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禁聞】10月23日完整版

【新唐人2013年10月27日訊】【中國禁聞】10月23日完整版

提要
自由之家:中共新聞審查延伸海外
記者被刑拘 《新快報》:請放人
俄羅斯總理透露中俄巨大差距
港媒傳習調查周永康 原文被取消
《央視》炮轟國際品牌 下一個是誰?
《稀缺中國》解析 習近平的寢食難安

自由之家:中共新聞審查延伸海外

10月22號,總部位於美國華盛頓特區的非政府組織「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發表了一項研究報告,其中透露,中共近幾年來,逐漸將箝制新聞自由的手段延伸到了海外。下面請跟本臺記者一起去了解。

這份為國際媒體援助中心(Center for International Media Assistance)撰寫的報告中,身為作者的「自由之家」分析師薩拉•庫克(Sarah Cook),追蹤了中共對中國海內外西方媒體、和中文媒體,以及東南亞、非洲和拉美其他媒體的影響後,得出了中共逐漸將它令人擔憂的新聞出版審查制度伸展到了海外。

國際記者聯合會香港和中國區代表胡麗云:「我們也看見,有這個報告發出來,也是覺得挺擔心。中共官方的任何人,每一次對媒體要寫報導的時候,他們就挺關注的,這已經是他們的一個習慣了。中共一直的做法就是在還沒有去報導之前,就盡量去影響媒體。」

自由之家的報告中,將中共向海外媒體的施壓分為4種方式,包括中共官員直接懲罰拒不聽從中共對媒體報導限制的海外媒體﹔或通過利誘,引導媒體自我審查﹔以及通過外國政府或廣告商等代理人,間接施壓﹔最後是採取網路攻擊和人身攻擊(但報告表明,無法追蹤證實中共當局有這類行為)。

庫克說,中共會依據不同的媒體類型,採取不同的攻擊手段。

對於大型國際媒體,中共會採用網路攻擊,或向廣告商、衛星公司間接施壓,以削弱它們在中國境內報導的能力。例如,美國《華爾街日報》和《紐約時報》證實,曾遭到中國黑客的攻擊。而且《紐約時報》的多名記者的簽證被中共當局延遲。

對於海外非政府組織的獨立媒體《新唐人電視臺》、和《大紀元》新聞網,也頻頻發生中共利用黑客攻擊網站的事件。

2005年,中共當局試圖迫使「歐洲通訊衛星公司」,終止與《新唐人》剛簽訂的租用W5衛星,向中國大陸及亞洲廣播的協定,但是未能成功。

胡麗云:「最極具影響媒體的就是廣告商,透過他們去施壓,而影響媒體的內容,或者是採訪的方向,(是)他們現在去做的這一個手段,其實也是過去在中共境內華人社區裏面,已經習慣用這個方法。」

早在2009年,《大紀元》旗下的《新紀元週刊》,曾報導美國獨立非盈利機構「詹姆斯通基金會(Jamestown Foundation)」在2001年11月21號發表的一篇文章,其中指出,美國的《世界日報》、《星島日報》、《明報》和《僑報》,都受著中國大陸直接或間接的控制。

庫克在報告中說,在南亞和東南亞等中共能大幅施展經濟手腕的地方,經常利用政府官員逼迫當地報紙,對中共進行正面報導。報告舉例說,有兩名越南人因藉由《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的短波向中國廣播節目,而於2010年被捕。

而在台灣和香港等地,中共則是不斷加強輿論控制。已故的香港支聯會主席司徒華曾表示,《鳳凰衛視》不只是受中共資助控制,而且裏面的主要負責人都有國安背景。

胡麗云:「中國對香港媒體的影響都是一直在發生,越來越厲害 他們都是用不同的方式,去籠絡一些香港媒體的管理層。比如說,最近,他們又去邀請香港行政管理層全體,到國內去旅遊。真的是透過一個遠的方向去影響他們,」

