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5年12月05日訊】12月3號,中共已故大將羅瑞卿的兒子羅宇,在香港《蘋果日報》發表了致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公開信「與習近平老弟商榷」,呼籲結束一黨專政。本台對羅宇進行了專訪,下面帶您來了解羅宇這番「商榷」的背後,對故人和對民族未來的牽掛。

「習老弟,你當了最大的官,我仍稱你為老弟,很多人說不合適。我則認為,如果你聽得進去,中國在你的治下還有希望。」12月3號,身在美國的羅宇以大哥的口吻,借香港媒體向習近平「越洋喊話」。

今年71歲的羅宇是中共已故大將羅瑞卿次子、曾任總參航空裝備處處長,大校軍銜。他在六四槍聲中與中共分道揚鑣,成為80年代叛逃的最出名的「紅二代」。1992年,靠六四上位的江澤民頒令開除了他的軍籍和黨籍。

羅宇4號告訴《新唐人》,對結束「一黨專政」,國內有識之士早有討論,而在國際上,越共已經聲明五年內實行全國大選,緬甸已經進行了民主選舉。自己這番重提結束「一黨專政」,是寄希望於「習老弟」。

羅宇:「我為甚麼又提要結束一黨專政呢?還是寄希望於習近平。因為我們家和習家比較熟。我不是在文章裡說了嗎?我們都吃盡了一黨專政的苦頭。習近平比我小十歲,文化革命的時候,他剛剛是小學生,小學生的時候就帶著鐵帽子遊街。所以我覺得他應該對一黨專政問題有很多的思考。」

羅宇目睹今天的中國遍地危機,認為總禍根就是中共的一黨專政。他在文中提出了五點:「解除報禁;解除黨禁;司法獨立;選舉;軍隊國家化」,建議中國有序的民主化。

羅宇曾說,自己對共產黨從擁護到懷疑到徹底拋棄,用了半生的時間。那麼他為甚麼選擇目前的時間點,對習近平提出忠告呢?

羅宇:「現在這個時間點,它特殊的地方就在於,習近平已經是等於執政了三年。把他還沒上臺之前,陰謀的政變的那些人也都處理的差不多了。所以我就想呢,現在中國向何處去?先是把自己等於是保住了,然後你是朝專制的方向去發展?還是朝民主的方向去發展?」

羅宇說,能夠逐步走上民主道路,對中國是大好事。但下一步的發展方向,目前還看不出來。

羅宇:「習近平要朝哪個方向去發展,現在所得到的好多信息都是互相矛盾的。比如說,他又請翁山蘇姬訪華,他又去訪問了越南,好像都有點思考。但是國內現在不管是對法輪功鎮壓也好,或者對六四也沒有任何鬆動也好,都看不出來要向民主方向發展。但是呢,也不一定,也可能習近平是想用,就說蔣經國,用專制來結束專制。他現在是不是還是阻力挺大的,也搞不清。所以如果他要是能夠以專制來結束專制的話,那我還是,真是很支持他的。」

羅宇認為,目前阻礙習近平的最大力量,就是在官僚資本主義裡發了財的既得利益集團。這些人儘管眼下有權,有錢,但在歷史大潮,和全中華民族面前,只是很小一撮。

羅宇:「世界民主大潮,這個如果還有人看不到的話,我覺得好像不太可能。那麼習近平肯定也看到了。那個既得利益集團,能有多少人呢?100萬,150萬,也就最多了。在中國有13億人呢。真正的寄希望於中國走民主道路的中國老百姓,那絕對是大多數。」

羅宇回憶,父親羅瑞卿,與習近平的父親習仲勳曾同在國務院當副總理,成為莫逆之交。他在文章結尾說,和習近平,本是同根生,兄弟情誼,可以說悄悄話。但專制體制下,沒有渠道,只好越洋喊話了。

採訪/朱智善 編輯/尚燕 後製/周天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