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热点互动】苏共28大VS中共19大

纽约时间: 2017-10-21 06:31 AM 
 ( 自动连播 )
点击下载观看Embed 1:   Embed 2: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7年10月21日讯】【热点互动】(1677)苏共28大VS中共19大:中共十九大上,习近平在报告中对中共亡党发出警告,罕见的承认了中国所面临的一些严重问题。有学者观察到,中共当前所出现的问题,与1990年苏联共产党解体前出现的问题极其相似。为了解决当时的问题,苏共召开了28大,但是随即就出现了苏共土崩瓦解。那么历史会不会重演?在世界各国都在围剿共产主义的今天,中共还能维持多久?
广告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热点互动》热线直播节目。中共19大,习近平在报告中提出了中共亡党的危机,这罕见的承认了中共在当前遇到了严重的问题。那么有学者观察到中共遇到的这些问题,在1990年的时候苏联共产党解体之前也曾经出现过,而且极其相似。那么为了解决当时的问题,苏共召开了28大,但是28大之后不长时间苏共就解体了。

那么历史会在今天重演吗?当今世界各国都在围剿共产主义,那么面对这样的情况,中共的结局会怎样呢?就这些相关话题,我们今天邀请两位嘉宾来做一些分析和解读,两位都是通过Skype和我们连线,一位是南卡大学艾肯商学院教授谢田先生,谢教授您好。

谢田:主持人好,大家好。

主持人:另外一位是时事评论员赵培先生,赵培您好。

赵培:你好,大家好。

主持人:好的,观众朋友欢迎您在节目当中拨打电话,或者是发送短信与我们参与互动,同时您也可以通过YouTube收看我们的节目,或者进行文字互动,我们今天的话题是将中共的19大和苏共28大进行一个对比。首先我们请教赵培先生向我们介绍一下,苏联共产党在解体之前,我们知道它有1千8百多万党员,这么一个大的党派它为什么会说解体就解体了?它当时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况?向我们介绍一下。

赵培:其实苏共当时的情况跟中共现在比较相似,为什么呢?首先我们看政治型态,苏共当年是戈尔巴乔夫总书记,但是戈尔巴乔夫这个总书记也是党内的小圈子里面决定的。在戈尔巴乔夫之前的总书记人选由谁决定呢?它党内有些元老就是乌斯季诺夫、葛罗米柯、吉洪诺夫这些人在〝小圈子〞里面碰个头,就决定下任总书记是谁。戈尔巴乔夫成为总书记之前,他前面几任总书记太短命了,都是病夫,上来就病死,上来就病死。所以没办法,最后小圈子决定我们找个年轻的吧,找个谁啊,戈尔巴乔夫挺年轻,他的身体能扛得住,我们这些老头就别干了,我们在后面指挥他。

这个时候戈尔巴乔夫看到,你们推我出来,推我出来我得搞经济改革,经济改革这帮保守派就不同意了,我们这些老头推你上来,你怎么能搞改革呢?这不行,我们要按照旧有的方式做。戈尔巴乔夫就开始开放政策,我不光搞经济改革,我还搞媒体开放啊,他敢搞媒体开放,主要就是把斯大林也好,历代的这个苏共的这些丑闻都给曝了光了,他其实是针对元老派的一次反击。

结果曝光以后,以前大家都知道斯大林不怎么样,但具体没确认,这下可好,媒体曝光了斯大林怎么坏、列宁怎么坏,这个时候民众就起来了,就不干了,我们看到了真实的,我们再也不跟着共产党走了。这是苏共的一个政治情况。

那么中共现在也一样,我们看到习近平上台之前,胡锦涛就受他之前的政治元老江泽民、曾庆红这些人的气,一直受到现在;包括习近平现在也是处于一种跟元老激烈的角力当中。这是一样的,就是两党的政治内部是一样的。

那么具体到百姓来讲,中国人早就不信共产主义了,1989年就不信了。其实苏联人那个时候也不信了,苏共27大的时候还能提出我们要坚持马列主义,到28大虽然各派没谈得拢,但是谁都不再提我们硬是要坚持这个主义,但是明面上党章我们没有改,但是就是说百姓不信了。而且苏联当时退党非常严重,这种退党不像我们今天认为中国人退党,我们到《大纪元》上起个化名,我们就退党;他是真的拿着党证扔到当时的书记脸上,我就是退党!

