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时:中共房地产金融坏帐攀升 或引风暴

综合多家陆媒报道,截止3月31日,中共六大国有商业银行2022年“成绩单”悉数亮相。因受中共经济下行影响,企业和个人贷款扩张速度明显放缓,在持续让利实体经济、LPR利率下调、央行降准等政策大背景下,商业银行息差持续下行,量增不抵价降。尽管存贷增量都有新增,但实际营收增速在减缓,此外,数据显示,6大国有银行的房地产不良贷款率齐刷刷地一致攀高,引发外界对中共金融系统性风险推高与紧迫的担忧。

房地产不良贷款率上升,风险难控

据澎湃新闻报道,国有六大银行(工商银行、农业银行、中国银行、建设银行、交通银行和邮储银行)2022年实现归属于股东的净利润总计13482.96亿元,较2021年的12723.44亿元增长近6%,但比2021年增幅下降5个百分点。

在资产端,国有六大行的不良贷款余额集体走高,不良率方面,第一财经报道,2022年国有六大行的个人住房贷款不良率全部走高。2022年末工行、建行、农行、中行、邮储和交行的个人住房贷款不良率分别为0.39%、0.37%、0.51%、0.47%、0.57%、0.44%,较2021年末个人住房贷款不良率分别提升0.15%、0.17%、0.15%、0.20%、0.13%和0.10%。

房地产对公贷款不良率,2022年末工行、建行、农行、中行、邮储和交行分别为:6.14%、4.36%、5.48%、7.23%、1.45%、2.80%,比2021年末增长1.35%、2.51%、2.09%、2.18%、1.43%、1.55%。

中国专家认为,房地产业贷款是金融业重点防控的金融爆雷风险点,但风险化解需要时间,推估不良率会持续上升。

中共房地产“三高”,埋下金融隐患

中共在过往的几年中,对房地产实施打压政策,祭出房企融资三道红线杀猪盘,推行房住不炒,将房产地产的资本属性与功能挤出,使得房地产行业快速坍塌,进入寒冬,恒大、碧桂园、花样年等大型房企出现资金链断裂、债务违约而纷纷面临绝境,中国金融业随即进入爆雷风险快车道。

上个世纪90年代,中国开启房地产商品化改革,之后2009年中共注入四万亿刺激经济,房企通过“高杠杆、高负债、高周转”模式,联姻预售制跨过原始积累,直接进入财富爆发的黄金时代。黄金的背后却是泡沫和债务,上市房企整体资产负债率由2005年的59.98%上升至2021年的79.19%,仅次于上市银行的92%,16年间上升19.2个百分点,部分房企资产负债率甚至超过90%、95%。2020年,世界上房企负债率最高的日本也只有69%。

近20年来,中共房企扩表急剧迅猛,上市房企总资产、总负债规模由2005年的3,190亿元、1,914.06亿元飙升至2021年的13.93万亿元、11.03万亿元,涨幅分别达到42倍和56倍,负债增速是资产的133%倍。与此同时,金融机构对房产的支持力度越来越大,据万德数据,全国金融机构贷款余额中,从2015年至2019年,房地产贷款余额占各项贷款比重由14.22%持续上升到峰值29%,2020年中共出拳打压房地产后,贷款余额开始下降。

截至2021年,中国A股上市房企总负债规模占GDP比重达10%左右,前十大房企总负债规模占GDP比重达6%左右。中共打压房产后,房企表内显性负债规模在缩小,2021年房企有息负债规模为3.3万亿元,同比小幅下降了1.88%。但头部房企和重点房企纷纷通过将注入并表子公司资金计入少数股东权益的方式,实现明股实债的债务扩增,这导致但房企净负债率持续上升。

中共打压房地产,引发金融系统性风险

中共2020年强化房地产监管后,各地纷纷推出限贷限购政策,房企从融资到交易被两头夹击。2021年,金融机构人民币房地产贷款余额增速仅为6%,历年来最低。股市融资,2020年1月-2022年7月一年半期间,A股仅有11家上市房企股权融资,规模仅为128.81亿元,排名所有行业倒数第三,占比仅为0.29%。

销售端,国家统计局发布数据显示,2022年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13.58亿平方米,同比下降24.3%,创近7年来的新低;商品房销售额13.33万亿元,同比下降26.7%,创近6年来的新低。现金流方面,由于销售回款不畅,项目竣工无法保交楼,银行监管账户不放款,房企陷入现金流短缺。