自由之家的報告鼓勵全球所有媒體,公開它們所面臨的中共壓力,同時,公開批評那些沒有盡力對在華工作記者提供保護的政府。

採訪/易如 編輯/田淨 後製/蕭宇

記者被刑拘 《新快報》:請放人

中國大陸繼《新快報》記者劉虎因「涉嫌誹謗罪」被批捕後,日前,另一名記者陳永洲,也被湖南省長沙市公安局的警察帶走,隨後,陳永洲被控「涉嫌損害企業商譽罪」被刑拘。23號,《新快報》頭版刊登:「請放人」,24號《新快報》頭版再次刊登「再請放人」,要求警方釋放被抓的記者。

據《新快報》報導,18號,報社記者陳永洲,因發表有關批評「中聯重科股份有限公司」的報導,在廣州被長沙警方以「涉嫌損害商業信譽罪」跨省刑事拘留。

陳永洲是繼劉虎之後,第二個被抓的《新快報》記者。劉虎通過微博,實名舉報多名中共副部級官員及一些地方官員。他被抓的罪名是﹕涉嫌製造傳播謠言。

而陳永洲自去年9月以來,曾連續發表十篇有關「中聯重科股份有限公司」的報導,當中涉及「利潤虛增」、「利益輸送」、「畸形營銷」及「涉嫌造假」等一系列批評性文章。今年7月,「中聯重科」董事長助理高輝,在微博中連續發文,直指陳永洲的文章抹黑「中聯重科」,因此導致公司股價大幅下降。

隨後,《新快報》作出澄清,也發表聲明控告「中聯重科」和高輝。報社在民事起訴狀中指出,高輝在未有任何證據的情況下,蓄意將《新快報》相關報導描述為虛假報導,企圖 混淆視聽,嚴重損害了報社聲譽,並侵犯了報導記者的合法權益。因此要求法院判決被告賠償《新快報社》損失1元、賠償記者陳永洲精神損失費10萬元,並賠禮道歉。

同時,報社在沉默了幾天後,在頭版打出了三個巨大字體:「請放人」,並且在頭版正中顯著位置寫道:「敝報雖小,窮骨頭,還是有那麼兩根的。」

原北京《百姓》雜誌主編 黃良天:「因為揭露醜聞被抓的記者,在中國大陸是很經常的事情,但是大部分出現這種事情以後就撇清了,《新快報》以一個媒體,向刑事部門叫版,在中國大陸還是第一次,敢於向當局抗爭。所以,《新快報》這種做法還是值得讚揚的。」

記者致電《新快報》,總編室人員表示「不方便」接受採訪。不過,陳永洲的薛姓同事表示,陳永洲為人不錯,他支持報社的呼籲。

據了解,長沙市公安局直屬分局早在今年9月16號已對陳永洲立案處理,並在10月15號發出網上追捕,而陳永洲一直被蒙在鼓裡,處於正常工作狀態。

美國中文雜誌《中國事務》總編輯 伍凡:「地方勢力保護自己的利益,跨省抓人,中國的一些法學院的院長,一些有名的律師都出來講話,過分了,記者報導這個事情,你認為報導不實,那就打官司,不能隨便抓人。」

大陸媒體人紛紛表示:記者還有安全感嗎?

有人說:「我相信,大家的憤怒絕不是為記者可能存在的問題背書,而是對警方粗暴執法的抗議。」

《新快報》則以無奈的語調說:「因為我們一直以為,只要負責任的去做報導,就不會有問題﹔萬一出現問題,我們登報更正,致歉﹔實在嚴重,對簿公堂,輸了官司,該怎麼賠就怎麼賠,該關門就關門,那也是活該。但事實證明,我們太天真了。」

