連陽光灑落在皮膚上的感受,對她們來說都成了一種奢侈。

烏姆努爾回憶說,化武攻擊發生時,有人高喊說有毒氣。在聞到一陣刺鼻怪味後,烏姆努爾開始全身癱軟。「我感覺喉嚨緊縮,身體癱軟,就像體內所有東西瞬間被抽出來。」

為了逃命,媽媽試着用濕涼的布料掩住自己和孩子的口鼻,她拚命掙扎着用盡全力拉硬拖着2個心肝寶貝往高樓層上逃,而那個時候,砲火猛烈的空襲還在進行當中。當她們抵達4樓後,她不確定這棟建築被什麼武器擊中,樓身搖晃起來。

烏姆努爾說:「我們像是命懸一線。有些化學武器打到較低樓層,其他則擊中較高樓層。」

現在雖然她們母女3人已經平安撤離到難民營,但遭毒氣攻擊的恐懼已經深深烙印在小姐妹女的記憶裡。

「她們昨天玩耍時,為我們帳棚外的螞蟻挖了溝渠和隧道。孩子告訴我說,這樣再發生攻擊時,螞蟻們才有安全地方可以藏身。」

女兒馬拉茲(Malaz)帶了一個金髮洋娃娃,「她會跟娃娃說話,告訴它可能感到呼吸困難,但會安全躲過轟炸」,

女兒們逃難時堅持背上她們心愛的粉紅色背包,孩子的背包上有「愛探險的朵拉」(Dora the Explorer)卡通圖案。

CNN記者湊上前一聞,孩子的背包上還留着刺鼻的怪氣味。記者對着鏡頭說:「絕對是有某些刺鼻的物質殘留。」

最後,這對雙胞胎女孩說,她們想要成為醫生,這樣可以拯救更多受傷的小孩子。

敘利亞阿薩德政權濫用化學武氣的劣跡說起來也十分令人心驚。美國駐聯合國大使海莉就曾公開指控說:「美國政府統計阿薩德政權,在敘利亞戰爭中至少發動了50次的化武毒氣攻擊,公開統計更是高達200次。」

就在2017年,敘利亞的一場毒氣攻擊令至少80人喪生,當時作為一種警告和懲罰,美軍向敘利亞政府軍的空軍基地發射了59枚戰斧導彈。阿薩德政權這一次的化武攻擊則招來了美英法聯合採取的空襲報復,爆炸威力比去年更強一倍。但敘利亞當局和為其撐腰的俄羅斯堅稱這一切都是美國的「陰謀」。

美國軍控協會代表沃克日前對媒體發言稱:「(國際)調查小組非常焦急的想要蒐集現場證據,土壤樣本或是任何液態、氣體樣本,盡可能地蒐集。當然,這已經是杜馬鎮化武攻擊一週過後了。」

有輿論分析稱:在疑似化武攻擊發生時,敘利亞政府軍及其盟軍都拒絕國際社會機構前往當地進行調查核實。在襲擊已經發生超過一週之後才同意國際組織前往調查,還能找到多少有效證據並不樂觀。

(記者阿竺綜合報導/責任編輯:東野)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