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热点互动】社会责任排名:腾讯 百度为何垫底?

纽约时间: 2018-05-01 12:21 AM 
 ( 自动连播 )
点击下载观看Embed 1:   Embed 2: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5月01日讯】【热点互动】(1755)社会责任排名:腾讯 百度为何垫底?
广告

美国智库日前发布一项社会责任排名,对全球在通讯电信及互联网方面最有实力的22家公司,在言论自由隐私等领域进行排名。中国公司腾讯百度分别位列倒数第三和倒数第一。排名第一的则是谷歌。组织者指发布报告的目的,是为了防止威权主义者利用数字平台来进行监控和虚假信息传播等。那么做为中国的科技龙头企业,腾讯,百度为何排名垫底?高科技公司究竟应该具有什么样的社会责任?这样的一份年度报告又能起到什么样的作用呢?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直播节目。美国智库日前发布一份社会责任排名,对全球在通讯和互联网方面最具实力的22家公司,在言论自由和隐私方面进行排名,中国公司腾讯和百度分别位列倒数第三和倒数第一,排名第一的是谷歌。组织者说发布这样一份报告,是为了防止威权主义者等利用数字平台来进行监控和虚假信息传播等等。

那么作为中国的科技龙头企业,为什么腾讯和百度敬陪末座?高科技公司究竟应该具有什么样的社会责任?这样一份年度报告又能起到什么样的作用呢?今晚我们就请来两位嘉宾就这些问题来做一些讨论,一位是在现场的时事评论员杰森博士,杰森您好。

杰森:你好,观众好。

主持人:那么还有一位是通过Skype和我们连线的时事评论员赵培先生,赵培您好。

赵培:你好,大家好。

主持人:好,非常感谢二位。我们也欢迎观众朋友在节目中间和我们互动,就这个问题也谈一谈您的看法,您可以通过手机短信,或者打电话,或者在YouTube上观看我们的直播。

那好,杰森我想先请你介绍一下,就是这样一份报告它是在三个方面,用35个指标来衡量这些公司在这些方面做得怎么样,跟我们谈一谈就是它主要是用哪些指标去衡量?另外,这样一份报告您觉得该不该有?

杰森:对,本身来说的话,这个报告它是一个,这个机构本身叫做〝新美国基金会〞,它是一个非政府、非营利的一个组织,它事实上就是说主要是针对日新月异的技术给人带来的变化,然后希望这种技术最终给人类带来是一个积极向上的一个变化。

主持人:或者更多消除一些负面的。

杰森:对,消除负面的影响。那么这个就是说对于每年,它从2015年开始,对于全球20几个比较大的这种信息公司或者通讯公司,做一个叫做企业社会责任的一个评估,它有一个评估指数,就如你说的,它事实上是分三大类,一共有35个具体的细节,它基于是一个普世的世界价值,比如说它基于这种概念就是一些人权,就是世界普世的一些人权的宣言。

主持人:人权公约。

杰森:公约,它核心关注的是两个人权,一个是言论自由,一个是隐私权,这两个是基本的人权。所以说它在三个方向上,一个方向是核心评估你这个技术公司对于个人隐私方面的相应保护措施;第二是包括你作为一个信息公司,你对于你的用户的言论自由方面的保护;第三个事实上是一个管理性的方向,这个方向就是说针对前两个人类的基本人权,你这个公司有没有相应的政策来保证你一系列的政策可以执行,可追踪的执行。

你比如说它对于个人隐私这个方向的话,它其中就包括了是不是告诉你的用户你是怎么收集他的数据?你怎么把你的数据跟其他方共享?或者说每年你有没有公布政府,或者其他的第三方向你索要这个数据的信息,还有包括你怎么样把这个信息传递给第三方?然后在你收集这个个人用户信息的时候,你有没有告诉用户,你用于什么样的一个途径?

