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热点互动】中共掀〝扫黑除恶〞斗争 是否政权不稳?

纽约时间: 2018-01-27 12:41 AM 
 ( 自动连播 )
点击下载观看Embed 1:   Embed 2: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1月27日讯】【热点互动】(1716)中共掀〝扫黑除恶〞斗争 是否政权不稳?
广告

1月24日,中共发出在全国范围开展〝扫黑除恶〞的通知,并将这个运动升级到〝斗争〞的高度。说要铲除黑恶势力的经济基础,打掉他们的保护伞,巩固中共的执政基础。中共为何突然发起扫黑除恶斗争?谁是黑恶势力的保护伞?这将对中共政局产生怎样的影响?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热点互动》热线直播节目。1月24日,中共向全国发出通知,发出〝扫黑除恶〞的通知,并且把这个运动升级到斗争的高度。通知书中说,要铲除黑恶势力的经济基础,打掉他们的保护伞,巩固中共的执政基础。

中共为什么突然在这个时候发起扫黑除恶的政治斗争、谁是黑恶势力的保护伞、这项运动对以后中共的政局将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就这些相关话题,我们今天邀请两位嘉宾一齐分析、解读。两位都是通过Skype和我们连线,一位是时事评论员赵培先生,另外一位是时事评论员蓝述先生,二位好。

赵培:你好,大家好。

蓝述:主持人好。

主持人:感谢二位。节目开始,我们先了解相关资讯。

中共官方24日报导,中共最高层近日通知,在全国进行为期3年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

官方宣称,扫黑目的是〝保障人民安居乐业,社会安定有序,国家长治久安,进一步巩固党的执政基础〞。

官黑勾结,在中共官场早已有之。旅美学者何清涟2006年就指出,中国县级官场已普遍黑社会化,公安、司法、工商税务等部门,普遍充当黑社会的保护伞。

外界关注,为何当局现在要专项扫黑,并点明要查〝黑势力的保护伞〞?

不过,中共历次严打都伴随着冤案。早年薄熙来在重庆打黑时,利用司法黑箱,将许多民营企业家冠上涉黑罪名,夺财入狱。

学者认为,还有一点至为关键,就是中共宣称的黑恶势力,除了真正的黑社会以外,是否还泛指中共的异己。

这场扫黑运动将走向何方,各界谨慎观望。

主持人:观众朋友,您现在收看的是《热点互动》节目,欢迎您在节目当中拨打我们的热线电话:(646)519-2879参与讨论,同时您也可以给我们发送手机短讯到我们的工作平台,还可以通过YouTube频道观看我们的视频,并且和我们进行文字互动。

今天的话题是关于中共发出的〝扫黑除恶〞通知。两位嘉宾一位是蓝述先生,一位是赵培先生。节目开始,先请蓝述先生向我们介绍一下,中共发出的〝扫黑除恶〞通知究竟是什么内容?

蓝述:这是国务院发的通知,全称是《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现在它把〝扫黑除恶〞叫成〝斗争〞,明显看起来它开展了扫黑除恶,对中国黑社会的打击力度会大大加强。另外,这份通知里面把扫黑和反腐第一次结合起来,在以前所谓从重、从快打击黑社会的各种活动里面是没有的;除了把反腐和扫黑联系在一起之外,基本上通知里面并没有其它更新的内容。

主持人:赵培先生,我想了解一下,中共为什么突然间在这个时候发起扫黑除恶运动?它是出于什么原因呢?

赵培:首先,它扫黑除恶,最大的问题是最近这几年可能社会治安又不太好了!大家知道,中共从来都是通过政治运动解决一些本来应该通过法治或者是道德教育应该解决的问题,比如1996年出现严打、2004年严打、2010年严打,2015年也出现类似事件,但每年到年底都有〝扫黄打非〞,就是一场严打;它其实是政治运动,1996年的严打最明显,就是政治运动。

1983年中共也有过严打,1983年那次严打造成的冤假错案非常多,它是中共政治运动的版本,就是什么呢?按照一定比例,各地都要交出杀人犯、抢劫犯、强奸犯等等。但是大家可以看一下,1983年严打之始,这个严打是怎么来的呢?是因为中共文革造成中国经济破产,文革之后,纠正文革的错误,让很多上山下乡的青年回到城里,由于经济破产,很多青年人没有工作就在街上胡晃,造成社会治安非常不好。

