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一直侃《封神演義》,有朋友說,「濤哥,沒人像你這麼侃的,不過經你這麼一說,還真和現在很對號」。中國古人留下的書籍和文化,統稱明朝時期的「四大奇書」中,《三國演義》講了一個義,《水滸傳》講了一個忠,《西遊記》其實是一個人修成佛的修煉故事,《金瓶梅》講一個的情色慾。對很多人來說,忠義是人中的規矩,守住忠義,便有機會修成神佛道;放縱情色,便墜入地獄。忠義,人之理念、人性與道義,人之生命境界的表現;情色慾,人之肉體承載,可觸及尋求滿足,毀壞綱倡倫理,社會與人之規範、表達、標誌,往往以此衡量。

《封神演義》講的恰恰人之社會中改朝換代時,天地間生命的真實表現、責任、因由與過程,以演繹的描寫,表現了人神同在的年代。裡面有魔鬼仙妖,但都具備人形,在人的層面展現出來各自價值觀。

再來看看現今情況。孫政才被調查後去向不明,昨天《新華社》短短一句話確定了他的去向,說重慶市委書記孫政才同志嚴重違紀被立案調查。一句話就完了,從孫政才消失到立案調查時間太短了。和他下馬的時間有得一比的就是薄熙來,這個圈也畫圓了,始於重慶,終於重慶。始於中共第五代接班人,終於第六代接班人,薄熙來原來被定為第五代接班人。孫政才是第六代接班人。他們倆人都是曾慶紅和江澤民選的。


孫政才被認為是潛在的中共第六代領導人。(網絡圖片)

孫政才被砍之前,沒人知道習近平要動他。現在也沒給出理由,只是籠統的說嚴重違紀。2017年的「嚴重違紀」可不是2012年的「嚴重違紀」,2012年2月份王立軍出事後習近平驟然知道江澤民要殺他真相。2006年到2007年薄熙來本來要進入政治局常委,要承擔習近平現在的角色,就是溫家寶死活不同意,把他弄到了重慶。5年後,又是溫家寶公開挑戰薄熙來,9個政治局常委投票的時候習近平投了關鍵一票做死了薄熙來。今天習近平主動出擊,拿下孫政才。

《紐約時報》報導《涉嫌嚴重違紀孫政才被立案審查》中說:「孫政才現年53歲,他是進行已有五年之久的針對腐敗、不忠及濫用職權的運動中清除的最高級別的在位官員,這項運動是共產黨總書記習近平2012年底上臺後不久後發起的。中共經由國家通訊社新華社發布的關於立案調查的簡短公告,沒有具體說明對孫政才的指控。「違紀」是一個含糊不清的說法,可能包括腐敗、濫用職權和對黨不忠。但是,習近平拿下孫政才,為自己在今年晚些時候鞏固權力的努力清除了一個潛在障礙。」

我認為孫政才被拿下是習近平把黨從國家體系中剝離的第一步,從根本上否定鄧小平江澤民延續的接班制度,也就是黨在國家建架結構中權力的更替。當年,鄧小平為了防止出現第二個毛澤東而搞了所謂的集體領導,自己當太上皇,到了江澤民,也是如法炮製,垂帘聽政。所以,共產黨的一切都是假的,就像四川的變臉,紅、黃、綠臉,就是露不出人臉。


四川變臉(網絡圖片)

BBC在報導中說:「本月就在孫政才被"雙規"的消息傳出前,在海外爆料引發輿論轟動的郭文貴還在直播視頻中曾大讚孫政才的政治智慧和政治能力,說他是"天才中的天才"。郭文貴說,如果孫政才將來能夠成為中國的總理或者中共總書記,"是中華民族之幸"。」

我說過,誰沾上郭文貴,誰倒霉。其實孫政才和郭文貴是一夥的,郭文貴在國內呼風喚雨的時候,搭檔就是馬健,馬健是國安的常務副部長,孫政才在2012年去重慶之前,是吉林省的省委書記,吉林省和重慶沒得比,他的官位和馬健是同級的。孫政才在北京的勢力來自北京市的兩個書記賈慶林和劉淇。劉淇做北京市委書記的時候,王岐山是北京市長,孫政才是北京市秘書長。王岐山對孫政才有著深厚認識。

BBC報導中說,有人說郭文貴的爆料促成王岐山對孫政才下手,孫政才的官位和力量決定了不是一個王岐山所能拿掉的。習近平就是要廢除中共權力的建架結構在國家體系中的規矩。

習近平破壞黨的接班制度這是根本問題。

很多人評論的前提是共產黨是不破的,所以在裡面轉圈。獨裁也好,集體領導也好,就像變臉,掩蓋的是中共邪惡的專制制度,這麼多年來,中共黨文化的傷害在中國人身上無處不在,就像現在很多男人在外面花錢找女人,不認為自己是錯,外面女人和老婆有什麼區別?抓出來的貪官哪個沒有情婦?二奶反腐都成為一種風氣了。

這是中國的根本問題。要重新樹立對每一個人的尊重才是正途。真正從生命的角度看待中國人留下來的這些文化,你會驚嘆,中國人真是不得了,現在的中國人該醒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嚴楓)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