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越反越恐」說明了什麼?(中)

那麼,是不是政府在打擊和懲罰恐怖分子方面做的還不夠重不夠狠呢?這次烏魯木齊文化宮早市案件後,北大教授吳必虎在微博上說:「伊斯蘭極端宗教分裂暴恐份子嚴重妨礙了包括維族群眾在內的生存底線,我同意一些網友的意見,恐怖份子很難預防,不易消除。怎麼辦?連坐。其家屬親屬及所在的清真寺的阿訇,應該連坐。」

此論一出,立即引起很多批評。有網友指出:「按照北大教授應該對新疆實施連坐的理論,維人抗暴採用無差別攻擊的模式也合情合理。」我們知道,恐怖份子行兇的邏輯就是:因為他們對我們濫捕濫殺,所以我們對他們也亂打亂殺。

吳必虎的連坐主張貌似驚人,其實不然,因為中國政府早就在實行了,而且一直在實行,包括對漢人。有多少漢人,因為發表不同政見,參加民運或維權活動,修煉法輪功或參加獨立教會,不但本人遭到迫害,而且其家人也深受株連。對少數民族,對藏人對維人就更搞連坐了。在反恐的名義下,政府對維人濫捕濫殺,有時連小孩子都不能倖免。

4月30日烏魯木齊火車站爆炸案就是一個最近的一個例子。案發第二天官媒就宣佈破案,作案者共兩人,均當場炸死。可是十幾天後,當局又說抓獲了7個同夥,而這7個同夥就是作案者的哥哥、弟弟、堂弟和妻子。這不是連坐又是什麼呢?

綜上所述,我們必須說,中國政府對恐怖活動的打擊極其嚴厲,防範極其嚴密;可是,恐怖活動非但沒有因此而變得越來越少、越來越小,反而變得越來越多、越來越大。更嚴重的是,恐怖活動的性質還發生了極其嚴重的惡性變異。

今年3月1日昆明火車站事件後,有專家就指出,昆明火車站事件表明,「疆獨恐怖主義」已經發生較大變異,首先一條就是,「在襲擊對象上,『疆獨』恐怖主義已經從政府和警察為主,徹底轉為針對無辜百姓」。

在昆明火車站事件之前,中國的恐怖活動是以政府和軍警為主。這應是確鑿的事實。因為它得到了官方的權威文件國家安全藍皮書的確認。藍皮書說,中國恐怖活動的一大特點是「以政府機構和軍警為主要攻擊目標」。藍皮書發佈於今年5月6日,定稿的時間當然早一些,因此它還沒來得及談到最近的幾次攻擊平民的新變異。

連中國政府最權威的文件都承認,先前中國的恐怖活動是「以政府機構和軍警為主要攻擊目標」。這一點非同小可。因為承認這一點對中國政府是相當不利的。針對平民的暴力襲擊是恐怖主義,對此大家均無異議。針對政府軍警的暴力襲擊是不是恐怖主義,爭議很大。很多人都不認為針對政府軍警的暴力襲擊算恐怖主義。有人批評美國對恐怖主義持雙重標準。不對。以前,美國之所以對中國政府聲稱的那些恐怖襲擊事件都不當作恐怖主義加以譴責,是因為那些攻擊都是針對政府和軍警的,按照美國的標準它們都不算恐怖主義;這幾次攻擊是針對平民的,所以美國就當作恐怖主義予以譴責了。

我曾多次強調,針對政府和軍警的攻擊不應該算恐怖襲擊。如果攻擊政府和軍警算恐怖襲擊,那麼,全世界所有的暴力革命者武裝反抗者就都是恐怖分子了。難道不是嗎?古今中外,有哪個從事暴力革命或武裝反抗的團體(包括當年的共產黨)沒幹過襲擊政府和軍警的事呢?

既然根據官方的說法,先前中國的恐怖活動主要是針對政府和軍警,這就意味著它們其實還不算恐怖主義;如果你非要叫它恐怖主義,那也只是一般性的恐怖主義,至少不算惡性的恐怖主義(針對平民的恐怖主義才是惡性的恐怖主義)。

問題就在這裡,偏偏是在中共不斷加大反恐的力度之後,恐怖活動反而越來越多,越來越大。這就已經很糟糕了。更糟糕的是,在中共反恐初期,那些恐怖活動還不是真的恐怖主義,至少不是惡性的恐怖主義;偏偏是在中共不斷加大反恐的力度之後,原來的假恐怖主義變成了真恐怖主義,一般性的恐怖主義變成了惡性的恐怖主義。這就是說,真正的恐怖主義,惡性的恐怖主義,在相當程度上竟然是中共反恐反出來的。

關於這個題目,我還有話要講,留待下次。今天就講到這裡。

文章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