经济问题和就业问题造成的社会治安问题,用严打能解决吗?解决不了!一样是造成更多的黑社会帮派,到以后,严打就更加多了。

中共把这一次严打又升级成一场政治运动,刚才已经说了,跟反腐画上了等号;不光跟反腐画了等号,还跟经济上的所谓〝消灭贫穷人口〞、〝扶贫〞画上等号了。这样一看,中共已经明白它根基能腐烂到什么程度!很多引用的例子,周永康怎么跟黑恶势力勾结;其实周永康本身在共产党里就属于黑恶势力。只不过中国不是有黑社会、白社会;中国有的是黑社会和红社会,红的跟黑的其实是一个色,〝红得发黑〞就是说的这个意思,其实两个是一样的,那个红的比那个黑的更可怕。

它现在的问题是,几乎很多村官一级所谓的选举,其实就是拿钱贿选,上面有人替他撑腰。村官已经成了黑恶势力,其实就是当地的地头蛇当了村官,跟上面乡里和县里一块儿欺压百姓,是不是百姓就得穷?是这个道理!其实百姓穷的根本原因是共产党造成的。

城里拆迁,中共用谁去拆迁?就是流氓,就是黑社会,官商勾结。从官商勾结再加上黑社会,三角之间勾结;说到底,它其实根本不是官、商、黑社会勾结,是共产党、商人和黑社会的勾结,完成了政府当年的政治运动任务:我拆了多少老百姓的房子、我建了多少高楼、我卖了多少地皮。经济增长的政治任务是通过黑社会帮它完成的。

这一系列过程当中,老百姓感受最深的是:〝这个社会完了!〞为什么呢?〝我感觉身边都是坏人,你看流氓欺负人,当官的不管、司法没有公正,你看我家的房子被拆迁了,当官的管吗?当官的不管,就是他派的人来!〞这一点是表现得最明显。在这种情况下,现在上面说反腐,派系当中江派的周永康已经被逮下去了,江派已经被打残了,这时候往下就有空间,把下面的除一下,让老百姓感觉好像还有希望。当然,只是好像还有希望!

大家仔细想一个问题,如果严打、严订指标,它就是1983年的严打。1983年的严打,在家里开个舞会都是流氓罪,就得被抓起来判刑,老百姓肯定遭殃,因为肯定会屈打成招、冤屈善良;如果是不严,什么都不订指标,那就是走过场,有什么用呢?抓一、二人治罪。

特别是中共的政法委书记郭声琨说什么呢?郭声琨把这一次〝扫黑除恶〞给简化成了以前每年年底的治安运动〝扫黄打非〞,治理一下车站的治安,抓两个卖淫的妇女。他简化成了这个,这对下面就没有什么吸引力。归根结柢就看严与不严,严,老百姓吃亏;不严,这东西没有什么用。为什么中国社会成了这样?是共产党需要黑社会来做它见不得人的事。

这一系列的事情最后的结果是什么呢?下去一批人,周永康下去了;新上来的人是不是也需要黑社会帮他干这些事?拆迁的事肯定得需要人干。打老百姓的事用谁去呢?这种小来小去的如果动用武警,现在政法委已经动用不了了,那么怎么办?还得黑社会。这种事情到最后、实际到咱们百姓身边,对咱们的治安有没有用呢?希望有用!希望过年的时候不要出现那么多小偷小摸,仅此而已!

主持人:蓝述先生,我想了解一下,中共眼中的黑社会跟普通百姓眼中的黑社会有没有什么区别呢?他们是同样的一种人吗?

蓝述:我先补充一下赵培先生刚才的评论。就是说实际上这一次打黑呢,它还有一个大的环境,这个大的环境就是中国经济的下行,中国经济的下行它随之带来的是中国社会进入了一个社会矛盾的全面爆发期,用中共的话讲就是高发期。因为在经济好的时候,中国人、中华民族确实是一个非常非常能忍的民族,中国人真能忍,他只要能有一口饭吃,他都会忍着。所以说在你经济向前发展的时候,它很多矛盾就掩盖了,反正大家虽然穷一点、苦一点,也都不愿意去抗议,也不愿意正面的和政府、和一些不好的组织发生冲突。

那么随着这个经济下行,社会的矛盾全面的爆发,全面爆发的时候呢,在这种情况下,很多黑社会,社会上存在的黑社会它会利用这个机会混水摸鱼,在这种情况之下呢,所以中共它面临的由黑社会带来的社会问题它就放大了,所以它不得不去治理。

