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習近平匿跡探秘

【新唐人2012年9月10日訊】 【熱點互動】(819)習近平匿跡探秘:習近平爽約,背部受傷疑點多。

主持人:各位觀眾朋友大家好,歡迎收看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欄目熱線直播節目。

9月5日,現任中國國家副主席習近平取消了原定與美國國務卿希拉里克林頓的會晤,那麼官方說他是因為背部受傷,但是這個說法很難令外界信服,所以坊間對此紛紛猜測。那麼習近平近日為什麼銷聲匿跡?這期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今天我們是熱線直播的節目,歡迎您打我們的熱線和我們的嘉賓一起來分析探討,我們的熱線號碼是646-519-2879。那麼我們先和大家一起看一下這個事件的背景。

中國國家副主席習近平臨時取消9月5日的所有外事會面。包括美國國務卿希拉里、新加坡總理李顯龍,以及俄羅斯代表團,全部被爽約。

中共外長楊潔篪就記者有關習近平臨時取消會晤的提問表示:現在訪問的日程是雙方商妥的,希望人們不會有不必要的猜測。

而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教授時殷弘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指出,中美高層見面前一刻突然取消會晤,這在中美高層互動史上從未有過。

有媒體懷疑,是否因為釣魚島爭端問題,習近平故意讓希拉里難堪。

據《華爾街日報》援引美國官員的話說,習近平因為背部受傷而取消會面,受傷的嚴重程度和原因則不清楚。

另一位美國官員則透露,他們是在4日晚間11點鐘之後收到取消通知的。

由於事發突然,網上的揣測不斷,是否「宮中」出大事了?有網民猜測,可能是中了黑槍,或遭遇有人背後捅刀子。

「64天網」義工 蒲飛:「現在處於十八大接班敏感時期,而且涉及到重慶一事關紅色貴族的一些案件即將開審,所以說習近平突然不露面當然會造成大家很多的一個猜測。」

日本《獨賣新聞》則引述消息人士的話表示,習近平是因為游泳受了傷。但是游泳傷害能嚴重到無法見外賓嗎?

沒有任何意外的話,習近平將會順利在十八大後,接替胡錦濤擔任中共總書記一職。也有觀察認為,或許習近平根本沒有受傷,而是權力鬥爭過於激烈的因素。

主持人:那麼習近平現在為什麼會銷聲匿跡,在中共嚴密的封鎖訊息的情況下,到底可能發生了什麼。今天我們是熱線直播的節目,歡迎您打我們的熱線參與討論和分析,電話號碼是646-519-2879;您也可以通過skype與我們互動,skype的地址是:RDHD2008。您還可以通過愛博電視收看,愛博電視可以通過動態網或者是無界網翻牆軟件登入www.ippotv.com下載;或者是通過海外的電子郵箱gmail、hotmail給ippotv2011@gmail.com發一封電子郵件,主題為「1234」,就可以收到最新版本的愛博電視,安裝之後不需要翻牆,直接打開愛博電視就可以收看。

今天我們現場有兩位嘉賓,一位是紐約城市大學的教授陳志飛先生,陳先生您好。

陳志飛:您好。

主持人:另外一位是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博士李天笑先生,李先生您好。

李天笑:主持人好。

主持人:這一次我們看習近平突然間就是在會晤美國國務卿這麼重要的一個外事活動中沒有出面,而且還取消和新加坡總理以及俄羅斯外交官員的會面,外界都紛紛的猜測,主要有那些猜測呢?

陳志飛:最主要的猜測是習近平通過取消約會來表現出中國對美國在南海問題上爭端的不滿,這是中國官方媒體及網上議論的一個中心,但是我個人認為實際上事情蹊蹺的程度比這要大的多,有很多 撲朔迷離的地方。因為大家知道從中共建政以來,他們是非常知道美國在國際的影響的,從毛澤東利用埃德加.斯諾來向外傳遞訊息,再到江青通過美國女記者作家來寫 《紅都女皇》的事情。

直到最近跟美國官員的一些來往,比如說江澤民一定要在布什農場吃烤肉來看,他們對中美關係,以及低級 別人員甚至記者這種人士的交流都是非常重視的。所以從習近平角度來說,他現在即將上位,跟希拉里見面,希拉里在美國政壇以及她的先生克林頓都是重量級的人物,所以說跟她的見面是非常具有重要政治意義的。可是他放棄了這次機會,其中有很多蹊蹺的地方我們可能今天要進行分析。

主持人:剛剛在開場的短片裡面談到,官方說他是因為游泳而背部受傷;那也有分析說是因為釣魚台的事件,可能是因為中方和美方沒有談攏,所以習近平就不跟他們見面了;當然還有說是因為習近平要緊急到香港去解決香港的反洗腦的這個絕食和集會。那還有說他可能是被暗算了,或者是被刺殺了,好多種說法。對您來看,如果是在釣魚島事情上習近平不出來見希拉里,這種可能性有多大呢?

