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党史专家司马璐揭秘中共(26):“共产党玩女同志”

整理:袁斌

如今的中共,早已堕落成了私生活极度糜烂的腐化党。其实,早期的中共私生活就很混乱。只要不反党,男女间偷鸡摸狗争风吃醋,党是不干涉的。

司马璐揭秘说,“早期中共党人,绝大多数是男性,女同志是极少的,所以每一个单位都有争夺‘女同志’的斗争。在那个时代,也有的女性为了表现自己的解放,女同志成了三角四角恋爱的主角。据早期留俄的老同志说,当年莫斯科的女同志,如果不拥有几个亲密的‘男同志’,就可能被人讥为落后封建,早年中共领导人中的男女纠纷常常闹到党中央,党中央无法讨论,就由陈独秀裁决,陈独秀也因此被称为‘大家长’。”

不仅如此,“在中共党人的斗争中,其中有真正坚持自己政治立场的,这种斗争还是比较理性的,有一定原则的。但是中共的党内斗争,不少是因情爱之争,而演变为政治斗争的,把情敌化为政敌,成为终生的政治敌人,斗得你死我活。相反的,也有利用‘女同志’结成政治联盟的。”

下面是司马璐讲的“几段早期中共领导人情爱与政治之间的故事”:

中共发起人之一施存统的夫人王一之,当年被称为“中共之花”。共产国际的张太雷以俄文翻译身份回国过上海,施存统请他到家中吃钣,张太雷一见王一之就动了心诱奸了王一之,不久公开同居,施存统气得与共产党断绝关系,同时双目失明,直到他另外结婚,施存统改名施复亮(意思是双眼恢复光明)也恢复正常生活。这是中共初期闹得很大的事,当时因为张太雷属于共产国际的工作人员,共产国际说,只要张太雷的工作表现好,中共无权干涉他的私生活。

蔡和森的夫人向警予,曾任中共中委。在上海,她的一家和单身的彭述之住在一座房子里。当年的向警予,也被称为早期最能干的女活动家,在公众场合,她言词动人,很有威严,一回到家,她要同时和两个中共要人鬼混,这事又闹到中央,陈独秀问向警予,你到底爱蔡还是爱彭,向警予说:“我不知道。”后来,蔡和森和向警予同时去了莫斯科,两个人心情都不好,蔡和森又和当时李立三的夫人李一纯结了婚,向警予和一个蒙古人结了婚。当时有一个说法是,李立三为了安慰蔡和森,和政治上争取蔡和森,故意把自己的老婆送给蔡的。蔡和森和彭述之为了争夺向警予,这两个人在中共五大中斗争激烈,后来成了终生的政治敌人。

瞿秋白夫人杨之华原是中共创党人之一沈定一的媳妇,杨之华很漂亮,到上海大学时,上海大学全校引起了骚动。后来杨之华与沈定一的儿子离婚,与瞿秋白结婚。婚后瞿派去苏区,中央坚持要杨留在上海做地下工作。当时党认为杨之华既然长得漂亮,可以利用她的女色为党作出很多奉献。杨之华当时的任务是和男同志假扮夫妻,她在假扮夫妻时为了拒绝“上床”,得罪过不少高级领导人。杨之华的公公沈定一后来退党,原因很多,其中一条是:“共产党玩女同志,简直是赤白党。”赤白党是上海话骂人无赖的意思。

司马璐说:“中共名女人之间,有些谁是谁的妻子,爱人,情人,有时是很难说得清楚的,而且多数中共领导人是没有结婚形式的。” 毛泽东就是个典型例子。

毛泽东初上井冈山,当时江西永新的青年团书记贺子珍去向他汇报工作,毛说:“贺子珍同志呀,你们的成绩很好,我听了非常有兴趣,你继续谈下去吧!”毛泽东就这么把贺子珍留在身边谈了一夜。第二天,袁文才对毛说:“这可是山上的大喜事呀!”于是,毛泽东命人备了酒菜,众好汉闹了一阵。而当时,杨开慧还活着。司马璐说:“上述这个故事,是当年井冈山一位老同志对我谈的。”

不过好景不长,到了延安后,毛泽东在周恩来的引导下,与美国女记者史沫特莱跳舞,跳了几步,两个人的脸贴在一起了。这边厢,毛泽东正陶醉在温柔乡;那边厢,山沟里出身的贺子珍怒火燃烧,一个箭步冲上去,打了史沫特莱一个耳光,又连声骂:“你这个洋婊子,到中国勾引男人来了,老娘撕了你。”毛泽东一方面把贺子珍推开,一方面高声喊叫:“把她拖出去,她再撒野,就毙了她。”毛泽东真的发火了,发誓永远不再见贺子珍。贺整天大哭大闹,党中央开会讨论,这事怎么办呢?于是决定把贺子珍送到苏联学习,贺说我死活都不依,邓颖超好歹劝说,最后,贺随邓去了西安再去苏联。

(作者提供/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