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小川十九大拋金融「炸彈」:中國經濟面臨風險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7年10月21日訊】中共十九大會議期間,即將退休的中國央行行長周小川,驚曝中國金融「炸彈」。他說,快速增長的中國經濟隱藏的風險,有可能突然全面暴露,導致資產價格暴跌,大範圍違約。

英媒金融時報報導,周小川十九大期間的一個分組會議上表示:「如果經濟中的順周期因素太多,使這個周期波動被巨大地放大,在繁榮的時期過於樂觀,也會造成矛盾的積累,到一定時候就會出現所謂『明斯基時刻』。」

「明斯基時刻」是以美國已故經濟學家海曼•明斯基(Hyman Minsky)命名的經濟術語,是指經濟體中隱藏的風險突然全面暴露,資產價格暴跌,導致大範圍違約。

明斯基認為,金融市場具有內生的不穩定性,因為繁榮時期會帶來過度的樂觀情緒和不負責任的由債務助推的投資。

政治觀察人士認為,周小川在十九大會期,一反常態地直接預警中國經濟,進一步表明未來5年,十九大新選出的權力集體將面臨經濟改革嚴峻的挑戰。

在周小川發表上述言論之際,北京公布第三季度經濟同比增長6.8%,高於政府的全年目標,經濟學家們警告,短期增長是依靠信貸刺激實現的,而這些刺激帶來較長期的金融風險。

8月15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已經發表措辭嚴厲的警告,根據其最新研究報告,中國過度依賴信貸的經濟策略引發巨額債務,已達到危險水平,可能會引發下一次金融危機風暴。

IMF報告指,過去10年期間,中國「信貸效率」急劇惡化,需要越來越多的資金來產生同樣數量的增長,到2008年,中國需要約6.5萬億元人民幣的新增信貸使GDP名義上提高5萬億元人民幣,2016年,同樣的增長需要20萬億元人民幣的新增信貸。

IMF預計,到2022年中國的債務將超過290%。這種大幅的債務增長經常會引發金融危機。

北京師範大學MBA導師、融資網專欄作家段紹譯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說,其實去年已經爆發很大的金融危機,民間借貸幾乎全軍覆滅,哀鴻遍野。全國各地民眾因此損失巨大,上訪維權此起彼伏。

段紹譯認為,面對金融中存在的嚴重問題,目前存在整個制度性缺陷,不可能解決太多問題。

大陸金融分析師任中道分析說,中國的金融系統一直非常混亂,金融危機一直存在,影子銀行、地方債務、股市、債券、理財產品等方面都可能引發金融危機。

任中道說:「中國的金融系統由中共的權貴們已經把持很多年了,江澤民時期貪腐治國,各個國企領域他們都把持著,再往後,金融開始升起,他們的二代三代,比如說劉雲山的兒子劉樂飛,江澤民的孫子江志成,他們都也在裡面開始佈局,大發橫財,這個事情累積到現在已經非常突出了。習近平當局開始反腐,這些人開始在金融業搗亂,甚至把資金轉移到海外去。」

任中道認為,當局這幾年一直在採取手段推延金融危機爆發。

他說,「由於江澤民時期留下了這樣的禍害,只能說像拆炸彈一樣一點點拆,不然的話,很可能連環地爆炸,那對於整個金融系統是致命的一個衝擊,所以這兩年來,習近平當局都在針對著金融業動外科手術。一點點的開始剝離它。」

蘋果日報:習近平面臨經濟政變

10月20日,署名李平的作者在蘋果日報發表評論文章說,習近平未來遭遇的最大風險,將是類似2015年的經濟政變。當年的大股災,當局用盡金融手段調控,依然收效甚微,最後竟出動公安部副部長「暴力救市」。

之後落馬的金融高官,多被指捲入惡意做空股市,與前任或現任最高領導層勾結,發動經濟政變逼宮習近平。

文章指,中共權貴集團在金融界都有代言人,太子黨勢力更遍佈各大投資銀行。只要黨內還有不同的權貴集團,就會有權力與利益鬥爭,就必然有人在金融市場興風作浪。

習近平把維護金融安全作為今年的一項首要任務,稱其為國家安全的重要組成部分。文章認為,習把金融安全提升到了戰略性層次,在十九大報告中,還要求「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底線」,不如說是要嚴防再次發生經濟政變。

據報導,2015年6、7月份那場股災,背後涉及江澤民、曾慶紅和劉雲山家族等眾多江派人馬,涉嫌參與製造股災的中信證券股份有限公司,劉雲山之子劉樂飛當時任該公司董事。

股災發生後,習近平當局開始加大力度整頓金融系統,僅從今年年初至5月份,除一批資本大鱷落馬外,至少有53名金融系統的官員涉貪被查。

隨著金融系統高官接連被查,中國金融危機深層次的問題逐漸浮出水面。

各銀行及銀監會、證監會、保監會領導班子成員鑽制度的漏洞,利用家屬、親屬將大筆資金通過券商、基金、保險等通道流入房地產,地方融資平臺,甚至地下錢莊等。

8月份,中共官媒發文狠批「金融亂象」,並罕見的作出治理金融亂象,要斬草還須除根的嚴厲表態。中共最高檢則再次要求查處興風作浪的「金融大鱷」、搞權錢交易和利益輸送的「內鬼」等。

分析認為,連串信號顯示,北京將徹底清理金融亂象,十九大之後,對金融領域將展開更深層次清洗整頓,進一步觸及中共權貴的核心利益。

(記者李韻報導/責任編輯:趙雲)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