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網:讓愚兵愚民「酵母」徹底失效

【新唐人2014年2月25日訊】「張召忠——中國(中共)軍事評論第一人」,這是中共媒體自吹自擂的業內口頭「嘉獎」。可是,這個稱號,就連中共黨衛軍內部也不乏否認者。然而,這個稱號,對張召忠來說,是名副其實的。

否認者不管有多少否認的理由,但有一點可能忘了,你腦子裡的那個「中共軍事評論第一人」的標準,可能是自己認可的那個」應該」的範圍、「應有」的範疇,而不是人家中共的標準——你沒有「與黨中央保持一致」。這與有人不同意「江澤民是最優秀的共產黨人」、「薄熙來是最合格的中共領袖接班人」的說法一樣,根子在於沒看清或者是忘記了中共的邪惡本質和流氓本性。不然,就沒法解釋中共非拿下胡耀邦、趙紫陽,換上江澤民不可,江澤民血債幫非要用習近平站位阻止李克強接班,再通過政變幹掉習近平讓薄熙來上位不可。只是現今天要滅紅魔了,就把它這步棋給廢了。

就是說,作為欺騙宣傳的一種工具,張召忠是從中共的騙局裡釀造出來的愚兵愚民「酵母」,是被紅朝「謊言國」邪教大學校教出來後又再去教別人騙別人的。如今,他已經被用順手了。如同專事迫害法輪功的蓋世太保式非法組織「六一零」辦公室的主任李東生,在被拋棄之前,不到完全沒有利用價值的地步,他依然會被黨媽當作寶貝似的利用著(當然,對於邪黨而言,拋棄也是一種利用——最後的利用:祭旗)。所以,剛剛宣佈以後儘量少在電視上露面的張召忠,一個多月後,又出來了。這不在於他願意不願意(他沒「想啥時露面就啥時露面」那麼大譜),而是邪黨需要,黨叫他啥時露面他就得啥時露面。至於說什麼、怎麼說,反正邪黨的框架他一點都不碰,舌頭就順著黨的「過山車」框架顛三倒四地轉著圈跑就是了。他這麼跑慣了,「駕輕就熟」了。所以,大家瞅著彆扭,聽著難受,他自己卻不亦樂乎,自得其樂。黨也覺著現在也只能這樣了:反正總有看著那「過山車」心裡癢癢的傻小子,而今這蒙市的廣告也越來越難做了,能忽悠一個算一個,也省得追加再投入去培養新手了。

中共需要利用張召忠這塊愚兵愚民「酵母」幹什麼呢?大致是要他發揮四個方面的作用。

(一)佔領舞臺,即佔領這塊輿論陣地,維持邪黨指鹿為馬的話語霸權。

果然,張召忠不負黨望。在近日央視節目中談到美國最先進鐳射武器的劣勢時,又是「異語驚天下」:「陰霾鐳射武器是最好防禦,鐳射武器最怕陰霾。」並打比方說:「沒有陰霾時,鐳射武器作用距離能打10公里,有陰霾時下降到1公里,要這種武器有什麼用?靠天氣好幹活,說天氣不好今兒我歇著。」自然,又是惹得「萬戶笑語飛」:北京一位律師回擊表示,「嚴重的陰霾都使人病重而死,人家(美國)還用的上鐳射?」有的網友直接「提醒」張召忠,應該跟他同一戰壕裡的戴旭大校內部先統一一下意見,之前戴旭說陰霾是美帝的生化武器。有民眾笑稱這兩個軍事戰略家智商有得一拚。正是這種緣故,張召忠被網民譏封為「軍事娛樂磚家」、「戰略忽悠局局長」。可不管怎麼著,這茅坑,是給佔上了。

(二)撒謊放毒,不斷灌輸邪惡黨文化。

張召忠的奇談怪論,既令人吃驚,又未出人意料,大家又習慣性地當成了笑料,但也越來越覺得笑不起來了。——不過就那麼點樂子,聽多了,就皮了,也沒多大意思了。可是,此類愚兵愚民「酵母」的「笑料」效用,雖然往往在正常人的意外,但卻是邪黨的「故意」所為。這是歪用「寓教於樂」,藉以兜售黨文化,麻痺、消磨人的意志,傳染依賴、投機心理、流氓心態、無原則傾向和不動腦子的懶漢習慣等思想病菌。你聽,就往你耳朵裡灌。一灌進去,不定在哪兒就給你弄個病灶或潛伏病灶出來。反正怎麼都是毒。

就拿這次的高論來說吧。且不說那「美國最先進鐳射武器」,至今還是中共軍事間諜垂涎三尺,渴望得到而「望而不見」的絕密,「對策」的研究還排不上日程;且不說那霧霾本身就是「重量級超級毒氣」。就拿張召忠自己的邏輯來說吧,他否定那種武器用途的理由是,「靠天氣好幹活,說天氣不好今兒我歇著。」人家還是「靠天」行事,總能等到「無霧霾」的時日。可你張將軍,你中共,牛,不靠天,可天聽你的嗎?那「霧霾」你想啥時候來就啥時候來嗎?人家鐳射武器趁好天打過來的時候,你大嘴一張,就霧霾滿天了不是?要照這個邏輯說,你紅朝海陸空三軍全是廢物:軍艦隻能在水裡,上不了岸;飛機只能在空中,下不了水;槍炮潛不了水,舉不上天。——換了地方都沒用。這叫什麼邏輯?!可人家就這麼說,還以專家的名義說,甚至當作「宇宙真理」來說。但若毫不留意,說不定在哪兒就或多或少的被污染了。當然,現在情況不同了,全封閉式的洗腦環境已經不存在了。人們不僅有了新的資訊管道,膽量也大了起來,而且被忽悠的太多了,辨別能力也提高了。所以其破綻就很容易識破了。

