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熱點互動】軍老虎被政治嚴懲 中南海發生了什麼?

紐約時間: 2018-10-20 01:06 AM 
 ( 自動連播 )
點擊下載觀看Embed 1:   Embed 2: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10月20日訊】【熱點互動】(1827)軍老虎被政治嚴懲 中南海發生了什麼?
廣告

日前,中共前軍委委員、原聯合參謀部參謀長房峰輝,以及原政治部主任張陽被開除黨籍、取消軍銜。中共官方通告說,他們「不忠誠不老實,搞兩面派做兩面人」。房峰輝被起訴,移送審查,已經自縊身亡的張陽被追繳涉案財物。隨後部分省市表態支持當局的決定,並且點明房峰輝的問題首先是「政治問題」。北京為何此時高調政治嚴懲兩名「軍老虎」?中南海發生了什麼?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今天是10月19日星期五,歡迎收看《熱點互動》節目。日前中共對兩隻軍老虎,前聯合參謀部參謀長房峰輝,以及原政治部主任張陽做出開除黨籍、取消軍銜的決定。通告中說,這兩個人對黨「不忠誠不老實,搞兩面派做兩面人」。對房峰輝移送審查起訴,而對張陽則是追繳涉案財物。隨後部分省市先後表態支持當局的決定,並且點明房峰輝所犯的問題首先是「政治問題」。

為何此時北京要高調處理兩隻「軍老虎」?中南海究竟發生了什麼?就這些相關話題,我們今天邀請兩位嘉賓一起來做分析解讀,兩位都在現場,一位是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博士,李天笑博士,另外一位是特約評論員,夏小強先生,兩位好。

李天笑:您好,大家好。

夏小強:主持人好,大家好。

主持人:好的,觀眾朋友,節目開始,我們先來看一個資料短片。

中共黨媒「新華社」10月16日報導,中央軍委決定開除聯合參謀部原參謀長房峰輝,和政治工作部原主任張陽兩人的黨籍。兩人此前已被取消上將軍銜。

「新華社」說,兩人「嚴重違反黨的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涉嫌腐敗,「情節極為嚴重,影響極其惡劣」。

在兩人的罪名中,有三項是一致的,如「搞兩面派做兩面人」、「不忠誠不老實」和「政治上蛻變、經濟上貪婪」等。

房峰輝和張陽都在去年8月突然從公眾視野中消失,他們的崗位悄悄換上別人。去年11月23日,張陽被發現在北京的家中自縊身亡。中共軍網隨即證實。當時中央軍委正在調查核實他捲入郭伯雄、徐才厚等案的線索,並抨擊他「用自殺手段逃避懲處,行徑極其惡劣」。

張陽死後,當局對房峰輝的調查仍在持續。直到今年1月,中共官方才正式宣布房峰輝因涉嫌行賄、受賄受到調查。黨媒「央視」說,房峰輝和張陽是老搭檔,兩人都受郭伯雄、徐才厚流毒侵蝕。

這次官媒公開對兩人的處分,尤其引發關注的是,已經自殺的張陽仍被追繳涉案財物。

主持人:好的,觀眾朋友,您現在收看的是《熱點互動》節目,歡迎您在節目當中撥打我們的熱線電話(646)519-2879來參與討論,也可以給我們發送手機短信,或者是在YouTube平台上跟我們進行互動。我們今天的話題是北京處理兩隻軍老虎,中南海究竟發生了什麼?兩位嘉賓一位是李天笑博士,一位是夏小強先生。

節目開始我們先來向天笑博士請教一下,房峰輝和張陽這兩個人其實之前當局就已經宣布他們兩個人被處理,在您看來,這一次的宣布,這次的處理,和之前的那種宣布的處理,它們之間的罪名有沒有什麼區別?或者有什麼特點?

