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中国经济已经危殆

7月17日,中共国家统计局发布数据:上半年GDP为593,034亿元,按不变价格计算,同比增长5.5%;其中,一季度增长4.5%,二季度增长6.3%。5.5%恰好就是当局今年的政策目标。相比去年,GDP增长目标设为5.5%左右、实际只有3%,似乎形势尚可。

不过,外界却不认同。摩根大通、摩根士丹利、花旗集团等华尔街大行,纷纷将今年的中国经济增长预期下调至5%,意味着“市场对中国增长前景的怀疑情绪正在上升。”这还算温和的。大蛮等一些知名评论者,在分析官方数据之后,认为上半年GDP增长率应为负数。

原本,去年底中共突然放弃顽固坚持近三年的“动态清零”,令外界对中国经济复苏抱有幻想,现在破灭了。人们不禁要问,为何中国经济不能复苏呢?这个问题非常复杂。本文略谈三点。

第一,当前中国经济已处危殆状态

走到今天这一步,经历了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自2008年中国经济其实就走下坡路了,2011年后GDP增速持续下滑,说明病入膏肓。第二个阶段,疫情三年,病残之身再遭重创(2022年李克强召开前所未有的10万人会议,称“中国经济大盘动摇”)。所以,2023年上半年中国经济之表现,是个趋势性、结构性问题,不是周期性问题。

下面是国家统计局的两张图表,分别列出2017-2022各个季度GDP的同比增速和环比增速(今年一、二季度,同比增速分别是4.5%、6.3%,环比增速分别是2.2%、0.8%)。

这些数字显然是修饰过的。即便如此,也显示出,2017-2019的衰弱下行和2020-2022的震荡下行。

中国经济的危机,中共内部和美国早都看在眼里。为什么美国2018年起跟中共打贸易战?原因之一就是当时川普政府就判断中国经济困难。例如,2019年10月21日,川普在内阁会议上,不认同中共公布的数字(2019年第三季GDP按年增长6%),说“很可能处于负值”。

中共内部呢?大陆经济学家向松祚在2018年年底的一个演讲中透露:一个非常重要的机构的研究小组,他们内部发布的报告是,到目前为止,(2018年)中国GDP的增长数据为1.67%;而另外一种测算显示数据为负。

这就表明,当今中国经济的危殆状态,乃冰冻三尺、大势所趋。由此,大家就不难理解,为什么这些年中共权势阶层大量移民、裸官盛行,习近平亡党危机那么强了吧?

第二,疫情三年大规模人口死亡,其对中国经济的打击难以估量

三年疫情中国到底死了多少人?这是中共一个天大的秘密(官方数字为8万多人死亡,没人相信)。大家知道,死亡率一般是稳定的。多年来,中共民政部的报告中都会公布尸体火化数据。诡异的是,中共迄今没有公布去年第四季度的火化数据。

这几天还出了个戏剧性事件。7月13日,浙江省民政厅公布2023年第一季度的统计数据,其中,火化遗体数达17.1万具。与去年同期数据(2022年1季度)9.9万具相比,增长超过72%。全国震惊了!但浙江省民政厅又立即删除了第一季度的火化数据,“知乎”上的相关话题和讨论也被屏蔽。

大家都还记得,2022年中国疫情狂飙,80%-90%的人阳了,死亡人数医院太平间根本装不了,火葬场日夜加班都忙不过来,名人讣告大量出现。海外媒体《大纪元》获得的内部文件显示,南京市染疫死亡高峰时,死亡人数是平时的6〜7倍;南京成立遗体处置专班,对火化、殡葬数据严格保密。这些都显示中国正在发生着一个巨大的死亡事件。

然后,大家看到,中共宣布逾60年来中国人口首次负增长(2022年比上年末减少85万人),其中中国4个一线城市——北京、上海、广州、深圳,人口共减少27.47万人。不过,这些官方数据都是掩盖。

中国人口死亡真相是什么呢?《纽约时报》曾刊文说,“在政府突然放弃“清零”政策后,中国经历了一波感染高峰。粗略估计表明,仅仅两个月内,全国死亡人数就达到了100万至150万之间,远远高于官方统计的数字。”不过, 提出这些“粗略估计”的研究者也认为这些数字“极不确定”,可能太保守了。在海外媒体的讨论中,对中国死亡人数的估算,从数千万到数亿都有。

但无论真实数字为何,大规模人口死亡是肯定的,其对中国经济的打击必然是巨大而深远的,怎么估计都不为过。如果不承认这点,就不可能看清中国经济的真实状态,开出的药方都是错的。

中共掌握真实死亡数据,却拒不公布;中共倒台之日,真相将会大白于天下。

第三,贫富悬殊是中国经济的一个死穴

7月11日,中共央行发布《2023年上半年金融统计数据报告》说:(一)6月末,广义货币(M2)余额287.3万亿元,同比增长11.3%。这较2022年末增加20.87万亿。(二)上半年人民币存款增加20.1万亿元,其中住户存款增加11.91万亿元(占比59.25%)。

这意味着M2高增,大量货币却以预防式储蓄的方式沉淀下来,并未转化为消费和投资流入实体经济循环,也就是说中国经济确实具有了一些“流动性陷阱”的特征(是否掉入“流动性陷阱”尚有争论)。这也表明中国经济实在糟糕透了。

不过,本文这里关注的是存款增加中的贫富分化问题。第一,上半年住户存款增加的势头,已远超2020-2022年(见下图)。

2020-2022人民币存款与住户存款增加额

                                           资料来源:中共央行

第二,住户存款里面的贫富差距悬殊。这又根源于中共“改革开放”的最大问题——不公平。民间称“解放是抢劫,改革是分赃”,的确入木三分。

“改革开放”之初,中国人普遍贫穷;到90年代初,金融界的说法是,10%的人掌握60%的有价证券和40%的银行储蓄;到90年代末,城镇居民抽样调查显示,3%的富裕人口占有居民储蓄存款的47%。进入21世纪更甚。2015年,国内银行存款达50万的储户占比仅有0.37%,也就是说在全国存款50万以内的人占比达99.63%。而招商银行2021年年报显示:日均资产超50万元的个人客户仅占客户总数的2.12%,却持有超八成的资产。

那么中国穷人有多少呢?2020年5月28日的记者会上,李克强说,“我们人均年收入是3万元人民币,但是有6亿人每个月的收入也就1000元。”企业家曹德旺则说,“中国有消费能力的只有2亿人,有人说我们市场很大,有十几亿人,但是其中超过十亿人并没有消费能力,怎么能说市场很大,有的只是人口,没有消费能力。”

由此可见,中国的贫富差距已经到了极限。这不仅耗尽了中国经济发展的潜力,而且物极必反,它势必反过来激化中国经济、社会和政治上的各种矛盾,挑战中共的现行政策和统治合法性,使各个阶层的人都发出“我们不能再这样活下去了”的呼声,人心思变。这预示着中国的大变革即将到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