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热点互动】中共记者身份不明 美国开始采取行动?

纽约时间: 2017-11-18 12:25 AM 
 ( 自动连播 )
点击下载观看Embed 1:   Embed 2: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7年11月18日讯】【热点互动】(1688)中共记者身份不明 美国开始采取行动?
广告

最近美国国会〝美中经济与安全审议委员会〞提出动议,要求在美国的中共官方媒体工作人员注册为外国代理人,认为这些人从事了与身份不符的事情,应该受到一定程度的管制,在海内外引起轩然大波。这些中共的记者究竟扮演的是什么角色?美国是否采取了行动?中共的做法给海外的华人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热点互动》热线直播节目。

最近〝美国国会美中经济与安全审议委员会〞提出动议,要求在美国的中共官方媒体记者包括一些工作人员注册为外国代理人,认为他们的行为与他们的身分不符,应该受到一定程度的限制。在海内外引起轩然大波。

这些中共官方的媒体究竟扮演的是什么样的角色,美国是不是要对这些人采取什么行动,中共的一些行为对海外的华人会造成的什么样的影响?就这些相关话题,我们今天邀请两位嘉宾分析和探讨,一位是现场的政论家陈破空先生,陈先生您好。

陈破空:主持人好,各位观众好。

主持人:另外一位是通过Skype和我们连线的南卡大学艾肯商学院讲席教授谢田先生,谢教授您好。

谢田:主持人好,大家好。

主持人:观众朋友,节目的开始,我们先来了解相关的背景资料。

报告表示,中共对本国及外国媒体严加控制,但中共官媒在海外却快速扩张。比如新华社在纽约联合国、首都华盛顿、芝加哥、洛杉矶、休斯顿及旧金山都设立了分社。而新华社具有情报机构的一些功能,并就国内及国际事件向中共领导层提供秘密情报。

报告还指出,美国《华盛顿邮报》和《纽约时报》刊登来自英文的《中国日报》宣传文章,却未标明消息来源。中共央视驻华盛顿办事处则雇用很多资深美国记者。

〝美中经济与安全审议委员会〞呼吁美国国会,加强《外国代理人登记法》( Foreign Agents Registration Act),要求中共官媒在美员工登记为外国代理人。

《纵览中国》网刊发行人兼主编陈奎德表示,一些中俄官媒记者确实承担了间谍工作。他对委员会的提议持赞成意见,他认为这是公平的,甚至还远远不够的法律行动。

据路透社报导,英文的《中国日报》已经根据《外国代理人登记法》登记,但只有高层管理人员才被要求披露为《中国日报》工作的情况。

根据报告,过去一年,中共上升的独裁主义、技术民族主义,以及强硬姿态,都对美国构成威胁。

而美国参议院多数党党鞭科宁周二表示,美国乐于见到一个和平崛起的中国,但从目前态势来看,中国的崛起势必将成为美国的国家安全威胁。科宁还引用了美国中央情报局局长的说法,从长远来看,中国将是比俄罗斯或是伊朗更巨大的安全威胁。

主持人:观众朋友,您现在收看的是《热点互动》节目,欢迎您在节目当中给我们拨打热线电话参与讨论,或者给我们发短信;通过YouTube频道和我们进行文字互动。我们今天的话题是:中共的一些记者身分不明,美国是不是要对他们采取什么行动?

