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屬呼籲關注朱完良非正常死亡事件

【新唐人2010年8月24日訊】(自由亞洲電台記者何平採訪報導)近日,被湖南綏寧縣公安機關以「合同詐騙罪」起訴並正在接受補充調查的浙江農民朱完良經送醫搶救後不治身亡。家屬呼籲對這一非正常死亡事件予以關注。

本週一,朱完良的兒子朱貴通過電話向自由亞洲電台表示,家屬是在8月16日接到綏寧縣看守所的緊急通知,要求將朱完良送醫救治,但朱完良經湖南邵陽市中心醫院搶救無效,於兩天後死亡:

「這個月(8月)的16號接到他們的電話,我下午馬上就趕到他們這裡。縣醫院跟我們說他們已經是沒法救活,處理不了。最後他們也是拖拖拉拉的最後就讓我簽了取保候審,然後送到上級醫院。上級醫院經過大概40多個小時吧,由於腎功能衰竭、內臟功能全部衰竭,再上一級的專家來會診也都無效,最後就是死亡了。」

朱貴表示,他父親朱完良是在2005年經湖南省邵陽市綏寧縣政府招商引資,在當地合夥投資開辦竹絲工廠。在企業出現經營虧損後,其合夥人以合同和偽造的欠條等作為證據報案,要求朱完良承擔賠償。綏寧縣公安局於1月12日正式以「涉嫌合同詐騙罪」將朱完良逮捕。今年4月26日,綏寧縣法院作出裁決,認為案件定性錯誤,指控罪名不能成立並要求公訴機關撤訴。但是案件撤訴後,綏寧縣公安局繼續以補充偵查為由對朱完良進行強制關押。朱貴表示,父親在法院開庭時曾暗示身體受到傷害,而他目前看到父親屍體的胸部和腰部也有黑色的瘀腫傷痕:

「在法院悄悄地這樣說的,因為平時也沒有機會說。我去看望我父親,他們根本不讓我看望他。後來才跟我說內臟,就是腰和腎被他們搞壞了。這段時間我不知道裡面到底有沒有不好的待遇。屍體現在還在這裡陳放。我就害怕這種像瘀腫,造成這種黑的,然後包括胸這面有一種疤痕,因為它已經8個多月了,這種外傷如果早期形成的話,現在也就癒合了,我看到上面的疤痕是癒合的。下面胸部的是黑紫色的。」

週一晚間,本台記者致電綏寧縣看守所,但是電話無人接聽。而綏寧縣公安局的值班人員表示:

「我們這裡不講具體案情,你可以在上班的時候打7611640諮詢這個問題。」

就朱完良死亡事件,目前接受家屬委託代理此案的銀立中律師表示,他們在本週一,已收到了有關部門對朱完良一案作出的正式答覆:

「我們這裡的公安部門19號晚上見了個面,見面以後他們沒有明確的答覆。第二天朱貴去上訪,我們的領導市政法委做出了五點指示。第三天綏寧縣政法書記給予的答覆認為這個案件具體,辦得成也合法。第四天應該就是今天,我們省政法委轉來了一個函,市政法委的答覆就是說由遂寧縣政法委牽頭來偵辦這個案件。總的答覆是程序上辦案沒有違法,他們都是這麼答覆我們。」

朱貴則表示,有關部門的答覆並不能解釋父親的真實死因,他將繼續就此事上訪:

「那我父親不是被你們打死的,哪怕是老死的,那你當時也不應該把他抓來,何況現在死亡原因在我們看來都是非正常死亡的。我的認為就是首先還我父親一個清白,他到底是有罪還是沒有罪?他的死亡原因應該讓大家都清楚。」

朱貴在呼籲社會關注的同時,要求公安機關公開其父親在羈押期間的病情狀況,並撤銷對朱完良的詐騙指控。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