李天笑:這種可能性比較小,為什麼?因為釣魚島還有南海衝突、敘利亞等這些問題都是中美之間長期一直存在的問題,而且不可能通過希拉里這一次訪華得到解決。那麼這種矛盾,實際上在這一次會談當中,如果說是胡錦濤做為一個國家元首他也不能解決的話,那習近平出來表示任何反對的態度,這個沒有任何意義,也不能顯示出這個立場在什麼方面。因為習近平這一次他是做為一個新一代的接班人,就是新的國家元首,這個面目,這個姿態來見希拉里的,因此中美雙方實際上是通過這樣一個會談見面,來達成一種權力交接之前的一種相互的認識啊,或者是互相熱絡一下,這麼一種目的。因此他的迴避,或者他這一次的失蹤、爽約,應該是背後另有隱情。

陳志飛:我來補充一下,我同意李博士的分析,而且大家注意到沒有,實際上代替習近平去見希拉里的是李克強,他的位置和他將來的地位,一點都不比習近平低多少,因為他將來是政府總理,大家現在從可靠情況來看,所以並不是說通過這一次爽約來表明中共對美國的強硬態度。我覺得他其中的政治原因,現在大概說起來主要有兩點,我現在很快切入主題。

第一點我覺得是可能中共現在是針對美國的大選,對此做一個調整,來表明某種姿態,或者表明自己採取觀望的態度,如果是他們覺得奧巴馬政府,或者民主黨勝算很大的話,可能習近平就會按期赴約,以便跟將來的下一屆美國總統奧巴馬為主導的美國總統保持熱絡的關係,但是基於最近剛剛結束的共和黨的大會,共 和黨的強勢復出,尤其是羅姆尼加了個新的夥伴保羅.瑞安(Paul Ryan)現在好像在各種民意上面占據了主動,所以中共高層可能決定採取一個觀望的態度,這是一種可能,也是一個比較明智的選法。

因為從身體情況來看,我們知道習近平他愛游泳,踢足球,年齡也不是很大,80歲的毛澤東都可以打著針出來見人,在書房裡見,他為什麼願意放棄這個機會呢?肯定不是身體的原因。第二點我覺得是更重要的,就是習近平在這個時候,不願意見希拉里,這個我覺得是被外界忽視的一個最大的可能,而且我覺得是最有可能的情況。大家想一想,在此之前發生了王立軍事件,而王立軍投靠的就是美國的領館,而領館直接是美國國務院裡的下屬,所以王立軍事件第一個接觸的對象是美國國務院的官員,而他的上司恰恰是希拉里。

所以王立軍這個事件,美國的處理方式,很大程度是希拉里一手解決的。而王立軍又本人又給美國政府提供了很多關於即將舉行的王立軍的審判事件的各種情況和資料 ,而習近平從中也受惠不少,因為習近平在訪美回國以後,就大轉彎,馬上站到反薄的一方,那麼我覺得很有可能在這種情況下,希拉里想用這個機會,代表美國政府向中方探個底。就說你們對王立軍這個事件,究竟要怎麼解決?怎麼處理?可能現在針對黨內詭異的這種政治鬥爭的情況 ,習近平覺得現在不利做出任何承諾,因為有可能如果他說出對王立軍事件的自己一個比較比較真誠的說法的話,很可能在政治鬥爭當中使他處於一個劣勢的地位。

主持人:現在習近平 不論是中共黨內還是在國際上,大家基本上都是認為,如果還有下一屆的話,他會成為下一屆中共的領導人。那麼他前一陣子到美國訪問的時候,美國政府也向他透露了一些王立軍他們所提供的這個信息,那他有什麼理由在這種情況下,因為美國正值大選,那麼中共正值換屆,如果他真的是下一任領導 人的話,也許他通過見到希拉里能夠獲得至少是民主黨的這一方他們更清晰的一些比如說政策,以及也許會對他透露更多的訊息,那他為什麼不藉這個機會把這個事情弄得更清楚呢?

陳志飛:我先說一下,然後李博士可以補充。我覺得這是一個民主國家的正常的理性的思維。中共黨內的鬥爭和他的政治環境特殊情況,使得這種比較具有理性的思維,不可能正常實施。因為現在我們看到中共表面,就是一灘平靜的水,但是內部暗波洶湧。針對王立軍這件事情怎麼處理,而且還有薄熙來怎麼處理,事實上兩方較勁非常厲害。最近有針對令計劃的「國航返航事件」,還有針對一些新的太子黨出現的「法拉利事件」,就說明中共的爭鬥非常激烈,大家好像覺得現在胡溫一統天下,但實際上江派在很多問題上還是有反撲的可能。

比如我給你舉個例子,美國《華爾街日報》專欄作家昨天發表一篇文章,他們觀察到《求是》雜誌,就是中共的機關刊物,上週發表了一個對中共政局嚴峻情況的「十問」,就是十個問題。其中從各方面剖析中共的嚴峻困難,而把矛頭直接指向是胡溫治下行為不利的,就是統治不利這麼一個原因造成的。

比如說在宣傳裡,尤其是江家幫還是有很大的實力的,他可以透過《求是》這種黨內具有權威的雜誌,來統一黨內意志對胡溫發難。所以從這點來看的話,習近平選擇退避三舍,也不失為是一個比較穩妥的上策。

主持人:那我們這次希拉里在訪問中國的時候,見她的執政者有胡錦濤、溫家寶還有李克強三位。那麼對習近平來說如果像剛才陳教授分析的這樣,因為這個原因不出來見她的話,那不是對他來說是負面的積分嘛?您怎麼看呢?

