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真相】中共打倒一人 两大恶果影响至今

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收看《百年真相》。

上世纪50年代后期,毛泽东发动大跃进和反右运动。在这期间,有一位知识分子,因为坚持学术尊严、拒绝向强权压迫低头,被毛说成“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他的“新人口论”也被大肆批判。

这件事,不仅令当事人吃尽苦头,也酿成严重后果。

今天,我就跟大家谈一谈原北京大学校长、中国著名人口学家马寅初被整的事。

马寅初其人

马寅初,1882年出生在浙江绍兴。据说他生于马年、马月、马日、马时,加之姓马,五马齐全。民间有一种说法:“五马齐全,必定不凡”。后来,马寅初果然成了著名经济学家、教育家、人口学家。

马寅初的经历,是那个时代不少知识分子的缩影:他曾留学美国,1914年获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经济学、哲学双博士学位。1915年9月,他应北京大学校长蔡元培之邀,出任北大经济学教授。1920年,他到上海创办东南大学商学院;1928年10月,成为中华民国立法院立法委员,第二年当选立法院经济委员会委员长、财政委员会委员长,同时兼任中央大学、金陵大学、上海交通大学教授。1949年8月,他被任命为浙江大学校长。

中共建政后,马寅初曾任中央政府委员、中央财经委员会副主任、华东军政委员会副主任等职。1951年5月,被任命为北京大学校长。

马寅初的“新人口论

1953年,中共搞了第一次人口普查。结果是:截至当年6月30日,中国人口总计达6亿多,预计每年增加1200万到1300万,增殖率为20‰。

这次人口普查引起了马寅初的关注,他对普查结果表示怀疑。经过三年的调研,他发现中国人口的年增长率在22‰以上,有些地方甚至到达30‰。如此发展下去,50年后,中国人口可能达到26亿。由于人多地少,到时候,中国人恐怕连吃饭都成问题了。

于是,马寅初把自己的研究成果写成《控制人口与科学研究》一文。1955年7月,第一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召开,马寅初把文章作为发言稿,提交浙江小组讨论,征求意见。但是,由于多数代表或不表态,或表示反对,他不得不收回发言稿。

1957年2月,在最高国务会议第十一次会议上,马寅初再次就“控制人口”问题发表自己的看法。据留存的讲话稿显示,毛泽东当时表示赞同,说:“这一条,马老讲得很好,我跟他是同志。”1957年6月,马寅初将他的《新人口论》作为一项提案,提交第一届人大四次会议。

同年7月5日,党媒《人民日报》全文发表马寅初的《新人口论》。文章从10个方面论述了为什么要控制人口,以及如何控制人口等问题。核心主张是:控制人口,计划生育,普遍推行避孕,反对堕胎,提倡一对夫妇生两个孩子。

马寅初被批判

但是,毛泽东对人口的看法又发生了变化。据《陈云与马寅初》一书记录,1957年7月9日,毛曾讲:“人口问题,目前还不严重,可以达到八亿时再讲人口过多。”

1958年,毛发动“大跃进”运动,要求“赶英超美”,“跑步进入共产主义”,更是提出:“在共产党领导下,只要有了人,什么人间奇迹也可以造出来。”(见《毛泽东选集》第四卷《唯心历史观的破产》)

既然如此,控制人口就没有必要了。毛的想法一变,下面的人立即跟着变。但马寅初却“一根筋”,坚持自己没有错。

当时,一场由毛泽东发动的、旨在让所有知识分子俯首帖耳的反右派运动,已经席卷全国。于是,有人批判马寅初借人口问题,搞政治阴谋;有人说他的《新人口论》是配合右派向党进攻……

据《马寅初“人口论”遭批判始末》一文,毛的大笔杆子陈伯达在北京大学60年校庆大会上,指名道姓地说:“马老要为《新人口论》做检查。”

马寅初坚持己见

1959年庐山会议上,中共元帅彭德怀因向毛泽东讲真话,被打成“反党集团”头目。之后,全国掀起批判右倾机会主义高潮。

中共总理周恩来专门约马寅初谈了一次话,劝他还是写个检讨好。这次谈话后,马寅初仔细对《新人口论》进行了梳理,看看是否真有什么错误。但他梳理的结果是,没有错。

马寅初还仔细阅读了报刊上发表的批判他的文章,写成五万多字的《我的哲学思想和经济理论》,分别发表在1959年第11期《新建设》和《北京大学学报》第5期上。文章最后还附了两篇声明,一是《接受<光明日报>的挑战书》,二是《对爱护我者说几句话并表示衷心的感谢》。

1960年初,马寅初又写了《重申我的请求》,送《新建设》杂志编辑部,要求尽快发表。其中写道:“我对我的理论有相当的把握,不能不坚持,学术的尊严不能不维护。我虽年近八十,明知寡不敌众,自当单枪匹马出来应战,直到战死为止,决不向专以力压服、不以理说服的那种批判者投降!”