黃良天:「現在這種警察部門、政府部門,在目前情況下,已經淪為資本家的打手,已經跟利益集團綁在一起,記者是困難重重的,他面對的是一個非常強勢的一個公權力。」

「中聯重科股份有限公司」創立於1992年,主要從事建築工程、能源工程、環境工程、交通工程等基礎設施建設所需重大高新技術裝備的研發製造。公司註冊資本77.06億元,員工3萬多人。去年,「中聯重科」下屬各經營單位實現收入超過900億元,利潤和稅金(利稅)總額超過120億元。

採訪編輯/常春 後製/陳建銘

俄羅斯總理透露中俄巨大差距

10月22號正在訪問中國的俄羅斯總理梅德韋傑夫,與中共總理李克強出席了中俄總理第18次定期會晤,當天下午他與中共喉舌媒體網友交流。梅德韋傑夫告訴中國網友,他們通過了一個很重要的法律,那就是公務員公開申報他們的財產和開支。而且最近還通過一個新的法律,規定一個公務員沒有權利在外國擁有資產,必須關閉在外國銀行的賬戶。分析人士指出,俄羅斯做到了中共做不到的事情,是因為他們吸取了蘇聯垮臺的教訓。並且,在蘇聯垮臺之後,俄羅斯在經濟實力和人均收入方面大大超過中國。

梅德韋傑夫解釋立法要求公務員公開申報財產和開支,是因為這些官員要制定國家的經濟政策,所以一定要跟自己國家的經濟一起分擔風險。他說,自己近幾年來都在申報財產。他還謙虛的說,全世界都這麼做,沒有甚麼特別的。

「北京思源社會科學研究中心」總裁、「思源兼併與破產諮詢事務所」所長曹思源對《新唐人》表示,一個公務員就是受人民的僱傭,為國家辦事的。

而當前,俄羅斯立法讓公務員公開財產。對比中國,公民卻因為要求官員公開財產而被抓。

北京思源社會科學研究中心總裁曹思源:「俄羅斯能夠做到,是因為他吸取了歷史的教訓。蘇聯為甚麼垮臺?因為蘇聯的官僚主義者不代表蘇聯人民的利益。蘇聯瓦解了,這個教訓在俄羅斯得到了吸取。我們中國政府,中國公務員為甚麼沒有做到?以為蘇聯垮臺是因為鎮壓的不力,是專政的不夠,還要更加專政,更加鎮壓,那就往死路上跑!」

中共媒體宣稱,蘇聯解體後,俄羅斯人民付出沉重代價。

曹思源指出,在蘇聯瓦解後,初期的經濟是最困難的。819政變,是合法的執政黨發動了非法的政變,這個政變失敗以後,老百姓起來了。俄羅斯走向憲政。然後經濟逐步好轉。

曹思源:「在蘇聯垮臺以後大概三、五年當中,經濟還是很困難的。到十年以後,經濟就恢復了。到最近,經濟是非常好了。俄羅斯的人均國民收入比中國還高得多呀。有些人就造謠,拿蘇聯剛剛垮臺不到十年時間的經濟數據來說話。而故意不說現在俄羅斯怎麼樣。這就是造謠。這是非常可恥的。用俄羅斯的經濟在復興之前的困難,來嚇唬中國的老百姓,我認為騙不了人。」

大陸投資人徐小平2010年2月發表文章說,2007年,「世界銀行」發佈了兩份極具震撼力的報告。第一份是俄羅斯經濟狀況的報告,它指出,俄羅斯經濟增長是符合窮人 利益的經濟增長。

從1999年至2006年,俄羅斯年均經濟增長約6%,經濟總量增加了70%。然而,俄羅斯人的工資和人均收入卻增加了500%,扣除通脹後,人均收入實際增長超過了200%。俄羅斯的老百姓,實實在在的分享到了經濟增長的成果。

第二份報告是﹕「世界銀行」於2007年12月1號發佈的《貧困評估報告》初步研究結果,顯示2001年至2005年,中國10%貧困人口實際收入下降2.4%。有跡象顯示,中國最貧困的人群正在進一步滑向貧困的深淵。