那它1千8百万党员多少人退党呢?这个数字是戈尔巴乔夫1991年7月份苏共28大大会上说,已经有420万人公开退党了,我们这个党还干不干得下去啊?就是大家都知道共产主义骗人的,以作为一个社会实验来说彻底失败。那么现在《大纪元》网站上中国人退党人数,当然这个退党人数包括退出共青团、少先队的人数,是2亿多人!所以百姓们早就不信共产主义了。这是一个百姓心态的变化。

那么官场上的变化呢?其实苏联人看得比较明白,苏联人说你苏共、俄共也好,你们从第一代列宁就搞特权,就是咱们中国人说特供制度,你住别墅、你享受专业司机怎么样怎么样,就是各种特权,你这不变相腐败吗?到戈尔巴乔夫开放之后,你们腐败更严重,你们侵吞国家资产,就跟中共现在搞的这个一样,侵吞国家资产,你们干什么就把国家分了,你们还能自己搞个公司、拍电影什么赚钱,我们老百姓怎么赚钱?我们老百姓赚不到钱。这就是社会上一个腐败现象严重。中共现在大家甭说了,你看拉出来薄熙来、周永康贪了多少钱啊!也是一样的,中共的这个权贵家族也把持了中国的经济。所以历来到了这一步情况下,它就是一个倒台。

那么苏共28大面临着我们倒台怎么做?它摊开台面上说有三派意见。那么中共现在从18大起它就面临这个问题,到19大这个问题就更加尖锐。所以我们看到19大之前封网、各种矛盾都十分的尖锐,它跟百姓的矛盾十分尖锐。所以苏共28大从整个社会的背景上,跟中共19大,或者是18大到19大整个历史区间,有一个很惊人的类似性的对比。

主持人:好的,谢教授我也想请教您,就是说当时苏共解体之前,它难道一点征兆都没有吗?当时国际上对苏共是一种什么样的反应?

谢田:有征兆,事实上有很多很多征兆。从国际上看的话,很多学者的研究苏共、苏联解体的时候,事实上它有包括内政、外交、政治、军事、经济,好多因素都在。它在1991年解体之前,有1989年的民主化运动,指的是东欧各国,应该是从波兰开始,后来到匈牙利、罗马尼亚、其它原来的苏维埃的那些共和国,和东欧的其它社会主义国家,纷纷的脱离了苏联的控制。

还有一些中国人学者研究认为,当然我们中国人这样认为,实质上1989年的六四运动,虽然在中国是反腐,事实上也是反对共产党的腐败和控制,但是在中国没有结出一个好的果实,但是这些也至少是间接的给这些〝苏东波〞也提供了力量。

那像西方的学者就认为苏联解体的话,事实上是有它的结构上的原因,它政治的结构和经济上的结构,就是说它已经没办法再继续维持下去了。那有的美国人认为说可能还跟里根总统当年的那个〝星球大战〞计划,他的军备计划、武器竞争计划拖垮了苏联经济,当时确实是苏联的政治体制,或者外交体制,整个加盟共和国、〝苏东波〞都在分崩瓦解,苏联的经济也难以维持。

刚才赵培也提到中共和苏联相似的地方,实质上中国的经济也跟苏联那个时候一样,也出现非常危急的状态。

主持人:好的,赵培先生,习近平在19大上提出了中共亡党的这样一种危机,怎么来看待它的这种危机感?中共它这种危机感我们怎么来看待?用一种什么样的眼光去审视?

赵培:其实中共正确的来讲,1989年六四之后,其实它也应该随着苏联一块被扫进历史的垃圾堆。但是1989年之后,大家知道1989年赵紫阳换了江泽民上台,江泽民上台他就开始抓意识形态斗争,因为他觉得我们要亡党了,我们要抓意识形态斗争。这个时候邓小平说了,谁不改革谁下台!就把他给刺激到了,他开始改革。

他的改革,其实他也知道共产党谁信啊?他自己可能都不信!他怎么办呢?我腐败治国,我拿钱来收买你们官员。你们官员可以不信共产党,但是你们要发财不?要发财跟着我走,跟着我镇压百姓,我就让你们升官发财。所以中共这后面1989年到现在的这几十年,其实是这么镇压百姓还在走的这个过程,这就是这一系列的重要原因,它能够走到现在。

