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党史专家司马璐揭秘中共(31):“右派”的天真

整理:袁斌

1957 年中共号召整风,毛泽东信誓旦旦的要求党内外人士“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言者无罪,闻者足戒”。没想到两个月后,中国大陆的大鸣大放转为“反右”,风云变色,从此,“知不敢言,言不及义,言者有罪,闻者揭发”,“夜来整风声,害人知多少”。国内外舆论一致谴责中共的阴谋,毛泽东却说“不是阴谋是阳谋”。

回顾时隔六十多年的“反右”运动,那么多被打成“右派”的民主人士当年之所以上了毛泽东“阳谋”的当,在司马璐看来,这固然说明毛的阴险,但与他们当时过于天真,对中共的本质缺乏足够的认识也有很大关系。

司马璐认为,民主人士的这种认知缺陷主要体现在以下几点个:

第一,中国民主派人士,对于他们在中共政权中的地位,完全缺少自知之明。1946 年国共和谈时,王炳南对章伯钧说:“国民党凭什么买你们的帐?还不是因为我们强大的人民解放军。”中共建政以后,周恩来曾与罗隆基有过一场辩论。周提醒罗:“民主党派是代表民族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的,共产党是代表国家的主人工人阶级的。”罗隆基反驳说:“我们之间属于人民阵线关系,你们和我们各代表人民的一部分。”

“共产党早有一个说法,所谓民主人士和民主党派不是眼睛鼻子,而是眉毛。眉毛可有可无,可以剃去,也可以美化。而章伯钧却说:‘资本主义为什么没有完蛋?就因为有民主,你不行,我来;我不行,你来。’章伯钧说的是真话,也是梦话。”司马璐说。

第二,中国民主人士和民主党派不理解他们在中共政权中的职权。很多人在鸣放中表示自己“有职无权”,独立思考不受尊重,所有国家机关由共产党的党组负责,方针、政策由党组决定。章乃器说:“党如编导,其它都是演员,技术管理人员对政策问题没有发言权。”章伯钧说:“我做交通部长,我和我的警卫员的关系是:我是部长,是领导他的;但他是党的书记,却领导我了。”

这个权职问题的矛盾,即使当时与中共关系极好的何香凝,也有很大的意见。何当时负责侨务工作,她说,她能见什么人,看什么文件,全由华侨事务委员会办公厅主任、党员干部张干素控制。

第三,中国民主人士和民主党派不理解党是领导一切的,党的领导可以代替一切行政命令。

清华大学建筑系主任梁思成说:“我对党的不满是很多很多的。我吃的苦头也真不小,使我彷徨、苦闷、沉默。例如在北京城市建设中对于文物建筑的粗暴无情,使我无比痛苦。拆掉一座城楼像挖去我一块肉,剥去外城的城砖像剥去我一层皮……我尤其不满意党在许多措施中专断独行,对许多学术性的分歧意见用狂风暴雨,刮得人淋得人连喘气都喘不过来,更不用说说话了。”

司马璐说,“梁思成是位学者,对政治不感兴趣,他对于中国城市古典文化的爱,也是感情化的。他的话说明他对中共政权‘政治决定一切’毫无认识。”

另一著名教授马哲民说:“中共不少领导同志,认为自己是真理的化身,他们俨然是‘天生的圣人’,这就等于基督教徒说‘我就是上帝。’”

第四,中国民主人士和民主党派不理解共产党的一当专政早己说得清清楚楚。储安平说:“党群关系不好,关键在‘党天下’的这个思想问题上,我认为党领导国家并不等于这个国家即为党所有……在全国范围内,不论大小单位,甚至一个科一个组,都要安排一个党员做头儿,事无巨细,都要看党员的颜色行事,都要党员点点头才算数……很多党员的才能和他所担当的职务很不相称……党这样做,是不是‘莫非王土’那样的思想,从而形成了现在这样一家天下的清一

色的局面。我认为,这个‘党天下’的思想问题是一切宗派主义的最终根源。”

司马璐说,“‘党天下’这个槪念,毛泽东早在中共建政以前就在《论人民民主专政》中说过:“‘你们独裁。’可爱的先生们,你们讲对了,我们正是这样。”在这个问题上,共产党并没有骗人,而是像储安平这样的民主人士,太过一厢情愿了。”

第五,中国民主人士和民主党派不理解,中共政权党与群众领导与被领导的关系。人民大学讲师葛佩琦说:“我认为今天的党群关系与解放前相比,差了十万八千里,”“肃反运动搞糟了,党犯了错误,领导人应该自请处分。”“有人说生活水平提高,提高的是哪些人呢?过去穿破鞋,现在坐小卧车穿呢子制服的党员和干部。”“1949 年共产党进城时,老百姓都是‘箪食壶浆,以迎王师’来欢迎。今天老百姓对共产党是‘敬鬼神而远之’。”罗隆基也要求中共为“三反”、“五反”平反。共产党的统战政策是一打一拉,又打又拉,引蛇出洞,各个击破,一放二收三整,而罗隆基们对这一点缺乏了解。

第六,中国民主人士和民主党派的确错估了形势,也不了解共产党,就连一些老练的政治人物也上当了。司马璐举例说,“例如与蒋介石长期周旋的地方实力派龙云说:‘过去几个大运动都是共产党整人,现在是不是共产党测验大家的思想,以便以后整人?……共产党是执政党,怎么会出尔反尔,开这样大的玩笑,让大家把思想暴露出来,然后再整。’章伯钧也说,苏共二十大以后,斯大林被清算了,全世界的小斯大林忧心忡忡,社会主义国家又出现了波兰、匈牙利事件,中国的政治形势险恶,进退失据,现在民主人士要为共产党收拾残局云云,想法太天真了。”

如此天真,当年的民主人士怎么可能不上毛泽东“阳谋”的当呢?!

遗憾的是,自从“反右”以来,这样悲剧一直仍在上演,总有一些人看不清中共的真实面目,被它的欺骗所蒙蔽,掉进它的“陷阱”。如果你也是这样的人,希望看过这篇文章后,从当年的“右派”身上吸取教训,尽早认清中共的邪恶。

(作者提供/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