李天笑:妳說的有一點道理,我不太贊成陳教授的看法。因為我覺得習近平有見希拉里的願望,希拉里也有見習近平的這種需求,應該說是互為需求,相得益彰,為什麼?習近平現在做為新一代的中共領導人,一個國家領導人,這種形象他已經陪同原來美國副總統參觀,全程陪同;然後又到美國去。這個時候應該是要想建立他跟美國之間的關係,在下一屆領導人之間跟美國的關係對他來說很有好處的。因為不管從江澤民以前這些中共領導人來說,都是把美國關係作為樹立自己個人威信,或自己形象也好的這麼一個重要的牌來打。

那從希拉里來講,那就更有意義,也想跟他見面。首先民主黨在那兒開會,那為什麼希拉里不坐在那個位置上,替奧巴馬鼓掌呢?那就是有這個需求,就是中國對美國民主黨這張牌是有用的,至少不管怎麼做,賺的仍在中國,對他來說我在外交政策上還是有點建樹的,中國的關係什麼的,不管談得成、談不成。

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原因是什麼呢?就是我們知道習近平上一次到美國去,美國當時有一個雜誌向習近平透露了薄熙來跟周永康要聯合謀反,發生政變要把習近平搞下去,那我們不知道習近平在跟美國官員私下談的時候,是不是得到了更多的信息,也有可能。那回來以後發生了一件很重大的事情,就是習近平跟胡溫聯手把薄熙來搞下去了。

那麼我們可以想一下,當時美國把這件事情告訴習近平的時候,美國並不知道習近平回去以後會採取什麼行動,不清楚。現在非常清楚了,習近平是跟胡溫結盟了。那麼在這種情況下,美國可能還有一些更重要的事情,比如說他們謀反的一些關鍵問題,或者是活摘器官這種二次大戰以來不為人所知道的,或者整個人類歷史上都難以發現的這種殘酷罪行,可能會提供給習近平或者什麼樣一種形式。但是我們就做分析了,那樣習近平就有可能在跟胡溫聯手當中更有利的掌握證據,把江派系統把周永康等這些人掃下去了,給薄熙來定案。

主持人:那麼我們已經有觀眾朋友等候多時了,我們先接一下觀眾朋友的電話,第一位是加州的丁先生,丁先生您好。

加州丁先生:安娜主播好,陳志飛博士好,李天笑博士好。今天這個話題說單純也單純,說複雜也複雜。有兩點很快說一下。第一點,習近平這個共產黨跟別的共產黨不一樣,別的共產黨比較喜歡美國的民主黨,他是比較喜歡共和黨。第二,他十八大一定會上台的,他將來跟馬英九總統之間的互動,比以前要良好,因為他對中華民國台灣的看法跟別的共產黨也不一樣。

主持人:好,謝謝丁先生。我們再接下一位加州陳先生的電話,陳先生您好。

加州陳先生:習近平會平安無恙當接班人,不會發生任何事情,中共十八大還是會召開。

主持人:那我們來回應一下兩位觀眾朋友他們的意見。

陳志飛:我覺得習近平由於他的出生有特殊性,雖然他是太子黨,但是他的行為跟另外一個太子黨大老,現在當然是殞落的明星薄熙來,有非常明顯的差距。因為他的父親是習仲勛很早就在文革之前,50年代有一個《劉志丹》(小說)事件,所以毛澤東不是說用小說反黨是個獨創發明嘛?在60年代初、50年代末就給打倒了。所以他一直沒有享受到太子黨的待遇,他一直是從基層一步步走上來的。所以他跟太子黨別的成員來講,他對中國民情各方面掌握比較清楚。所以這點來看,丁先生說他跟一般的共產黨不一樣,對美國政局各方面的了解洞察不一樣,我覺得這是有可能的。所以也可能他做錯的少的一個因素吧。

李天笑:我覺得加州丁先生講的有點道理,就說習近平確實跟江派這些人是有所區別的。從他個人性格方面來講,這個人看上去也比較稍微忠厚一點,說話也比較直爽,另外相對來說從他父親整個歷史觀察下來,跟他在太子黨之內跟薄熙來之間是有很大區別。像薄熙來這一類的心狠手辣,見他父親也踹一腳:習近平受他父親影響比較深,跟改革派的關係比較好,跟胡德平這一些具有改革思潮的這類高幹子弟關係比較好,而且跟胡溫團派的關係也比較好,應該說是各方面關係都處得比較好的人,這樣的話可能在中國這樣複雜的人際關係,內鬥當中他可能能為各方所接受,是這麼一個性質。

主持人:觀眾朋友,最近中共現任的副主席習近平銷聲匿跡,官方說他就是背部受傷無法出來,很多人對此不能信服,大家紛紛猜測,那您認為是為什麼?歡迎您打我們的熱線參與討論:646-519-2879。那我們再接一下觀眾朋友的電話,下一位是加拿大的陳女士,陳女士您好。

加拿大陳女士:我想說你知不知道為什麼這麼多地震,知不知道「富士康」為什麼每天都會「跳」一下,知不知道日本總理為什麼每年換一次,知不知道……

主持人:請問您能提一下跟我們今天話題有關的問題嗎?