马寅初被拉下马

《新建设》收到马寅初的文章后,不敢擅自作主,送中宣部和中央理论小组审阅。当时的中央理论小组组长是康生。康生看过后,立即送毛泽东。

据《马寅初与毛泽东的人口问题论争》一文,毛看过后说,马寅初“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马尔萨斯姓马,他也姓马,有人要捍卫他的外国祖先到底,有什么办法?看来,马寅初不愿自己下马,我们只好采取组织措施,请他下马了”。

1959年10月24日,康生召集理论界和有关报刊负责人开会,部署对马寅初的大批判;同时,指示北京市委、中央宣传部:批判完了,准备撤掉他的北大校长职务。

在北大召开的“批马”座谈会上,康生定调说,马寅初的《新人口论》,不属于马克思的马家,而是“属于马尔萨斯的马家”。马尔萨斯是英国人口学家,他的人口理论是受到中共批判的。康生还提出:“要像批判美帝国主义分子艾奇逊那样来批判马寅初”。

在康生直接指挥下,北大掀起“围剿”马寅初的高潮。一夜之间,大字报贴满北大校园,甚至连马寅初家的院子里、书房及卧室里,都贴满大字报。

1959年12月15日至1960年1月下旬,《光明日报》、《文汇报》、《新建设》等发表了大量批判马寅初的文章。有的文章直接骂马寅初是“资产阶级代表人物、地主、资本家”、“披着学术外衣,贩卖反动政治观点,向党的社会主义路线进攻”。

1960年1月,马寅初被迫辞去北大校长职务。随后,全国人大罢免了他的人大常委职务;他发表文章的权利也被剥夺。此后,马寅初从中国政治舞台和学术论坛消失近20年。

马寅初被迫烧书稿

辞职之后,马寅初立即搬离北大的燕南园,回到自己的旧宅院——东总布胡同32号。

人口问题没法研究了,赋闲在家的他,将全部心思投入到对农业问题的研究上。1961年至1965年,他写成约100万字的《农书》,完稿后从头到尾修改了一遍。

1966年5月,文革开始后,中共发起“破四旧”行动。据《马寅初和他的<农书>》一文,一天早饭后,马寅初把家人叫到客厅说:“近来我一直思考一件事情,总犹豫不定,现在我决定了。今天,你们都不要出去,我们全家自己动手来破‘四旧’。这样做,虽然可惜,也非常痛苦,但不这样做,又有什么办法呢?与其让别人烧,不如自己烧!”

这一天,马寅初一百多万字的《农书》手稿,被扔到熊熊炉火中,化为灰烬。

两大恶果影响至今

按照马寅初的设想,中国的人口政策,应该是一条既不极左、也不极右的相对平衡的政策。

马寅初在他的《新人口论》中明确反对堕胎。他写道:“最重要的是普遍宣传避孕,切忌人工流产,一则因为这是杀生,孩子在母体里已经成形了,它就有生命权……二则会伤害妇女的健康。”

但是,中共的常态是:不是极左,就是极右。中共在猛烈批判马寅初的“新人口论”后,使中国人口政策呈两个极端:

一是敞开肚皮生,导致人口爆炸性增长,中国成为全世界人口最多的国家。

二是后来长期实行“一胎化”政策,一家只准生一个孩子,超生者,强制堕胎。

1979年至2015年,中共实行“一胎化”政策长达36年,被强制堕胎者有多少?

据中共国家卫计委发布的数据,至2013年,中国每年人工流产至少1300万,居世界第一,其中还不包括1000万药物流产和在民营医院做人流的数字。如果以每年1300万计算,1979年至2013年,34年间,中国至少有4.5亿胎儿还没有出生,就被剥夺生命权。

好了,今天的节目就到这里了,谢谢收看,我们下次再见。

欢迎订阅YouTube频道: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J0WwxWijk8NemAqLtqj4Sw
订阅Telegram群组:https://t.me/bainianzhenxiang

百年真相》节目组制作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