這個結果,徹底的顛覆了中共御用經濟學家們所謂的「水漲船高」的理論。他們認為,如果顯示人民總收入的經濟增長持續擴大,那麼,每個家庭從中獲得屬於自己的那份合理收益,就會變得更加容易。

不久前,俄羅斯媒體報導說,俄羅斯將實現所有公民永久免費醫療制度,但中共《央視》專家立刻用「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來打消中國人的妄想。

採訪編輯/秦雪 後製/李勇

港媒傳習調查周永康 原文被取消

日前,香港媒體引述消息來源,披露中共最高領導人習近平,已經成立了特別工作組,負責調查中共前政治局常委、政法委書記周永康。文章被國際媒體大量轉載,不過香港的原始文章卻被拿了下來。

10月21號,香港《南華早報》引述警方與中紀委消息人士稱,中共最高領導人習近平,已經成立了特別工作組,負責調查中共前政治局常委、政法委書記周永康。這一特別工作組由北京市公安局局長兼公安部副部長傅政華領導。

蹊蹺的事,《南華早報》的原始文章卻被拿了下來。而中共官方央視的推特也曾一度轉載《南華早報》的報導,隨後也刪除。

時事評論員林子旭:「這說明中共內部的權鬥依然是非常激烈,是不是事實很難說,即便是這個所謂的特別工作組已經成立了,能不能,敢不敢結結實實的下手才是關鍵問題。周永康不管犯下甚麼罪行,他是捆綁著中共一起幹的,真的要查到底,中共就要跟著翻船,所以所謂的調查最後很有可能又是不了了之。」

《南華早報》原本刊登的報導說明,這種安排很不尋常,不僅反映了周案的敏感程度,也說明習近平個人對這個案件的關注。至少三位了解警方近期行動的人士表示,警方在此次調查中擔任起了主要角色。

時政評論員藍述指出,一般的中共官員只涉及到貪污受賄,周永康盤踞政法委多年,他的犯罪遠遠超過貪污受賄的範疇,他涉及到刑訊逼供,製造假證,甚至謀殺綁架,這些犯罪在調查過程中需要更多的偵破的經驗。

時政評論員藍述:「所以在調查的過程中不可避免的要涉及到和黑社會有關的一些問題,這些問題不是中紀委能處理得了的,所以必須由警方介入,另外從調查的目的來講,中共希望查周永康,它能夠在一定程度上平息中國社會對周永康強烈的不滿。」

中共貪腐官員通常首先經過中共中紀委進行法外單獨囚禁,「雙規」內審訊,然後再移交警方和檢控部門。

近來,中紀委的能力及調查方式一直遭到質疑。《南華早報》的另一位消息人士引述中紀委官員和警方消息透露,習近平委派傅政華統籌近期關於周永康案的調查,而王岐山則負責總攬案情和反腐全局。傅政華率領一小組警察,調查關於吳兵和郭永祥等人的案件,調查人員多來自北京市公安局。

目前,查辦周永康一共呈現出三條線索。第一條是從周永康在四川任職時查起,重點查辦四川的官員和商人,現在被處理的四川官員已經高達幾十人,最早落馬的是四川省委副書記李春城。第二條線索是石油系統,今年8月底開始,中石油相繼有數位高管落馬,官媒稱中石油人人自危。第三條線索則是政法系統,從去年12月,原湖北省政法委書記吳永文被雙規開始,各級政法委高官紛紛落馬。

採訪/朱智善 編輯/劉惠 後製/孫寧

《央視》炮轟國際品牌 下一個是誰?