另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这个《通知》里面讲的,这也是以前的打黑运动没有提到过的,没有提到过什么?要找这个黑社会背后的〝黑伞〞。这个〝黑伞〞是什么?这个是一个耐人寻味的东西。因为在以前,为什么以前的打黑从来不去强调打〝黑伞〞?就是罩着这个黑社会的〝黑伞〞。以前是不敢说的,这次是一个新的提法。

因为这种说法你只要一提出来,大家就很容易就想到了,这〝黑伞〞到底是谁啊?你能够罩着黑社会的、能够跟公安司法作对的〝黑伞〞,它只有两种,一种就是公安司法自己,还有一种就是公安司法都得罪不起的人,那也是毫无疑问,就是有权力的人,在政府里、在党的高层,或者说在党的不同级别里面的这些领导层里面。

这个是以前不敢提的,这一次它为什么要提出来?是因为实际上〝黑伞〞的现象太严重,太严重了以后,严重到大家都心知肚明,人人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它不打不行了,然后它不打也掩盖不了了,所以它没有办法,它只能提出来。

主持人:蓝述先生我想打断一下,就是刚才您提到这些黑社会的保护伞很严重,它究竟严重到什么程度呢?

蓝述:严重到什么程度呢?这个社科院有一个调查报告,他说中国社会45%以上的基层单位,政府的基层权力机构,就是乡镇级的政府呢,都已经黑社会化了,那么这个实际上是一个非常非常保守的估计。那么许多研究中国社会问题的专家、学者认为,这个报得非常低的比例,实际上百分之七、八十,那有的认为是百分之九十,有的甚至认为是全面的黑社会化。

为什么说这些社会上的黄赌毒,搞黄色的这些产业、卖淫的产业、赌场、走私、贩毒,然后贩卖人口等等这些事情,屡禁不止,越禁越多,它主要的原因就是这些黑帮团伙的背后,它有各级的政府在后面撑腰。

举个例子,周永康的儿子周滨,周滨当年他就是做这个买卖,他就是把这些死刑犯找一个人把他换下来,他付给在中间进行操作程序的这些司法部门,据说大概就是付十几万,他就可以把这个死刑犯换下来。但是他从黑帮那边,因为这个死刑犯很多都是黑帮那些头目啊,他每换下来一个人,死刑犯换下来一个人,他可以从中收到大概300万以上,这都是百分之两百,百分之三百的这种利润,非常大。所以说你看这个,它背后的直接去支撑这些黄赌毒、黑社会,实际上都是政府机关的人员。

包括刚才赵培先生讲的,就是进行强拆,进行强拆那些,你看穿着迷彩服那帮人员,他其实跟城管没有什么区别,他就是一路货,只不过就是左右手,这边管的叫城管,那边换上一身衣服,那他就是黑社会,所以黑社会和政府基层的权力机构全面的进行勾结。那在这种情况之下,大家心知肚明,谁都知道在这种情况之下,它现在已经不得不把它写到中央文件里面,说有这个〝黑伞〞,是因为它不得不这么做。它不做和做,它两边权衡一下,觉得还是说出来好,因为它已经纸包不住火了。

主持人:好的。我们现在线上有一位观众朋友,纽约的石先生,我们来接听一下石先生的电话。石先生您好。
纽约石先生:您好。我想请问一下评论员,就是中国的所谓黑恶势力,跟国外的黑社会有没有什么区别?

主持人:好的。请我们的评论员赵培先生来分析一下吧,就是中国的黑社会现象跟国外的有没有什么区别?

赵培:其实是有区别的。我说两部电影吧,大家看过《黑金》这部电影吧,刘德华和梁家辉主演的,它讲的是台湾的黑社会,就台湾的黑社会曾经一段时间也被政府所用,但是他们干的事其实跟大陆表面上干的事一样,就工程中标啊、搞赌博啊、搞色情产业,这是一个黑社会,可以说见不得人的产业都属于台湾的黑社会。

他们想进入立法委、想控制政权的时候,这个时候政治人物就不允许了,因为再怎么这里面有合作,他的政治人物也明白,国家不能黑社会化,一旦这样的话,就是民不聊生,所以它还是有区别,他一直在杜绝黑金、杜绝黑社会化,那么你要想从政,你就不能干黑社会,这是一个台湾的现象。这是大家普世价值,就常识当中认识的黑社会。