李天笑:有重疊的地方,但是有重大的區別,第一個,他們剛被拿下去的時候,主要他們的罪行重點是落在經濟方面,行賄、受賄這兩方面,這次也提到這個,我想是重複。

但是這次的重點是在他們政治犯罪,剛才影片中講到,他們是嚴重違法黨的紀律和黨的規矩,把他們的經濟罪帶上了政治罪,前面一個帽子戴上,而且只說政治罪的性質,「不忠誠不老實」、「搞兩面派」,而且最後落實的一句話,政治上的蛻變在前面,經濟上的貪婪是在後面,換句話說,重點是在政治方面。

這個就說明,第一,這次可能會以重罪伺候他們,這是一個。再有一個,因為他們兩個人是郭伯雄、徐才厚的親信,郭和徐是江系在軍中主要的親信,所以矛頭直接指向江澤民系統,這是第二個。

第三個,還預示著今後進一步深入的處理可能會有一些大的動作,而且這個背景還不止像我們現在所認識到的比較淺的層次,或者這麼小的範圍,有很深的背景在裡面。

主持人:小強先生,剛才天笑博士提到了張陽、房峰輝他們犯的是政治問題,其實這個問題相對來說是比較空泛的,我想請您能詳細的介紹一下,什麼是政治問題?

夏小強:習近平反腐打虎這五年多,一般公布慣用的罪行都是以貪腐論罪,但大家都知道,貪腐在中共的官場和官員中是一種常態,基本上是每個人都貪腐,如果一個官員進入中共的官場,他想要往上升遷,貪腐是一個潛規則,誰要違反這個淺規則,基本上是被官場淘汰的,所以大家都知道所謂所有的貪腐問題都是政治問題。

現在房峰輝和張陽他的罪名提升到一個政治問題,因為當初他們被查的時候,是軍委主席習近平親自下令要查的,他當時官方的措辭,目的是全面徹底肅清郭伯雄和徐才厚的流毒。郭伯雄和徐才厚是前兩個軍委副主席,他們兩個人是當時江澤民集團安排在架空胡錦濤的兩個人選。其實現在房峰輝和張陽他們兩個等於是他們兩個的接班人,在習近平的任上也接著起到架空習近平的作用。所以現在他們兩個所謂政治問題就是,他的措詞中說房峰輝是「兩面人」,就是他沒有在政治上和習近平保持一致,主要是這個意思。

主持人:李博士,其實按照常規,開除黨籍應該是在最初一處理的時候就應該開除黨籍,為什麼現在才宣布對這兩人要開除黨籍呢?

李天笑:我也看了一下,想了一下,是應該是在移交司法處理的時候,檢察官的時候,應該把他們的黨籍開除以後才去的,為什麼那時候沒做?我想可能有幾個原因在裡面,一個就是在抓他們的時候,對他們政治上的犯罪這些還沒有徹底的搞清楚,或者定性、審查這方面可能還有一些東西要做。

另外還有一個,再版的黨內處理黨內違規違紀處分的決議8月份還沒下來,這是一個,現在要把他們用開除黨籍的方式把他們開除黨籍,我覺得這裡主要的原因是要把開除他們黨籍的原因給說出來。因為這個原因關係到對習近平下一步來處理跟江派在軍隊有關的人這個事有極大的關係的。

比方說,剛才小強有講到了,房峰輝和習近平他們之間有不一致的地方,不一致的地方就是,表面上他支持習近平,在批判郭伯雄,但是實際上他是搞兩面派,很多地方在抵制習近平,而且是有言論、有行動、有後果,這三個東西,你去看紀律處分的條例裡,要有言論、有行為、有後果,這個就是構成開除黨籍的一個非常重要的條件。

你可以看到他在郭伯雄就要被抓的時候,他曾經在一次飯局上公開講,他說要動郭伯雄的話,他要一槍把那個人砰掉,砰誰呢?砰習近平。這話傳到習近平耳朵裡面,你想這是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

