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热点互动】台湾大学起风波 红色之手伸多远?

纽约时间: 2017-09-27 11:41 PM 
 ( 自动连播 )
点击下载观看Embed 1:   Embed 2: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7年09月28日讯】【热点互动】(1667)台湾大学起风波 红色之手伸多远?中国选秀节目〝中国新歌声〞原定于周日(9月24日)在台湾大学举办音乐会,结果遭到学生和摄影人士现场抗议。过程中发生流血,学生被现场一些统派团体人士打伤,音乐会也被取消。这件事情在台湾引发一些强烈的反响,也引发国际媒体的关注。那么为什么一场文化演出会演变成流血的冲突?学生为什么要抗议这场演出?诉诸暴力的这些统派团体又是什么样的背景?
广告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直播节目。中国选秀节目《中国新歌声》原订于周日、9月24日,在台湾大学举办音乐会,结果遭到学生和社运人士现场抗议,过程中发生流血,学生被现场一些统派团体的人士打伤,音乐会也被取消。

这件事情在台湾社会引发强烈反响,也引发国际媒体关注,为什么一场文化演出会演变成流血冲突,学生为什么要抗议这场演出,诉诸暴力的这些统派团体又是什么样的背景?今晚,我们请两位嘉宾讨论。一位是在现场的政论家陈破空先生,破空您好。

陈破空:主持人你好,各位观众好。

主持人:还有一位是通过电话和我们连线的台湾师范大学政治学教授范世平先生,范教授您好。

范世平:主持人好,陈破空先生好,各位听众、观众大家好。

主持人:非常感谢。节目开始,请观看有关事件的视频片段。

中国选秀节目《中国新歌声 》活动,除了搭建舞台损坏场地、排挤学生使用,也被踢爆从出借场地到海报上都印上〝台北市台湾大学田径场〞字样,因此遭学生质疑统战势力入侵校园,有学生在现场高呼〝统战退出校园〞口号,也有民众站在舞台边,拉布条表达不满。由于学生与民团的抗议,演唱会 活动被宣布提前终止。接近散场时,中华统一促进党成员与台大学生爆发冲突,两名历史系学生遭对方以甩棍攻击,受伤送医。

据了解,中华统一促进党支持中共以〝一国两制〞方式统一台湾,除了经常出现在台北西门町、101大楼前广场表达诉求,还攻击与它意见不同的团体和民众。

主持人:观众朋友,欢迎您在节目中间跟我们分享您的看法,您可以通过电话或者给我们发手机短信,或者在YouTube上观看直播并和我们文字互动。破空,想先请问您,刚才新闻中我们看到当天在现场发生的一些情况,一场文艺演出为什么会演变成冲突,能不能先给我们简单介绍一下事件的来龙去脉?

陈破空:这件事情有三个因素。台湾大学学生之所以群起抗议这场演出有三个因素,《中国新歌声》节目被称为〝中国新歌声──台北‧上海音乐节〞的活动,第一,它占据台湾大学的田径场长达一周,让台湾大学学生的正常锻炼和田径活动无法进行,引发学生的不满。

第二点,它没有注意保护环境,田径场的两处遭严重损害,而田径场刚刚花了3,700万新台币整修,被损坏了。

第三点,关键是它矮化台湾大学。台湾大学的全名是〝国立台湾大学〞,结果有的主办单位受中共压力,故意在某些文宣上称为〝台北市台湾大学〞,矮化了。不管是你认同台湾这个国还是中华民国这个国,不管是什么国,它跟中共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不一样的;〝国立台湾大学〞是完整的称呼,结果把它称为〝台北市台湾大学〞,那是对台湾大学师生严重的挑衅和侮辱。

在这样的情况下统战因素出现,表面上是文艺演出,实际上是政治演出;表面上是所谓的〝音乐节〞,事实上是中共的统战活动,所以台湾大学的学生发出口号〝让统战退出校园〞,不能接受中共的统战,而且说〝台湾大学属于台湾,不属于中国〞,指的是红色中国,不属于中国。

主持人:但是学生在现场只是表达抗议,真正的流血冲突并不是学生发起的,是吗?

