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風:「特供」別墅讓官員居安不知思危

【新唐人2012年3月20日訊】儘管早在2006年,國家有關部門就已明令禁止黨政機關集資合作建房,但(廣西來賓)濱江園小區的傳說,時至今日仍在延續。小區中正在建設的8棟高層別墅中,仍有6棟定向專供公務員,房價還不到另兩棟對外銷售價的一半。而市面上,住房富餘的公務員們紛紛將自己購房的指標對外銷售,一個指標被炒到6至7萬。(3月19日《法制日報》)

高房價引起的民生之痛,已經迫使國家出台「限購令」加以調控。這種不盡符合市場經濟規則的行政干預,說明了當前房地產市場的失序,已經涉及到由此引發的相關社會問題。所以,國家才不得不使出這張「緊急令牌」。住房「限購令」之「限購」,目的很簡單,就是強制調整市場的購房條件,抑制一部分消費群體,致使房地產市場銷售疲軟,最終逼低房價,滿足低收入群體的剛性需求。這其中就需要形成一種逼勢。而在這種「逼勢」中,作為掌握決策權的政府部門,必須要在打壓高房價的願望上與民眾一致,即使不算體察民情,也應該感同身受。如果這個決策群體在高房價壓力下另闢蹊徑,用不到市售價一般的「特供」別墅「解決公務員們的後顧之憂」,這種類似於從後門開溜的「讓領導先走」,無疑是「限購令」之下的臨陣脫逃。

如果將「特供」別墅納入官員的既得利益,最多也是在原有基礎上增加了一點對社會資源的侵佔。哪怕「住房富餘的公務員們紛紛將自己購房的指標對外銷售,一個指標被炒到6至7萬」,比起其他權力尋租的獲利來,也算不上很大的「油水」。但是,最終要把國家的「限購令」落實到市場調控中的各級政府,率先和處在高房價下的民眾分道揚鑣,「限購令」這一仗還怎麼打?如果相關政府部門認為「限購令」是行之有效的,那麼,何必另起爐灶?如果他們有決心和信心解決老百姓的住房問題,哪裡還存在「公務員們的後顧之憂」?當還在等待房地產調控政策解決住房難問題的老百姓,看到掌握話語權、決策權的政府部門從後門溜走,受傷害的程度就不止是對權力自肥的不滿,更多的是對房地產調控的失望,也就是對政府部門的失望。

從這個意義上說,「特供」別墅暴露的權力自肥反而是次要的,更重要的是,「特供」別墅讓官員居安不知思危。當必須要求官員主動體察民情幾乎成為奢望的社會背景下,起碼希望政府官員也同樣面臨一些社會現實。對於住房難問題,來賓市領導本來是意識到的:原轄於柳州地區的6個縣合併由來賓市管轄,很多柳州公務員隨之來到新城。當地市政府專門劃出600餘畝土地建設濱江園小區,就是「為解決公務員們的後顧之憂」。而公務員們的後顧之憂更是老百姓的當務之急。即使對政府部門無法用「先天下之憂而憂」來要求,最起碼也要同甘共苦吧。當這些在房地產調控中起著重要作用的政府官員,住在不到市場價一半的別墅裡,怎麼會體會到高房價下的民生之痛?那些把指標對外銷售獲利的住房富餘的公務員們,是希望房價跌呢,還是繼續漲?

實際上,許多社會問題的根源,都是利益分化的後果。既得利益者的繼續得利,就是弱勢群體的繼續失利。而兩個懸殊的社會群體,始終沒有共同的利益訴求。被稱作「美麗的傳說」的全廣西最大的公務員小區,看似矗立在來賓市的一道美麗風景,但在老百姓眼裡,這恰似隔離政府和民眾的一塊界碑,是權力自肥的一個標誌。如此,誰還會指望安居在「特供」別墅裡的官員們,能體會百姓「安得廣廈千萬間,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的苦苦等待?

文章來源:《博客日報》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