《央視》剛炮轟完全球最大咖啡連鎖店「星巴克」,日前又調整火力,對準韓國企業「三星」,說「三星手機」存在設計缺陷,維修也漫天要價,並呼籲懲罰所謂「不誠信企業」。其實在這之前,國際大品牌「蘋果」、「路虎」、「肯德基」等都受過《央視》的炮轟。人們在猜測,《央視》下一個會炮轟誰?請看報導。

《央視》21號播出的《經濟半小時》中,批評「三星Galaxy S3」在全球銷量驚人,但購買這款手機的北京市民金女士,發現手機頻繁死機,一天甚至有二、三十次。她多次將手機送到三星服務中心維修,但無濟於事。

金女士從專業人士那裏了解到,這款手機的「字形檔」晶片有問題,同樣的缺陷在「三星」的多款手機廣泛存在。對此,「三星」工作人員矢口否認,並拒絕免費更換晶片,如果更換,需要付費780元至2,000元。

《央視》引述「中國移動網際網路產業聯盟」秘書長的話說,存儲晶片若出現故障,整個系統便無法驅動,很可能是產品設計本身的缺陷造成的;而「北京律師協會消費者權益保護專業委員會」主任,則指責「三星」涉嫌推卸包修、包換、包退的責任,並建議當局對這些所謂「不誠信的企業」進行處罰。

《央視》還批評說,「三星公司」明知產品存在缺陷,卻一直保持沉默,規避法律要求的義務和責任。《央視》要求消費者用真實的行動回擊。

早些時候,《央視》還說﹕「三星」手機維修有暴利。

實際上,在中國有近1000家店的「星巴克」,最近也被《央視》猛批暴利坑人。《央視》聲稱,星巴克一份中杯拿鐵在中國售價27元,高於芝加哥的19.98元、和孟買的14.6元,及倫敦的24.25元。中共報紙近來也紛紛批判「星巴克」。

大陸獨立評論員文瑞:「它也是一種手段,證明外國人對我們不好。講來講去,還是宣揚所謂一個民族主義。通過這些東西跟你講,天下烏鴉都是一般黑。」

中國民生觀察網站負責人劉飛躍:「可能與國內的風氣、現在的政局有關係。當局似乎是顯得越來越強硬,國際上是老二了嗎﹖可能各方面都要成為世界老二,所以他的腰板越來越硬。」

不過,被中共媒體猛批的「星巴克」,21號的股價反而上升0.19%,達到79.46美元,創出新高。

其實,除了屢上《央視》黑名單的「肯德基」之外,其他國際大品牌也屢遭《央視》黑手。
今年3月,《央視》批評「蘋果公司」在中國的售後政策存有歧視。

8月18號,《央視》的「新聞30分」則把目標對準了進口車「路虎」。《央視》號稱「路虎」的售價在中國要比其他國家貴——在中國賣133.9萬的同款車,在美國僅35萬元﹔出廠價52萬元的車,在中國最低賣到189萬元。

不過,業內人士揭露,在中國的進口汽車需要繳納關稅、消費稅和增值稅,排量超過4.0升的進口車,繳完稅後價格增加一倍多!3.0升~4.0升進口車型徵稅額也達到價格的95%。

中國山東投資顧問余新永認為,《央視》的目地是想讓老百姓把無處發洩的怨氣對準「外國」,所以用這種下作的手段轉移老百姓的視線。

中國山東投資顧問余新永「去年的時候,他搞了釣魚島。好多人把精力都轉到釣魚島哪裏去了。他現在不能再搞釣魚島了,再搞釣魚島就把事情搞得不可收拾了,他弄個外國品牌的產品。」

余新永表示,國內的很多事情遠遠比這些名牌對老百姓傷害大得多,像毒奶粉、毒食品、水、空氣和環境的污染,退休多軌制等等,都涉及到老百姓的切身利益,《央視》卻從來不敢進行深入的剖析和曝光。

採訪/陳漢 編輯/宋風 後製/舒燦

《稀缺中國》解析 習近平的寢食難安

目前,中國經濟增長放緩,成為海內外關注的焦點話題。美國《稀缺中國》一書的作者——馬暘和葉文斌說,制約中國未來發展的最大問題是「稀缺」,這種「稀缺」不侷限在資源和商品方面,還延伸到社會和政治問題層面。中國問題專家推薦這本書給國際人士,他說,讀這本書可以讓他們了解,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是為了甚麼寢食難安﹖