問題是,而今中共為什麼還這麼忽悠?顯然,這是由中共的邪惡本性決定的,它的基因就是暴力和欺騙。離開恐怖謊言,它活不成。它需要騙人,也需要欺騙自己。它癡信「謊言重複千遍就是真理」。而幼稚者、思想懶惰者、有所圖謀者,往往容易被謊言迷惑,在被強制的封閉條件下尤其是如此。比如,這類東西寫入課本、試卷,在無形之中就把人給蒙害了。而今天,也確是黔驢技窮了,朝中無人了(連張召忠的兒子都跑外國去留學了)。可惜,儘管少了,也還有人聽這種胡說八道。而其中也有好人,被中共騙得好慘的好人。

(三)當出氣筒和公共痰盂,替黨挨罵,給黨當屁簾。

說起來,幹這挨罵的活,混這碗遭啐的飯,張將軍也夠慘的。一旅居荷蘭的華裔感嘆:「你說文明國家的人怎可能瞧得起中國?一個國家的將軍傻成這樣,還要上政府官媒表演,唉,做中國人真是好醜,好丟面子的。」北京市民楊先生質問道:「是非顛倒,人妖混淆,這就是今之中國嗎?」有貴州人忍不住問:「人腦進化成豬腦需要幾年?」

可是,張召忠的黨衛軍將軍牌子並不是冒牌的。除了紅朝軍事理論家、軍事評論家、軍事裝備學學科帶頭人一類虛虛實實的名號外,國防大學教授、軍事戰略學博士生導師、軍事戰略學教研室主任、央視特邀軍事評論員等頭銜,都是有委任狀、證書、聘書的。他自1992年起參與央視《軍事天地》欄目製作,擔任多個節目主講人。1998年2月,被借調到央視,參與了中國第一次與戰爭相關的評論性電視直播。2006年開始參與央視《防務新觀察》欄目製作。從十幾年前的海灣戰爭,到科索沃戰爭、阿富汗戰爭、伊拉克戰爭,再到利比亞內戰,張召忠均擔任了央視的軍事評論員,但基本上是「挺誰誰死」。中央電視台也清楚,有不少觀眾排斥張召忠。可是,他屢敗屢挺,就是一直硬在那兒「挺」著。怪嗎?擱到正常的國家,太奇怪了。電視台老闆早趕人走了。老闆不趕,自己也溜了。老闆不趕,自己不溜,觀眾也自動換台了。可這在紅朝就不怪,就好像很正常。黨叫你挺你就得去挺。你拿的錢就包括替黨挨罵的錢。反正這節目獨一份,想看別的得翻牆(逮住了就收拾你)。說白了,就這點兒事,就仗著一黨專制,就為著一黨專制。什麼將軍?出氣筒、公共痰盂、黨的屁簾而已——黨媽真拿人不當人啊!

(四)發揮愚兵愚民「酵母」的作用。

張召忠今年初自稱「一輩子說自己的話,不說大話、假話,空話」。其實是胡話,本身就是「大話、假話,空話」,自欺欺人的違心話。2012年,胡江鬥最激烈的時候,中共高層在釣魚島問題上嚴重分歧,張召忠找不到北了,說上面「沒有口徑,這就很可怕」。他還在央視說過:「為什麼說要和黨中央保持一致,你必須領悟到上面會是什麼基調,不能偏離,你不能唱反調。」他強調中央台的定位就是黨的喉舌,知道自己的喉舌是屬於黨的。有評論剖析過這個工農兵大學生的知識根底,指出他頭腦中所擁有的只不過是一點點僵化之極的「毛澤東軍事思想」和「冷戰」格局中「反對美帝」的教條而已。他不僅對現代軍事理論和技術一知半解,更對現代國際政治、經濟、文化的主流極其無知。伊拉克戰爭臨近結束之際,在回答網民對於美國到底是不是打敗了伊軍的提問時,張召忠回答:「我們不應該說是美國勝利了,而應該說伊拉克失敗了,沒有伊拉克的率先失敗,就不會給美國造成勝利。」這種流氓邏輯、無賴嘴臉和痞子語言,都明顯帶有毛澤東的烙印。

而他甘做黨奴的「黨性覺悟」也是可以的。2013年因「美潛艇不來黃海是因漁民養海帶」一語而遭網民拍磚後,他在接受大陸媒體專訪時說,「我特別理解大家為什麼罵我,他每天打開電視機,老看見我在電視上說話,他不煩嗎?」他還說,「我很理解大家罵我幾下,我到現在靠自己努力,當上將軍了,他沒當上啊,他不也嫉妒嗎?」聽,他還挺滋潤的。——傻透腔啦!

值得指出的是,這種「聽黨的話即被黨重用」的潛榜樣作用,愚兵愚民「酵母」的作用,確實是存在的,對相當一部分人還是有誘惑力的。當然,現在,愚兵愚民「酵母」的作用不大了,那樣的人是越來越少了,這種誘惑力越來越小了。在天滅中共,大限臨近的今天,更是如此。但這個問題,對於還沒有認清共產黨本質的人來說,對於還沒有三退的人來說,很可能還是一個必須抓緊解決的問題:拒絕洗腦,快找真相,讓愚兵愚民「酵母」徹底失效。——烏克蘭的突然變天也證實了這一點的極端必要性。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