但是中共的黑社会它不是这样,为什么呢?还有一部电影,大家可以看一下,当时香港导演杜琪峰的《黑社会2:以和为贵》,它讲了一个什么?它讲了一个中共怎么操纵香港黑社会的问题,它这个不是一个空穴来风的事情,因为1993年呢,中共的公安部部长接受香港记者采访的时候,他说黑社会都有爱国的,为什么呢?中共和黑社会是一块的,他就讲到这个中共比黑社会还恶!为什么呢?它可以控制香港黑社会,连选举规矩都没有,甚至是黑社会内部互相残杀,你黑社会爱国就给你国内的用地和各种优惠政策来拉拢黑社会力量,和黑社会是一块儿的。所以中共的黑社会只不过是红社会下面掩盖的这一部分。

中共本身是一直利用这种黑社会做大的,你比如说在国际上它也是这样,巴黎公社就是一群流氓打砸抢烧嘛,它说它是流氓无产者,它认为很光荣,毛泽东搞这个土改,他说每到一处必先制造恐惧,巩固基层政权,他用的就是黑社会,就是当时的一些二流子、小偷这些人,那么用了这些人之后呢影响非常不好。刘少奇1947年主持大会《告人民书》当中说,其实这批人非常革命的啊,不要因为他的小错就不让人家革命。那么好吧,革命吧,革命的代价就是用黑社会去杀人。

那么山西有一个县,1948年6月22日的一个统计数字,山西兴县8个区域290个村,打死了1,050人,地主380人,富农382人,中农345人,贫雇农40人,自杀的还有八百多人,那么这些人怎么死的?被中共打死的!它本身就是黑社会,它用的那一套也是黑社会。

你比如说中共的革命人物刘胡兰,说她怎么革命?中共说因为她是共产党才被阎锡山给杀了。其实她就是黑社会,一个小姑娘,大家觉得十四、五岁现在还小,那时那个年纪非常大,她可以有婚约自己毁约,毁婚约,而且是她把当时的村长给杀死了,心狠手辣,你说她是不是黑社会?共产党就是黑社会!你手里有地,共产党是不是把你的地抢了,你说它是不是黑社会?那现在地它要拿出来卖,你说它黑不黑?它可以随便把你家的工厂给抄了,你说谁是黑社会?它是黑社会。但是它又比黑社会更黑,所以它其实是黑社会的老大。所以中国的问题不是黑社会的问题,是共产党的问题。

有的人说共产党黑社会化啊,现在中国黑社会化啦,中国很危险。中国早就很危险。不是因为共产党黑社会化,如果共产党今天能黑社会化,它是进步,为什么呢?大家想想,当年毛泽东领导共产党收保护费,中国至于从内战一直到现在历次政治运动死8千万人吗?不至于啊!各地收保护费的行业兴旺发达了,8千万党员全收保护费,那也比它现在祸国殃民要强得多,是不是这个道理?

外国的黑社会它真的是跟白相对的黑社会;而中国黑社会是红下面变黑的那部分,叫黑社会。所以在中国这个金字塔底下是黑的、上面看起来是红的,其实也是血染红的。那么外国就是黑、白两个社会。但是说实话,就是在人的社会里边呢,香港讲江湖嘛,其实它有些规矩并不能全用白社会的法律去做,只能有一些这个潜规则,它也被称为黑社会,这是西方黑社会形成的一个原因。所以在这个情况下,这两个是完全不同的性质。我想我把这个问题讲明白了吧。

主持人:好,赵培先生我还想追问一下,就是我们知道现在台湾也在打黑除恶,它这个跟中国大陆的打黑还有没有区别呢?

赵培:有区别。因为台湾呢,你看《黑金》那个电影里面,梁家辉饰演的黑社会头子说,以前政府把我们黑社会当夜壶用,用完了嫌臭就放到床底下。其实政府跟黑社会之间是一个利用的关系,但是一旦这种黑社会想成为立法委员,想彻底的走到政治舞台的前面,想用民意的保护伞去保证他行恶的权力,这个就不允许了。

所以台湾好就好在它的司法、它的整个这一套还是属于一个白社会起来的,所以它就有一定的制衡,它会把这个黑社会往下去打,就是不能让你太嚣张,不能让你干涉到白的规矩。所以这里面他们是有一个对抗的关系,这是不一样的。