「如果你想知道是甚麼讓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晚上睡不著覺?那就讀讀這本書吧。」

《美國之音》報導,美國「加州大學」中國問題專家大力推薦的,就是《稀缺中國》(In Line Behind A Billion People: How Scarcity Will Define China’s Ascent in the Next Decade)這本書。

《稀缺中國》的作者,一位是美國「保爾森學院(Paulson Institute)」的研究員馬暘,一位是「PNC金融服務集團」的資深國際經濟學家葉文斌,他們在書中探討了制約中國未來十年發展的最大因素。

馬暘在回答美國《華爾街日報》記者提問時表示,從一開始,中國的自然資源條件就有限,在過去10年到15年那種極度的資源和能源密集型增長模式,已經對本就稀缺的自然條件造成了巨大的壓力,而在未來的10年當中,這種增長對未來發展的漣漪效應將變得越來越明顯。

這本書的前三分之一篇幅,針對中國的資源稀缺進行了分析,包括能源和其他的大宗商品、食品和勞動力。不過,馬暘和葉文斌並沒有把分析侷限在這裡,他們還把「稀缺」的概念延伸到了社會和政治問題方面。

《稀缺中國》作者馬暘:「中國基本上還在用20世紀的政治體系來解決21世紀的社會問題,譬如說信息環境。整個新一代中國人出生和成長在一個完全不同的政治社會環境中。換句話說,過去30年裡,一個可以統治社會的政治系統可能不需要那麼先進,但如果要管理好現在的社會,需要一個先進得多的政治系統。」

時事評論員李善鑒:「其實我覺得,它的體制從來都是問題,它以前造成以前的問題,比如說以前的三年飢荒, 整個的國民經濟差不多處於破產的邊緣,現在(的體制),造成現在的問題。」

中共當局近期開展的反腐活動,以及抓捕在微博所謂「造謠、傳謠」人士。馬暘認為,這些活動背後另有目地。

《稀缺中國》作者馬暘:「說是要抓老虎和蒼蠅,現在看到他們兩個都在抓,但是,我們覺得這不光是政治原因,也是用政治的手段來開始一些經濟方面的改革。」

他們說,中國水資源緊缺、環境惡化、食品供給不足,地理資源和自然能源有限本身,就是很難解決的問題,再加上中共當局過去幾年進行的很多基建投資、生產投資、和房地產投資,帶來很多債務和泡沫增長,而陳舊落後的政治體系,都是制約中國未來十年發展的因素之一。

自去年中共「十八大」後,新一屆中共黨魁習近平相繼出臺了一系列舉措,包括﹕燃起了「反貪腐、轉作風、應民意」等三把大火﹔「堅持『老虎』『蒼蠅』一起打!」、「打鐵還要自身硬!」﹔習近平還公開承認「腐敗問題愈演愈烈,最終必然會亡黨亡國!」等。

英國《金融時報》發表評論文章說,不幸的是,在今天的中國,打擊腐敗基本上依賴於起訴腐敗官員,而不是改革政治、經濟和社會制度,它們給腐敗提供了肥沃的土壤。

前中央政治改革研究室研究員 吳偉:「現在社會存在的各種各樣的矛盾,和經濟發展過程中,各種各樣的難題很多,要解決這些問題,他必須抓住這個社會上這些問題一些主要的或者深層次的原因,如果從經濟發展和自然生態破壞來看,中國目前需要的是真正的體制改革。」

《稀缺中國》還提到,隨著中國人口老化、獨生子女政策導致的就業人員短缺,高校畢業生就業難,普通民眾難以負擔高漲的房價等,都是中共當局應當解決的隱患。

採訪編輯/常春 後製/施怡君

各位觀眾,感謝您收看今天的中國禁聞,再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