今天的两位嘉宾一位是陈破空先生,一位是谢田教授。节目开始,我们先请陈先生向我们介绍一下〝美中经济与安全审议委员会〞是什么样的组织?另外,〝外国代理人〞是什么样的概念?好多人都不太了解。

陈破空:〝美中经济与安全审议委员会〞是2001年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前夕在美国成立的,广义来说是美国政府的一个机构,要负责向国会提交报告。当时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各项条件并不符合,由于当时克林顿政府出于对中国的友善,以及中共大量游说造成的结果,克林顿出于好意让中国加入。与此同时,成立〝美中经济与安全审议委员会〞审议中国或者中共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是否遵守规则,遵守或者不遵守对美国的安全会带来什么风险?就好像美国当年跟中国建交要成立《台湾关系法》一样,附属了一项法案;〝美中经济与安全审议委员会〞就是那时候成立的。

委员会成立之后,每年要提交年度报告,今年的年度报告很广泛,除了提议要对台湾增加军事援助以抗衡中共、对日本、韩国等周边国家军事援助以抗衡中共、帮助香港推进民主等很广泛的提法,其中一条就提到中国的新闻媒体和记者在美国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不仅仅是所谓的〝记者〞,事实上可能是情报人员,他们必须登记为〝外国代理人〞。

外国代理人这里指的是外国政府代理人。因为如果中国是一个有新闻自由的国家、是民主国家,很多记者可以属于私人媒体,不用登记;中国来的记者全部是来自于官方,他们是代表官方的意志,以官方的意图在美国行事,所以理所当然按照美国的外国人登记条款、法律应该登记,但是他们并没有登记。

主持人:谢教授,我们知道新闻记者有职业特点,记者肯定会四处去挖掘信息来源,为什么中共的媒体记者被指为外国的代理人,他们到底扮演的是一种什么样的角色?

谢田:其实中共利用新闻媒体、利用记者的身分从事搜集情报或特务工作很早就开始了,在国、共内斗、中国内战的时候,中共《新华日报》驻重庆的记者就都是中共的特务;中共后来派到美国、派到西方国家的记者都同时承担着这样的责任。

刚才提到经济和安全审议法案的要求,美国政府用《外国代理人登记法》,这项法案最早在1938年设立的时候,事实上是针对着纳粹的,二战之前开始的,并且它当时的名字、以前的名字也叫做〝替外国政府做宣传〞的那些人,事实上现在中国驻美国的这些记者们除了搜集情报,也作为中国政府的喉舌,也是大外宣的一部分,正好就是替外国政府做宣传,在美国从事宣传,从事着与外国记者不相符的这样一群人。所以适用这个法律是没有问题的,可能美国政府早就可以这样做了。

主持人:陈先生,这些人如果要是登记为外国代理人的话,他们将会被管制到一种什么样的程度?

陈破空:如果登记为外国代理人的话,就跟记者不一样。记者享受充分的新闻自由、报导自由、信息自由等等,但如果是外国政府的代理人,那意味着,现在美国就好像安全级别提升一样,什么橙色警报、红色警报,有不同的级别。现在提到〝外国政府代理人〞级别,换句话就是受到一定程度的监控,就好像中共的英文报纸叫《中国日报》,就在美国登记为外国政府的代理人,它的高层就受到美国相关部门的观察和注意他们的活动;他们究竟有什么活动?比如搞游说,或者影响美国的舆论、试图影响美国的政治等。

比如俄国,俄国的卫星通讯社或者俄罗斯的电视台都登记,其中就发现他们在〝通俄门〞中也扮演了一定的角色。所以这个就会受到一定的监控;美国一旦提到一个级别的话,对待就不一样。

刚才谢田教授也讲到中国的记者也做宣传。西方的记者是新闻行业;中共首先它是个宣传机构,记者出来不是为了客观报导、不是为了报导事实和真相,他是替中共作宣传的,而这个宣传又是去愚弄中国人民的,也愚弄海外华人,同时还愚弄一些非中国人的外国人。另外,他起的作用就是搜集情报,并不是记者的功能,他是情报人员的功能,当然他还有其它一些作用,比如在中间替中国政府穿梭当掮客或者什么代理人等种种角色;他们跟真正的新闻自由、真正的媒体人、媒体等概念完全相反,整个颠覆了文明世界所定义的媒体和记者的概念。在这个时候,间接地说,他们是对美国社会的颠覆,美国的确是应该采取相应行动的时候了。

主持人:也就是说,注册外国代理人法规是适用于这些中共媒体记者的?

