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见快评】吴啊萍身份曝光 佩洛西访台生变?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2年07月26日讯】朋友们好,今天是7月25号(星期一),欢迎来到《远见快评》,我是唐靖远。

一个周末过去,南京玄奘寺战犯牌位事件也水落石出,有了结果。这个结果可以说有点出人意料,但又在情理之中。说出人意料,是因为当事人“吴啊萍”的身份已经很快就被锁定了,而且这背后并没有任何一些粉红群体所猜测的“日本军国主义分子渗透、占领我爱国主义教育阵地”的阴谋。

说情理之中,是因为事件曝光后,很多了解一些佛教知识的人士就已经指出了当事人设立这些牌位的动机。我们今天就先简要地说说这个事情,实际上,我们看到这个事件的焦点正在发生转移。

吴啊萍身份动机曝光

昨天,南京官方以“南京市委市政府调查组”的名义,发布了关于玄奘寺日军战犯牌位事件的调查通报。

根据通报,吴啊萍是当事人的真名,是一位90后女性,拥有大学学历,毕业于北京某医学院,2013年进入南京某医院从事护理工作,2019年9月辞职去五台山某寺庙当居士,2022年7月22日被南京市公安机关依法立案调查。

吴啊萍于2017年12月18号前往玄奘寺以朋友名义要求供奉往生牌位,并在登记表上填写“松井石根、谷寿夫、野田毅、田中军吉、向井敏明、华群(美国人明妮‧魏特琳)”6人名字。

寺院当值僧人不认识这几个名字,于是按照正常程序以每个牌位每年100元标准、供奉5年共收费3,000元,将牌位塑封后摆放于地藏殿的“往生莲位”区第15排7—12号位。

大家注意,这里的“往生莲位”是一个关键词,我们稍后来解释。

这些牌位最早是在2022年2月26号被一名女信众寻找自己供奉的牌位时,被僧人庆玄、禄玄等发现。当时有一游客拍下了照片,庆玄随即撤下5名日军战犯牌位,当晚报告了住持传真,传真要求严禁外传,也未向主管部门上报。直到7月21号,拍照的游客将照片发布到社交平台,被大量转发,才引爆了整个事件。

也就是说,拍照的人是明知寺院已经撤下牌位5个月后,才出于某种原因曝光了照片,这就是事件发生的来龙去脉全过程。

至于吴啊萍的动机,通报的结论是:供奉战犯牌位属吴啊萍个人行为,未发现其受人指使或与他人共谋的情况。为什么她要供奉这些牌位呢?因为她了解了日军战犯暴行后产生了心理阴影,长期被噩梦缠绕;在接触佛教后,产生了通过供奉往生牌位让5名战犯“解冤释结”、“脱离苦难”的想法。

为什么同时也供奉了华群(美国传教士魏特琳女士)的牌位呢?因为华群有保护大量妇女儿童的善举,但也深受战争刺激,回国后在家中开煤气自杀,吴啊萍也想通过供奉帮其解脱。

通报还提到了吴啊萍的健康状况,说经调查发现,2017年3月以来,吴啊萍曾因严重失眠、焦虑等症状,先后3次到医院就诊,并服用镇静催眠药物。最终,吴啊萍被官方以涉嫌寻衅滋事罪予以刑事拘留,而寺院住持和民族宗教系统的一系列相关官员也分别被处以撤职及党内警告等处分。整个事件算是就此告一段落。

其实早在上周五我和大家讨论了这个事件后,当时就有一位朋友留言解释说,战犯牌位被供奉在南京九华山玄奘寺的地藏殿,因为九华山就是地藏菩萨的道场,而地藏菩萨因为大慈悲心使然,不忍造恶众生在地狱受苦,因此才发愿到最艰苦的地狱道中去超度众生,目的是让这些地狱恶鬼能够回头是岸脱离苦海。这是地藏菩萨那句有名的“地狱不空,誓不成佛”说法的由来。