那么从习近平上台之后大规模的反贪腐,因为他已经看到即使江泽民的这个模式也走到了尽头,走到了尽头,他就开始反贪腐。中国有一句话〝反贪腐亡党,不反贪腐亡国〞,是两难的境地,怎么反都亡。贪腐带来经济上的败象现在已经看得出来,最著名的就是中国的债务危机,国企债务竟然占GDP的115%,全中国的债务加起来占GDP的百分之二百多,等于是中国人的钱都拿过来还也还不上共产党因为贪腐造成的坑。

所以习近平说了经济上的危机,他只是提到经济上的危机足以亡党,同样的话不光是他现在说;2016年,中共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刘鹤以权威人士的名义在《人民日报》上说,中国经济会出现L型的断崖式发展。就是说危机的真实存在。虽然习近平只说是经济方面的危机,表面上能看到的是经济问题,其实背后的根子还是共产制度已经烂到根了。江泽民腐败治国其实是饮鸩止渴,让根子坏得更烂,连土壤都给坏掉的状态。所以必须把中共连土壤带它的根一块挖掉,才能真正解决中国的危机。

主持人:谢教授,我们看到19大中共三代党魁同堂亮相,我们知道有很多媒体一直说有什么习、江斗或者江、胡斗,但是我们看到这一次党代会三代同堂,营造的是新、老团结的感觉。我不知道您怎么解读这种现象?

谢田:这对于中国人都不希罕了,事实上从中共九大、十大、十几大到现在18大、19大,每一次都像是团结的盛会,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就比方我们看到鸭子在水面上滑行,看起来很平稳、悠閒、优雅,但是水底下鸭掌在怎么紧张滑动我们是看不见的!

从习、王反腐我们看到铲除的都是江派势力,都是江派各种各样的官员,到现在为止已经有上百万的各级官员被铲掉,最高层的副部长级、部长级以上、军级以上的官员就有一百多个,这么大的规模足以把江派、江氏的根基都给铲除掉,如果说他们之间没有任何明争、暗斗或激烈的权力斗争谁也不相信!

为什么还会出现〝三代同堂〞?我想这就跟共产党人本性是一样的,从江泽民说起,他就是坏人,他就是坏、就是毒,你要他不毒也不行,但是他会一直战斗、挣扎到最后。习近平反腐也好,王岐山反腐也好,一再逼近,只要还没有逼迫到他,他都会有幻想:也许达不到我这一点。他如果不出席会议,那是间接向世人宣布了自己的死亡。从江系的角度、从那些元老或跟习近平内斗的另一方人的角度讲,他们需要出现,显示他们的存在和没问题;从习、王、李这方面讲的话,也需要他们的出现,在真正出现什么状况之前不要打草惊蛇,一样他可以有下一步的活动。大家如果想起历史故事,我想就像我们以前看到的康熙抓鳌拜的前一天,鳌拜还照常上朝,他们之间还是和平、平平安安的样子,就像我们在19大看到的一样。

主持人:赵培先生,也想请教您怎么看待中共三代同堂的现象?另外,您刚才提到苏联共产党解体之前,很多党员退党,他们都用真名退党,把党证摔在苏共总书记脸上,在中国大陆有没有类似现象?

赵培:大陆实名退党是有的,但是比较少,因为涉及到民族特性,中国人不像俄罗斯人那么直接、外放:我就不喜欢你,我就直接跩你,怎么了?!当然这也是有好处的。民族性格不一样,我觉得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中共19大上三代都坐在那,而苏共28大上就吵得不可开交。

苏共刚开始开28大的时候,各派都认为:大家能听我的。他们也分三派,分哪三派呢?一是社会民主派,就是后来成为俄罗斯总统的叶利钦这一派,叶利钦说,还搞什么共产主义,老百姓都退了,那么多党了,没人信啦,我们干脆直接不搞共产主义;我们改名社会民主党,我们搞民主制度。完了!我们不要跟着共产党一块死,不跟着共产主义一块死。

还有一派就是马克思主义派:我们搞到今天,是因为列宁和斯大林搞杀人、搞暴力革命,我们应该回到马克思原教旨主义(其实马克思原教旨主义也是暴力革命)。他就认为回到那个时候可以。第三派就是苏联共产党里面最顽固的一派,他们觉得马列主义搞得不够彻底,应该更加镇压百姓。什么搞改革开放?不开放!封锁起来接着洗脑,我们就能继续把共产党维持下去。