同时,房企的偿债能力出现问题,短期负债率上升,资金周转率频次降低,房企信用等级遭下调,房产业也就成了债务违约的重灾区。房企2021年债券到期规模达到历史最高的7904亿元,但当年债券净融资竟为负值,-1029.68亿元。海外债券,2022年房企海外债券到期量为647.23亿美元,为历史最高。2023年房企海外债券到期量也高达562.99亿美元,同时,海外融资能力却急剧下降。

根据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截至2020年底,中国房地产开发企业总负债规模为86万亿,2021年估算大致为90万亿,包括从金融机构融资和经营负债。这其中有多少坏帐?2021年房地产企业资产负债率是80%,如果资产价格下跌20%,资债抵消,坏帐为零。如果资产价格下跌30%,坏帐则为11.2万亿,房企金融机构融资占款约30%,即3.36万亿,2022年六大国有银行实现归属于股东的净利润总计才1.35万亿元,只能覆盖坏帐的40%。

个人房贷现危机,断供潮冲击中共政权

中共高呼人民万岁,江山就是人民、人民就是江山。实际情况是人民万“碎”,人民就是人矿,江山就是矿山。三年动态清零,民不聊生,工厂倒闭,企业现裁员潮,公务员缩编降薪,全国青年失业率高达20%。巨额房贷如何还?企业可以破产、银行可以破产,唯独中共和居民不破产,也就是镰刀不能破产,韭菜不准破产。

无奈之下民众只好躺平,2022年居民部门纷纷现断供潮居民债务包括银行贷款、个人委托贷款和个人融资融券等,截至2021年末,该口径下的居民债务余额为82.6万亿元,占GDP比重超过72.2%。如果再计入居民车贷、小贷公司贷款、民间借贷等,2021年末居民的债务规模已接近90万亿元,占GDP比重超过78%,超过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居民杠杆率(居民余额债务与GDP比值)65%的安全线。其中,按揭贷款与公积金贷款合计的居民房贷余额已达45.21万亿元,占住户部门债务总规模的54.7%。如果全国有1%的断供,0.45万亿的银行的贷款就要成为不良贷款,尽管中共可以强迫执行居民还款,将抵押物拍卖,扣押居民存款,但需要花费处置成本,同时引发的巨大社会动荡是中共难以承受的,或引发政权危机。

房地产引擎功能遭破坏,中国经济伤筋动骨修复缓慢

20年来,房地产已经成了带动中共经济的引擎,其上下游制造业达到几十个,房地产也是与城镇化进程共生的产业,根据公开资料显示,中国房地产产业本身和产业连锁占中国GDP的30%以上,其中房地产业本身约占11%,而房地产产业链总量占20%以上。

尤其,房地产已经成了地方财政收入的靠山了,2017-2022年,国有土地出让金占比地方政府性基金预算本级收入均在90%以上,2020年为峰值94%。中共将这座地方官员发财致富的金山砸倒了,中国的经济一地鸡毛也是理所当然的了。

2022年12月15日,前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在第五轮中国-欧盟工商领袖和前高官对话上发表书面致辞时指出,“房地产是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预示着中共又开始政策大变脸。但是市场反应依旧冷漠,市场拒绝对权力任性做出预期向好的反应。

2022年,全国房地产开发投资13.29万亿元,同比下降10.0%,自有统计以来首次负增长。房企土地购置面积下降过半,房屋施工面积、房屋新开工面积、房屋竣工面积均有下降,其中新开工面积同比下降约四成。至2022年12月份,房地产开发景气指数降至94.35的低点。2023年1、2月,房地产投资指数均呈负值。

2023年两会上,中共专家讨论今年的经济风险重点在两个领域,一个是房地产,一个是地方政府负债,其实这是一枚硬币的两面,地方政府缺少土地财政收入,负债自然增加。中共经济已经伤筋动骨,修复谈何易?房地产税应该短期内是不敢开征了,可是中共又打算推出房产年检和房产保险,割韭菜的坏水一壶不开就再提一壶。

至于说银行坏帐,可能远不是中共公布的那点,2016年,曾长期供职于惠誉评级的“中国银行业大师”,美财长耶伦的座上宾朱夏莲说过:“考虑到影子银行的风险,中国银行业实际的不良贷款率在22%。” 中泰证券2020年一份报告中提到,中国上市银行公布的不良率基本都在2%以内,但从股价所传递的信息来看,在投资者眼里,上市银行实际的不良率在10%左右。

如何化解,只要中共不倒,它唯一的做法就是继续以国家的名义割韭菜骗钱,什么债转股、不良资产剥离等,就像3块钱一斤的腐化牛肉,餐馆买来后,各种添加剂调味剂一番改造,弄出色香味俱全的红烧牛肉,一份60元,吃完后你还夸他手艺好。《人民日报》回头就狂吹中共精准拆弹。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