漁人:百姓圍觀公款吃喝給出一個什麼信號

【新唐人2013年4月25日訊】泰州濱江區開發區招待所內,一群官員在這裡公款消費被群眾圍堵開了歷史先河。曾幾何時,查處官員公款吃喝屬領導的事,又是發文禁止,又是紀委暗訪,也不能說沒收穫,查出了幾個,官方說要嚴肅處理,至於說如何嚴肅,好像沒了下文。

咱國家最講人民戰爭了,抗戰勝利是人民戰爭的結果,打敗國民黨八百萬大軍也是人民戰爭的結果,建國後發動了無數次人民戰爭,土改鎮反反右大躍進放衛星文革等,都是人民戰爭結出的碩果。後來不再提人民戰爭了,如果人民想戰爭,得經過批准,不經批准的人民不是人民,是敵對勢力、是不明真像群體,未了還要用維穩的手段來解決。

我一直對人民戰爭抱懷疑態度,真實的歷史是,抗日戰爭勝利主要靠國軍正面抵抗取得的。國共內戰時期倒發生了大規模的人民戰爭,不過人民內心如何,不得而知,因為在半文盲文盲佔多數的內戰時期,人民是沒有什麼分辯力的,沒有強有力的動員與引導,不可能有那麼多人民投入戰場,到了建國後的所謂人民運動,有人說是大民主,從披露出的歷史來看,人民也只是被動參與,始終有一隻看不見的手,在運動人民,人民成了招之既來揮之既去的工具,需要時歌頌兩句,不需要時就打入另冊,不過被鼓動起來的人民,並非一無是處,他們擁有極大的慣性與力量,時常將時局攪得動七八遭。

改革開放後,中國有了一定的自由度,特別網絡興起後,人民由紙上的數字變成顆顆散沙,有時也會現出模糊面目,不過很快就被屏敝成為一堆符號,這堆符號不能引起某些人的注意,否則就會以各種刑法進行處理,如發生在各地的群體性事中件湧現出的領頭人,事中官方多次表態,決不搞秋後算帳,事態平息後,秋後不算帳是真的,但法不容情,有司將這些人繩之以法,這個理由找得天衣無縫,讓人無法辯駁。

人民儘管處於散沙符號狀態,但其擁有的力量不可小視。有些人口頭上將人民喊得山響,內心裡卻怕得要命,人民如果認清形勢,時常保持沉默,偶爾歌頌一下,就能獲得某些人的稱頌,如果認不清形勢,自鳴清高,那就有禍了,這種情形已發生無數次,只是人民沒長記性。

泰州官員公款大吃大喝被不明真相的群眾堵在招待所內,官員多次解釋,人民仍不領情,竟然越集越多,無奈之下官員跪桌求饒,後來出動維穩力量才將官員解救,估計這些人民有禍了,特別是挑頭的,一定是受境外亡我之心不死人指使,挑動大量不明真像的群眾,給官員的公務宴請造成傷害,當然官員不會秋後算帳,不過事後依法行事,就夠挑頭人喝一壺了。

公款吃喝合法合規,何況公款吃喝還可以拉動內需活躍經濟,對於增強上下級溝通、聯絡兄弟部門同事朋友感情及招商引資工作有不可替代的作用,中央對公款吃喝只要求不增加,並沒有反對公款吃喝,既然公款吃喝合理合法,群眾們瞎嚷嚷就不合理不合法,等公款吃喝的領導走後,就算不秋後算帳,給你個依法處理,也在情理之中。

公款吃喝儼然成了公僕們的一項福利,要是真的禁了,公僕們一定跟你急,因此對待公款吃喝,依然是板子高高舉起,然後輕輕放下,這是人家的家事,容不得外人干涉。前些年有些人高喊獨立參選人大代表,結果被維了穩,有報社想取得有限自由,結果被換了稿,房價高得離譜,上面調了十餘回,結果越調越高,股市跌到穿了底,但無人救市,財產公示喊了幾十年,仍泥牛如海,看看這些現象,明白人就知道其中原委,人民人民,說白了你們的意義就在於道具性數字性,這才是問題的實質。

泰州抓公款吃喝的百姓們是勇敢的,別指望吃喝官員受處分了,就算受了處分也是今天罷官明天復官,見好就收吧,別自以為了不起,不管你們怎麼想,我是這麼認為的。儘管百姓在某些人心中屁都不如,但泰州百姓這次表現不可小視,但願它能開創一個人民向公民萬進的新時代。

文章來源:作者博客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