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明:中共為何隱瞞甲流疫情始末

【新唐人2009年11月11日訊】秋天來了,世界衛生組織幾個月來一直在不間斷的警告全世界,秋冬季節將是豬流感爆發期。流行性傳染病是人類的災難,對付它的唯一辦法那就是人類的智慧,也就是科學。任何一門科學都是高深的、嚴肅的、精細的研究和發現,尤其是事關人類生死存亡的流行性傳染病的防治的科學,絕對不是任何政府,或者是政黨可以領導的了的。科學獨立於行政,更是與政治目的無關,外行領導內行的共黨專制體制,就必然出現假、冒、偽、劣、毒的慘痛後果。

10月1日共黨篡政日是國恥,國殤日,慣於拿著喪事當喜事辦的共黨,非要把10月1日辦成個輝煌日。自以為共黨一輝煌,豬流感的病毒就嚇得自動消失了,不敢報請世界衛生組織的審查,兩次率先報出了特大喜訊,無非就是在黨的領導下,中國大陸地區已經成功的研製出了治療豬流感的藥物,又不經過臨床的試驗和觀察,就直接把參加「十一」遊行的學生、軍人和民眾,當作了實驗室的白老鼠一樣注射了這種藥物。所謂的慶典如期舉行了,輝煌也喊破了嗓子,但是假作真時真亦假,現在的北京成了豬流感流行的重災區,兒童醫院住進了七、八千的患病兒童,各個醫院人滿為患。

10月27日北京航空大學的一名學生死於豬流感,共黨喉舌中央電視台告訴市民們說,如果發燒不到三十八度半就不要去醫院,在家裡吃些感冒藥。有的家長說,自己的孩子確實患上了豬流感,但是醫生卻堅持說是上呼吸道感染。這就如同2008年的三聚氰胺毒奶粉,明明造成了幾千萬嬰兒患上了腎結石,但是醫生們卻說患的是其它的什麼什麼病。

北京的一些醫生對患者的家屬們說了實話,為什麼孩子們突然間就爆發了如此大規模的豬流感,其原因和「十一」前,統一打豬流感疫苗有關。凡是打過這種疫苗的人都出現了感冒發燒的症狀。許多市民們說,多年來共黨從來沒有過免費注射流感疫苗的,如果不是為了「十一」是不會免費打針。

可事實卻是打了疫苗的人反而患上了豬流感,人們開始懷疑豬流感疫苗的安全性。北京、上海等地的許多家長和民眾表示絕不接種這種疫苗,其實這就對了,共黨什麼時候把國民大眾的生命當作事了,共黨什麼時候向國民大眾說過實話。

10月28日共黨衛生部通報說,全大陸地區豬流感確診病例是6,345例,有4個人死亡,可是世界衛生組織派駐大陸的代表說,據他所知,僅上海一地至少有四萬兩千多例確診的病例。衛生部所通報的病例和死亡的人數僅僅是冰山的一角,在世界各國都在按照世衛組織的要求,對每一宗豬流感病案作化驗,並且把結果直接報給世界衛生組織。可現在在北京、上海等重災區,對豬流感的患者只作常規的治療,感染的人數也不做統計。

自由亞洲電台的記者問,這樣做是不是違反世界衛生組織的規定,而得到的回答是,衛生部讓這麼做的。等到這一場大瘟疫過去以後,世界和各國死了多少人,而唯獨中國大陸地區不僅沒有幾例感染的病例,更沒有因此而死人。原因很簡單,因為共黨領導的太輝煌了。

我想許多同胞或許還記得,經歷了三年半大饑荒,活活餓死了五、六千萬人,但是在1962年的10月1日,彭真站在天安門城樓上大聲的宣告說,我們沒有餓死一個人。當時我只有10多歲,卻清清楚楚的記住了這句話。至於原因,彭真沒說,但是猜也能猜的到,那就是因為毛澤東跟共黨都太偉大了,所以餓死五、六千萬人在他們的眼睛裡都算不上一個人。

1918年在歐洲爆發的西班牙大流感,僅僅一個秋天和半個冬天,就奪走了三、四千萬人的生命。歷史的經驗不能忘記,幾個月前世衛組織就發佈警報說,這次的豬流感大瘟疫很可能傳染上世界的幾億人口。到了10月底加拿大衛生部報告,人口三千兩百萬的加拿大已經有5%的人口感染豬流感,並且已經死亡了八十多人。在醫療保健福利上優越的加拿大已經有一百六十萬人患上了豬流感,比中國大陸地區產業化了的醫療體系來分析,目前患上豬流感的人口比率肯定是高於加拿大。

記得2003年、2004年的時候,世界衛生組織幾次提醒共黨政權,必須採取措施防止艾滋病的擴散,並且警告說,如果繼續隱瞞艾滋病疫情的話,到了2008年北京奧運期間,中國大陸地區艾滋病的患者人數會超過一千萬。共黨迫於壓力向世衛組織報告兩次艾滋病的感染人數,但是每次都是幾百例,或者是不到一千例。以後就開始煽動起盲目的民族主義的狂熱,又是盛世,又是強大的,就再也不提艾滋病了。現在有輝煌了,但是艾滋病病毒卻並沒有被嚇跑。