陈破空:刚才谢教授讲了,这是1938年美国首次产生的法案,是针对纳粹德国。因为纳粹德国当时有个党国体制,党国体制就把一切都纳入政府机构里,包括记者、媒体,结果纳粹德国派出的媒体、记者就执行纳粹德国的路线,他们已经失去了在德国〝威玛共和时期〞的新闻自由、媒体自由、记者是无冕王的功能,变成了纳粹德国的吹鼓手、喉舌、情报机构。美国为了防范对美国安全构成影响,就设立法案针对纳粹德国,之后就有了这个法案,这个法案后来就延伸到针对其它一些国家比方前苏联、后来俄罗斯,现在针对红色中国、共产中国等范围。

凡国家记者不是出于个人意志、不是出于新闻从业人员的性质,而是来自于政府的派遣,在这样的情况下就应该纳入〝外国代理人登记法案〞,就跟当年纳粹德国的记者和媒体登记一样,那个法案当时在一定程度上保护了美国的安全,今天尤其重要和迫切,针对中共。

主持人:谢教授,如果中共媒体的这些记者登记为外国代理人的话,会不会对他们的工作、生活产生一些什么样的影响呢?会有多大的影响呢?

谢田:首先,只是登记而已,并没有说登记了以后就把你当作什么对待,美国政府事实上只是要知道你在做什么。比方留学生,我们大家都知道有的留学生来这里打工,跟他的留学身分不符,那就不符合他来的初衷;记者本来就是采集新闻,作为一个新闻从业者出现,那你不做这样的事情就怀疑你的动机。

外国代理人登记法案,到现在大概有一千七百多个外国人已经在上面登记,代表从一百多个国家来,大部分国家来的记者都是很正常的,比方说来自日本的,可能就是要帮助日本政府推销、推广美国公民到日本去旅游。这些都是对美国没有什么害处的,但是你只要是替外国政府做事情,你就要披露,问题就在这。

中共的这些记者们显然不是真正在做新闻媒体,因为他也没有如实报导美国发生的事情。事实上大家都知道,我想纽约是中共特务的大本营,在纽约所有这些中国的媒体、来自中国媒体的记者,其实都是特务。

我记得在美国的一位华人,原来是上海《文汇报》驻联合国的记者唐宇华,他的名片上写的是首席记者,但是英文名片写的他是记者站的站长,他跟很多在美国的华人、美东那里的人包括我自己,我当年在费城教书的时候都接触过,他就是,过去我跟他交往的时候就直接了当问他:你作为一个特务,在这样的一个国家,又做记者,这样生活怎么样呢?他直接就承认他是特务。都是这样。

如果是好好做记者,登记也没什么任何问题,即使是中共官方媒体记者,只要登记,你说你是在替中共政府做事,这也没什么其它影响;如果不登记,只是暗地里悄悄做的话,那就是一种特务行为,自己就要承担法律责任了。

陈破空:刚才谢教授提到中共《文汇报》的记者,后来应该是被美国政府、联邦调查局逮捕了,似乎还在坐牢,下文我不太清楚。事实上我想说的是什么呢?中共在媒体方面的控制可以说是既进攻又防守,它在国内叫媒体姓〝党〞,所有的媒体完全严控,所有的报纸、电视台、电台、杂志、教科书全部姓〝党〞,由共产党来控制,这叫防守。

另一个就是进攻,利用文明世界的新闻自由、利用文明世界的开放程度和透明程度对海外、对自由国家、文明世界大举进攻,向美国、欧洲、日本大量派落地电视台、落地报纸、派驻记者,然后辐射出去,辐射出去之后既是宣传搞中共的大外宣,又搞情报。一手宣传,一手搜集情报,而且在海外的报导是扭曲整个国际社会,比如它在海外用华语媒体报导;它也有英文媒体,像CCTV在华盛顿也有英文的,它的华语媒体报导对海外华人又是思想扭曲,如果海外华人只熟悉中文,老是看这些华语媒体,就对整个世界的图景扭曲,就让他们产生一些反美情绪、反西方情绪。所以祸害是非常大,就是一股祸水流向西方。