陈破空:支持民主、自由的人往往是用和平的方式抗争,学生就是通过鸣笛、撒冥纸方式抗争,使演唱会被迫取消。但是学生在抗议活动中,校外的统派和独派人士赶到,独派是赶来声援学生,而有些所谓的〝统派〞人士是赶来骚扰学生。

统派的一个叫爱国同心会、一个叫什么中华统一促进党,人数极少,面孔极老,又老又少的一小撮,中间一个年轻人也没有,连中年人也没有,甚至有巨大的黑社会背景、明确的红色背景、中共背景。这种统派组织来了之后就大打出手,拿甩棍殴打学生,又是拿拳头殴打学生、追打学生等等,所以酿成了流血,4个学生受伤送医,而且是流血的场面都出现了。

所以我就说,这批人、这两个组织,什么爱国同心会、中华统一促进党被称为台湾的土共,这些土共组织一旦沾上共产党,共产党的特质是暴力、血腥、流血,一沾上共产党就必定是暴力、血腥、流血,这些人虽然号称是台湾的什么什么党,事实上就是共产党的外围组织,把共产党的全部特征表现出来,就是暴力,就是流血,就是这一套,是必然的事情。所以在台湾社会激起了极大的愤慨,就是共产党的黑手或红手伸向了台湾,伸向了台湾的大学。

主持人:范教授,我想请问您,刚才破空谈到学生对于这场音乐会的不满,也请您谈一谈,您认为学生最主要的不满在哪里?另外,也有人认为,这场音乐会其中可能还有一些台湾的歌手,听上去似乎是很温和的文化活动,把它上升到统战是不是有一点小题大作?

范世平:这个活动是不是叫〝统战〞或者叫一般的〝音乐会〞,我想有几个主要的差别。第一个差别,这一次的确是由中共上海市台办来主办的活动,所以它绝对是统战活动。为什么呢?因为我们看到上海市台办的主任李文辉,这一次在台大举行的活动,可以说是从早坐镇到晚来掌控活动进程。

第二点,过去中共在台湾也办过很多次类似的校园演唱会,但是从来没有在台大举行过,这一次特别在台大举行。为什么在台大举行呢?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意义。我们都知道,在台湾的民主运动或者是所谓〝台独运动〞,台湾大学是发祥地。所以我常说,台大就等于是台独的井冈山,今天从中共来讲:我在台独的井冈山插红旗,我办这样一场两岸青年的音乐会,表面上是用流行音乐的方式,但是,台湾的学生还有台大的学生在下面听着大陆的歌手唱着大陆的歌曲,甚至唱红歌,然后两岸的青年手牵手、心连心共同唱〈龙的传人〉。

这表现、表达什么呢?是说:我习近平在对台的工作上,已经对台湾的青年工作做到位了,我已经把台大、这个台独的井冈山给攻陷了。然后就所谓的〝两岸一家亲〞,或者是柯文哲所说的〝两岸是生命共同体〞的概念就充分体现了。在中共的十九大召开之前,我们知道习近平的对台工作一直被诟病,不成功,特别是他上台之后,2014年就发生了太阳花学运,2014年下半年台湾的九合一大选国民党惨败,再加上去年台湾的总统大选蔡英文当选,民进党在立法院过半。

所以习近平的对台工作可以说是乏善可陈,而且可以说毫无进展,反而引发台湾民众对大陆更大的反弹,他这一次要突显出在十九大之前的对台工作已经入岛、入脑、入心了;三中一青,所谓中产阶级、中下层、中南部还有青年工作,完全到位,包含我们看到最近除了青年工作之外,还有湄州的妈祖同一时间也在台湾环岛。所以他要做的就是〝三中一青〞,从宗教交流、青年交流、文化交流全面性的铺开来,这也是在为十九大之前作准备、作暖场。

这一次一个小小的音乐会李文辉为什么一定要在台大举行,不能在别的大学举行吗?因为别的大学不具有代表性。他知道台大有象征意义,所以他一定要在台大办,而且是在户外的场地,夹杂早晨有非常大规模的市民参与;前几场都是在室内的场地,比较小,外界比较不知道。他除了要影响台大,还要影响的是整个台北市,所以我觉得他这一次的政治目的很高。