陳女士:對,下面一句就是,知不知道這麼多正義人士為什麼一下子都得大病甚至死亡,知不知道為什麼世界經濟一下子倒退這麼多?因為江澤民在幾年前實施一個破壞民主國家的一個計畫,他們有控制人的思想和健康、控制地震的高科技。習近平就是其中一個,因為他反對這個事。2012年世界警察的失職是功不可沒,所以現在要解決民主國家的失職,把一半的精力放在改變自己的錯誤上。

主持人:謝謝陳女士。那我們接下一位紐約王先生的電話。王先生您好。

紐約王先生:主持人妳好。我的看法跟你們看法都不一樣。這百分之九十九是中風了。他因為中風以後,送到醫院去麻煩不能接見,現在又說可以接見了,就表示輕微中風經過醫院急救已經完全恢復了。所以這個事情的產生是這樣。我還得到一個消息就是他見到高級幹部的子女,說一定要改革開放,要加大改革開放,不加大改革開放,共產黨就完蛋了。如果這事是事實的話,那是個好消息,你不改革開放共產黨要完,改革開放共產黨也會完。是我們大家希望的,謝謝。

主持人:謝謝王先生,我們來回應一下。李博士先請。

李天笑:王先生說這個挺有意思,為什麼?這不是沒有可能,輕度中風在這種情況下是有可能發生的,也確實就在幾天過程中他輕度中風能夠馬上恢復,幾天能夠馬上出來,這個是有可能。但是這個問題如果是真的話,就會產生一個嚴重問題,就是中共接班人將來發生什麼不測的話,會發生什麼情況?當然我們沒有任何證據,在醫學上證明這一點,但是可以繼續觀察。

至於剛才加拿大的女士講的那個,我覺得從分析來說,江澤民他有很多罪惡計畫,比如說迫害法輪功非常惡毒的,持續十多年了。至於說他是不是利用高科技針對西方控制思想,這個我覺得似乎中共現在科技沒有像美國這麼高,如果有這樣的計畫的話,我想美國方面不會不知道,如果知道可能也不會讓他得逞。所以這種可能性比較低一些。

那習近平如果反對這種科技,如果說跟江澤民劃分界線這一點講,我說這個是真實的,是可信的。我說為什麼?習近平之所以這一次會引起這麼大重視,胡派和江派都是把他作為重要人物在拉,靠在誰那邊對誰將來都有利,所以為什麼他突然之間行蹤成謎,引起這麼大震動。中國政治核心就在於江派他要在中國政治局勢當中維持一定的影響力,使他欠下的血債不能翻案。那麼胡通過習近平掌握這個東西,繼續對江進行壓制,甚至清算這個血債。這樣的話造成習近平在這問題當中的重要性,這些對他的猜測,實際上這個重要性都由此產生的。

主持人:陳教授?

陳志飛:其實大家還沒有回應剛才第一段節目中加州陳先生那個說法,他直接代表中共官媒的一種說法。

主持人:說習近平不會發生任何事情。

陳志飛:很多網民或者中國大眾呢,被希望被官家希望,是理解為對美強硬的姿態。所以有人還拿了名字去開玩笑,說中共對美不要「近平」要「克強」,叫美國強勢起來,不是要中平的感覺,這是中共官家的一廂情願。因為我們知道中共在這情況下,現在是大力跟美國示好,它現在是苟延殘喘。所以他不可能放棄這個機會,所以我更認為現在是中共黨內,錯綜複雜的黨內鬥爭反應,對習近平來說,他性格雖然中平,表面上來看是各方都可以接受的棋子,可以繼續使中共掙扎下去,但從另一方面,由於王立軍事件浮出水面,他已經把他的位置表現在天下人之下,明顯站到胡溫一方。

就是因為從美國訪問之後,他馬上就同意把薄熙來政治局委員職務給拉掉了,所以他現在明顯是江家幫另外一邊的人士,所以在這種情況底下,他如果要正常的 平穩上位的話,他應該做的事情就是說不要出錯,不要出錯最重要就是說不要在別人面前說一些不得體的話,讓黨內某些人抓住,因為習近平這個人性格比較直 爽,我們也知道他出訪墨西哥時候說出一些令新聞媒體,令外界跌眼鏡的話。我估計他有很多的收斂。但是他還是不願意在這時候,最關鍵的時候,十八大即將召開的時候,讓江家幫抓住一些把柄。

另外我再談一下中風這種可能,從他的身材,從他的年齡59歲來看是有可能的。但是我們也知道,中共對中央領導是進行嚴格醫療護理的,所以在此之前已經很早就定下來跟希拉里見面計畫的情況下,它可能會採取很多措施,保證他身體上不會出現不適的情況,這對中共原來年歲七十多歲、八十多歲的人都做得到,他現在還不到60歲為什麼做不到?我覺得是匪夷所思的,這可能性不是很大的。

李天笑:我覺得現在很多注意力也集中在他是不是背傷,是不是游泳扭傷或者手抬不起來了等等。這種可能性相對來說比較少,為什麼?第一,背傷如果說是游泳運動造成的,短時間內通過熱敷、針灸或者氣功治療,他很可能對症治療以後會減緩,然後就可以出來;這種情況不是造成他不能見希拉里的原因。

另外的話,有的甚至講說由於他在家裡召開了兩次軍委會議,兩次會議背著胡錦濤然後黨內的大老對他不滿意了,所以把他拿下去。我覺得這種可能性也比較小,因為胡錦濤跟他兩人現在已經成為一種非常緊密的盟友關係。說到這兒,胡錦濤為什麼要把令計劃拿下去,去當統戰部長,然後把栗戰書拿上來,實際上胡錦濤是向習近平釋出一種善意,這個善意就是為了使接班更通暢,更早的做一個鋪墊。

