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大勇:為什麼要“全球公審江澤民”

【新唐人2011年7月20日訊】(新唐人記者楊紫運、常春采訪報導)江澤民1999年發動了對法輪功信仰團體史無前例的殘酷迫害,至今已有12年,它對法輪功所犯的罪責難逃歷史的審判。目前法輪功在全世界近120個國家和地區洪傳,退黨大潮更是勢不可擋,現在有將近一億人“三退”,并成立了《全球公審江澤民大聯盟》。本臺記者專訪了全球退黨服務中心執行主任、全球公審江澤民大聯盟發起人之一李大勇先生,請看下面的報導。

江澤民反人類罪

鄧小平主政以後也就是六•四以後,對中國影響最大就是江澤民。而江澤民上台後,它做了很多事情,不是一些普通的罪刑,就拿對法輪功的迫害來說,法輪功是一個非常和平的修煉團體,是信仰真、善、忍修煉這麼個團體,針對這麼個普世價值,江澤民利用國家的力量來進行迫害,這已經超出了普通人類某些方面罪刑,例如:國與國之間爭奪土地所發生的戰爭啊!民族矛盾啊!遠遠超出了這一切範圍,從某種意義上說是反人類的罪刑。

那麼從反人類這方面說,它在中國也不光是對法輪功的敵視迫害,對其他的一些民運人士的迫害,對普通人士迫害,還有對六•四一些人士的迫害,所有這些東西都讓人們覺得它無論怎樣的背景和觀念,所有具有正常的人類理性、理智世人都會出來反對它。

那麼過去大家可能迫於它的淫威,這種公開表達的方式不是很普遍。那麼最近江澤民死訊傳出來以後,特別是最近民眾三退人數將近一億,這麼龐大的人群,使得民眾對中共的恐懼大大的減少了,所以大家能夠衝出這種恐懼,很自然的表達那種喜悅。希望它如果死去,可能會給中國減少更大的災難,希望有個美好的未來,大家都有這麼個良好願望。

全球公審江澤民大聯盟

2003年10月1日全球公審江澤民大聯盟成立,那時恰恰是江澤民它的權力達到頂峰的時候。當時它是國家主席、軍委主席及總書記。就在它大權在握的當時,因為江澤民他犯下反人類罪刑。具有人類的正常理智,正常狀態,這些民運團體。也不管對其組織,對於它個人出於什麼樣的卑鄙手段,針對這麼一件公審江澤民大家都願意成為其中的一分子。都願意表達自己這個正確的狀態。我是發起人之一,當然還有其他的發起人,魏鵬飛、梁裕風、唐柏橋還有伍凡等成員。

在中國歷史上,在其他歷史上都沒有發生過一個在位的國家領導人被民眾起訴,但這件事情不做不行,所以當時有識之士就決定成立這個全球公審江澤民大聯盟,那麼宗旨是凝聚一切社會正義力量要揭露江澤民所有的罪刑,把江澤民送上良心和道義法律的審判台。

在良心和道義這層面上,大家在各個不同時候,後來通過免去江澤民外交豁免權,還有要求罷免江澤民軍委主席。那麼在法律上,法輪功做的很多,在很多國家對江起訴,香港、澳大利亞、西班牙、阿根廷等很多國家,對江做出正義審判,西班牙法庭要求國際刑警進行協助逮捕江澤民。所以在中國大陸以外有很多國家在法律對江進行審判。
未來對江澤民良心道義的審判規模會越來越大,那麼法律上對江進行審判,那就要等到解體中共以後,當然我們希望某些中共當權者能對江澤民逮捕,對他進行審判,多次提到這個建議,但是對他們做到什麼程度不報幻想。如果他們真能夠做,那麼他們就能擺脫江迫害法輪功的歷史負擔。可以走出一條全新的符合人類的道德規範,符合人類的正義的這麼一條路來。

因為江澤民的罪刑,所作所為觸犯了人類文明的底線,也觸犯了中國傳統的底線,那麼對江的態度,也就是支持和默許江的罪刑,還是反對這個江澤民罪刑,那就是每個人對待邪惡狀態的每一個位置,如果這個人去默許江,那你就是他的同伴,如果支持江那就是幫兇。那麼從更大層面上講就是這個概念。

三退浪潮勢不可擋

現在最倡導的就是三退,退黨解體中共的一條大道,目前在中國這個特殊的複雜環境下,通過三退這個和平有序的方式退出中共,最後他們也能夠自己退出來,也參與這個解體中國共產黨,最後中共解體了,讓它在中華民族的身體上,把這個毒瘤給剷除了,這樣對他個人,對中華民族,都是有極大的意義的。

三退在2004年11月就開始了,現在三退已6年多了,三退從剛開始幾個人到幾十人,到上百人,上千人到幾萬,幾千萬,現在將近一億人三退,這是個龐大的人群。中國是十三億人口,幾乎就有十多個人就有一個人退出中共,這麼龐大的人群覺悟了,實際上就是在解體中共。

前東歐,前蘇聯,他們很多國家在中共解體之前,都出現了這個共同現象,民眾都出現了這個情況,都退出共產黨。這個事情在其他國家已經實現了。那麼在中國也在進行之中。所以三退的偉大意義是和平的,很順利的,給民眾造成最小的災難,而且對所有民眾都是有利的這種方式解體中共。

解體中共過程中,這些生命為自己未來奠定很好基礎,這個生命就得救了,而且整個中華民族也不至於出現很大的慌亂或其他的事情。

這是個非常好的事情,而且在繼續進行中,你會發現每個退黨人數達到一個階段的時候,都會有不同的情況,中共為了抵制退黨大潮,它做了很多事情,包括最近所謂的從溫入黨誓言,搞紅歌等。

它目的是什麼呢?它很看重入黨誓言,中共很懼怕三退,這個三退實際上從本質上打動了邪惡。而且三退也不光在民眾中,黨內政治軍高層都很普遍,也許以後當出現重大事情,有些軍隊可能不會聽從中共的指揮,會出現各種各樣的情況,他們已經三退了,知道真相了,不願意在跟隨其共產黨了。

新唐人首發,轉載請注明出處。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