还有就是这一次活动的海报,上面是1个星星4个红星,五星的概念就是中共的概念。

另外,它叫做〝中国新歌声──台北‧上海音乐节〞,就等于是把上海跟台北等同,都是中国之下的直辖市,所以是〝中国新歌声〞,然后把台大,刚才陈破空先生讲到,变成台北市台湾大学,这也是一种矮化。

从种种来看,我们看到官方的手直接介入,而且不只是上海市台办通过施压柯文哲,然后柯文哲再施压台湾大学,那台湾大学等于是一天的时间、非常神速的行政效率完成了整个审批,完全违反了平常的审批过程,所以让外界觉得政治力介入非常深。

主持人:谢谢范教授。破空,我想问一个问题,刚才你们谈到,学生认为是统战,那为什么学生对于统战这么反感?另外,也有媒体把这个活动简单的界定为统、独之争,您认为问题的关键是不是统、独之争?

陈破空:当然,台湾的年轻人都主张台湾是一个独立的国家,他们或者认同是台湾国也好,还有人认同中华民国也好,总之跟中华人民共和国无关,没有关系。他们认同的国就不是中共的那个国,在这样的情况下,独立,就像是追求人格独立一样,台湾2,300万人追求他们自己的独立。台湾事实上在行政体制上、在政治价值上就是一个非常独立的政治实体,是举世公认的,有政府、军队、银行、经济一切都是独立存在的;共产党一直想要染指,其实共产党跟台湾毫无关系。

共产党虽然现在打着反台独的旗号,其实它在上世纪40年代是最先支持台独的,最先支持台湾独立运动,它当时是为了反对国民政府,今天又假装来反台独,事实上共产党的存在促进了台湾独立运动的发展。因为共产党在那里起了反作用,比如爱国同心会和中华统一促进党,爱国同心会它爱什么国?它爱的国首先不是中华民国,中华民国国旗是青天白日满地红,同心会竟然打着五星红旗在台湾乱窜。

同心会是什么?事实上是离心会,它跟台湾人离心离德,它是极少数,我说它又老又少,一伙老人、一伙少数人,里面连年轻人都没有,中年人也没有,它在整个台湾年轻人的对立面,爱国同心会应该叫做爱党离心会,它爱的是共产党。所谓〝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前身是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是苏联的一部分,用外国的思想来武装中国,推翻了国民政府的一个东西。

中华统一促进党起的作用是中华分裂促进党,它从来没有在台湾起到统一的作用,它统一谁啊?它连台湾本地的人都统一不起来,就那么几号人、五六个人在活动、十几个人在活动,统一谁?而且这个党背后是又红又黑,这两个党都是一样,又红又黑,我就想起薄熙来在重庆唱红打黑,这两个党真是又红又黑,黑是黑社会,红是共产党。

中华统一促进党的背景是竹联帮,头目是张安乐,外号〝白狼〞的一个黑社会头目,在台湾犯案累累,为了逃避台湾的追踪跑到大陆去躲了二十多年,躲过了追溯期才回台湾。这一次他的儿子张玮坐镇指挥暴力、殴打学生,根本是黑社会,同时又跟共产党结合起来,红、黑相加,又红又黑,就是唱红打黑,或者唱红唱黑。共产党给这个组织头目张安乐每年500万人民币的支出,而且给这个所谓的〝党〞3,000万人民币的活动经费,整个就是一个共产党的外围组织。

由于台湾是多元化社会,台湾是民主化社会,所以这些党可以在那里活动,所谓的〝党〞、黑帮在那里活动。要说的是,多元化社会他们可以有一些他们的主张、他们的理念,要以理服人、以德服人;但是他们无理、无德,所以他们动手打人,用共产党的暴力,可惜他们在台湾是极少数,使用暴力根本不可能赢得任何人心,起的作用完全是分裂。共产党砸钱在他们身上是当了冤大头,起的是反作用。

主持人:范教授,我们确实经常看到媒体对爱国同心会、统促党有一些暴力举动的报导,他们对于不同意见的人比如在台北101大厦前,以前也传出爱国同心会殴打法轮功学员。您怎么看这些统派组织的背景,台湾人民又怎么看这些团体呢?