然後當然現在又出來新的情況,就是說統戰部出了一件事情,CA981飛機裡面是一個統戰部女間諜,管台灣的,跟原來統戰部部長關係非常好,然後把她鬧回來了。為什麼?通過這個事情要徹底查清,因為統戰部部長跟江澤民關係非常好,另計劃當統戰部長以後,可以徹底查清。因此另計劃並不是說拿下去,實際他是去查這件事情,以後很可能另有重任。所以這件事情整個過程來說,我們要從中共內鬥的政治背景裡面去進行分析。從身體(狀況)上分析的話,我們可能很多事情沒有證據很難分析得清楚。

主持人:說到內鬥,剛才紐約王先生談到習近平他已經說出來要加大改革開放,那我們看最近路透社引述消息來源說,習近平在最近會見了當年胡耀邦的兒 子,他跟他兒子透露出一些心裡話,其中就談到說我們要高舉改革體制,包括政治制度的改革。也許他本來給人不是一個鋒芒畢露的人,比較小心謹慎不太有什麼都說出來的人,所以可以一步一步做上來。是不是因為他說了這個話,導致一些人的不滿,然後對他背後刺刀或者是被人暗殺等等這種傳聞,您覺得有多大可靠性?

陳志飛:我覺得這種傳聞某種程度上存在,但我覺得可行性也不是很大,因為他現在是王儲職位,對他進行某種刺殺或是異常行動是不可能的。但是妳講的這個例子很能代表現在習近平的心態和他要對中共將來發展所做出的計畫,他會見了胡德平,也就是以改革思想著稱的胡耀邦的兒子,就表明他非常開放開明,和對中共某種程度上一種救贖的態度。

胡德平和他都可以算是太子黨,但他們是太子黨的另類,在人民群眾中由於他們父輩,相對來說是比較好的這種太子黨。胡德平得益於胡耀邦,因為胡耀邦在各種事件當中,人民群眾還是比較認可的;習近平主要是他父親習仲勛在黨內從來不整人,從來被人整,這麼一個比較好的口碑。他們兩個結合在一起可以說對中共來說,在某種程度上給人帶來一點希望。那麼我剛才也提到現在中共面臨著很大的困難,有所謂的十大挑戰,國內國際名聲,國內國外的生存環境,實際上給人感覺的,或者像美國學者的解讀就是說中共現在同時受到了左派和右派的挑戰,中共現在政權岌岌可危,從左派(來講),有像薄熙來這樣搶拍上位的人;從右派來講,他又覺得現在改革開放的步子不夠大。

所以從這方面來講,中共現在面臨的挑戰最大就是說,可能最好的解決辦法就是把思想再解放一點,徹底把自己扣在自己頭上的金箍咒,所謂「四項基本原則」鬆一鬆,或者徹底把它放棄掉。那麼從這點來講,習近平和胡德平這種人可能是帶來了一些希望。所以如果說因為他們做的這些事情在黨內受到一些忌恨的話,我覺得也是有可能的,但是就是說可能不是最主要的原因。

李天笑:我覺得刺殺說、暗殺說有一定的可能性,為什麼?因為從這個江派對胡錦濤的手法來看,胡錦濤曾經受到過他們至少兩次的刺殺。比方說曾慶紅,江派的主要軍師,當時到南非對法輪功學員採取了暗殺行為;而且他們經常策劃當胡錦濤或溫家寶這些人到國外去訪問的時候,就對國外的法輪功學員進行這種,加緊在那邊進行各種騷擾什麼的,製造就是胡錦濤出去的時候,法輪功學員好像受到騷擾,就是跟胡錦濤他們對立。只有你想不到的,沒有他們做不出來的。所以這種刺殺的可能是有,就是他們有這種前科的可能存在。

主持人:包括黃海軍事演習的時候。

李天笑:對,我講的就是胡錦濤兩次刺殺之一。還有一個,在目前的情況下,當然如果他真的要採取刺殺的行為,要把習近平弄死、滅口或者怎麼樣,這個對他來說也是不利,為什麼?因為現在是胡錦濤主掌這個局面,所以上去可能是一個團派,他們主要是通過這種手法來威脅習近平,對他造成一種恐嚇。

而且第二個最重要的原因,把這個東西嫁禍到胡錦濤頭上。江派有一個著名的寫手,叫樵夫,他第一個提出刺殺說,但他刺殺說的要點是,他說有可能這種刺殺是由胡錦濤主導的。為什麼?他現在挑撥胡錦濤與習近平的關係是江派主要的策略,近來所有一系列的事情都是針對這個目的去的。還有一個目的就是什麼呢?把習近平胡錦濤的左右手令計劃給搞掉。他就這兩個。所以說從這個大的總的趨勢和這條線索來分析的話,我覺得刺殺說有一定的可能性。

主持人:好,我們再接幾位觀眾朋友的電話,第一位是巴黎的金先生,金先生您好。

巴黎金先生:主持人好。我覺得習近平不見美國,我覺得他是有病,59歲得病,對中國人來說這是很重要的,對胡錦濤還是習近平都是很重要的,我看他是中風了,在中國要治病,他怕江派,所以躲避外國不讓別人知道他治病,我看是這樣。他是改革派,他是一定要見美國,這次不是他拒絕,我看他是得病了。

