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奇人物】美國第二任總統 – 約翰•亞當斯

【新唐人2009年12月19日訊】 亞當斯於1735年10月30日出生在馬薩諸塞州的布倫特里的一幢房子里,因為這幢房子里誕生了美國第一任副總統暨第二任總統,所以美國人稱其為「美國亞當斯獨立的搖籃」,現在房中的陳設仍和當年一模一樣。1784年,亞當斯代表獨立前的美國出任駐英國大使,四年後任期屆滿回國。在此期間他買下了位於如今的亞當斯昆西市亞當斯街135號的豪宅,併為其命名「和平田地」。這座大宅子擁有20多個房間,周圍是大片的綠地和典型的18世紀風格的花園。亞當斯家族曾有四代亞當斯人在此生活。1846年,亞當斯的後人將這幢房子捐獻給了國家,從此,這裏成為了「亞當斯國家歷史公園」的一部分,以紀念亞當斯父子對國家的貢獻。

亞當斯的父親是一位英格蘭清教徒的後裔,他既是製鞋匠,又是牧師、農夫,還兼任著民意代表等職。他一生生活簡樸,勤儉持家,把所有的積蓄都用來購置土亞當斯地,從來不追求享樂。如果單從外表上看,沒人會相信他是擁有數百公頃土地的大農場主。他這種腳踏實地、勤勞樸素的生活理念,深深地影響了兒子約翰•亞當亞當斯斯,可以說,在他全部的政治生涯中,亞當斯都在努力踐行著這一準則。

約翰•亞當斯從小聰慧過人,享有「神童」的美譽。他20歲時就獲得了哈佛大學法學院的碩士學位,並成了一名受人尊敬的律師。約翰•亞當斯素來熱衷政治,他亞當斯是美國獨立運動的主要領導人之一,與華盛頓和傑弗遜一起,被譽為美國獨立運動的「三傑」。在美國獨立戰爭期間,他臨危受命,出使法國和荷蘭,參与締結和平亞當斯協定,使這兩個當時主要的歐洲大國站在了正為獨立而苦苦拼爭的美國一邊,打破了英國殖民主義者將這個新生的國家扼殺在搖籃里的企圖,為不被當時絕大多數國亞當斯家所承認的初生的美國爭得了極其寶貴的物質和道義援助。為此,英國人將其視為僅次於美國開國元勛華盛頓的第二號「邪惡人物」,必欲除之而後快。在他出使歐亞當斯陸期間,英國人派出的刺客對他窮追不捨,多次鎖定了他那桀驁不馴的身影,但都被機警過人的他一一設法擺脫了。他出色地完成了自己的使命,為新生的美利堅合亞當斯眾國打開了外交局面。

作為美國獨立運動最重要的領導人之一,亞當斯在獨立戰爭后被選為第一和第二屆國會議員。1789年至1797年,亞當斯在開國元勛華盛頓的班底中連任亞當斯兩屆副總統。1797年3月,他在大選中以微弱優勢擊敗了自己在獨立戰爭中的老戰友托馬斯•傑弗遜,成為第二屆美國總統。

亞當斯回憶華盛頓把總統大權交給他的一瞬間時,有這樣一段話:「我想我知道他的真實想法:『噢!你接任了,我解脫了!看我們誰更開心!』」亞當斯很快亞當斯就知道了答案,他面對的是比華盛頓更多的困擾。美國開國元勛之一的貝奇•富蘭克林因與亞當斯政見不合,指責他是「該死的美國暴君」,「一個全人類都應該亞當斯詛咒的惡棍」。他嘲笑身軀肥胖的亞當斯是「圓球」,說他長了個「一英尺半高的肚子」。

