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徒有虚名的“中共式制裁”

“蔡麦会”前,中共给麦卡锡及多名议员发出警告信,声称会采取“必要和果断的行动”。

结果会谈结束后,中共并未对麦卡锡蔡英文提出任何具体的反制措施。直到4月7日,中共外交部才宣布,对美国哈德逊研究所、里根图书馆及其负责人采取所谓反制措施。

中共外交部的公告称,美国哈德逊研究所、里根图书馆为蔡英文在美国活动提供平台和便利,损害“中方主权和领土完整”,限制这两个机构与中国的大学、机构等组织和个人进行交易、交流及合作。

同时,哈德逊研究所董事会主席史登(Sarah May Stern)、所长兼执行长华特斯(John Walters)、前美国总统里根图书馆执行董事修普希(John Heubusch)、雷根基金会首席行政官德瑞克(Joanne M.Drake)等四人也受到中方制裁。

按说“蔡麦会”的主角是谁?不是哈德逊研究所、里根图书馆及其负责人,而是蔡英文和麦卡锡,前者只是为后者提供活动场所而已。若中共宣称的所谓损害“中方主权和领土完整”真的存在,那该负责任的首先也是蔡英文和麦卡锡以及参与会面的多名议员,而不是哈德逊研究所、里根图书馆及其负责人,真要制裁,首当其冲的那也是前者,而不是后者。可中共却本末倒置、避重就轻,与其说是制裁,不如说是装装样子罢了!

难怪众多大陆网民嘲讽中共当局不敢与美国对抗,只会打嘴炮,底线一退再退。

“制裁麦卡锡不好吗?”“制裁议长,那可能就得干架了。”“不敢对麦肯锡制裁吗,麦肯锡与菜菜子见面还发表联合声明的。”

“机场也要制裁下呀为蔡英文经停提供便利。”“下次约在一块空地上见面,是不是得制裁那块空地???”

“我要制裁那里的空气。”“我们绝不退让,但是底线可以。”

这次被中共宣布制裁的还有台湾驻美代表萧美琴,称她“蓄意挑动两岸对立对抗,肆意破坏台海和平稳定”,禁止她和家人进入中国、香港及澳门。

与此同时,台湾前外交部长陈唐山所引领的智库“远景基金会”,以及台湾执政党民进党与各国民主人士1993年所创立的跨国联盟“亚洲自由民主联盟”也受到中方制裁。

但是,中共的制裁对台湾官员能起作用吗?可以说完全起不到作用,不会有任何影响,因为台湾高级官员不访问中国大陆,而中共法院对台湾也没有任何管辖权。再说,去年中共已宣布制裁过萧美琴了,这次制裁的内容与去年完全一样,连制裁的新花样都懒得花心思了。

至于制裁“亚洲自由民主联盟”,这就更可笑荒唐了,因为这个组织根本不是台湾的。

民进党台北市议员赵怡翔7日在政论节目《新台湾加油》表示,“亚洲自由民主联盟”这个组织最无辜、最无奈,它是台湾开筹备会议去泰国曼谷成立的,是亚洲各政党共同组成的组织,包括日本、韩国、泰国、菲律宾等各国政党都在里面。他说明,目前的主席是菲律宾参议员、秘书长是菲律宾众议员,他们收到这个通知一定觉得莫名其妙,蔡总统与麦卡锡会面,关他们什么事情。世界各国都把中共的制裁与恐吓函当作笑话。

稍微懂点国际政治常识的人都知道,制裁是国际社会政治斗争和博弈的一种常见手段。既然是制裁,那就一定要有实效,不能走过场,否则就成了摆样子装门面。而中共对美国和台湾的制裁,不仅是这一次,包括以前的,大多恰恰都是走过场、摆样子和装门面,有时甚至连制裁对象都搞错了。如此徒有虚名的“中国式制裁”,除了能让小粉红自嗨,根本起不到多少制裁的实际作用,自然更吓不倒国际社会的正义力量。

据报道,遭制裁后,哈德逊研究所指责中共长期尝试压制国内外反对其国际侵略和压迫中国人民的声音,称他们坚定与台湾同在。

里根总统基金会和研究所则称,对决定主办麦卡锡和蔡英文会晤感到自豪,他们不会辜负已故前总统里根(Ronald Reagan)的期望,让以他名字命名的图书馆成为一个充满活力的知识论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作者提供/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