主持人:謝謝。我們再接下一位上海的彭先生,彭先生您好。

彭先生:主持人好。我有一個問題是這樣,中國不是認為美國在釣魚島或者南海的問題都站在中國的對立面嗎?所以習近平想這樣的,給中國和美國賭氣,就是說我和你賭氣,我就不會見你。至於他受傷的可能性很小啦,更應該是背後找到一個藉口。

主持人:好,謝謝彭先生。各位觀眾朋友,今天我們的話題是「習近平匿跡探秘」,那您認為習近平近日沒有出現是因為什麼原因呢?有多方的說法,比如說他是因為有病,或者說是因為中共內鬥的情況等等。

那我們看到在9月3日,中國就發生了緊急人事任免;在這之前,8月29日有個國航返航的事件;在9月5日的時候發生了習近平取消和三個國家這些官員的會面;那麼在這之間還發生了周永康去安徽調研,以及溫家寶去新疆考察。那麼這些連在一起的話可能是有很多的情況。

我們今天是熱線直播節目,歡迎您打我們的熱線參與討論:646-519-2879。我們再接下一位新澤西州徐先生的電話,您好。

新澤西徐先生:你好。我想問一個問題,聽了剛才兩位專家的分析,大家對習近平作為一個改革派的中共領導人出現了,都抱有很大的希望,這種希望我們在過去也有過,在鄧小平接毛澤東班的時候有過,在後來朱鎔基反對上海軍管的時候有過,在胡錦濤衝破江澤民阻撓,順利接班的時候有過。但是一次一次這種希望都沒有能夠盡如人意。我想聽專家們分析,如果習近平順利接班的話,中國不通過革命的方法能夠實行民主憲政的可能有多少?

主持人:好,謝謝徐先生。那我們來回應一下觀眾朋友他們的問題,以及他們的看法。

陳志飛:我結合一下前面幾位先生還有女士的說法,做一個回應。因為現在對習近平不出現,明顯有兩種看法,一種是他有病。我個人認為有病的可能性還是非常小的,因為他們的醫療護理是非常精密周到的,針對這麼重要的外事活動是不可能使他身體出現不適,他年齡也沒有到那個階段,不可以強著身體出來。所以這種(看法)我是不太相信。

那麼從另外一方面,就是很多人認為,比如上海的彭先生代表國內很多網民的觀點,就是做出這一種姿態表示對美國的不滿,我現在覺得賭氣。當然我剛才已經提到了,它派出了李克強,從各種名分上來說,一點都不比習近平差多少,所以我覺得這個可能性也是不大的。

主持人:如果是賭氣的話,作為一個政體,那胡錦濤、溫家寶還有李克強都是不應該出來,是不是這樣?

陳志飛:對,其實是這樣的。其實最根本的問題就是習近平他願不願意見?還有他見了的話,退一步講,如果他見了希拉里會談到什麼問題?剛才您談到很多中國發生的問題,有一個事件好像被忽略了。9月5日,中共高層發表的一個公告,就宣布現在要對王立軍進行審判。這證明中共黨內集體已經對王立軍有了一個定案,有一個說明。所以在這個情況下,習近平可能覺得他不願意充當把這個事件洩漏給希拉里的這麼一個角色。這有可能是他最根本的一個原因。

李天笑:簡單講兩句。巴黎金先生他講59歲得病,這個有可能,確實有一定可能。因為在醫學上講也有很多先例,小中風,但這個作為一個可能性觀察下去。第二個就是彭先生,他實際上講釣魚島中美衝突,在這個問題上,習近平會不會對她賭氣?如果說習近平為這件事賭氣的話,那實際上他現在處在接班的一個重要關頭,對他的形象絕對不利。政治上很老練的人他是不會這麼做的,其他像胡錦濤、李克強這些我們都分析過了。

另外,新澤西徐先生說,如果習近平順利接班的話,不通過革命這種可能性有多大?我覺得中國這個事情通過改革和革命都是不能實現的,都很難。為什麼?改革,習近平他已經表明了,他不會做很巨大的政治制度改革,根本的改革他是不會做的,他只會做漸進性的。當然了,他一旦是啟動改革,當然突發因素也有可能。

主持人:您說根本性的和漸進性的有什麼差別呢?

李天笑:那當然有差別。比方說根本性的改革,包括國家政治制度的改革、取消共產黨的領導,推行民主政治。

主持人:但是他好像說了包括政治制度的改革。

李天笑:政治制度它這個含義不一樣。他不是說取消共產黨一黨專制,他是說政治改革制度在國家的……,或者說民主集中制,或者黨內的民主方面,或者是基層的民主方面做一些修修補補的事情,還有根本的像取消新聞檢查,還有司法獨立,這些東西它不會做。

革命來說,我覺得目前是有這種可能性,因為現在全國人民大規模的群體抗暴每年都有二十多萬起,這是有可能的。但是目前中共的國家機器非常強大,這樣的話,對民眾的損失,遭到的代價非常大。而且在目前情況下需要有對各方面的動員,軍隊的動員,以及高層的或者是民眾的領袖等這方面,中共傳統的這種通過單位、通過街道、通過各種系統滲入性的滲透,使這種東西成為了可能性不是很大。

那麼最可能的是什麼呢?就是在中共內鬥當中,突然之間發生了上下結合的事情,導致中共的崩裂,崩裂以後發生對江派的清洗,然後整個局面發生一種巨大的變化,然後人民可以出來掌權,等等這些事情。

主持人:您說上下結合,您認為習近平不可能成為這樣一個人物是嗎?

