黨報分社長曝鐵路工程師不願坐高鐵

【新唐人2011年2月22日訊】人民日報陝西分社社長杜峻曉最近撰文說,與一位中鐵某局朋友聊天時,這位朋友告訴他,他們公司裏有位退休的工程師,在離開崗位時說過,這輩子出門堅決不坐高鐵。修鐵路的不樂意坐高鐵,杜峻曉感到這裏頭大有文章。

杜峻曉在文章中提到,他有過一次坐高鐵的體驗過程。2010年8月份的事。西安至鄭州高鐵開通後,西安鐵路局邀請我體驗一把高鐵出行。高鐵車體漂亮,車廂裏也漂亮,在某一區域,最高時速達到350多公里。這一速度足以使波音737從地面起飛。

高鐵運行了大約40分鐘,他們被“破例”允許到駕駛室參觀。某個路段,機車減速後再提速,時速約在250公里左右。就在此時,一隻飛鳥撞在駕駛室玻璃上,只聽“嘭”的一聲悶響,玻璃上出現一片血跡和一團在風中抖動的羽毛。駕駛員啟動雨刷器,把血跡刷淨。當時的場景讓他想起幼時讀過的《趣味物理學》,書中說,如果一輛汽車以每小時80公里速度前行,迎面扔去一個西瓜,二者相撞產生的能量相當於引爆一顆手榴彈。

杜峻曉表示,從乘高鐵歸來,他腦子裏始終轉著一個念頭,那就是高鐵會不會出事,如果出事會怎樣?

而有報導說,京滬高鐵創出了最高時速486.1公里,再次刷新世界鐵路運營試驗最高速。杜峻曉認為,不能以血的代價換取高鐵的速度。雖然現在高鐵沒有出事,但是難道非要等出事再善後?

杜峻曉說,這幾年,中國高鐵發展很快,不是一般的快,是那種“大幹快上”的快。有些事做得過快,就容易留下隱患,而且是人命關天的隱患。

在發達國家,修一條高鐵運行的路線要花費較長時間,鐵軌鋪好後,要讓其自然沉降,再沉降,還要通過各種檢驗,確保鐵路不會出問題。

杜峻曉指出,中國的工程品質真的不敢打保票,有些工程就是典型的“三邊”工程(邊勘測、邊設計、邊施工),還有些工程連“三邊”工程都夠不上。

杜峻曉最後總結,鐵路工程師不坐高鐵應該不僅僅是膽子小吧!

《紐時》質疑高鐵安全

中國高鐵建造成本每英里約1500萬美元,而美國造價在4000萬至8000萬美元。曾有日本官員稱:中國高鐵存潛在安全問題,其火車依據日本子彈頭設計,但速度超設計25%。他們沒有象我們這樣關注品質問題,把運行速度推到極限,我們絕對不會幹的。

美國《紐約時報》一篇文章指中國高鐵由於趕工期而存在質量隱患,可能5年之後就會出現質量問題而要減速運行。

《紐約時報》18日引述「接近鐵道部人士」說,中國的高鐵為顯示「價廉物美」,壓低造價,所以在路軌中落的化學硬化劑不足,列車時速在幾年後就不得不低於300公里,而達不到現在的350公里。報道又指出,建造高架橋的支柱需使用粉煤灰,但以中國高鐵的急速建設,粉煤灰供應量根本不夠,懷疑其中有偷工減料。

但中國工程院院士王夢恕則指上述說法不符事實,他重申,中國的軌道技術是處在世界領先水準,「絕對沒有問題的」。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