還有一個,在「十九大」之前,中印之間發生了一些衝突,好幾個月,那個時候突然雙方之間達成協議和好了,就是在他被抓了以後,很多外界就猜測,不是說他親自去阻止,挑起中印之間的衝突,而是說中印之間要進行談判達成協議的時候,他可能起了一些阻礙作用,當然這背後的背景可能更深一些。在這種情況下,就是有言論、有行為,和有後果,就開除黨籍。而且這個東西要講出來,你說已經開除黨籍了,你再把開除黨籍的東西講出來,就顯得有點好像不是特別恰當,所以我覺得這也是一個很重要的原因。

另外在人事上,實際上房峰輝自己也安排了很多自己的人,如果把這個問題,政治問題,開除黨籍裡面的政治原因結果講出來的話,對進一步召開下一步的四中全會上,可能也有一定的防範作用。

主持人:好的,天笑博士提到了四中全會,我們都知道最近中共可能要召開四中全會,據說可能明天這個時間。

李天笑:20日。

主持人:北京在這個時候處理這兩隻老虎,而且把政治問題提得這麼嚴重,我就想了解一下,中南海是不是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夏小強:習近平上任的5年多,將近6年,他一直在反腐打虎,其實每天都有事情發生。僅僅是在軍隊反腐,我們盤點一下,他在軍隊這5年多時間,光是拿掉的中共的上將就有7名。2名前中共副主席郭伯雄、徐才厚,總參謀長房峰輝、政治部主任張陽、前空軍政委田修思、前武警司令王建平,還有一個國防大學前校長王喜斌。所以說在「十九大」前的時候,習近平火速拿下了3名,一名是孫政才,就是江派的一個接班人,孫政才拿下,然後就是拿下了房峰輝和張陽。

習近平在這5年多的反腐中,他觸動了以江澤民集團為主的所有中共內部利益集團的利益,等於得罪了大部分的中共官員,這些中共官員是很恨習近平的,他們一直也想形成所謂的「反習勢力」,想挑戰習近平的權威。特別是今年中美貿易戰之後,中美貿易戰對中共控制下的中國經濟造成很大的衝擊,進而危及到了中共的政權。在這個背景下,所謂的「反習勢力」就藉著這個機會挑戰習近平的權力,挑戰習近平的地位,向習近平發難,等於說習近平如果處理不好貿易戰的話,這些勢力就會開始向他挑戰。

所以現在習近平當局高調、嚴厲的把房峰輝和張陽拋出來,它罪名定得很高,並且在定張陽的罪名的時候很有意思,張陽屬於已經死掉了的中共高官,他和徐才厚一樣也是死了。在徐才厚的官方通報中只是說「依法處理」他收賄的財產;但是張陽用了一個「追繳相關財務」,這個措詞不一樣,是有很大區別的,等於對張陽,說得不好聽的話就是趕盡殺絕,不給你的家庭留任何的餘地了,這是一個很嚴厲的手段。

這等於習近平當局釋放了一個信號,就是現在他要嚴厲對挑戰他權威的這些所謂的「反習勢力」,進行一個嚴厲的、強硬的一個姿態。

主持人:就是毫不手軟的意思。

李天笑:我補充一點,對中南海來說意味著發生什麼事情,我覺得倒不一定是中南海裡邊的權力爭鬥對習近平不利,或者什麼。有兩種可能,一種可能就是習近平他要採取一種震懾措施,敲山震虎,震懾江派人物,這兩個人他們是直接的用兩面派的手法來對付習近平,有人說政變、有人說其它,這個都沒有證實。但是總歸來說,習近平現在在四中全會上要定於一尊,在有權威、有實權的情況下要說到做到,在所有問題上都要拍板。這是中南海的一點意義。

第二個,我覺得可能意味著習近平要有重大行動,因為「十九大」以後習近平已經大權在握了,基本上政治局也好、中央委員也好、常委也好,全部都是他,基本上他可以說了算。但是如果要採取特別重大的行動,這裡邊就有兩種可能、兩種行動、兩類的,一種是國內、一種是國外。國內比方說要抓捕江澤民,或者是採取緊急行動的話,那就不容質疑,任何人都不能採取疑議的,就是我定於一尊、我說了算,我今天下決定抓就抓,要達到這樣一種程度。像以前你還議論議論,這行不行,那行不行,不用了。