李天笑:習近平,我覺得在上下這個「上」當中,他是有可能性的一位人物,而且他在將來接班以後是一個比較關鍵的人物。

陳志飛:剛才徐先生提出一個比較重要的問題,他提到原來我們對很多具有改革理想的中共政壇的人物抱有幻想,最後都破滅了。這的確是一個非常好的問題。我們現在還能不能把希望寄託在習近平這位王儲身上?我覺得最關鍵的一點就是形勢比人強。原來有朱鎔基也好,再往前有胡耀邦也好,當時中共的體制還有國內的人民對它可能還抱有很多的希望。

但是從今年,尤其是它(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又有王立軍事件,還有最近很多的異動,比如說一個遼寧鳳城原市委書記就能挾款2億出逃,還有國航班機返航的事件。所以說表明了國內黨內上層的人心思變。

我同意李博士的說法,通過人民起義這種形式來推翻中共專政,成本是非常大的。從兩方面來講,非常多的事件很多是經濟領域事件,中共很容易就擺平,並沒有政治上的訴求。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對中共看得最透的,而且對中共最不滿的往往是知識精英,還是高層人士。所以自上而下的一場革命,像戈爾巴喬夫式的一種蘇共式的推動改革,現在是迫在眉睫,而且是像紙一樣,一捅就破。

習近平這個人在現在這個歷史時刻,他主要是選擇「0」還是「1」的問題,是「黑」還是「白」的問題,這個問題在腦子一瞬間就可以顯現出來,他馬上就可以做出決定。

主持人:他一定要從根本上進行變革。

陳志飛:另外,這個事情他做出決定的時候,肯定是中共要被逼到牆角。

主持人:您不認為中共已經被逼到牆角了?

陳志飛:是,我就是這個意思。如果現在中共還沒有被逼到牆角的話,你在什麼情況之下認為中共還會被逼到更牆角的地方?

李天笑:實際上現在根本的問題是民變和中共崩潰所造成的中共解體的問題。因為中國現在黨內都在退黨、退團、退隊,已經達到了一億多人,說明老百姓對中共完全失去信心,對這個政權本身完全失去信心,那麼通過民變這種方式釋放出巨大的反抗力量。

高層之間實際上也看清這一點,為什麼外逃資金要高於進來的資金呢?為什麼這麼多官員都在國外安排好了自己的出路呢?為什麼都裸退呢?這些事情都說明中共本身已經崩潰了,就是它這個基礎已經不存在了,加上組織上又渙散,整個再一崩裂、一內鬥,然後加上民變一衝擊,中共就垮台了!所以我說中國的遽變就在眼前。

主持人:我們現在接聽觀眾朋友們的電話,加州的包女士,包女士您好。

加州包女士:安娜小姐好,各位專家學者好。我就希望習近平不要有事情,因為他好像是每個人的希望。而且我覺得中共也應該要改變了,它如果不改變,就跟李博士講的一樣,民變會不停的發生,中共無路可走,它如果去香港的話,絕對不會被接受;去台灣的話,搞不好中途就被打死了。難道你的解放軍要到蘇俄去當傭兵嗎?你中共的官員要到日本去做壽司嗎?不可能嘛!所以中共自己一定要警惕了。

主持人:謝謝。我們接聽下一位加拿大的張先生,張先生您好。

加拿大張先生:各位好。我認為習近平取消與希拉里的會面如果是賭氣的話,那是可笑的;另外,其它的原因我認為都是站不住腳的,因為這一次他取消會面已經對中共、對他自己是不利的。我很贊成李先生講的,雙方都想見面、都有好處。

至於他不見面的話是他沒有辦法,可能有重大的原因,一個是他身體方面,可能是遇刺了,反正剛開始沒有說什麼原因嘛,只說取消,後來才說是背受傷的原因。背受傷一個可能就是謀刺,另一個也可能是運動,如果是運動受傷他就會大大方方講出來,是游泳還是怎麼樣,他沒講,這就有很大隱情;另外,中風也是一種可能性。這都是推測。

如果他有重要事情離開半天或是一天,不在北京,這也無妨。但是現在也沒有什麼很重要的事情,釣魚島,那不可能;香港的事情,那邊要取消所謂「國民教育」,他也沒有必要過去。這是一個謎,但是是一個很重要的原因。

主持人:謝謝張先生。我們再接一位紐約周先生的電話,周先生您好。

紐約周先生:嘉賓好,主持人好。首先講習近平絕對不可能真正發生改變,為什麼呢?因為如果習近平真的有可能會改革的話,共產黨裡面那些人都是非常會察言觀色的,包括江澤民他們最後達成協議讓習近平接班,可能他們都知道習近平就是一個不會改變的人。

另外一點,共產黨所有的領導人,從毛澤東到習近平,每一代領導人他們上台之前都表現出改革、進步的架勢,包括毛澤東在1946年以前,也是感覺到他非常民主啊,他戴的那個大角帽像紐約警察帽子的形狀一樣,再加上鄧小平,再加上江澤民,包括胡溫的「胡溫新政」,到現在為止有沒有新政呢?沒有!所以這些都是空話。