主持人:用途。

杰森:同时的话,你有没有给用户一个权利,让他从你这个收集个人信息这个过程中把它排除在外。

主持人:对对对,选择权。

杰森:另外在言论自由这个方向来说的话,谈到你有没有明确的告诉什么样的言论是可以接受的?同时也包括,特别明确的有一点,你有没有明确的使得这个用户在发表言论的时候,不用把他个人的真实身分展现出来?正好跟中共的……。

主持人:就是不要要求,就是不能这样去要求。

杰森:不能要求。换句话说,你不能说你要求他发的帖子,网民和政府发的ID是要有一定的联系的,甚至是要互相隐藏起来的,允许人家隐藏起来,这是言论自由的一部分,换句话说,是国际公认人权的一部分。那么这当然跟中共的所谓这个实名制,网络实名制是截然相反的。

第三个方向大概就是说,前面有两个维护基本人权的方法、途径,那么你作为一个公司,你是怎么具体执行的?比如说你在管理阶层,你是怎么样具体保证这些方法能执行的?你是不是有相应补救的措施,如果万一有这样的疏漏,等等一系列,一共35条,就是非常全面的描述一个企业它的社会责任,维护基本人权、普世价值这两方面的努力。这样的一个方式事实上是非常非常,我觉得是非常积极的。其实它2015年就开始,今年第一次普遍被大家关注。

主持人:对,您觉得为什么从2015年开始它要出这么一份报告?

杰森:事实上就是说,本身我们知道现在我们说是生活在一个信息世界,其实我们是生活在几个大公司给我们创造的这种信息世界里头。在美国,我们几乎每天一有问题我们就去问谷歌,就谷歌搜索;在中国,大家一有问题就到百度上去搜索。那么社交的时候,大家在社交圈里头,美国这边用推特、用脸书等等;但是在中国的话,只要社交,大家都用腾讯的微信。所以其实很多人他一天,就是不管是年轻人还是老年人,在中国可能平均一天大概得耗5、6个小时在手机上。

那么这个过程中的话,其实换句话说,在你清醒的时候,在不吃饭、睡觉的时候,你大部分时间你是生活在百度给你创造的这个信息世界,和腾讯给你创造的这个社交世界里头,那么在这个过程中的话,它们给你创造的世界到底是不是真实的世界,还是它们虚幻的世界?到底是有社会责任感、符合普世价值的这个世界,还是别有用心的一个世界?这个事实上是有非常大的一个问号在那儿。

因为它作用已经太大了,它不仅仅是一个公司,不像历史上的电话公司,我只有打电话,每天打了几分钟电话的时候用得上。或者说其他的一些公司,就是公交公司,我只有坐巴士那1个小时我用得上,这个是时时处处,几乎你所有的信息、你的知识面都在这儿。很多时候,如果从小用百度、从小用腾讯微信的话,甚至你的世界观、人生观都可能被它重塑,在这样的情况下,它已经不简简单单是个信息公司了。

回头再看的话,谷歌在多少年前成立他公司的时候,创立了一个〝不作恶〞的言论,事实上当时他已经意识到了信息对人类巨大的一种左右的作用。事实上,此时此刻我们看到谷歌不作恶的这样的一个企业的这种座右铭,事实上也是谷歌成功的一个标准,这也是谷歌在全世界赢得支持的一个标准。但是此时此刻的话,其他的国家不能完全接受谷歌这样的企业文化、企业座右铭,那么对于这样的企业的话,事实上是需要有这样的一个评估,让人知道,至少让这些企业的用户知道,你所用的这个企业其实并不一定是真正符合世界普世价值的一个企业文化。

主持人:是,新时期的新问题。

杰森:对。

主持人:赵培您怎么看这样的一份排名?就是它的这个指标您觉得有没有道理?这个科技公司是不是应该去负这些社会责任?

赵培:其实这个排名大家可以明显的看出它有这个美国特色,因为它叫〝新美国〞嘛,因为美国的立国之本的《独立宣言》里面它也是一个契约,因为契约就是把统治者和咱们普通的老百姓放到造物主面前去签了一个契约。

所以美国政府的这个系统这么下来之后,你可以看到美国民众其实对政府是保持一种谨慎的、乐观的一个看法,就是说我投票选出了我认为可以的政府,但是我一旦认为你不可以的时候,我又把你选下去,那么这样的话,美国政府和美国百姓就变成了一种雇用关系。也就是说我纳税人养你,我纳税人给了你美国总统的这个头衔,让你去管理这个国家,但是并不代表我完全信任你,我是董事会,我要监控你,是一个契约关系。