三派吵得不可开交,最后戈尔巴乔夫说,大家别吵了,我们继续现有政策,政治、经济继续改革开放。注意,人家死亡不是死亡在不搞改革开放,是死亡在共产党上;其实人家当时也搞改革开放了。这时候叶利钦一看,好,你们都想跟着共产党一块被扫进历史大灰烬,我不想啊!在苏共28大倒数的2天,他公开说:〝我也退党了,我不以共产党员的名义竞选俄罗斯总统。〞第二年,1991年,他当选俄罗斯总统,粉碎了苏联共产党的政变,历史给了他荣耀,成为俄罗斯的总统十几年。

那么回想一下,为什么现在中共会出现三代领导人都坐在一块?一是咱们民族的性格,咱们不像叶利钦那样:我也摔党证。都是在背地里做,我可能我就是不做。

苏共28大跟中共19大对比,其实共产党亡是大概率事件,我们通过历史分析,到了这一步它就是得灭亡!不管它怎么说,历史惊人的相似,重复发生。其实这个会开了,包括从18大开的会都是让这里面的高层人士有自己的选择,你是想成为历史的功臣还是成为历史的罪人?三代人坐上面不是问题,问题在于他们谁能够顺应历史大潮,借用历史正的力量。

就像叶利钦一样,他借用正的力量,他手里没有军队;苏共发动军队政变,强力部门的政变,克格勃(KGB)、军队、坦克开车开到莫斯科,他上街振臂一呼:所有俄罗斯境内的武装力量,听我的指挥。得,所有军人:行,我们听总统的指挥,我们撤,我们不政变。你看,借用了历史正的力量,他成为了历史的领路人。正是因为他在28大上的表态,他坚决不要共产党,所以历史选择他,给了他荣耀。

我想,这给现在还在中共高层的人、中国当权者一个选择的机会:你应该学谁?你是学那几个被扫进历史垃圾堆的还是选择成为英明的未来中国领导人?这都是个人的选择。我觉得是历史在给人机会,也希望人能够抓住机会!当然啦,共产党倒台是大概率事件,所以不管他怎么做,无所谓!我们只能是劝他做好。

主持人:我们先来接听一位加拿大张先生的电话。张先生您好。

加拿大张先生:你好。我认为苏共和中共都是最大的红色恶魔、红色撒旦,它们的共同特点都是暴力和谎言,暴力方面它们是一样的,都是残酷地疯狂镇压人民,也镇压它自己党内人;另外,谎言这一方面中共做得就更厉害。

主持人:感谢张先生。谢教授,请您回应一下。另外还有一个问题要请教您。当时苏共的经济也出现问题,赵培先生已经提到了。就拿今年来说,我们看到前两天、19日,中共公布第二季度的GDP增速是6.9%;第三季度是6.8%,像这样的增长速度经济会有问题吗?

谢田:如果相信中共的数字那肯定是没问题的,但是现在国际社会没有人会相信中共的经济数据。你看它的经济统计是6.9,第三季度刚刚过去十几天,它居然就把全国、这么大一个国家的经济统计数字拿出来了,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当然,中共国家统计局前任局长早已经公开告诉人们,中共的经济数字全部是假的,是虚构的。我认为虚构、夸张的部分很可能超过了百分之6%、7%。事实上经济停滞是我们所有人都看得见的,在十九大召开的时候,中共一定是跟以前一样营造一片大好的形势,所以这个数字肯定是为了政治需要而拿出来。

刚才张先生讲的话非常对,他从这个角度去看的。我想提醒大家一点,为什么说中共很像苏共、解体之前的苏共,中共有一个〝沉船计划〞我们都知道,早已听说过,现在被越来越多的人在证实,这些人是道德很坏的一批人,他们一面坐在那里开大会、喊口号〝要继续往前走〞,所谓的领导中国人民;一方面给他们自己准备好了〝沉船计划〞,一旦中共垮台、解体,中国出现像苏联、东欧的情况以后,他们已经转移了足够的财富,可以到南美以及其它国家。他们准备好了护照和机票,准备残存下来然后东山再起。这个计划的本身就告诉中国人民:中共是多么的害怕。