范世平:这些统派团体在台湾的所谓支持度是很少的,因为我们看到历届的民调来讲,支持统一的民调大概都在10%以下,所以他们在台湾是一个比较少众的政治势力。过去以来,他们比较强调的就是宣扬反独促统,跟台湾的一些社会议题比较没有连结,自从蔡英文上台之后,因为她做了很多的一些改革,例如军公教年金改革,她也引发了很多的反弹,我们看到这些所谓的统派团体就开始找寻新的一些所谓的结合点,他们就跟这些反年改团体结合起来了。

所以你看到这些反年改团体都是一些退休的军公教,他们比较没有抗争的能力;这些所谓的统派团体又结合了黑道,这些黑道的很多这些年轻人他们敢冲、敢跳、敢闯,就变成像红卫兵一样,所以某种程度他们最近的发展,我觉得找到了一个新的切入点,就跟台湾的社会议题结合,某种程度来讲这是发展的一个新的趋势。

另外就是他们结合了在台湾的一些陆配(大陆籍配偶),还有像在台湾念书的大陆学生,他们形成了一种横向的联系。所以我们可以看得出来他们跟这些年改团体结合,某种程度来讲他们的诉求更加的多元,也越能跟台湾的一些议题相结合,但是不是能引发共鸣呢?我个人认为未必。例如他们跟这些年改团体结合的结果,反而让大家对这些抗议年改的这些军公教产生了反感,认为他们好像都是暴力的。所以反而让这些年改团体被污名化。

这些统派团体让外界觉得他们更为嚣张、跋扈,在路上插着五星红旗,你只要经过,跟他们的诉求不同,他们就用暴力相向,甚至用辱骂的方式。所以这个会引发台湾民众的一种恐惧,甚至台湾很多民众都认为台北市长柯文哲对这件事情的处理太过消极,因为他们的活动大部分在台北市一些著名的景点,比如101、中正纪念堂或者立法院附近,这也是外界对柯文哲有微词的地方。

现在台湾民众对这样的急统团体,我想他们的政治诉求我们尊重,你是支持统一我们也尊重,因为台湾本来就是一个多元的社会,你要统一、你要独立,我想大家都可以表达自己的立场,但是你不能够用一种暴力的方式来强迫别人接受,或者是威胁、威吓别人,甚至跟黑道结合,把政治跟帮派横向联系,我想这是台湾民众不能接受。赖清德现在已宣示要展开大扫黑,我想应该是会获得民众的支持。

主持人:破空,也请您谈谈您的看法,前几天有立委开记者会呼吁立法,谴责以政党名义暴力行使黑帮行为。您觉得这种方法是不是有效呢?

陈破空:对,台湾早就应该采取行动了!表面上是所谓的〝党〞,什么中华统一促进党,事实上是黑帮,是竹联帮,张安乐这一伙人就是通过暴力大打出手,施展他所谓的〝政治理想〞、〝政治暴力〞。

我想说的是这两个团体为什么我说它是台湾的土共呢?因为它不是真正的统派,如果台湾真正的统派是捍卫中华民国、举中华民国国旗青天白日满地红;他们在台湾举五星红旗什么意思呢?台湾是个多元化社会,你举五星红旗没事啊,没有人把你抓进大牢,你有你的诉求、你在那举可以,有的甚至扛着五星红旗在台湾跑一圈,2,300万人有一个人像小丑一样跑一圈你就跑。

但是我想说这些人,有没有本事扛着青天白日旗去中国大陆跑一圈?给跑来看看!你是统派,你是中华民国的公民,而且中华民国以前是覆盖中国大陆的。好,既然你是统派、你是中华民国的一分子,那你手上要拿中华民国的护照,中华民国的公民,你就扛着青天白日满地红国旗到天安门去嘛,有本事,你说你很有本事又是黑社会,天不怕地不怕,你又是什么党、又是爱国、这个、那个,你到中国去活动一下试一试!