中共是双重标准,美国要它登记它抱怨,中共不只是让外国记者登记,就直接限制入境,签证都不给发放,就不让你进来。只要稍微有点负面报导,就像十九大,有一次,五大主流的世界媒体甚至被排除在后来的七常委跟记者见面会之外,排除在外。它可以如此武断,但是外国让它登记一下却不得了、要跳脚!这完全是双重标准。

主持人:刚才您说到如果让它登记,它就会跳脚,的确我们看到中共左派的媒体《环球时报》就有一篇文章说〝子虚乌有〞,这个审查委员会提出的是子虚乌有。我不知道您怎么看?另外,中共的外交部也是提到,审议委员会一直是有反华情绪。不知道您怎么看中共这样的情节?

陈破空:中共肯定要说是反华,实际上是反共。说老实话,既不反华也不反共,〝美中经济安全委员会〞的成立就是监督它,监督美、中交往中有什么对美国经济不利的问题,非常客观,而且调子都是以事实为根据,任何的推进都有事实为依据。

中共的反应是必然的,因为中共的媒体主要是宣传给国内的人看,比如《环球时报》也好,外交部发言是外交辞令那不用讲了,《环球时报》在作宣传发表社论的时候,它知道是国内老百姓在看报纸,那是给国内老百姓描述得美国多么霸权、多么霸道、对中国的媒体不容忍,好像美国民主是假的;它绝对不会报导中共怎么对待外国的媒体、外国的记者,那简直是十倍、百倍、千倍的刁难,而美国仅仅是出于安全防范而已。

就像贸易领域一样,中共是利用美国的市场经济和自由贸易,对美国大事倾销产品、完整收购美国的企业、抢夺美国的知识产权,但是外国的企业要投资中国,它却处处设限,不能超过49%、不能完整地收购企业、知识产权必须转移到中国去等等。它在贸易领域的双重标准,在新闻领域同样如此,双重标准,就是我说的,它是既防守又进攻的战略。

当年共产党在延安共统区利用国统区,国统区还有游行示威、集会、结社,还有批评,还有鲁迅这样的人天天骂国民党,它就利用国统区的这些搞所谓〝第三条战线〞跟国民党斗,然后又报纸宣传国民党统治区多黑,看鲁迅都批评、看罢工示威,但是在延安的红统区内,比如知识分子王实味仅仅抱怨了一下领导人开小灶,吃得好,被抓起来、杀掉、灭口。它是双重标准。

共产党为什么成功?它是靠邪恶的成功,它正在把当年跟国民党国统区的斗争扩大到跟文明世界、自由世界的斗争,这是非常危险的!文明世界如果真的是现在不采取措施、不紧急防堵的话,那就跟当年的国统区、跟国民政府的丢失一样,有可能悲剧重演。中共的做法是对整个文明世界的颠覆,它图谋颠覆,但我相信它的图谋会破产,不会成功。

主持人:我们知道〝审议委员会〞目前仅仅是提出动议。根据您的分析,有可能在国会通过吗?

陈破空:里面提出很多项,不光这一项,通过多少在国会当然会审议,可能有的会通过、有的不会通过,或者通过一定的程度,但这个动议题出来本身是对美国朝野、对美国社会敲了一记警钟。

主持人:谢教授,我想从您这了解一下,因为您在美国的时间很久了,中共采取对外的大量投资、外派中共官媒记者等这些做法,会给海外华人造成什么样的影响呢?

