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患凸顯 中共視經濟下滑為新常態

【新唐人2015年1月27日訊】(新唐人記者籃彩詳綜合報導)面對中國經濟下滑的險境,中共當局目前自我安慰式的「新常態」描述,受到外界越來越多的質疑。有經濟人士分析,中國經濟的下滑隱患將不斷被凸顯出來。

1月26日,英國BBC一篇針對中國經濟下滑分析的文章,引起各界的關注。

文章稱,中國經濟過去十幾年的增長暗藏著一系列隱患,眼下不過是隱患顯山露水罷了。

關於中國經濟,1月20日有兩組備受關注的數據:中共國家統計局說,2014年中國經濟增速降到7.4%,是24年來最低位;但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預計中國經濟今年增速已降到6.8%,明年將減到6.3%。

由於中國的收入分配嚴重不公,占人口絕大多數的普通民眾的購買力始終不能隨經濟增長而正常上升,因此,過去十幾年來,居民消費佔GDP的比重出奇的低,2013年僅佔36%,比改革前的1977年還低16個百分點,目前在國際上名列倒數最後幾名。

經濟人士分析,若沒有出口或投資的增長,僅靠國內消費來拉動經濟,中國經濟的增長率只能達到目前的三分之一而已。

中共加入了WTO十幾年依靠出口快速上升而維持了經濟高增長。但出口過多又導致外匯儲備過大、國內貨幣投放過多,因而產生了通貨膨脹。通貨膨脹造成的經濟泡沫帶動房價迅速上升,於是地方當局10年前就走上了依靠推動房地產發展來帶動經濟增長的道路。

而房地產的過度發展超出民眾的實際需要、房價高企越過了普通民眾的購買力之後,就必然出現房產過剩和房地產泡沫。

中國之所以告別經濟繁榮,經濟人士分析,是因為中國消費、出口和投資這「三匹拉車的馬」先後趴窩,於是就進入了經濟下滑這種「新常態」。

但有分析指出,事實上,增長率下滑不過是表象;出現新常態的問題根源在於,房地產業泡沫化,開發商和地方當局的壞賬暴增,銀行系統岌岌可危,這才是真正的危險所在。

中共國家發改委的徐策和王元不久前指出,1997到2013年中國投資的36%是無效投資,其中2009到2013年無效投資達42萬億。按照他們提供的無效投資數額計算,2009到2013年全國固定資產投資(扣除設備購置數額)為127萬億,無效投資約佔三分之一。

而投資的來源無非是銀行貸款或發行理財產品,無效投資就是壞賬,短短5年裡銀行新增壞賬40多萬億,僅此一項便佔2014年底中國金融機構各項貸款餘額的一半。

中國稅務雜誌原社長張木生是個敢言之人,他在習近平上台前曾公開指責中共高層抱著定時炸彈擊鼓傳花,他最近又發言稱,「不要用簡單的新常態來掩蓋我們所面臨的巨大問題,現在有斷崖式崩塌的危險」。

另外,就業艱難從此也成為新常態。文章指出,因通貨膨脹導致企業經營困難,繼前兩年珠江三角洲大批港台企業關閉,最近長江三角洲的繁榮地區也出現了外企倒閉潮。

自去年12月以來,僅諾基亞的東莞和北京工廠、蘇州聯建科技、東莞的萬事達公司和聯勝公司以及蘇州的閎暉科技幾家倒閉,即裁員近3萬人。據報導,今年新年前後還可能爆發更密集、更大規模的倒閉潮。

除了農民工就業艱難外,大學生的求職也日益困難。據北京大學市場與媒介研究中心與趕集網聯合發布的《90後畢業生飯碗報告》,到去年6月末,2014年的應屆畢業生僅14.3%找到了工作。

文章指出,目前中國的勞動年齡人口是9.4億,一旦失業人口達到3億,真實失業率相當於32%。如果這樣的失業率成為新常態,社會自然難以穩定。復旦大學日前發布的《中國網路社會心態報告(2014)》介紹,目前社會上最廣泛的負面社會情緒是不公平感和不安全感,而社會底層群體的反映最強烈。

文章最後指出,中共當局目前處於兩難選擇之中。一方面面臨難題是,如何挽救銀行、避免金融風險;另一方面,是如何減少經濟泡沫,從而盡量增加就業機會,但兩者不可兼顧。

目前當局雖然強調要嚴格控制地方當局債務的增加,根本目的是避免壞賬造成銀行破產,但又顧慮到失業率高居不下會埋下定時炸彈,因此不得不首鼠兩端,既松銀根,又控債務。但是,把房地產泡沫進一步吹大,可能增大金融風險,促使金融危機爆發;銀行系統一旦動搖,就會出現資本外逃,那對中國經濟同樣也是致命的。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中共賴以經濟增長的國際環境也不容樂觀。BBC在早前報導稱,如果說2014年對大宗商品而言是「可怕的一年」,恐怕未來12個月也不樂觀。

從工業金屬到軟大宗商品,再到原油,大宗商品在2014年幾乎全面重挫,需求增長疲弱而供應過度增長成為各類商品共同的主題。

有數據顯示,中國2014年12月當局製造業PMI降至50.1,創18個月新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