那么这次新美国这个评选,你明显看出社会责任,它其实背后没有明说,大家仔细看看每一条都是限制这些高科技企业为这些邪恶的政权服务的,就是你不能把你用户的信息发布出去,那么最大对用户造成伤害的是谁呢?是邪恶政权,比如中共跨网搜索,因为你的言论,发一条微博就可以把你抓起来。这种国家,你坚决不能把客户信息发布给它。大家看看,是不是条条框框都针对着邪恶政权去?就你科技公司不能帮助邪恶政权,其实根子上就是这个。

其实我觉得它这个社会责任排行榜还是很含蓄的,你应该排一个社会责任排行榜的社会不责任排行榜,其实你把这个不责任排行榜,就是一个正的一个负的排出来,百度也好,腾讯也好,它应该排到负的那边去就对了,你说它有责任,那简直是对责任这两个字的污辱嘛,所以这些是个对的方向。

那么科技公司要负哪些社会责任呢?其实这个东西就是契约。咱们每次不管在哪个公司去产生一个帐户的时候,都有一大堆的法律文件,其实说白了就是跟咱们订的契约,百变不离其宗,里面都是说不能出卖个人信息,它有道德义务,比如皇族、孤烈讯息不能发布;它有安全义务,不能让恐怖分子利用网路发布讯息,造成对民众大规模伤害等,都是这些条例。

其实说白了,所谓〝社会责任〞就是咱们中国人说的〝道德〞,企业必须有道德。在美国,普世价值、自由共享社会长出来的企业,就必须支持这些价值、支持回馈社会,这样的企业才能做得更好。比如像谷歌等企业做得非常好,是因为它植根于美国传统自由契约的精神上,所以它会越做越好。这份高科技公司的责任,我觉得是互联网时代的责任,因为互联网就是共享,大家都能够分享;分享就一定要防止邪恶政权利用互联网进行破坏。

主持人:是。谈到这份报告我们看看结论。杰森,腾讯和百度是中国的巨型公司,排名倒数第三和倒数第一,这样的排名我想很多中国人看了都会去思考一下。您是否认同这样的排名,您觉得这两家公司在隐私和言论自由方面到底做得怎么样?

杰森:我非常奇怪,腾讯为什么不是倒数第二?

主持人:因为第二好像是俄国的一家公司。

杰森:我感觉评价的过程容易被中国企业钻空子。因为有一些条条框框,比如说,有没有相关这方面的条例章程、有没有相应的管理章程措施?这些章程、措施,中国公司非常容易就能够按要求设置。

主持人:但是连这个它也没有。现在报告中说。

杰森:那是百度没有;腾讯有,也是乱说。虽说腾讯没有排在倒数第二,在我看来完全是表面文章做得很好;其它你都别看,就包括言论自由。其实在中共这个框子下不可能有言论自由,大家都知道,前一段时间中共有相应的法规〝群主连坐〞制,如果群组里谁发了党不喜欢的言论,群主要负责。

而且我也知道,中共之所以能让腾讯发展起来,很大原因是它跟中共有默认的承诺,党如果需要它干掉谁,它立刻把那人的所有讯息用车给中共运去,同时用大量的人工智能、高科技技术追踪微信上的一切不和谐声音,抹煞在摇篮中。

主持人:据说在微信发图片都……

杰森:对。甚至我知道,有一些人仅仅是把中共不喜欢或限制的声音,用图像或视频做出来,很快也被腾讯发现。腾讯每天数以几十亿的信息往来,一定是用人工智能的方式搜索,过程中严格执行,基本上我可以说,它没有任何一点点国际上认可的所谓言论自由的概念。

在〝言论自由〞的大栏目上有十几项,它应该全得零分;在18条〝个人隐私〞方向上,我的感觉它除了表面文章,其它各个方向都做得非常糟,中共哪有个人隐私啊?!就是我刚才说的那句话,中共如果要什么人的信息,不管这个人是内蒙古的小警察还是中央国安部的,哪个部门要都会给,这就是为什么广东有医生骂了什么〝鸿茅药酒〞,居然他的信息立刻就能被内蒙古一个小镇子的警察拿到,跨省追捕。