谢田:对华人来说,首先是非常丢人。因为海外华人以及很多老的华侨都有很强烈的爱国主义情节,他们希望中国强大,但是他们看到中共下三滥的手法也会感到非常屈辱。

刚才破空先生讲得很好,我想补充一点,中共不光是对外派的新闻记者中,让这些人作为间谍或者作为特殊工作者、情报搜集者,作为中共的宣传者,其实中共在所有的从中国派到海外的这些族群中,都在这样做。比方在留学生中它也安插特务,让留学生在当学生的同时也作为中共的特务来监视其他留学生、监视法轮功学员的活动,或者配合中共迫害法轮功的行为;中共外派的访问学者,中共也在其中发展特务,这些特务在工作之外帮助中共搜集科技情报,做其它的事情。

我们都知道像共产党国家实际上是一种传统了,中共甚至外派的文艺演出团体也带有宣传中共的意识形态或者政治目的的双重使命;实际上不光是中共,所有共产党国家政府、极权政权政府,他们在外派的人中,都在这样做。

像北韩在海外的那些驻外机构,同时有经商和帮助北韩金正恩政权赚取外汇的这样一个角色。它们都在利用自由社会的宽松环境,而用自己的方式,把它在国内的那种压榨也好,欺诈、管制、牵制人民的方式延伸到海外来,并且会利用其它所有的方法为自己的邪恶目的服务。

陈破空:我补充一下关于对海外华人的影响。中国有一句成语〝城门失火殃及池鱼〞,海外华人就是池鱼之殃,有两个方面,一个池鱼之殃就是刚才我讲了,因为中共媒体在华文媒体是主导性的,除此之外还渗透其它华文媒体、还收购别的股份,别的、已经有的华文媒体股份,这样,它在华人世界中作的扭曲性的宣传和国内一样,就误导了海外华人的思想。

比如海外华人本来生活在美国,在美国工作,在美国交税,在美国领取福利,但是有一些华人却由于中共的这种宣传产生反美情绪。要知道,这些海外华人在国外生活得很不自在;一方面依附于美国,甚至是美国公民、拿了绿卡,但另一方面有强烈的反美情绪,让他们活得很痛苦。这是一种。

还有一种最大的祸害,因为中共搞所谓的〝情报站〞是人海战术,几乎每个记者、所有的记者和媒体肩负情报或者间谍的工作。人海战术的结果造成什么呢?造成美国朝野对华人形成偏见,一见到中国面孔就觉得是间谍来了,见到的中国人是间谍,见到的华人就是间谍,所以很多华人就遭了无辜之殃。

主持人:形成了一种观念在他们头脑中。

陈破空:对。普通老百姓根本没有作奸犯科、跟中共也没有瓜葛,更没有从事什么间谍活动,但是一旦中美之间有什么事情,你可以看看美国人的眼神,一看到一般的华人他眼神就不对,就觉得对华人有种防范,中国人做什么就多了一层防范,同样做一件事情,开公司也好、做什么也好,政府相关机构可能查得就更严一点。为什么?他就怀疑你。

所以海外华人真是遭受了池鱼之殃,而且形像被诬衊化。很多华人是好的,但是国际社会尤其西方可能怀疑中国人、怀疑华人是间谍。究竟谁是间谍呢?一眼望过去面孔都相似,都是黄皮肤、黑头发、黑眼睛,你分不清,这样就让很多华人白白背了心理负担、背了被诬衊化的负担。

所以中共的作恶不仅祸害了国际社会、祸害了其它国家的利益,它也损害了在海外的、旅居海外的华人的利益。

主持人:中共外派记者的规模到底有多大?除了美国之外刚才您提到对欧洲、日本等很多国家都有外派这样的记者?