第二個,可能意味著在中美貿易戰上,習近平也有一種預案,有一種可能性的預案,就是說他可能要採取向美國做出某種實質性的、結構性上的讓步。因為現在貿易戰打下去的話,沒有什麼前途的,越打越壞,拖得越晚,川普這邊的要價就越高,而且越不容易能夠達到體面的結果。

所以習近平講的自力更生也好,我覺得有可能做出一種強硬的措施,它主要是給中國老百姓看的,或者一種煙幕彈甩出去,愛國主義嘛,他講這套東西,然後把人唬住。內部的話他很可能採取一種,實質上我還是要做讓步,不讓步不行的。所以意味著重大的行動,國內、國外都有可能,我覺得有這種可能性。

主持人:小強先生,剛才天笑博士提到了,說是定於一尊,但是我們知道這幾年當中,大小老虎也好、蒼蠅也好,打掉的確實不少,有很多。但是為什麼北京現在還要高喊著,包括地方當局還要高喊「維護習核心」,這是不是意味著北京遇到了什麼挑戰?就像剛才天笑博士所說的這些問題。

夏小強:對,這次在中共官方宣布了對房峰輝和張陽處理的通告之後,它用詞是比較嚴厲的,進而地方的多個省市開始表態,表態的時候又提到要堅決維護習近平的核心地位,堅決維護中央的權威。一般中共媒體這樣說的時候,恰恰是他的核心地位受到挑戰了,他中央的權威受到威脅了。

主持人:對,所以有網友說「缺啥喊啥」。

夏小強:對,所以說我覺得這一方面是中共內部的所謂「反習勢力」江澤民集團對習近平發出的一個挑戰,但是呢,我覺得從更加整體的一個角度來觀察的話,我覺得不僅僅是這樣,現在是中共整體的體制的因素已經浮到了桌面上來,我覺得甚至已經超過了它內部的挑戰。

我舉個例子來講,中共其實從歷史上來講,它在內部的這種鬥爭中,它一直是需要用製造恐怖來控制整個黨的,就是說中共甚至在很危急的時候,它都會不斷地內部清洗而殺人的。上個世紀20年代末和30年代初的時候,在江西蘇區中共開始大規模的內部清洗,叫殺AB團。當時國民黨、國民政府對中共的圍剿已經使中共的生存發生很大的危機了,這個時候沒有一點點影響它內部清洗,當時殺掉的AB團成員至少有7萬人,甚至中共在和國民黨打的時候,都很難找到基層的指揮員。

在40年代的時候在延安,當時中共面臨了日本和國民黨的雙重夾攻,它就開展了延整風運動的這種清洗運動,也是殺人無數。所以說中共的內部清洗和殺人是一種常態。在現在的這種中美貿易戰的背景下,現在這個時候,它內部進行這種整肅,它也是正常的一種反應。

另外還說到一個問題,對中共最高領導人來講,有一個很有意思的現象,只有在中共中最邪惡的人才能坐穩中共最高領導人的位置。中共歷史上的總書記大部分都成了反革命,近幾十年,胡耀邦、趙紫陽他們往往就是邪惡不夠的,想為老百姓做點事情的,都被中共所整肅。

所以說在中共體制內,最高領導人只有兩種選擇和出路,一種就是他順著中共的邪惡勁走,它會幫助中共去作惡,幹壞事,可能會使一個原本很好的人變得特別壞,它就是個攪肉機把你攪進去。另外一種,你不能夠順著中共的邪惡往下走的人,所以說他就會遭到整肅。在中共的體制內,在這個條件下,這點基本上是不會改變的。

所以說現在中共高層所謂遇到的挑戰,就是在雙重的背景下,一方面是中共內部集團的互相內鬥、傾壓;另外一方面是中共體制它本身的邪惡和它的矛盾所決定的。因為中共的這種邪惡,它和中國人民、中國的利益是完全水火難容的,一個中共的領導人他只要為了中共的利益,他絕對不可能為中國民眾謀得福利的,這一點是永遠不可調和的。