你可以想像,在中国哪有个人隐私、哪有言论自由啊?!而这些事情都发生在向腾讯、微信或者百度搜索状态下。百度当然就没办法说了,中国人历史上都喊了多少次〝远离百度〞,但是中国只有百度;中共把谷歌给赶出去了。大家拚命喊〝远离百度〞,那总得搜啊,没办法,还得用。一方面你知道它竞价排名,搜上来的都是莫名奇妙骗人的东西,有人因为它治病死,有人因为它找工作最后又被人骗了,百度的劣迹很多很多,事实上中国人也没有办法。

在这样的情况下你可以感觉到,这两家公司应该是并列倒数第一;说它们是倒数第一和第三,我觉得……

主持人:对,因为感觉百度比腾讯还要差劲一点。

杰森:当然是,我承认百度比腾讯更差,但是腾讯至少是倒数第二。

主持人:赵培,您怎么看?您觉得这两家公司在隐私和言论自由方面做得怎么样?请举些例子。

赵培:其实我刚才说它不应该放到责任排行榜;它应该放在邪恶排行榜里面,那就能排了,它们可以竞价第一了。

就讲最近的例子。今年3月,安徽巢湖的一名中共纪委监委,被发现在办案过程当中,竟然用的是一些被删掉的微信聊天纪录。4月28日,这件事爆料出来之后,引起中国非常大的轰动;4月29日微信出面澄清,被提取的纪录是通过技术手段从手机本身恢复的。

其实微信给中共干了什么事呢?直接有后门。这种技术在中共那边叫做〝司法取证〞。也就是我们用的手机微信直接给中共公安开了后门,它可以随便查我们手机的任何资料,通过微信都查得到,还有什么隐私可言?直接是它把我们卖给了中共。

刚才提到2016年魏则西事件。魏则西事件只是一个人、一名大学生致死、风头浪尖的最顶尖事件。2016年头上为什么把这件事推到风口浪尖呢?就是百度的卖吧事件。什么事件呢?2016年1月9日,网友发现百度贴吧里面的血友病吧被卖给了卖假药的;原来的吧主被撤换。这个贴吧是什么概念?是一群人成立群组讨论血友病的事情:我家里有这种病人,你也有,我们讨论一下怎么治、怎么关怀家人。是这么一个群,是人自发起来的这么一个群组,竟然被百度卖掉。

紧接着就传出来,百度40%的热门疾病的贴吧都被卖给卖假药的,所谓的〝医疗机构〞,这时候起了舆论风暴。4个月之后,魏则西事件把整个百度推到了中国的道德审判台上。这都不是隐私了,是网友建立的群,百度把它卖给卖假药的,还不是把个人信息卖给卖假药的;是把整个媒体卖给卖假药的。性质恶劣程度,我觉得就是邪恶排行榜中的一个,然后是竞价排名害死了大学生,最后中共只拿〝竞价排名〞害死魏则西来质询了一下就完了!

百度那么多的假药吧是不是要关停,是不是要还给人家原来自发的民间群体?这两件事情足见其邪恶。

主持人:我觉得这种事情在西方很难想像,不说卖给真正的公司;它还卖给假的公司。杰森,前一阵我记得百度创始人的言论当时遭到炮轰,他说〝中国人愿意用隐私来换取效率〞。您怎么看他说的话?另外,您觉得他是真的这么想还是为他公司的一些行为找藉口?

杰森:他是在欺负中国人。他知道中国人没选择,他知道百度是中国唯一的搜索引擎,他知道他把中国老百姓的隐私大量透露给中共,甚至利用这些隐私来给自己牟利,他知道自己在做伤天害理的事情,但是与此同时,他又想给自己树立所谓的道德高度,换句话说,他这话的意思就是:中国国民的劣根性,只图效率不图个人隐私。这是侮辱中国人,哪个国家的人不希望又有隐私又有效率呢?!

主持人:这不是对立的!