这些人去了之后,我看他旗子都亮不出来就被打个半死。所以这些人事实上表面显得很凶悍,他是在台湾民主社会逞凶,他知道民众都很和平,国家都很包容;他到了中共这种地方之后啊,从政府到政府的爪牙都是暴力的,以暴易暴,他们连声都不敢吱,到中国大陆他们只能乖乖地做孙子、做太监、做奴才。在台湾逞凶算什么?那完全就是虚弱本质的体现。

主持人:现在线上已经有几位观众,我们很快接一下观众的电话。一位是加州的王先生,王先生请问您在吗?

加州王先生:主持人你好,陈破空先生你好。最近台湾台大的流血事件反映了中共思想对台湾的渗透结果,我最看不起这些用暴力压制人家发声的,或者听不进人家不一样、发表不同意见的这些人,这是一种共产文化的斗争哲学,那枪杆子出政权、胜者为王、败者为寇的流氓手段,是一种自以为是的愚民政策,一个民主制度的国家,有法律保障个人发表不同的意见,你侵犯了人家的权利,有法律来保护你,你为何要用暴力不允许人家说不同意见呢?

主持人:谢谢王先生。还有一位加拿大的齐先生,齐先生您好。

加拿大齐先生:好。谢谢。陈破空先生提到了,有人可以拿五星红旗在101大楼下面挥舞,但是假如拿青天白日旗拿到天安门去,马上给抓了。国民党跟马英九,马英九8年要负一定的历史责任,这个不对等啊,不对等就完了;什么谈判、什么都是你要负历史责任。

我要提到柯P在这个事情上,台北市长他有一定的责任。

第三点,我要谈台湾大学有一位了不起的学者,它的校长傅斯年。1946年,蒋公批准9个人去延安访问,傅斯年跟左舜生就在窑洞里下棋,共产党在外面做戏,黄炎培这样的好好老先生屁颠颠地跟在外边跑,傅斯年就说,这有什么看头?做戏嘛!

主持人:非常感谢齐先生。还有一位加州的丁先生。丁先生请问您在吗?

加州丁先生:方菲主播久违了。陈破空教授好,中华民国师范大学教授好。关于这个事情,这些统派的人很傻你知道,因为中共、共匪已经放弃不理他们了,晓得他们这些人没有用,掌权也掌不了,根本拿不回政权的,他们还稀哩呼噜帮着中共去打这些无辜善良的台湾大学同学。我1971年(民国60年)在台大历史系旁听,旁听了一年,当时蒋中正总统时代,以前的治安没有这种稀哩呼噜的事情,所以他们这些人实在太划不来,太不应该了。

主持人:谢谢三位观众。我想请范教授很快点评一些,因为刚才观众提到,这样的行为其实也是中共在台湾渗透的结果。您觉得这些统派组织与中共背后支持的关联性有多强?另外,您是不是觉得这样渗透的结果也是比较令人忧虑的?

范世平:对,的确我们是蛮忧虑的,他们的行为越来越组织化。据我们了解,像张安乐或者有一些大陆籍配偶,我们当然不是歧视这些大陆的配偶,而是大陆配偶他们在台湾的确中国大陆的民政部也有在背后操控,他们也成立了一些中华生产党等等。

我们欢迎大陆的民众来观光,也欢迎大陆的配偶来台湾定居,但是我们比较不乐见的是中共在背后来操作这些力量,这会对台湾的安全、对台湾的民众感觉到担忧和恐惧,对两岸关系的发展也是不利的。事实上我们都可以看到〝白狼〞张安乐,他本身在台湾就是一个很有争议性的人物,我常常觉得你中共要在台湾找代言人,可以,没问题,但是请你找一个形象比较正派的,你不要找一个流氓或者是帮派分子来当代言人,他在台湾肯定不会加分,只有减分。

中共我常常搞不懂,今天它的对台工作的目的是什么?如果你今天真的是要拉拢台湾的民众,你今天真的是要让台湾民众跟大陆真的是所谓的血脉相连,就不应该找白狼这些人来做你们的传声筒,那只会适得其反。像这一次的台大事件一样,我觉得其实中共自己说是〝聪明反被聪明误〞,本来李文辉上海市台办主任,他想藉由这次台大的活动来邀功,也帮自己升官,因为他现在是上海市所谓〝厅局级〞干部,我相信他未来还想继续往上爬,他想成为〝副部级〞干部,想成为国台办副主任,因为我们知道之前龚清概也是从福建的台办主任上升到国台办副主任,所以我认为李文辉他也想如法炮制,就搞了台大这一场戏,想让这个可以加分,但是结果我们看到就是〝成也台大,败也台大〞,最后是适得其反。