华群虽然是救人的英雄,但她最终是自杀身亡,在佛教看来,自杀也是有罪的,也需要地藏菩萨来拯救超度。所以,玄奘寺里供奉的牌位,并不是为了长生牌位,而是往生牌位。

我对佛教教义是个门外汉,但当时就觉得这是一个可以合理解释吴啊萍看似矛盾行为动机的角度。现在和官方通报的内容进行印证,我们基本上可以得出结论,就是吴啊萍因为出家修行的缘故,加上自身受大屠杀历史精神刺激的因素,想要借用供奉往生牌位的方式,让地藏菩萨来超度这几个有罪的人。

事实上已经有不少人都注意到了,在松井石根等人的牌位上,清楚印着“佛力超荐、往生莲位”8个字,其表达的含义就是超度恶灵往生的意思,这是“往生牌位”,而不是一般人理解的受人崇拜、接受供养的长生牌位。

也就是说,吴啊萍实际上只是表达了一个佛教中人很普通的慈悲一切众生的概念,尤其是地藏菩萨对地狱恶灵也要慈悲超度的这么一个内涵。她对这个概念的理解正确不正确,是否适合用在日军战犯的身上,我们这里不做延伸讨论,但我们可以肯定一点,她的初始动机并无恶意,如果这个行为真的触犯了法律规定,也可以说是一种无心之过。

更何况,她的行为是否真的就触犯了法律,还存在巨大的疑问。

根据官方通报,南京警方是以涉嫌“寻衅滋事”的罪名刑拘了吴啊萍,但我们查看一下中共《刑法》第293条关于“寻衅滋事罪”的定义和条款,就可以看到,这个罪名规定了4类行为涉嫌犯罪:

(一)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的;
(二)追逐、拦截、辱骂、恐吓他人,情节恶劣的;
(三)强拿硬要或者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情节严重的;
(四)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的。

很显然,吴啊萍设立往生牌位的行为与这4条哪条都对不上。我们都知道任何一国的刑法基本原则,就是法无规定即可为——不在法条规定内容范围内的行为,也许存在道德上的问题,但就不能定以刑事罪名。

我们看到网络上也有人提出来,说2018年出台的中国《英雄烈士保护法》对寻衅滋事罪进行了扩展。该法第27条规定“亵渎、否定英雄烈士事迹和精神,宣扬、美化侵略战争和侵略行为,寻衅滋事,扰乱公共秩序,构成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由公安机关依法给予治安管理处罚;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在这里,吴啊萍唯一可能沾得上边的,就是“宣扬美化侵略战争和侵略行为”。这样一来就涉及到一个关键问题,就是我们刚才讨论的,这几个战犯牌位究竟是“往生牌位”还是“长生牌位”的定性问题。

如果是后者,等于把战犯当成神来供养崇拜,那当然属于美化侵略的行为。但如果是前者,其表达的第一个内涵是这些人都堕入了地狱之中,正在倍受煎熬偿还罪业,这符合了善恶有报的佛教教义;其表达的第二个内涵,是希望地藏菩萨最终将他们都超度往生,早点还清业债了去转生脱离苦海,这也符合佛教慈悲众生,普渡众生的教义。

也就是说,这样的内涵,同样很难和“美化侵略”挂起钩来。也许在很多人看来,希望地藏菩萨去超度战犯显得有点太不合时宜,太“烂好人”,甚至难以接受,但毕竟这只是一个对何为“慈悲”的理解程度和角度的问题,还谈不上“美化”对吧。

所以我们就看到,对吴啊萍的刑拘,在现有刑法中很难找到定罪的条款。事实上,官方的长文通报中已经公开承认了,吴啊萍设置的牌位是“往生牌位”。

而警方刑拘她真正的原因,其实是因为大众舆论的急速发酵。也就是说,南京官方为了摆脱自己的舆论压力,对吴啊萍使用了电视认罪、舆论定罪及舆论审判的方式。对吴啊萍的刑事拘留,实际上是一次以民意为主导的公审。这就非常可怕,因为民意有时候并不一定就代表正确,尤其在中国大陆这样的体制与环境中,大多数时候的民意,其实都是被操控、被制造出来的。

很多朋友应该对文革时期的公审大会还记忆犹新:犯人被拉到大会现场,主持人宣读罪状——这实际上就是现场版的官方通报了,然后有人带头呼喊口号,大叫不杀不足以平民愤,一些事先安排好的人员立即站起来呼应,紧接着民众情绪也开始被带动。