杰森:这不是对立的,他干么要把它对立起来呢?在中共框架下的概念,我的解读就是:你要有效率吗?翻墙到谷歌去找;你到百度就只有泄漏隐私的问题。换句话说,翻墙到谷歌去搜,效率是低一点。我感觉为什么网友对他的说法非常生气?网友一方面知道,他说的话某种意义上讲真的是欺负中国人,但另一方面又没有办法。

对于像这么一个恶迹斑斑的企业完全是中共一手扶持起来监控老百姓的企业,中国老百姓没有任何选择,这是中国人的悲哀。他这么猖狂说出这样的话来,我感觉是有点欺负人。

主持人:赵培,您好像跟我提到过有这么一句话,吃喝玩乐找百度;科研找谷歌。最后一名和第一名区别是这么大吗?

赵培:这个事情出来之后,很多网友谈论中国的高科技企业,一位网友说了身边的一个例子。他的一位朋友,之前在国家的科学研究所,要解决一项电镀负载的问题,当然百度查不出来,他自己解决就非常困难。几年之后,他跳槽到一家民营企业,也是技术主管,他有机会去香港出差,用谷歌搜寻,差点哭了。因为他当年所面对的难题,在谷歌上几年之前已经被人解决了,他当年面对难题的时候已经被人解决了,而且直接把答案公布到谷歌,谷歌能直接搜索出来免费答案,他哭了。

可见百度是阻碍了中国社会的发展。中共的高科技研究机构现在对私人虚拟网路(VPN)是开放了一点,最有意思的是,大家有没有发现,在大学里大学生使用VPN需要签保证书,保证不能上哪些网站;2017年就已经出来这项规定。中共其实明白,封锁是阻碍科学进步的,而且对言论自由打压、强迫高科技公司服从邪恶规定也是对经济造成打压。

前不久,中共封微博收听。微博成立了一个类似电台的结构,被一封之后,微博的股票大跌10%;新浪的股票大跌6%。之前要求实名制也是股票大跌,为什么股票大跌?因为要求实名制就必须建立一套监控系统,而建立监控系统的成本和建立微博的成本相差无几,所以股票肯定是大跌。

从中国的科技发展和经济发展来说,都是制约了中国人的发展,所以吃喝玩乐只能问百度,有病还真不能问它;还真得问谷歌。所以建议大家多多翻墙,能够得到正确的一手讯息。当然吃喝玩乐也尽量别信它,因为它现在可以竞价排行了,说不定吃得最次的那个出的价最高,你可能吃到最次的花了最多的钱。

主持人:杰森,因为我们说到社会责任排名,但是在中国,我觉得它做的这些事情似乎是在往另外一个方面增长,比如有媒体刚刚报导,现在中共的监控越来越深入到人的生活当中。在这些监控方式中高科技公司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杰森:中国现在出现一个非常奇怪的现象。国外都是希望每个领域不要一家企业独断,叫做防垄断法,比如美国要保证有三四家手机公司、保证很多家网路公司,相对来说,相应给大家提供更多的选择;中国偏偏相反,每个领域只要一个大户,比如搜索就是百度,社交短信就是腾讯微信。前一段时间有新浪微博,后来发现微博很难管理,动不动出个大V就有上千跟随者,一个微博大V说的话比党的报纸都有力,当时就抓了几个大V搞电视批斗。从那之后就开始猛砍新浪的微博,然后鼓励腾讯微信发展。

微信方式很难形成像大V的影响力,而且腾讯在监控上花了巨大的本钱,腾讯其实在技术上没有花很多力量,都花在监控上,高科技的人工智能技术都花在监控部分。整个过程可以看到这是一种契约,什么概念呢?让它一家独大,给它创造这样的社会环境。中共对于百度来说,我当年帮你把谷歌赶走;对于腾讯来说,我帮你在整个中国社交平台上让你一家独大。在这样的情况下,你们得完成我党给你的任务,就是监控老百姓,帮我实现我一切要实现的监控、追踪以至法庭认证等任务,我都需要你们来完成。这是一种契约。

