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億葦:陳光標公司170枚假公章是怎麼回事

2016年3月21日,陳光標的江蘇黃埔再生資源利用有限公司,被搜出170餘枚涉嫌偽造的公章、空白的榮譽證書。這些假公章涉及到商務部、中華慈善總會、江蘇省紅十字會、南京一區法院以及陳光標老家的泗洪縣一中學等單位。據稱,其主要用途是為了參加各種工程投標與製作各種榮譽證書。為此,南京警方已成立「3.21私刻國家機關印章專案組」,專門調查此案。

這事事隔近5個月,才被法制晚報等媒體披露,但仍然撲朔迷離。對此,陳光標有一套說法。他稱偽造公文印章是原總經理和原副總經理共謀的個人行為,黃埔公司和陳光標本人是受害者。2014年,兩位原高管合謀私下成立江蘇銀德建設有限公司,將本屬於黃埔公司的業務或利潤轉移到江蘇銀德公司。幾年來給黃埔公司造成了3億多元的財產損失。

陳光標提供了這樣的細節:3月21日,公司原總經理張某卸任總經理兼法定代表人。張某清理辦公室時,有公司員工發現他和原副總經理蔣某在抽屜內存在大量的印章。當天晚上8點,公司員工向陳光標反映張某進入辦公室欲清理印章及相關資料。為此,陳光標立即報案,結果就從這兩人辦公室內搜出那170餘枚假公章

可這事又非常奇怪。

其一,此事為何相隔5個月才被媒體踢曝?

其二,公司原總經理張某居然還是法人代表,可見他曾深得陳光標信任。為何他與原副總經理蔣某卻要聯手背叛陳光標呢?

其三,陳光標的主要企業就是江蘇黃埔再生資源利用有限公司,他為何自己不當法人代表呢?這又有什麼玄機?

其四,那麼多假公章,並且冒充商務部等重要機構,必然曾經製作過大量假檔(證書),公司過去竟然沒有發現過嗎?陳光標過去曾經拿來炫耀的捐助證明,有沒有蓋上那些假公章?

其五,冒充中華慈善總會、江蘇省紅十字會,對張某、蔣某有什麼意義?沒見他們要充當什麼慈善名人、「中國首善」啊?

其六,陳光標的社會形象是那麼高大,為何感染不到他身邊的重要人物?

其七,一位總經理和一位副總經理窩裡反,難道不是陳光標的公司管理相當混亂嗎?一個管理混亂的公司,如何能提供大量「首善」資金呢?

老航一直認為陳光標的高調慈善無可厚非,從他的經營行業的業態來說,是可以有一定的資金提供他進行慈善活動,但如果他這一切建立撒謊與欺騙的基礎上,那就不再是什麼慈善,而僅僅是忽悠了。

越來越多的跡象表明,陳光標一系列怪誕的言行背後,隱藏著某些不為人所知的東西。那究竟是什麼,也許能夠搞清楚,也許就永遠是一筆糊塗賬。或許此人從此「低調」起來,不再那麼張揚顯擺,不再是什麼社會關注點,媒體和有心人也不深究,他就無需向社會作徹底的交待了。但依陳光標的個性,他特別喜歡處於聚光燈下的那種享受與快感,恐怕很難讓他真正有所收斂。

陳光標代表中國浮躁時代的一種特殊現象。老航的個人判斷是他半真半假,那170枚假公章,很有可能是為他「首善」的偉大又精彩的演藝事業服務的。但是,由於他曾成功忽悠了有關部門,有關部門又習慣性地不肯認錯,所以,他的問題就變得比較「複雜」了。事實上,伴隨陳光標的成名,有些人一直對他質疑不斷,卻總未能撼動他的「首善」形象。如果他真如揭露者所描述的那麼不堪,卻又能夠持續很多年招搖過市,那就代表有人甘願為他遮掩與撐腰。不知為什麼,有些人將自己包裝成所謂的正能量,另一些人就一定吹之捧之,以為是難得的寶貝,必須倍加呵護有加。因此,有此肥皂泡盡可以將自己吹到天上去。

這次陳光標公司170枚假公章案,可能曝光陳光標公司一些真實的東西。若果能夠查清楚那些真相,無非是三種結果:一是確實只是張某、蔣某的個人行為,與陳光標無關;二是陳光標被證明為偽善,張、蔣二人通過他們的行為,是要剝開陳光標的畫皮;三是張某、蔣某一方與陳光標一方都有嚴重的問題,都不是什麼好東西。由於此案仍未有可信的調查結果,我以為也不好妄猜,就凈等神勇的警方調查清楚吧。

順便說一件事。最近,老航發現微信有一種來自陳光標減肥啥啥的公眾號,有若干人成天在不停地在微信與朋友圈轉發。那種頁面廣告特別多,還隱含特殊的超鏈接。你打開那個頁面想看文章,那它的超鏈接就突然啟動,轉向另外的頁面,有的還強制你下載某種軟體。你要退回,發現根本就退不回,只能重新啟動手機。這種方式,至少是流氓軟體的常用手段。我的一個小微群,一天清理了5位專發陳光標那個公眾號的人。那種轉發者從不說其他話,就只是每天在各朋友圈與微群不停地轉發。群友的判斷是他們用軟體機器人在轉發。

──轉自《微信公號》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