而中共这个属于一方黑社会老大失利了,然后就要把它的地盘给分了。大家想一想,它说那个保护伞,大家想想这个国安部以前它若是招特务用,它有津贴吗?它没津贴。那它怎么办?保证你经商的欺行霸市,抢别人的权力。

当时我在纽约的时候,纽约有这个福建的乡亲们就找到我们台里就说这个事,中共的统战部在纽约许诺这帮海外中共的侨领们,说你们只要替中共卖命,然后它在国内给什么,把家乡的土地贱卖给他。你问问谁是黑社会?强拆的这些人是黑社会,那么后面是什么?是统战部,是共产党,是海外这些特务,那么这些特务从中共国安部拿经费吗?从统战部拿经费吗?不用啊!强取民财作为他的经费。

所以很多大商人为什么是保护伞?因为他用到,他俩是一块的,这帮黑社会是为中共服务,而中共是给他们提供保护伞,让他们去欺压民财。它跟那个台湾的用法是不一样的。台湾还知道臭放到床底下;中共是不知道臭,它是一块儿的。

现在好,周永康作为一个黑社会老大,你失势了!你是屯门的,好,那我们红星就把你屯门的势力给吞并了,它是这么一个关系。你想国安部如果是地震了,那么国安部的特务里边是不是也得地震?那么好,后上来的人是不是也安排自己的特权?那他从哪里拿利益最快?把前任的下面这些商人、这些特务手里的利益抓过来最快了,这也是打了黑社会。你觉得好,哪个黑社会被打了,但是第二天又出现一个。你说好不好?

主持人:好的。蓝述先生,刚才我听您分析过程当中,您提到一个中国社会已经黑社会化。我不知道您怎么来解释这个中国社会已经黑社会化?

蓝述:他讲的是中国社会的基层结构、基层组织已经完全黑社会化。就说是这些乡镇企业搞什么办赌场、黄色的这些企业,然后进行参与贩卖毒品,他主要是讲这个。实际上你回过头来讲,就是刚才赵培先生讲这个问题,说中国社会它上面看上去好像红的,下面是黑的。其实中共本身就是中国社会最大的一个黑帮组织,这个黑帮的存在和社会全面的道德下滑分不开。道德下滑最根本的原因是因为中共它已经是完完全全没有一个任何信仰的组织,而且它在历史上就是一个黑帮组织。

李先念回忆当年他们在苏区闹革命的时候,他们怎么解决军费问题啊?他就是绑票!把富有的人家绑了票,绑票以后,它和这个正常的黑色会,就是刚才听众打电话来说国外的黑社会和中国的黑社会有什么不同?你想这个黑社会,中国人有一句话叫作〝道亦有道〞,就是搞偷窃的那些人他有一定之规的;共产党它不讲这些东西,它都不讲的。你说真正的黑社会你去绑票的话,人家给了钱,他就要把那个票还给人家。共产党不做这个事情。

李先念他写了个回忆录,他当年在苏区解决问题的时候,他们怎么绑票?他把这个富有的人绑来了以后,人家交钱,他就让人家见一面。不放!这个票是不还的。然后下次你再交钱再见一面,一直要到你们家山穷水尽、家徒四壁为止。所以说你看这个共产党它成立第一天起它就是黑社会。

什么叫黑社会啊?你在法律之外做非法的这些组织就是黑社会。那么你今天中国社会靠枪杆子去统治中国社会,凌驾于司法之上的哪个组织最大?那不就是共产党嘛!所以说共产党它打黑,它是大黑吃小黑,是黑帮老大解决其它的黑帮组织的问题。为什么它要解决?这个有点像,黑帮都讲一句话叫作〝兔子不吃窝边草〞,那中共它也不能让老百姓对它意见太大,所以它没办法,它说要把这些社会上这些黑帮组织收拾收拾,解决这个问题,然后让老百姓对它的民愤小一点。

实际上它从上到下就是一个黑帮组织,只不过在中国它有两种黑帮组织,一种叫体制内的,这就是共产党,就是黑帮组织;还有一种是体制外的,在共产党的体制之外的,在社会上存在的那一些黑帮组织。你刚才讲的全面黑社会化的问题,它实际上就是因为体制之内的这个共产党的权力机构、基层权力组织,它和体制之外的社会上的那些黑帮组织,它们现在产生了千丝万缕的连系,它们成了体制之内的这个黑帮组织的基层结构,成了体制之外的那些游离的小的黑帮组织的保护伞。