據知情者透露,現在大陸的艾滋病患者只會比一千萬多,而不會比一千萬少,這就好比八九年六.四北京的大屠城一樣,共黨說只傷了二十三個人,現在調查的數字是被屠殺的人數已經接近四千人。讓共黨們說句實話那是比登天還難,因為共黨們先天就沒有說實話的基因,於是有些中國民眾也被共黨荼毒了。

10月22日美國的微軟公司剛剛發行新的操作系統WINDOWS7,在中國大陸的盜版已經氾濫了,北京、上海的商店裡擺放著廣告品,價格是五塊人民幣。記者採訪了一家商店,店員們說,賣得相當好,已經賣出去幾百盤了,但是店員承認,原版的來源和仿造品所能到達的程度都不清楚。

日本媒體的文章說,仿造大國的這種非法現象蔓延的似乎沒有止境了,美國的商業雜誌登載文章說,創新是不會在一夜之間發生的,中國不得不首先努力挽回深受盜版、假、冒、偽、劣和產品質量等等問題所敗壞的聲譽。

美國華盛頓的軟件著作權保護團體,在今年的5月份對中國盜版的2008年軟件調查顯示,中國盜版的個人電腦軟件比率占市場規模的80%。僅僅2008年一年,美國的損失額就高達了六十六億八千萬美元。調查報告中還說中國內在的軟件嚴重的落後,中華民族是誠實勤勞和知禮的民族,偽造、盜版、假冒偽劣毒的壞名聲是共黨一手造成的,敗壞了中華民族聲譽的是共黨。

俗話說,天下的烏鴉一般黑,天下的共黨也是一般黑,有人質問我說,難道洪洞縣裡無好人了嗎?我的回答是,好人早就脫離了共黨、遠離了共黨、退出了共黨,甚至反對共黨,立志推翻共黨,仍在共黨裡的人又拿什麼去證明他是一個好人呢?

江澤民是被起訴到國際刑事法庭的被告,江澤民是不敢出國了,任何一個國家都有義務把它扣留押送至國際法庭受審,事實成立,江澤民就是一個百分百的刑事犯,必須入獄服刑。可是就是這個犯罪嫌疑人,卻在中國大陸當政了13年,這是共黨匪類們的光榮,其實是全體中國人的恥辱。

上個世紀有27年的時間,中國大陸地區是在世界三大魔頭之一的毛澤東的集權統治下;繼而又有屠夫殺人元兇鄧小平當政;接下來就是這個刑事犯江澤民;現在則又是個屠夫殺人元兇胡錦濤坐了頭把交椅。這固然能使全球的共黨殘餘,獨裁專制的殘餘們感到驕傲和自豪,但是對於稍有道義良知感的人來說,這是中國的國恥,是中華民族的奇恥大辱。有些人以為國際社會也像中國大陸一樣為了點蠅頭小利可以出賣人性和道德,這才叫做狗眼看人低。

1998年,外交全權代表會議通過了國際刑事法庭條例的規定,此一條約又稱為羅馬條約。到了2002年的7月1日根據這一條約,成立了全世界第一個永久性的國際刑事法庭。這個法庭的作用就是專門審判種族滅絕罪、戰爭罪、人權虐待罪和危害人類罪等等罪行,從這個法庭成立至今的七年中,已經審判了幾個國家的前元首和首腦,並且接受了幾個國家的受害民間團體對迫害他們的政府官員的起訴,並且對被起訴的人發出了通緝令,其中就包括江澤民及其追隨者,這些共黨匪類們。

今年的10月27號來自美國、日本、韓國和中國的人權團體、公民代表、律師以及各界的專家學者出席了在韓國首都首爾召開的杜絕反人類罪行國際人權研討和聽證大會,主辦方是反人類罪行調查委員會,大會宣佈說將在今年的11月12號把北韓共黨頭子金正日以反人類罪起訴到國際刑事法庭。

大會經過討論以後一致認為,鑒於北韓金正日政權長期蹂躪人權的暴行,無視北韓人民的痛苦是不行的,必須通過國際司法界審判金正日,及其追隨者已經是勢在必行了。中國民主運動海外聯席會議韓國分部的部長武振榮先生指出,中國的問題與北韓的問題實際上是一個問題。中共是北韓的靠山,只有首先解決了中共,圍繞北韓的一切問題才會迎刃而解,其實在中國大陸地區的藏族人、維族爾人和一切受到共匪殘害和虐待的民間受害群體,也應該向國際刑事法庭起訴胡錦濤的種族滅絕罪和危害人類罪。

這樣的實際例子在中國大陸是數不勝數到處都是,就是最近新聞一則報道說,來自河南、山東、海南、黑龍江、遼寧、甘肅等等十多個省的三百多名轉業軍官們突破圍堵,成功的到達了北京的解放軍總政治部門前上訪,要求解決退役軍人的待遇保障問題,而北京當局立時就出動了兩百名警察,毆打上訪的軍官並且強行把軍官們拉上車送到了馬家樓去關押。