李天笑:夏小強先生講得很對,我補充幾項,一個就是說為什麼不斷遇到挑戰,「反習勢力」啊、不斷製造各種各樣的搗亂、攪水,麻煩不斷,我覺得可能有幾個原因,第一個就是說沒有除惡務盡,就是說中共內部最邪惡勢力的頭子--江澤民、曾慶紅這些人仍然在逃。就是說這個江系裡面,我首先講江澤民集團是中共的一部分,而且是最邪惡的這一部分,那麼它底下這些殘餘勢力在觀望著,如果江澤民這些人還在,那麼說明將來可能有一天還會翻版,或者怎麼樣,這個就造成了他們利用各種各樣的僥倖心態,這個是一個。

再有一個,我覺得是什麼?就是習近平他現在是中共總書記,那麼按照中共這個規律的話,那總書記應該是所謂的黨魁什麼也好,但是現在問題是,習近平他跟中共之間還是有區別的。就是用蘇共原來戈爾巴喬夫跟蘇共的關係來看,里根是向戈爾巴喬夫喊話,就是說「推倒這堵牆」!最後戈爾巴喬夫和葉利欽兩個人合力就把蘇共給解體了。

那換句話說,今天川普跟習近平之間這種關係,是因為看到了習近平身上他可能有跟戈爾巴喬夫解體蘇共這種可能的潛力,或者是可能的作用,當然他要給他一種機會。

那麼對習近平來講,他作為一個中共上來的總書記,他可以利用他現在的地位,達到了這個程度,他可以做一些事情,比方清掉了幾百隻大老虎,或者說把江澤民手下的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令計劃這些人都搞掉了,他也可以做一些事情。

但是問題在於他如果說對這個權力產生了一種留戀,那麼這就產生問題了。他可能會產生一種留戀,比方說什麼呢?我這個權力是共產黨給我的,那麼如果說我不要共產黨了,那麼這個權力也沒了。所以對習近平來說,最主要的問題就是他要把權力基礎換掉,就是把共產黨這個基礎換成人民這個基礎。對他來說,實際上他掌握了最高權力,有了這個大權之後他是可以這麼做的,這個對他來說實際上就是一念之間做的事情。

第三個問題,就在貿易戰當中,習近平好像總是把中國出現的這些問題跟美國討價還價,實際上這是沒有必要的。今天所造成的知識產權問題,強迫美國交出技術產權這些問題都是江澤民時期,或者是江澤民架空胡錦濤時期所造成的,包括入世,入世貿的時候,江澤民採取很卑鄙的收買方式來達到這一點的。所以這些罪責,習近平大可以歸責到江澤民頭上。

今年不是改革40周年嗎?通過改革這種方式,把貿易戰中產生的所有的罪責,都實事求是的歸責到江澤民那裡,然後跟川普達成一定的協議,這樣的話對民族、對他自己本身都有好處的。所以說我覺得在習近平來看,這個關係上,中南海、所產生的各種各樣對他的挑戰也好,各種麻煩也好,實際上就這三個問題在糾纏著他。

主持人:小強先生,剛才天笑博士和您都提到了跟美國打這個貿易戰,那究竟這個貿易戰跟現在中共的反腐有什麼樣的聯繫呢?

夏小強:本身貿易戰和反腐沒有直接的關係,現在的反腐其實只是,習近平上任之後的反腐,到拿下了江派的高官,正國級高官周永康之後,其實它這條反腐的軌跡已經止住了,因為接下來我們沒有看到任何再超過周永康這個級別的官員落馬。現在的反腐,我覺得只是它內部激烈鬥爭,一種常規性的、震懾性的反腐,它是這個情況。

那麼貿易戰是今年2018年才發生的貿易戰,這個貿易戰給中共政權帶來了很大的衝擊。所以說習近平反腐,正是因為他反腐,他原來反腐聲稱「開弓沒有回頭箭」,所謂反腐「上不封頂」,但是我們看到他由於沒有拿下中共腐敗的總教練江澤民,還有江澤民集團的二號人物曾慶紅,所以造成了這種所謂的「反習勢力」的存在,他們就是利用一切的機會來挑戰習近平的權威。那麼在貿易戰的背景下,他們接著會繼續進行所謂這種的挑戰。