所以说这次它为什么提出来说它要解决这个大黑伞的问题?它实际上就是解决这个问题。它为了让中国社会的人民大众对中共的统治怨言少一点,它要把体制之内的黑帮组织和体制之外的黑帮组织这个关系把它切断了,然后做出一种它要把这个社会上的这些游离于体制之外的黑帮组织去解决了,它要产生这么一种效果。其实还是在骗人!这个是解决不了最根本的问题的。

主持人:好,好的。我们现在又有一位加州的包女士,包女士您好。

加州包女士:你好。你们这些评论的话我不知道是应该赞同还是不赞同,因为我离开中国时间也挺长的,但是呢我就想说,不管是共产党是什么状态,它现在,习近平上台以后打黑,或者是抓虎、打拍苍蝇,这个对你们来讲是认可还是不认可?还有一个,我就说你们有点感情用事,把什么事都扩大化,我看你们节目以后我就感觉好像文化大革命又开始了,现在国内好些人都把文革早就忘光了,毛泽东死了多长时间了,你们那一套还是文革那一套。

主持人:好的,了解您的意思。赵培先生,请您回应一下。

赵培:妳是不是太容易遗忘了?妳是不是把中共所有的事情都遗忘掉它就不发生?文革没有死人吗?中国人为什么总是愿意遗忘呢?有人说文革,我们在搞文革,我只不过是说事实,妳说刘胡兰有没有杀村长?那么杀村长的阎锡山,把他枪毙了有没有错呢?把他铡了有没有错呢?妳可以讨论这个问题,但是为什么不能让我们说呢?到了海外还不让我们说!妳说,啊!你们不能说这个,文革我都忘了!那妳别看,我不在乎,因为我不会遗忘,我对中国人死亡了多少不会遗忘,历史不会遗忘,血债就在那儿。

妳说现在中国怎么扫黑除恶好,我没说不好,我只是说如果按比例再来一次杀人,当年反右的时候,按比例投票,谁辱我,上了厕所,你惨了!你被翻成右派,你去劳动改造。请问这位女士,妳改造过吗?如果改造过,那在北美再改造一遍,把妳改造回妳正常的思维。

我要跟妳说的就是说,人不能遗忘,不能够去对自己的痛苦,甚至妳当年文革打击别人的痛苦,不要去遗忘,去想一想妳当年去喊口号去看看别人的眼神,那个地主,死亡地主家里人的眼神,他们眼里的泪水,不要去遗忘。我们这么多年受了这么多痛苦,那么往后的孩子呢?

妳说现在黑社会不好,黑社会贩卖人体器官,那么共产党现在贩卖了多少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妳又可曾为任何一个中国人去呼吁过?为什么不能说呢?这两者有什么区别?都是贩卖人体器官。在妳的浅意识里,有一批中国人就不应该成为中国人,为什么呢?因为共产党把他定为打击对象。那么妳是坐在共产党那边,我无话好说,我也没什么好说。我站在中国人这边,我是一个中国人,我的祖先是一个中国人,中共就不能用文革去把我祖上的一切给抹煞掉,我从哪里来,我到哪里去。若人都遗忘了他从哪里来,他又能到哪里去呢?是不是?

你教你的孩子不要忘本,但你却跟我们说,我们要遗忘掉我们的本。是不是这一点是不可理喻的?这一点是作为为人父母、为人长辈所不应该做到。我们要记住,教孩子不可忘本,我们来自于中国,我们有五千年的中华文化传统。现在中共抹煞掉,它让妳接受的是,妳是马列子孙,妳又何尝反驳过呢?妳遗忘了妳的祖先,请把他找回来。

主持人:好的。赵培先生,我还想继续追问您一个问题,就是说我们知道中共以往的那些什么严打啊等等的那些扫黑除恶的运动当中都有一些冤假错案产生,那据您分析,这一次扫黑除恶政治斗争会不会也同样出现这样的情况呢?