在亞當斯的任期內,因為兩個重要因素的影響,美國開國元勛們最初的夢想——建立一個超然于政黨之外的純潔的政治體系——徹底破滅了。原因之一,多數原亞當斯則;原因之二,法國大革命。多數原則要求聯合,越穩定越好,因而政黨是不可或缺的。法國大革命則在意識形態上分化了這種聯合。以亞當斯為首的民主黨人,亞當斯面對以傑弗遜為首的共和黨人的挑戰,牢牢地把持著權力。1798年,亞當斯提出了移民和言論法案,試圖在法律上阻止共和黨人在新移民中招募支持者。和預亞當斯料中的一樣,這些措施引起了軒然大波。紐瓦克市一個小酒館的老闆(共和黨人)踉踉蹌蹌地走上街頭,剛好看到軍隊鳴槍十六響向亞當斯總統致意,他便大聲亞當斯「祝願」說:希望早晚有一槍能打到亞當斯胖乎乎的屁股上。

但亞當斯最嚴重的危機不是來源於共和黨人的崛起。他與自己的密友和政治上堅定的支持者、美國開國元勛之一的漢密爾頓鬧僵了,他輕蔑地稱漢密爾頓為「蘇格亞當斯蘭小販的乳臭未乾的私生子」,漢密爾頓則寫了本小冊子指責亞當斯的不足。漢密爾頓的倒戈令共和黨人大喜過望,把他的小冊子稱為「天上掉下來的餡餅」,傑亞當斯弗遜高興地意識到,共和黨人很可能取得絕對的勝利。他猜對了。民主黨人的內部分裂給了共和黨和傑弗遜可乘之機,從而使傑弗遜在1800年的總統選舉中獲得亞當斯了勝利。

1800年11月,在新一屆總統大選前夕,亞當斯完成了一件在美國歷史上影響深遠的大事——把首都從費城遷到華盛頓,使自己成為首位入主白宮的總統。但亞當斯天有不測風雲,在幾天後舉行的大選中,亞當斯以幾乎同樣的劣勢敗給了傑弗遜。形勢的逆轉來得太快、太猝不及防了,亞當斯還沒把白宮橢圓形辦公室的椅子亞當斯焐熱呢。大選失敗的亞當斯表現出了君子風度,他真誠地向傑弗遜道賀,毫不「戀棧」地離開了自己一手打造的白宮,回到了老家昆西市,並在此度過了他的餘亞當斯生。1826年7月4日,是亞當斯參与起草的美國獨立宣言誕生50周年紀念日,也是美國的國慶日,這一天,90歲高齡的亞當斯在昆西與世長辭。他臨終亞當斯前的最後一句話是:「好在傑弗遜依然活著」。他哪裡知道,曾在大選中輸給過他也擊敗過他的傑弗遜,已在數小時前先他而去。

後人總認為美國開國之初最有名的總統是華盛頓和傑弗遜,亞當斯夾在他們中間有些黯然失色。殊不知,亞當斯是美國歷史上最正直聰慧的總統之一,與他同時亞當斯代的人對此感受最深,他們當時就尊稱他為「政治哲學家」而非搖唇鼓舌的「政客」,對他給予了很高的評價。亞當斯除了為國家的獨立做出了傑出貢獻之外,他亞當斯的另一傲視群倫的成就,是為美國培養了另一位總統。在有生之年,他親眼看到兒子成為了第六任美國總統,把亞當斯家族的足跡又一次延伸到了他親手創建的白宮亞當斯之中。

講述亞當斯的故事,不能不提到他的夫人阿碧格爾。早年,亞當斯熱心於社會活動,經常外出。當時交通十分不便,往往一走就是數月,這期間家裡的農場全靠亞當斯夫人阿碧格爾經營。有一段時間亞當斯為美國的獨立而奔走,沒有收入,全家的生活均靠夫人經營農場支撐著。她不僅相夫教子,而且還積极參与當時的政治活亞當斯動。當年亞當斯在費城出席新大陸會議時,阿碧格爾寫信給丈夫,提醒他在開會時注意婦女社會地位和權益的保護,否則可能引發美國的第二次革命。這件事在美國歷史上被傳為佳話。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