这种契约在开始的时候,也许那些公司是不得已而为之,为了生存而为之,但是随着做的过程中它们已经麻木、已经变成企业运作方式,这种企业运作方式其结果就是,在他头脑里根本没有社会责任感。这些公司的创始人都是从国外回去的,他们非常清楚什么是自由的普世价值、自由的生活方式,但是他不管了,此时他的股票、他的个人价值、他的名声已经远远超越一切,在这样的情况下,他所做的事情就是完成中共给他的责任,而对于老百姓、他的衣食父母、用户的责任是附属、附带的。

这就是为什么我感觉社会责任排名重新让人发问,作为企业的真正责任是谁?是对中共、你的政党服务还是对老百姓服务?当然,对于中国所在的企业来说,对老百姓服务、负责任非常难,企业的生存依赖于中共。这样的情况下,真正吃亏的是老百姓,当然企业是夹在中间的,某种程度上讲是助纣为虐,但是有它可怜的地方,也有它可恨的地方。

主持人:赵培,也请谈一谈您的看法,是不是会有人有这样的想法,觉得这些公司在帮中共维稳,在中国也许这就是它的社会责任之一。真正的高科技公司应该做到什么样的社会责任?

赵培:我们刚开始说了,互联网就是分享、自由才建立起来的社交平台或者是一种高科技形式,一旦违背,互联网就会被切割,有人说,中共想在中国做一个大的局网,把大家都分割起来,这样就违背了初衷。

社会责任当然包括隐私权,美国的立国之本非常正确;政府可能作恶,作为普通百姓、企业也是普通百姓的一员,我们应该有责任维护政府不作恶,我们不互相伤害、我们不助纣为虐,这是一个普通百姓的责任。我们可以不宣传政府所宣传的邪的东西,我们可以在政府作恶的时候发出声音制止。谁保护我们呢?我们彼此保护,这是社会责任,是对社会的责任;不是对政府的责任。政府只是国家管理,跟百姓的关系:我们百姓是董事会,政府只是CEO、总统是CEO在前台管理公司,要为我们百姓创造利益,我们是股东。这是美国社会的一种契约关系。

中共恰恰是我刚才讲了,它想扮演上帝又想扮演股东、又想扮演管理者,它把老百姓置于何地?老百姓成了它的奴隶,成了它的商品。

我接着杰森博士讲的,从另外一个角度大家看看,它只允许一家企业、高科技企业在中国存在,是不是等于把中国百姓打包卖给了这一家企业,成了这家企业的客户?所以这家企业才无所顾忌客户的利益,因为这些客户是中共打包卖给它的,它一定要为中共的利益服务。其实中共就是这个思维,它把老百姓当成奴隶、当成商品卖给了这些独断企业。

最有意思的是,谷歌不是宣称〝不作恶〞吗?所以被中共赶出中国。就在4月28日,北京开〝2018中国与世界思想对话会〞上,清华的一位教授说的明明白白,谷歌要想回中国必须配合中共、提供讯息。谷歌不同意所以不能进来。说白了,中共本来准备卖这些讯息,把中国百姓打包成谷歌的客户卖给谷歌:谷歌给我个价,你帮我怎么审查,帮我怎么在国际上宣传,给我多少钱。谷歌不干、不作恶,所以中共不让他进去;现在谷歌回到中国,只有一个实验室或者只有一些基本的设备。

最明显的例子还有〝苹果〞,苹果在美国是遵守自由价值的,美国FBI曾经让苹果公司解锁一个恐怖分子的手机,它不解锁,一直打到法庭上它也要保护用户的讯息。在中共之下,苹果公司在中国的数据库是由贵州政府背后成立的企业托管,说白了跟微信一样,把讯息给了中共,等于中共卖了它一个市场份额,所以苹果能在中国,这是一个不说出来、大家都知道的公开秘密。

中共依靠着中国百姓,同时压榨的也是中国百姓,欺骗的也是中国百姓,所以咱们清醒一点,我们应该是股东,你应该是在前台工作的CEO、管理呀,你要管理不好,我可以随便把你共产党踢掉,我们换一个政府可不可以?可以。这就是契约精神,我们都在造物主之下拥有平等的契约,所以我非常赞同美国的精神,契约。