李天笑:我覺得剛才夏小強他自己講的一個很好的觀點,但是這個觀點一開始講的這個論點有點把它給否定掉了,就是說他講這個反腐跟貿易戰沒有關係,實際上如果說這個貿易戰是由於不公平的貿易狀態造成的嘛,造成不公平的貿易狀態的這個人不就是江澤民嗎?當時他統治的時候所造成的。而今天腐敗的總根源、總教練不也是江澤民?這兩者都有關係,都是在江澤民身上。

而江澤民是中共一個最最邪惡的頭子,他不單是在經濟上,在制度上,而且對民眾的迫害也達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而且跟共產黨之間是有千絲萬縷的聯繫,這樣的話,江澤民的很多罪行都可以歸到共產黨的。比方說它的組織原則、它的整個制度、它的文化等等,人員系統、國家機器等,這個都是跟共產黨連在一起的,換句話說,沒有共產黨對他的這種支援,和制度上的聯繫的話,江澤民他怎麼能夠迫害民眾呢?特別是迫害法輪功,他怎麼能夠做到這件事情呢?做不了的嘛!所以說當你清除江澤民,審判江澤民,給他定罪的時候,你就必然的要把共產黨的罪惡也順便就帶出來了。

主持人:那照您這種說法就是說,現在處理張陽和房峰輝,對他們兩個人這種高調的處理,就能解決目前的這些問題嗎?

李天笑:這個要看習近平。我覺得他現在可能著重點就是在這兩個人,跟郭伯雄和徐才厚的關係,但實際上可以往前做,也可以停下來,在他看來可能是這樣。實際上也意味著他可以做這件事情,如果他需要這麼做的話,或者他認識到這個問題,關鍵是在那兒的話,他是可以這麼做的,他可以採取這個重大的行動,但是至於他採不採取?這是另外一回事。

換句話說,就是我們可以看到中共本身是不會改的,它邪惡的本性是不會改的;但是習近平作為總書記,他是可以拋棄中共的。所以說現在我覺得最關鍵的,最清楚的就是什麼呢?中共它不會改,但是習近平他是可以拋棄中共的。

川普實際上把重點落在什麼呢?看習近平他本身會不會對中共這個制度,對中共採取一定的行動,他是在等待這一點。這次彭斯講話的要點是把「中共」和「中國」是分開的;換句話說,把「中國」、「中國人民」跟「中共」是分開的。我想川普也是這個觀點。就是因為有這麼一種區別,所以川普才跟習近平去談,否則不用談了!為什麼呢?你是中共,我跟你談什麼呢?等於說我跟中共在談了。你想想這個不是矛盾嗎?有人用詞總是用中共中共,那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不是川普在跟中共談嗎?不是的啊!是這麼一個問題。

夏小強:那我再說一點就是關於貿易戰和反腐,我覺得沒有直接關係。如果有關係的話,我覺得在貿易戰的背景下,對中共政權造成重大衝擊的背景下,那麼會加劇中共內部的這種內鬥和分化,我們實際上已經看到這種跡象了。

當中共當局很難應付這個貿易戰的時候,它必定對內加強控制。我們看到現在整個中國社會的意識形態收緊,各方面全方位的收緊,對民眾的管控收緊,體現在中共高層上,就是利用這種所謂反腐的方式來加強對官員的這種控制。

我覺得貿易戰其實只是在整個的現在一個大的背景下的一個導火索,這個導火索就是,它標誌著全球以美國川普為首的西方世界的陣營和正義力量,正在對中共進行一個整體的圍剿,隨著這種圍剿的加劇,將會加速中共內部的分化和解體,這個趨勢是向這個道路上發展。