所以我必须要说,台湾的年轻人啊,我最近见到一些在台湾念书的香港学生,他们都很羡慕台湾,我们敢于跟中国大陆说NO,最近香港的中文大学他们贴出一些港独的标语就遭到严厉的处罚,但是在台湾却是可以阻挡中共这样的一个统战活动,这也展现出台湾年轻学生们的自觉、自醒,他们敢于付诸行动,不怕强权的精神。

主持人:是。说到这,破空,正好谈到台湾的年轻人,我们看到这个事情发生之后,中共《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有评论,他特别提到台湾年轻人:台独这个怪胎把台湾年轻人搞得很神经质,让他们失去了全球化时代应有的视野。您怎么看他的评论?

陈破空:这个胡锡进所谓〝胡言不乱语〞,这个人他知道自己是胡说,不乱语是不违背中共的规矩。他说这个话只要换一个名词就行了!他说,〝台独〞这个怪胎正把〝台湾〞年轻人搞得很神经质;是〝中共〞这个怪胎正把〝中国〞的年轻人搞得很神经质,把台湾和香港的年轻人越推越远。

刚才范教授说得很好,〝聪明反被聪明误〞。还有一个成语叫〝赔了夫人又折兵〞,中共自以为财大气粗,砸钱来搞统战,一个是砸钱办这种所谓的〝音乐会〞,下钱无数;另一个是砸钱扶持了一些土共组织,什么爱国同心会啊、中华统一促进党啊,就是爱党离心会、中华分裂促进党,砸钱在这儿搞,结果是对台湾的年轻人既不认识,也不了解,也不体会,按照中国网友的话叫做〝不接地气〞,完全跟台湾的年轻人对着干。

主持人:有人说它文化交流经常是弄巧成拙。

陈破空:对,为什么弄巧成拙呢?中共主观主义、自以为是、高高在上,又好像居高临下,完全不知道;就是把钱大批大批往水里投。刚才范教授说,它应该找个形象好的,不应该找个黑帮。恰恰我倒是认为中共只能找黑帮,中共就是黑,又红又黑,黑就是红,红就是黑,所以它只能找黑帮,黑帮也只能找中共,暴力找暴力,这个叫臭味相投,沆瀣一气,所以它找了黑帮组织来合作!

主持人:恐怕形象好的也不愿意作为中共的代言人。范教授,请问您对于《环球时报》这样评价台湾年轻人您怎么看?

范世平:其实很多人认为这场运动有学生来抗争,不是只是抗议体育场被占用吗?怎么又跟所谓〝台独〞有关?我认为其实这是搞不清楚,它是一体两面的,台大学生去抗议体育场被占用了一个礼拜,无法使用,这是维权,维自己的权利,为什么会变成支持台独呢?因为我们要维护的是主权,所以一是维自己的权;一是维国家的主权,主权跟自己的权其实都是权利的问题。

我觉得是中共搞不清楚,它认为:你看这些学生怎么后来被台独分子给利用了?!完全不是。是一体之两面,都是在维护自身的权利,我觉得这是一个很重要的概念。这也表示台湾在整个大中华地区,包含新加坡,都无法跟中国say No,只有台湾有这样的勇气,我觉得这是台湾了不起的地方。

主持人:非常感谢二位。今天节目时间很快就到了,感谢观众朋友们的收看和参与,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广告
我来说两句
您的评论已提交,谢谢!
请输入您的评论后再提交!
新唐人网友 2017-10-02
現在是台大反對,以後是全台所有大學學生反對中共獨裁統治。
广告
广告

订阅电子报

为保护您的隐私,我们绝对不会将您的电子邮箱透漏给任何人。

友好连接: 神韵艺术团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赛 | 大纪元时报 | 希望之声 | 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 明慧网 | 动态网 | 无界网 | 加拿大真相片摄制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