赵培:我刚才说过,看这次逼得急不急。如果是说你按照文革,按照以前1983年的那种就是说一定要在当地揪出一个抢劫犯、揪出一个杀人犯,揪出一个什么什么的罪人的话,那么一定会有冤假错案。因为1983年的严打出现过冤假错案。在一个工厂里实在找不出一个小偷,怎么办?就是把一个工人他小学的时候拿过别人的东西定了罪、判了刑。请问这个合不合理?需不需要遗忘?为什么?因为中共的政治运动是按比例杀人。

那么这一次如果上面逼得不急,那么大家就糊弄过去,可能不会产生多少冤假错案。那在这个社会上又能有多少作用呢?法治就是那样,法治是永恒存在,你写在书里的,白纸黑字写在那儿,现在为什么不执行法律而非来搞严打这种政治运动呢?你平时为什么不去管理呢?那么下次你还会不会管呢?这些才是真正的问题。

主持人:好的。蓝述先生,我想请教您一个问题,就是说像中共这一次扫黑除恶这样的运动,能不能从根本上解决它执政危机的问题呢?

蓝述:它解决不了它执政危机的问题。那么刚才那位女士打电话来的时候,她有一个问题她没有搞清楚,妳要想到,妳要做一个考量,在华文媒体的世界里有多少个人是像我们这样去讲话的?铺天盖地全是官方的声音,唯一的只有这么一个、二个非常弱小的声音,这种批判的声音妳都听不得,让妳觉得文革,文革是不一样的,是官方操纵所有的媒体在进行宣传,让挑起群众斗群众。我们今天只有这么在整个华人世界铺天盖地全是中共官方的声音里面,只有那么几个弱小的声音。妳自己动脑子稍微想一想,它是跟文革完全不一样的。

那么回到主持人你刚才提的这个问题,就是说它能不能解决中国中共执政的危机?它当然解决不了。因为它这种打黑它不可能带来中国社会和中国民众的安全感。你看一看今天中国社会往外跑的、移民的、把孩子送出国的,这些人都不是生活在底层的人,这些人很多都是生活在中层,或者是甚至在高层的这些人,这些人基本上他们所生活的环境,包括他们上班、居住的环境,他基本上不会被黑社会骚扰,基本上是很少的。

但是这些人他们为什么觉得不安全?他为什么要把他的孩子首先往外送,有条件的他自己也往外跑,在外面做投资,留一条后路?他恐惧的实际上就是我们刚才讲的中国最大的黑帮--共产党黑帮,它讲道理吗?共产党从来不给你讲道理。你在法治面前,它能够人人平等吗?今天如果说是你出了问题,看你是谁,你的官很大,那没问题;你的官很小,你如果是像雷洋那样的人,那对不起,你能够得到一个社会公正吗?你得不到。所以说中国老百姓得不到这个安全感,他就会跑;他为什么要跑?是因为它这么一个黑帮的统治之下,他没有任何的安全感,他没有任何法治社会的感觉。

主持人:好的。赵培先生,最后一个问题想请教您,像中共这样的一个政治运动,对中国未来的走向将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呢?

赵培:其实中共政治运动搞了很多了,如果这次只是按比例抓人的话,那么它还是要给百姓心灵烙下一个阴影,就是说你要怕我。那么如果不是按比例抓人的话,只是走走过场。其实在政治上,中共的政治内部是测试一下现在的政法委还好不好用,能不能用,为什么呢?因为武警从政法委剥离了,政法委这一次是没有武警的情况下,它要去做一件事,它能做到什么程度,好不好用?

另外呢,至于以前的国安、特务属于哪个派系的,有没有清理干净?在政治上有很多背后的因素去考量。那么对于中国老百姓来讲,如果这次是按比例抓人,那么很可能造成冤假错案,大家会心生余悸;那么如果不是按比例抓人,只是说把一些人给,就是真正在社会上轻描淡写的抓一些卖淫的、抓一些小偷小摸,那么会跟每年的严打一样,短期之内会让社会风气稍微好一点,但是也不起作用,过了这段时间仍然会败坏掉。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谢两位嘉宾的精采分析。我知道我们的线上还有几位观众在等待,请您在以后的节目当中早一点拨打电话进来。好,感谢两位嘉宾的精采分析,也感谢观众的参与和收看,观众朋友再会。
广告
我来说两句
您的评论已提交,谢谢!
请输入您的评论后再提交!
新唐人网友 2018-01-28
打倒共产帝国主义!
Andrew 2018-01-28
坚决支持新唐人,支持法轮功!
广告
广告

订阅电子报

为保护您的隐私,我们绝对不会将您的电子邮箱透漏给任何人。

友好连接: 神韵艺术团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赛 | 大纪元时报 | 希望之声 | 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 明慧网 | 动态网 | 无界网 | 加拿大真相片摄制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