最近我遇到一位从中国大陆来的朋友说,这一次十九大才开会,京西宾馆的对面,一扇窗户都不能开。现在到了草木皆兵、风声鹤唳的地步,几百万人在北京、保安也好,严密监控。我们想一想它在防着谁呢?在害怕谁呢?实际上就是害怕中国的民众;我想不太可能是害怕对方的人。因为现在两派、几派,所有的人都关在一个房子里边,在京西宾馆开会、在人民大会堂开会。如果对民众有这么多的害怕,十九大期间审查也好、隔离也好,断电、断水、断炊等这些局势,当然大家都觉得不是好事;但是我觉得是好事,意思是说它给出一个非常好的信号,表明了中共现在的状态!。

主持人:我们再抓紧时间接听两位观众朋友的电话。一位是加州的黄先生,黄先生您好。

加州黄先生:主持人你好。对于这个问题,我说苏共也好、当今的中共和朝共也好,都是一丘之貉,它不是民选的政权,都是靠欺骗、暴力、恐怖手段镇压本国的人民维持政权,与人类的文明社会背道而驰。中共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手上沾了多少中国人民的血渍!这类政权一定走向灭亡。

主持人:谢谢黄先生,很抱歉!因为我们时间有限。另外一位是洛杉矶的朱女士。朱女士您好。

洛杉矶朱女士:我是想,那些元老根本就不想退党,他们觉得共产党不错,与他们自身的利益有影响,所以他们就以自己的功高自居,根本没有想到要退党;对他们很有利益。

主持人:谢谢朱女士。请教赵培先生,现在世界各国都在唾弃共产主义、围剿共产主义,中共作为当今世界唯一的一个共产大国,它在世界上还有什么样的影响,它的命运会是如何?

赵培:中共在世界是干什么呢?一是在世界上收买流氓、特务为它服务,比如在台湾收买黑帮、在美国收买媒体为它服务。其实就是苟延残喘,让世界停止对它的围剿。但是现在世界局势对它也越来越不利。因为世界各国也意识到,当年共产主义阵营虽然是突然土崩瓦解,但是中共作为当时马列主义阵营的一个杀人机器,它还存在。

在西方,欧洲共产主义的余毒,比如侵占文化、篡改人权定义、篡改各种文化上的定义包括对道德下滑等一系列问题,已经引起世界各国重视。其实世界各国百姓在反思:我们这么多年到底应该怎么样?所以有美国总统川普的上台。因为他是基于普世价值、基于基本常识判断的总统,所以他能够有时候对共产主义的渗透起到很大的抵制作用,特别是在全球围剿朝鲜的过程中,中共也感受到自己危机、风雨飘摇。所以在世界各国清除共产主义文化是属于一层层剥皮,慢慢通过一个个事件去认识的过程。

中共在国内的倒台可能现在在寻找一个临界点。大家知道,〝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可能只是一起偶发小事件,可能只是一家包子铺被砸、哪里的拆迁问题就成为导火索,引发整个中共连锁倒台;越集权,越容易引发偶然事件触发的连锁倒台。这就是中共的命运!

说起政治隐喻,在这一次大会上中共提出2020年要消灭全国的贫困人口。就有中国人说什么呢?啊!我只有3年好活了;3年之后共产党就要消灭我。等于是它把生死提出来了,3年之后,到底是你能消灭贫困人口还是贫困人口来消灭你共产党?我觉得倒是一个政治隐喻吧!我们只是开玩笑说是〝政治隐喻〞。中共很可能死于一场突发事件。

主持人:谢教授,您还有没有什么补充?

谢田:我想补充一点。刚才那位女士讲得很对,实际上并不是中共自己要退出历史舞台,我想它跟苏共一样,是形势逼迫成这样。我认为以川普为首的西方正义国家,现在已经开始对全球共产主义最后围剿,在北韩是军事的;在中国是外交的。

主持人:因为时间关系,我们不能把所有的问题都能解释清楚。感谢观众朋友的收看和参与,因为时间关系,今天的节目就到这里结束。观众朋友再会!
广告
我来说两句
您的评论已提交,谢谢!
请输入您的评论后再提交!
广告
广告

订阅电子报

为保护您的隐私,我们绝对不会将您的电子邮箱透漏给任何人。

友好连接: 神韵艺术团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赛 | 大纪元时报 | 希望之声 | 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 明慧网 | 动态网 | 无界网 | 加拿大真相片摄制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