杰森:我想谈一点。造成的后果是慢性的但是深远。我特别要说,腾讯微信的影响非常大,现在几乎抓住了所有的中国人,几乎所有的中国人包括海外的一些中国人也在整个微信群里头,微信群里的讯息传播如果是自由的,那么大家有权利获得左边的声音,也有权利获得右边的声音,有兼听则明的机会,但是目前微信是被腾讯无形的手在监控着。

主持人:过滤。

杰森:对!当大家在跟亲朋好友亲密交谈、互相传递讯息的时候,他不知道其实中间有些讯息被删掉了,比如有一些理性或者中共不是那么喜欢看到的言论,腾讯会给你拿掉,留下来的就逆向淘汰。逆向淘汰就是把一些过激的、与事实不符的、中共希望你往那想的,整个就在网上发酵,激烈传播。

主持人:什么《厉害了,我的国》之类的。

杰森:传播的结果其实我已经看到了恶果。从一些最基本的事例来看,比如去年马里兰大学有一名女学生杨舒平,在毕业典礼上仅仅谈到〝美国的空气好〞,从美国的空气好延伸到美国有自由,最后喊到自由就是氧气,自由就是激情,自由就是爱。这么单纯的一个小孩、在毕业典礼上的感悟,其结果就是整个中国网路沸腾一般的人肉搜索,对这位女孩的家庭辱骂、攻击,直逼杨舒平在网上进行道歉。

事实上可以看到它已经把中国网民暴民化,中国网民现在已经形成一种完全不能容忍任何声音,而且特别是最近这几年,不管是《战狼2》、《厉害了、我的国》,这就是中共希望产生的民族自豪感,其实已经恶化到了民粹主义形式。

主持人:就像你说〝塑造人的思想〞。

杰森:塑造这样的思想;在它塑造之外的任何思想,它都像看见异类一样拚命把你吃掉,直到你同化,直到杨舒平道歉:〝我以后热爱祖国、热爱党,我要给党服务。〞等等。说这样的话可能才会放过你。事实上这是整个中华民族在往下走的过程;不是往上走,是往下走的过程。

今年年初,有一位女孩〝洁洁良〞用中国人不喜欢的语言,描述中国人在活动之后的地面脏乱,又被人肉搜索,最后又是留党察看、留校察看等等。在我看来,虽然我不一定同意这位女孩的言论,但是我看到中国网民的暴民化,我感觉这种暴民化的过程是无制约的,是目前社交网路(特别是微信)逆向淘汰现象,理性的声音被掩盖;激情、非常不理性的声音被激荡、被强化,与最后产生暴民文化状态非常相关。这就是我说的,腾讯的作为看似为企业生存,事实上是在毁中华民族。

主持人:现在线上有观众反馈,YouTube有一位观众发言:〝百度、腾讯被党控制为党服务,排名垫底不意外。〞二位刚刚都谈到了。

还有一位谈到:〝在中国大陆的环境下,腾讯也好百度也好,能否一点也不中毒,不中中共邪党的毒而独立活着?〞

赵培,请您谈一谈这个问题,它能否独立?之后,另外有关美国Facebook的问题想请问您。

赵培:其实它们起家就是中共的鼓励,本身就不是独立的;我们只是说它可以摆到那边去,它属于中共的,类似国企性质,它怎么独立?其实腾讯微信是中信先做出来的,然后低价卖给腾讯,说白了是中共内部的一项转移,把一个本来国有资产转移给它,你觉得它能中立、能不是直接给中共控制吗?我刚才讲的〝司法取证〞,它可是有十几种手段的司法取证呢!这都是它为中共开发的,它本身就是依附在这里才能存在。我刚才讲了,中共把客户资源卖给它,它一定要为中共服务,它不是为客户服务了!

主持人:您刚刚提到〝苹果〞的事例,我想起前一阵子在美国的脸书(Facebook)也遭遇数据洩露事件,创始人扎克伯格还去国会作证。您觉得如果这样的事件发生在中国会有什么后果、中国政府会怎么处理?在美国他要去国会作证;在中国会是怎么样的处理方法呢?