李天笑:我覺得還有一點也很重要,就是對於中共圍剿也好,中共它是一個抽象的概念,在另外的空間它可能有邪靈的表現。但是問題是你在對付它的時候,你是要有一種方式怎麼來解體它?通過貿易戰可能就是一個突破口,通過其它方面、各種經濟文化什麼的這方面的突破口。

所以這個問題上,要把這個關係搞清楚,對於中共這個邪靈,性質邪惡的東西,是一定要把它解體掉。但是對於具體的怎麼解體它?你還是要通過具體的方式,比方說蘇聯這種方式,在歷史上曾經有過唯一的一次例子就是蘇聯,這個例子到現在沒有失效。而且現在川普實際上是照著里根的方式在做,我覺得這個問題是比較關鍵的。

主持人:小強先生,您覺得現在處理張陽和房峰輝這麼高調,有觀點說可能要對中共的軍隊進行新的一輪大清洗,我不知道您持什麼樣的觀點?

夏小強:接著我剛才的觀點,在貿易戰的背景下,當中共政權遭到重大危機的時候,它會加劇中共內部互相的鬥爭,所以可以預料習近平當局將不僅僅對軍隊中的它的「反習勢力」展開清洗,還會對整個從中央到地方、省籍,所有的向他發起挑戰的勢力展開清洗。

同時我覺得還需要進行的一點是,中共現在正在調動一切資源,利用全部的國家機器,不惜一切手段在轉嫁中美貿易戰帶給中共的衝擊和危機。現在我們看到一個指標、一個數字,9月份的時候,在貿易戰已經開始幾個月之後,在川普政府對中共發起的貿易戰3個月之後,中國對美國的貿易順差又創新高,這說明中共在加緊加快速度轉嫁危機。

它一方面把私營企業收為國有,採取國有化;另外一方面,它剛剛降準,釋放了1.2萬億的人民幣,然後今年已經三次降準,總共釋放3.1萬億人民幣,這意味著大量的金錢投入市場、投入社會,造成通貨膨脹,物價上漲,民眾要來負擔,同時人民幣不斷的貶值,它等於說採取所有的方式,所謂「自力更生」嘛,所謂「共克時艱」,轉嫁危機。

主持人:好的,我們現在來讀一下觀眾朋友給我們發送的手機短信,有兩位朋友,第一位朋友是這麼說,中共體制如同黑社會,官員黑吃黑已成常態,遺憾的是連國際刑警組織主席也逃脫不了被失蹤,這是國際社會的不幸和悲哀。

第二位朋友是這麼說,我覺得夏小強先生談得很好,習近平反腐拿下周永康後就停止了,沒有再繼續往上走,周永康只是江澤民的一個爪牙而已,現在還不抓江澤民,很多罪習近平也會擔負責任的,所以對於習近平的機會真的是越來越少了。天笑博士,有沒有對觀眾朋友做出回應?

李天笑:他講的是一個陳訴,它不是問題,所以我同意他的觀點。現在習近平抓孟宏偉,把兩個人開除黨籍,現在提出來,實際上我剛才已經講了,也意味著一種可能性,就是要採取重要的行動,有可能在國內就抓江澤民,或者在國外他要採取對貿易戰中做出一種重大的讓步措施,他做一個鋪墊,這都是可能的。

主持人:張陽和房峰輝這兩個人在軍隊裡,剛才兩位都講到了,是郭伯雄和徐才厚的嫡系,他們的親信。軍隊腐敗到底是一種什麼樣的程度呢?

李天笑:軍隊腐敗應該說是全面性的,中共的軍隊現在已經打不了仗了,實際上從一個人當兵進去都是要用錢來買,然後要升官什麼的,層層層層都是要買的,一個大校5百萬人民幣,一個將級軍官就是1千萬,上去就更高了。從徐才厚家裡面抄出來各種錢財、字畫、古玩等十幾卡車。而且郭伯雄從他一開始在新疆的時候,在蘭州軍區後來到北京軍區都是一連串的腐敗。

