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3年5月17日訊】最近,有兩件有關食品安全的負面新聞頗引人關注。

一件是河南省新鄉、漯河、濟源等地被曝用工業廢水灌溉農田,農民種地收糧後自己都不敢吃,全部賣掉。據媒體報導,在位於新鄉市鳳泉區大塊鎮小塊村的東風造紙廠外,未經處理的造紙廢水順著麥壟流進麥田。廢水流過的地方,麥田表面「結」出了一層厚厚的紙板,麥苗稀稀拉拉地長在紙板的縫隙裏。東風造紙廠廠長潘康平說:「村委會與我們廠簽訂了協議,允許用造紙廢水澆灌農田。」,村民張老漢說:「這塊地產的糧食都賣了,我們自己不吃!」

另一件就是濰坊毒生薑事件。媒體報導說,濰坊峽山區農民使用劇毒農藥神農丹種生薑。神農丹主要成分是一種叫涕滅威的劇毒農藥,50毫克就可致一個50公斤重的人死亡。據悉,濰坊當地出產的生薑分出口姜和內銷薑兩種。外商對農藥殘留檢測非常嚴格,出口基地的薑都不使用高毒農藥,濫用劇毒農藥的生薑多屬內銷。

由這兩件新聞我想到了社會學家孫立平先生幾年前就提出過的一個概念:底層淪陷。按我的理解,所謂底層淪陷指的是多數下層民眾的所作所為普遍突破了社會的道德倫理底線,損人利己成了群體性的社會風尚。誠如孫先生所言,底層淪陷「以不同的形式和不同的程度出現在我們的生活中。」農民用工業廢水種糧和用劇毒農藥種便是一種很典型的例子。

在這個例子中,當事人都是處於社會最底層的農民。因為知道自己種的糧食和生薑不安全,他們自己是不吃的,但為了牟利卻毫無顧忌的賣給別人吃,對他人的健康安全完全不管不顧。而大多數受害者顯然不會是這個社會有權有勢的人(他們有安全的特供食品吃),只會是和他們一樣的普通民眾。

自古以來,中國農民在人們的心目中一直都以忠厚樸實著稱,但這種美好的傳統如今已成為歷史,越來越多的農民不但根本談不上忠厚樸實,而且所作所為根本無視道德底線,幹起害人的事來甚至毫無顧忌有恃無恐,而且傷害的經常是和自己一樣的底層民眾。當然,這種現象遠不限於農民,可以說已經成為整個底層群體的普遍風尚。事情的嚴重之處正在於此。

孫立平先生認為,在社會中貧富差距不斷拉大的情況下,底層的淪陷將是一個不可回避的話題。匱乏的資源,狹仄的生存空間,會從根本上扭曲人們的價值觀與是非觀。是非、倫理、價值等等,往往是要以尊嚴作為支撐的。但在匱乏的資源和局促的生活空間中,當尊嚴得不到維護的時候,淪陷甚至墮落的過程也就悄悄開始了,因為沒有了尊嚴,也就意味著墮落沒有了代價。孫先生的這個分析可以說相當深刻。當然,如果再往深處追究一步的話,可以說貧富差距的懸殊又是由政治權利的不平等造成的,在專制體制下,底層的淪陷是遲早的事。

從另一個角度看,如今中國淪陷的豈止是社會底層?我們這個社會的各個階層其實都淪陷了。而且,往往是上層先淪陷了,包括底層在內的其他階層才跟著淪陷。在這個過程中,上層的淪陷對其他階層的淪陷有著顯而易見的示範作用。因為處於社會底層的民眾往往把官員、商人和知識份子等主流社會的群體視為社會的道德標杆,一旦這些人做人普遍不講道德,底層民眾就會自覺不自覺的跟著他們學。在這個意義上,底層淪陷又可以說是上層淪陷的必然結果。

不過,相比於中上層的淪陷,社會底層的淪陷或許更可怕。它表明這個社會不但上層和中層都腐爛了,而且它的底層也都腐爛了。它還表明,這個社會不但強勢群體在欺淩傷害弱勢群體,弱勢群體自己也在彼此互相欺淩傷害,整個社會已經變成了一個人人相害的魔鬼社會。如果僅僅是上層和中層腐爛了,如果僅僅是強勢群體在欺淩傷害弱勢群體,那麼這個社會也許還有重建的希望,可一旦連底層都徹底腐爛了,整個社會人人都在彼此欺淩傷害,誰能保證這種希望還存在?換句話說,一個社會一旦連底層都淪陷了,其實離徹底完蛋也就不遠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