赵培:其实小扎(扎克伯格)等于是被国会请去喝茶的,国会议员可以说对他很不客气啦,问:你到底是有意还是无意啊?他说,这个问题我们会改。国会议员就说得非常严肃啦:你们要不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就会来解决这个问题。那意思就是说,你要是不解决,我们就立法,让你必须不准卖用户资料给第三方挣钱。

在中国很明显的对比,刚才讲了魏则西事件。百度40%热门常见疾病的吧都卖给了卖假药的,魏则西死只是一个事件,中共怎么处理?李彦宏还活得好好的,百度也活得好好的,没有一个官员出来叫李彦宏去政府作证:〝你要给我说你为什么这么做,你是有意还是无意的,就是为了钱吗?你要再这么做下去我们就让你知道我们会动手。〞没有一个人这么做,只是轻描淡写让他怎么道歉、怎么弄,就完事了。

这是个道歉的事吗?你犯法啦,你把我们自己弄的贴吧给夺走卖给弄假药的,骗我们!你是犯法;不是我们讯息隐私权被泄漏,而是你犯法的问题。没有一个人去追究。

所以你想,如果Facebook这件事在中国发生,他怎么做呢?他走走上层路线,他找找刘云山:〝谁敢再说我泄漏资料你把他给抓起来。〞这不就是〝药酒〞干的事吗?其实类似的事情华为也干过。2017年,华为手机的内存作假案抓了4家自媒体,为什么?因为它上面有背景,抓就抓了,以后再也不敢说了!这就是华为干的事。那么Facebook再把这些所有的媒体都抓了,该关门的都关门,谁敢说呢?不敢说!这事刘云山就可以给它干得到。这就是中国跟美国的不同。

因为中共鼓励邪恶的存在,才导致今天这些高科技公司都不是有责任排行榜的前列;是邪恶排行榜都能排到前茅的水准。美国因为社会责任,国会议员有社会责任,小扎也是心惊胆颤回去一定要改,所以才导致美国的科技公司能够在正的方向走下去。这就是两国的系统不同导致方向上的根本不同。

杰森:其实根本上是执政党的问题。美国这边是凿脸书的小扎,问他:你保护用户讯息不力,我怎么制裁你。而小扎这边说,其实也不是有意的,只是技术漏洞,以后要弥补。从这个过程能感觉到,美国用户的讯息可能以后会保护得更好。中国那边直接就问你拿讯息:把它给我。基本上是呈堂中共把它判了。

整个是完全不同的概念,也是不可比的。不幸的是,事实上完全不是一个体系的东西,在整个排名中放到一块来比,最后出现我们今天的讨论。我觉得刚才赵培的概念,其实它们不应该放在社会责任排名里头。

主持人:应该是反向的排名表。

杰森:应该是社会罪恶的排名里头有另外一群公司。不然的话,大家就觉得,好像这完全是两件东西,干什么放到一块排名呢?!

主持人:有的西方分析家也担心,腾讯、百度公司的手法会不会影响到其它国家?

杰森:其实是,百度是想往海外发展,它到日本设了几年不行又回来了,因为什么?它这种方式只有在中国能活下去。但是微信很可怕,因为中国人遍及全球,微信在往全球发展,这一点上我们要非常注意。

主持人:就是要警惕了。非常感谢二位。今天节目时间很快又到了,感谢观众朋友们的收看和参与,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广告
我来说两句
您的评论已提交,谢谢!
请输入您的评论后再提交!
新唐人网友 2018-05-02
百度掌门人就瞎话连篇
新唐人网友 2018-05-02
整个中国在中共邪恶体制下从上到下从小到老从教育直到步入社会给人灌输的就是如何钻空子并凌驾于规则之上,而且已玩弄规则为乐!对事对人对物都是如此!如果是说要抓带头的,那么,我想那些在中共体制下为虎做帐为中共出谋划策并深得中共其精髓的人更加该抓起来并清算和付出相应的法律乃至道德的代价,不然只会有更多的人被他们毒害!
广告
广告

订阅电子报

为保护您的隐私,我们绝对不会将您的电子邮箱透漏给任何人。

友好连接: 神韵艺术团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赛 | 大纪元时报 | 希望之声 | 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 明慧网 | 动态网 | 无界网 | 加拿大真相片摄制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8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