主持人:謝謝周先生。我們來回應一下,李博士先請。

李天笑:剛才加州包女士講中共現在非得改變不可,不改變就要崩潰。這是非常對的。加州張先生講,賭氣是非常可笑的,一定有重大的原因。這個推測我覺得也是對的。紐約周先生講,習近平不會進行改革,因為當時鄧小平、胡溫新政等有過姿態,毛澤東也有過姿態,但是最後都沒有實行。

對,中共的歷史上確實是如此。中共一開始表現出好像對老百姓如何如何,最後由於它的本性所決定,是不可能進行根本的改變。所以從中共的本質來說,它是反人民的、是站在人民對立面的、是反動的,所以從這個意義上講,我覺得紐約周先生講的是對的。

但是從另外一個意義上講,在中共內部會不會出現像蘇共當時的葉利欽或者戈爾巴喬夫這些人呢?這種可能性也是有的。當然在胡、溫身上我們現在沒有看到,但習近平因為他現在還沒有當政,所以我們放在那兒吧!看吧!但是所有這些人都面臨這個選擇,就是共產黨一定要垮台的,不管是你今天在多高的位置上,你也有一個選擇,你隨著共產黨走,那你就垮台;你如果能順著人民的意願走,解體中共,那麼你就能夠在今後的共產黨倒台之後有自己一條出路。

陳志飛:加拿大張先生剛才提到肯定有大事發生,這點我是同意的,我剛才已經做了很詳細的分析。我覺得這個大事肯定是跟王立軍事件黨內已經有了共識有關係,而且他可能認為在跟希拉里會見當中,希拉里會爆出更多的猛料,這點有觀眾可能也提出來了。這種猛料由於在國安的監視之下,對習近平是不是能夠穩步上位可能會造成某種風險,這是他可能要極力避免的。這我以前也提到了。

剛才紐約周先生提到對胡溫不要抱有任何思想,因為之前的中共領導人也都做出某種姿態來改革,最後讓大家大失所望,而且他們的手段非常殘忍。我覺得是這樣子,中共原來用改革作為手段來加強統治或奪取政權是它的一種策略,就是它對這個體制是抱有信心的,它只是用迂迴的方式來攏絡人心。

可是現在中共面臨的是四面楚歌的情況,它現在要改革,或者徹底丟掉身上的帽子或者金箍咒,拋掉它這種思想,有可能是一個迫不得已的求生手段,那麼這一點可能就要分三步走,可能第一步要取消網絡的封鎖,取消黨的一體化,可能要實行軍隊國家化,司法獨立等等,一步一步的做。

這個能不能徹底實現,我覺得要看中共下一代的領導人有沒有這樣的魄力。實際上現在形勢比人強,中共已經被形勢所逼,它如果不做大的調整的話,它真的很快就會被扔進歷史的垃圾堆,它自己的黨官出逃已經最有力的證明這一點。

主持人:剛才說到了王立軍案,我們知道這一次徹底的挑起了中共高層內鬥,或者它所有的這些罪惡也好,或者它內鬥的激烈性也好,曝光在全球人的眼下,都是因為王立軍引起的,之後薄熙來、谷開來被收押、被審這一系列,您認為王立軍在習近平沒有見希拉里的當天晚上就宣布被起訴,這之間有什麼聯繫嗎?

李天笑:我們知道解鈴還須繫鈴人,王立軍這個問題又回到原點,要審判他了,這當然是有連繫的,我不是說他跟習近平這件事情有必然的連繫,這可能是一種巧合,但是從周永康3日到4日到合肥去,跟王立軍馬上就要審了,這個是有連繫的。

主持人:但是王立軍是在成都審,合肥是審谷開來。

李天笑:對,就在這兒,奧妙就在這兒,其中的隱情也在這兒。因為谷開來審的時候判她死緩,周永康到那邊去講要把這件案子做成歷史上的鐵案,不能翻案的。他話中有話,他是指用合肥的事情來指成都,就是說王立軍這件事情你們要做的話,就不能把我跟薄熙來牽扯進去;如果你們牽扯進去,你們將來是要翻案的,我們這個事情不是鐵的,這個是你們政治上的東西,他是有這個意思在裡邊。

所以他實際上是威脅,威脅審判他的這些人,講好是表揚他,實際上是威脅成都的司法系統的人,就是你們審可以,但是不要把我和他算進去。

陳志飛:但是如果我們看谷開來事件的細節,其實在谷開來事件對她定性是她的名字,叫她「薄谷開來」的事情的時候,我們已經知道中共對她的定性做了明確的答覆,已經有明確的考慮,最後的結局怎麼樣,戲怎麼演已經非常清楚了。現在宣布王立軍9月5日要進行公審,所以我覺得這場戲怎麼結尾它們也想好了。

我還是強調一下我的看法,習近平這個時候他認為自己不適於出來給希拉里和美國政府做這麼一個交代,以免黨內有一些糾紛,以免給十八大他正常接班帶來陰影。我覺得這是他最大的考慮。

李天笑:我覺得習近平他即使出來的話也不會把王立軍這件事情講了,為什麼呢?因為他沒必要講這件事情,是希拉里可能會向習近平洩漏一些重要的消息。那習近平同她見面的話他是有這種需求,他建立一種中美關係的威望形象,為他接班有一個好處。

主持人:好,非常感謝二位,也非常感謝觀眾朋友們的參與。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我想不久的將來大家都會看到真相,我們也會對此進行追蹤報導,謝謝各位收看,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