全大陸地區復員的軍人幾百萬,轉業的軍官是兩萬三千多人,他們曾經都是維持共黨政權的槍桿子,可是一旦離開了軍隊,他們與社會上所有的人一樣,都成了整個政權之下的受害群體,也與所有的受害群體一樣,從忍受、上訪、請願,最後發展成為抗暴、反共、維權。其實就是共黨逼著國民大眾走向了反共這條唯一能夠救自己的路。

中國人已經沒有別的路可走了,苟延殘喘的共黨自己知道它已經走到了盡頭,垮台在即那是必然的,再也拿不出任何的資本、資源或者是合法性去感動民眾了。所以只能是拉大旗作虎皮,拚命的邀請強國、民主自由的國家、文明國家的元首首腦們訪華,來支撐著自己的政權,人家不來,就不惜賜與利益或者卑躬屈膝,乃至出賣國土和領海。

人所共知,2008年的7月,胡錦濤為了邀請日本首相出席奧運開幕式,不惜割讓東海三十萬平方公里的領海給了日本,然後呢,對國內民眾宣稱這是強大。今年的十一閱兵,卻沒有幾個國家的元首、首腦參加出席,雖然輝煌喊得震天響,其實共黨心裡明白,在國際社會中它是很孤立的。

加拿大總理哈伯先生執政了三年多了,一直不間斷地在抨擊著中國的人權狀況,共黨多次邀請哈伯總理訪華,又是許願又是威脅,耍盡了流氓手段,又鼓勵在加拿大的只知利不知義的一些華人罵大街。但是呢,哈伯先生在2007年年底,仍然說出了共產主義、納粹主義和恐怖主義是全人類和世界和平的公敵的著名論斷。

哈伯先生在共黨們的意識形態中,那就是一個反黨反社會主義的反革命分子,可這個反革命分子,竟然是七個工業強國之一的加拿大總理。為了撐面子,管它什麼反革命分子,帝國主義者,英國殖民地的首腦等等,不來也要堅持邀請。

任何人都知道,共黨在國際上有自己的同志,例如北韓、越南、緬甸、塔利班、伊朗、蘇丹、津巴布韋等等,這些國際上公認的邪惡政權們,共黨一貫是與它們鉤肩搭背,稱兄道弟,這些共黨的同志加兄弟們,只要共黨邀請就沒有不來的。

這些邪惡的殘渣餘孽們湊在一起,國際上會是什麼樣的輿論,共黨十分清楚,所以只能是暗中勾搭,上不得台盤。共黨邀請加拿大總理訪華,邀請了三年,前幾天總理辦公室發言人宣佈,總理將在11月的中旬出席亞太地區經貿首腦會議以後,首先訪問印度,然後在12月的2日,應邀對中國大陸地區訪問。

發言人說,加中兩國高層互訪,並不意味著加國政府已經停止譴責中共的人權紀錄,政府的立場沒有變,我們的政府永遠是維護人民的利益,加中貿易只是政府部門工作中的一部分,同時我們也宣揚民主自由的價值理念,我們相信可以兩者兼顧。高層的互訪使我們更能夠向中方傳遞我們所關注的人權問題,我們有自己的原則和處理事情的方法。

總理哈伯先生在公開的講話中說,我認為加拿大民眾希望我們在全世界的範圍內擴大貿易關係,我們是這樣做的;不過我認為,加拿大民眾並不希望我們出賣加拿大重要的價值觀,那就是我們所堅信的民主、自由和人權。總理還表示,訪華期間中國的人權問題,仍然是他談話的主要內容。

對於加拿大政府和總理哈珀的這些講話,動不動就是提抗議,或者是嚴正聲明,乃至罵大街的共黨,卻是一聲不吭,現時的共黨,也實在是沒有什麼算盤可打了。只要加拿大的總理來,豁出去被當面批評指責一頓人權虐待也不要緊,為的是讓國內的民眾看看,雖然共黨就是共匪,可是在其國際上並不孤立,世界聞名強國的首腦來了,手也握了,照片也照了,國宴也請了。共黨心裡恨,可是還必須要強顏歡笑,說一通什麼友好、戰略夥伴等等無聊的話。其實人民之間永遠都是友好的,至於戰略夥伴,共黨它是在抬高它自己,文明法治的國家,早就結成了戰略夥伴的牢固的關係,對付的就是共黨獨裁和恐怖的邪惡政權。

當前中國大陸面臨著四大問題:一、豬流感第二波的全面爆發;第二,破了產的農業,加上水旱災害,糧食短缺的嚴重問題;第三,至今控制不住的人口暴漲的問題;第四,國民人年均收入過低,及龐大的失業人口問題。任何一個問題,都是共黨垮台的導火索,共黨的日子難過,共黨們心裡比誰都清楚,下面的路該怎麼走,自決權就在國人民眾的手裡。

謝謝各位聽眾們的收聽,下次的這個節目時間裡我們再見。

──轉自[希望之聲]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