陈破空:中共外派号称大外宣,那是非常庞大的,应该是全世界最大的外派,有几个数据,一个是450亿,前些年它提出450亿的大外宣计划,要到全世界去办电视台、电台,还要跟阿拉伯半岛电视台竞争,现在华盛顿落地的像CCTV中央电视台第九台,用英文24小时播放等等,所有的国家几乎都遍布了中共的媒体,还有《环球时报》的记者站,《环球时报》基本上就是特务机构记者站。这是一个概念。

还有一个概念,曾经、前些年美国跟中国在计算对方的记者(官派记者),发现完全不对等,美国官方的比如美国之音,这家电台属于政府机构,记者属于官派。据说美国政府的电台只有两个、人员只有几个人,但是中共的记者全是官派的,《新华社》、《人民日报》、《环球时报》等,那是成千上万,完全不成比例。

所以前些年,有国会议员曾经提出要实行媒体和记者对等法案,跟中共要对等,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你限制我们只能去几个人,我们也限制你们只来几个人。但是一直没有通过,是一大遗憾!这种不对等的状况,双重标准的状况,美国在贸易上吃亏、逆差,在新闻上同样是逆差,巨大的逆差、无形的逆差,看不见的。

主持人:谢教授,国际社会上怎么看待这些人呢?另外,美国是不是对这些中共的媒体记者要采取什么行动呢?据您分析?

谢田:我想美国不会采取什么特别的行动。就像刚才破空也提到,首先,如果作为新闻记者就要按照新闻记者的规范。西方社会跟专制社会不同就是靠着道义上的至高点、透明度,开放、透明,越是这样,越是跟专制国家的封闭、没有新闻自由构成鲜明的对比。我想美国肯定不会去限制。

刚才破空提到对等。即使不对等,美国应该也不会限制中国的媒体、中共的媒体记者在美国活动的。但是美国人也不是吃素的,也不会白白看着这些人一边做记者,拿着照相机到处跑,一边做特务,既然〝美中经济安全委员会〞作为监察机构,它看到这个问题、提出这个问题,我想美国政府对他们的防范肯定也会有所提高。实际上这些人是半间谍、半记者,他这样可能两个角色都做不好,最后很可能中共会发现,大外宣计划在这上面的钱也是白白浪费了!

陈破空:我觉得美国有个做法,川普政府现在在贸易领域有很好的做法,川普政府发现在贸易领域是吃亏的,被中共钻了空子,他甚至考虑退出像世贸这样的组织,不参与TPP;他是说,跟任何国家建立双边自由贸易协定,任何国家如果遵守美国的规范,是平等、互惠的双边贸易。

所以他在中美的贸易逆差上给了中共当局强大的压力,我认为他这个方法应该延伸到媒体领域,在媒体领域也给中共方面强大的压力,让媒体领域也能够对等,能够公平、互惠、互利。像中国网友说的,讲什么平等、互利,讲什么公平、互惠?你能把记者大规模派去,人家的记者连签证都不给,甚至连进门都不进,拒阻在门外,什么叫平等、互惠,什么叫互利、双赢?完全是谎言。

在这样的情况下,我觉得川普政府应该扩大他的政策,美国优先,美国至上,美国利益优先,那就把媒体领域跟贸易领域这种做法,可以来个对等的推进,当然这是我的期待,美国社会是不容易的。

主持人:您觉得国际社会怎么看待这些充当外国代理人的记者?

陈破空:我想国际社会越来越清醒了,我们看了大量的报告,有些新闻媒体的报告指向了中共的做法,我想不仅是美国,包括欧洲很多国家、包括日本都在觉醒之中,甚至包括台湾。我觉得这个做法对中共的渗透会有一定的遏止。

主持人:非常感谢二位嘉宾的精采分析。感谢观众朋友的收看,观众朋友,再会。
广告
我来说两句
您的评论已提交,谢谢!
请输入您的评论后再提交!
广告
广告

订阅电子报

为保护您的隐私,我们绝对不会将您的电子邮箱透漏给任何人。

友好连接: 神韵艺术团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赛 | 大纪元时报 | 希望之声 | 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 明慧网 | 动态网 | 无界网 | 加拿大真相片摄制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