從誰的身上能夠典型的看出中共軍隊腐敗的縮影,把它放大的話,整個軍隊就是爛透了,它是不可能再打仗了。所以在這個情況下,當然了,習近平進行軍改,其中一個目的也是在這個方面,要把這些軍隊裡面的腐敗現象去掉,當然同時要把江澤民在對軍隊的安排這些人也去掉。

但是能不能根本解決問題?我覺得在共產黨制度下是不可能的,為什麼?現在國際上最主要的問題,你不要說2025也好,什麼計劃也好,其實川普和彭斯他們並不在乎你搞2025,你搞好了,你只要是用正當的手段,你共產黨去掉了以後,你隨便怎麼搞,日本搞自己的產業也可以。

主持人:自己去研製發展。

李天笑:你自己搞嘛,你不要去惹到別人。而且現在只要共產黨存在,東南亞國家都認為你發展軍力,或者擴充,這個都是一種邪惡的勢力,共產黨就是邪惡的,你要擴張就是邪惡的擴張,所以大家要遏制你,要圍堵你,你把共產黨去掉以後,都不存在這些問題。

主持人:小強先生,最後一個問題,有網友說現在北京現在是一場不流血的武裝政變,習近平單槍匹馬端掉了上一屆的中央軍委。我不知道您怎麼理解網友這樣一個觀點,這個背後究竟有什麼樣的故事,能不能向我們介紹一下?

夏小強:這個要回溯到當時江澤民執政時代,江澤民在執政的時候做的最重大的,它所謂的政治遺產就是迫害法輪功。江澤民迫害法輪功之後,它下台之後,它擔心它迫害法輪功的政策改變,因為迫害法輪功已經成為這個世紀最大的國際人權事件,那麼多的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然後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在國際上已經舉世皆知。

江澤民最擔心這個事情翻案,所以江澤民就安排了它的人馬進入了中共最高層,胡錦濤執政時期的班子,9個常委,除了胡錦濤、溫家寶兩個人,其餘的基本上從外交、宣傳、政法到軍隊都被江澤民的勢力所把控。郭伯雄和徐才厚就是江澤民安排架空胡錦濤的,其實胡錦濤在位10年等於說是基本上無所作為,他沒有辦法,整個的實權完全被架空。

習近平上任之後,他不願意重蹈胡錦濤的覆轍,他就開始反覆打虎,所以他從軍隊中拿下了大概有上百名的將級軍官,中央軍委我剛才已經盤點過了,7名上將拿掉,現在等於說全部的軍委幾乎全軍覆沒,一鍋端。

即使在這種情況下,我並不覺得所謂的獲得了很大的穩定,因為中共的體制從江澤民時代已經把整個中共的這種體制完全給毀滅殆盡了,它完全靠的是利益、權力來拉攏手下的人為它賣命。習近平這個時候拿出來反腐打虎,中共官員靠什麼為你賣命呢?現在共產主義的理想已經失去了,它只有靠利益。但是它一旦反腐打虎的時候,這些中共的高官沒有利益可得的時候,他們是不會穩定的,中共體制本身決定了所有的反腐打虎是沒有結果的。所以在中共的體制下,我看不到解決的可能性。

李天笑:我插一句,習近平現在很多嚴厲的做法,包括對民眾,要看最終的結果是什麼,如果最終的結果是拿下江澤民,最後解體中共,這些都可以作為一種手段來解釋,不能夠現在就過早下結論,他現在怎麼怎麼樣,過早的下結論我覺得反而把這個事搞糟了。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謝兩位嘉賓的精采分析,也感謝觀眾朋友的收看和參與,觀眾朋友,再會!
廣告
我來說兩句
您的評論已提交,謝謝!
請輸入您的評論後再提交!
不具名 2018-10-20
习近平执政以来的一切举动没有丝毫放弃中共的迹象,相反具有强化中共统治的趋势。
廣告
廣告

訂閱電子報

為保護您的隱私,我們不會將您的電子郵箱透露給任何人。

友好連接: 神韻藝術團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賽 | 大紀元時報 | 希望之聲 |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 | 明慧網 | 動態網 | 無界網 | 加拿大真相片攝製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8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