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山:黑龍江「610」圖謀私了殺人案說明了什麼?

【新唐人2012年12月3日訊】據明慧網最近一段報導,關於法輪功學員秦月明被虐殺後他的家人提出控訴一案,一直有政府部門的人不斷地來找他的家人以求私了。

十月十四日下午,伊春金山屯「610」頭目秦漢東帶人找到秦月明的大女兒秦榮倩說,要求儘快解決秦月明的案子;十七日,金山屯政法委副書記、「610」頭目韓士君和伊春洗腦班劉姓校長,跑到前進勞教所見秦月明的妻子和小女兒,以給秦月明的妻子與兩個女兒安排工作相引誘以求私了;十九日,兩個黑龍江省「610」的人也來到前進勞教所見秦月明的妻女,說既能幫她們解決案子,又能幫她們出去。十月二十六日,這兩個黑龍江省「610」的人協同黑龍江省司法局孟局長、黑龍江省司法所王所長,加上前進勞教所所長王亞羅,一同在前進勞教所見了秦月明的妻女。他們說:「這不是快十八大了嘛,想早點幫著處理完秦月明的案子,我們能把你們弄出去,還能幫著在伊春金山屯安排房子,再幫著你們娘仨安排一個永遠不下崗的工作。」

秦月明是於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六日在佳木斯監獄被虐殺的。佳木斯監獄為了提高對法輪功學員轉化率,對監獄內的法輪功學員進行了酷刑折磨,在不到兩周的時間內先後迫害死了包括秦月明在內的三位法輪功學員。另兩位法輪功學員的家屬在中共邪惡陰險的威逼下,被迫放棄了追討兇手的正當要求。而秦月明的妻子和兩個女兒,卻不為中共的淫威所動,一路上訪、層層控告。她們依法向黑龍江省紀檢委、黑龍江省人大常委會及黑龍江省高級法院、黑龍江省高級法院賠償委員會等有關部門負責人遞交和郵寄過投訴反映信。黑龍江省高級法院對此雖已立案,但是迫于中共各方的壓力,立案後又以無理的藉口推脫。秦月明的大女兒秦榮倩先後到北京市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全國人大常務委員會信訪局等信訪部門,投訴黑龍江省高級法院立案而不作為。

秦月明被迫害致死,及他的妻女為他一路鳴冤的壯舉引起了舉世的關注。在這期間,秦月明的妻子王秀青與小女兒秦海龍又被非法勞教。秦月明一家人的遭遇引起了海外政府機構、國際組織的關注。國際大赦將秦月明被迫害致死和營救秦月明的妻女作為重點案例追蹤和營救;追查國際一直在關注秦月明被迫害致死的案子,也一直在調查這個案子。

上述就是秦月明被虐殺和他的家人為他鳴冤的事實。當然,秦月明妻女的遭際以及國際國內社會的關注,也形成了為法輪功學員秦月明討說法的背景。如今以黑龍江「610」為首的不法人員非常明確地要求私了,這說明了什麼?

這首先說明秦月明被虐殺的事實不容置辯。秦月明被非法判刑,在被迫害期間又遭非人虐待,直至被迫害致死。關於秦月明被虐殺的過程海外媒體已有詳盡的描述,也就是說,這一兇殺案的事實清楚,證據確鑿,不容抵賴。「610」想私了就是想把這樣一件由它們導致的兇殺案來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可是由監獄造成的殺人案的事實在它們一心想私了的遊說中也完全暴露了出來。

「610」本身就是一個非法的組織。在政府的權力架構中,根本沒有它的位置,更談不上它在正常的國家事務中所具有的對等的職責與權力,可是它卻淩駕於中共各級政府之上主導著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單就對秦月明一個人的迫害中,就可以看出「610」所起到的邪惡作用。沒有「610」的操縱,秦月明就不可能被綁架,也不可能被非法判刑。沒有「610」強壓下來的「轉化」指標和「轉化率」,秦月明就不可能被奪去生命。可是人被迫害死了後,秦月明一家人四處奔波鳴冤,所受到的最大阻力又無不與這個「610」相關。

就「私了」來講,一般的民事糾紛和輕微的刑事案件是存在著這樣一種做法的。可是牽涉到殺人等重大案件來講,是不允許私自了結的。也就是說,對於殺人案來講,「私了」本身就是違法的,如今的「610」竟然動用起各級組織誘騙和脅迫被害人的家屬「私了」。

從「610」提出私了的動機來看,這並不是它良心發現後的舉動,而是受到了國際國內社會的壓力才被迫作出來的。秦月明被迫害一案過於慘烈,他的妻子與女兒為他的奔波也過於悲壯,聯合國反酷刑委員會對此給予強烈關注。國際大赦更是將秦月明被迫害致死和營救秦月明的妻女作為重點案例追蹤和營救。國際大赦是一個人權監察的國際性組織,在國際上擁有極高的聲望。在這種情況下,「610」對迫害致死秦月明一案才急迫起來。因為在國際上,國際組織等明確提出的問題,中共回避不了。而且在中共內部,「610」等邪惡組織對法輪功的迫害也是極盡可能遮掩著的。目前,秦月明一案被提到國際上來了,主導迫害法輪功的「610」一籌莫展。對內,它說不清,對外,它更說不清,所以才使出如此卑鄙的伎倆,使出欺騙、利誘、威脅秦月明家人等邪惡手段。這才是「610」提出「私了」的原因所在。

「610」對法輪功學員的虐殺與私了,完整地暴露中共的邪惡本質,映襯出迫害者醜陋的嘴臉。他們以為迫害死了人用錢可以擺平,他們以為擺平這一個棘手的案件後,仍然可以繼續維持它們的迫害,他們以為法輪功學員在他們提出的豐厚條件下會答應。可是要是那樣的話,法輪功學員能經得起中共十多年慘絕人寰的迫害嗎?秦月明被迫害致死後,他的妻子王秀青在同律師交談的過程中表達了她自己的願望:「把他們(參與迫害的員警)治罪到什麼程度不是我的目的,要多少錢也不是我的目的,秦月明是大法弟子,如果能通過打這個官司讓更多的世人得救明白真相,能使還在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不再被迫害並早日出來,這就是我的願望。」

迫害法輪功,已經十四個年頭了。經過法輪功學員的講真相,世人也大都見證了這場史無前例的對如此眾多善良人的迫害。迫害者何曾向法輪功學員表示過歉意?可是如今,「610」急不可耐地想私了,正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

秦榮倩一直在為爸爸昭雪、為媽媽和妹妹申冤而奔波,並走上街頭征簽尋求支持。法輪功修煉者被迫害致死的慘烈事實震驚了人們,短短半個多月時間,超過一萬五千名民眾簽名按手印支持秦榮倩申冤。簽名中有一位佳木斯監獄員警,他說:「我就是那個監獄的,我知道這事是監獄長幹的。」

秦榮倩在《我想有個家,即使已永不再完整》的公開信中說:「其實我的要求一點也不高,我只想讓爸爸死的明明白白;我只想讓身陷冤獄的媽媽和妹妹回到我身邊,我想有個家,一個雖已永不再完整的家。但我相信,我的堅持會讓千千萬萬遭受殘酷迫害的中國人看到希望,會使悲劇不再在其他的家庭中重演。」

法輪功學員付出的生命和血淚,以及他們沒有任何回報的心胸,正在喚醒著越來越多的中國人。

文章來源:作者提供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