于是,主持人立即“顺应民意”,宣布将犯人拉到会场外就地处决。过去有句成语叫“一叶知秋”,吴啊萍的行为合不合适宜是一回事,如何对她定罪审判是另一回事,前者只是个人的观念和道德层面的事,而后者是整个社会最基本的司法公平层面的事,与每个人都密切相关。这样的例子哪怕出现一个,我们都可以看到其不寒而栗的过去,也看到不寒而栗的未来。

佩洛西访台生变?中美博弈明显升级

好的,接下来我们要和大家继续说说佩洛西访台的事情,因为在这个周末,中美双方围绕佩洛西的博弈明显升级,都有了进一步的动作,佩洛西访台一事可能出现变化。

中共这边多次放出了狠话,一旦佩洛西访台将会如何如何。最新的一次表态是在今天外交部的例行记者会。貌似没有完全睡醒的赵立坚眯缝着眼念稿,不断作轻蔑状,声称中方正“严阵以待”,如果佩洛西真的访台,中方必将采取有力措施,予以坚决应对和反制。

美国这边的信息相对多。在上个周六,CNN引述三位知情人士的消息,再次证实了佩洛西计划在未来几周访问台湾。报导同时披露,白宫官员担心,在美国佩洛西可能访问台湾之前,中共可能会在台湾岛上空划设禁飞区,还可能派出战机进一步进入台湾划定的“防空识别区”,甚至进入台湾周围12海里范围内的领空。而这可能引发台湾和美国做出应对,使得事态升级。

而《华邮》在上个周五下午发表的专栏文章披露,包括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参联会主席米利将军、印太司令部司令阿奎利诺和印太事务专员坎贝尔等高层都与佩洛西进行了讨论或简报。

文章说美国军方正在制定保护佩洛西代表团的方案,按照国会代表团赴台湾的正常程序,他们将乘坐美军军用飞机。而正在考虑的措施包括动用航空母舰战斗群或派遣战斗机进行近距离空中支援。

这些信息显示美方高层是很认真在看待佩洛西访台可能引发危机升级的风险。同时也显示了拜登政府在这个问题上面临两大难题:首先第一个是拜登需要有一个明确的判断:中共的威胁仅仅是虚张声势还是货真价实?其次,拜登是否愿意让全世界都认为,他甘心由中共来决定美方人员谁可以访问台湾?这既事关拜登的政府形象,又关系到美国的制度根本:谁在这件事上拥有最终拍板权?

到目前为止,我们看到中共所有的威胁都很强烈,《金融时报》甚至引述一位消息人士的说法称,中共私下对美国表示了比以往“更强烈的反对”,而这种私下的言论更进一步,暗示可能会采取军事回应。而以美国国安顾问沙利文为首和其他几个国家安全委员会的高级官员都反对此行,因为这可能导致台海紧张局势升级。

尽管中共威胁的调门很高,但这些威胁无一例外全都非常模糊,没有任何具体指向。也就是说,在佩洛西访台问题上,其实中共也在玩模糊战略的游戏。这种策略在很多时候是有效的,美国用模糊战略维持了台海平衡几十年就是最好的例子。但这种战略必须具备一个前提,就是双方的战略目的都不想迅速打破现状,所以才需要模糊来保持政策上的弹性。

但现在站在美国的角度看,这个前提事实上已经消失了。在上周三,美国中央情报局局长威廉‧伯恩斯已经公开表示了:根据中情局的分析,目前的问题不是中共领导人会不会在若干年后武力控制台湾的问题,而是他们如何以及何时会这样做。

伯恩斯的讲话证实了一件事,根据他们的评估,台海的平衡被打破、现状无法维持,只是一个时间问题了。所以,他只是没有明确说出关键的一句话:模糊战略已经起不到威慑作用,或者说,失去了意义。

从这个角度来看佩洛西访台,中共之所以采取模糊威胁,当然是希望维持现状:高级别美方人员不要访台。换句话说,现在的中共不想摊牌。就像美国在出兵问题上保持模糊被中共认为是不想摊牌,是一样的道理。

所以,美方的视角,应当跳出来从更大的台海未来的角度来看待佩洛西访台:这个举动不是在引发紧张局势,这个举动只是在回应中共引发的紧张局势。这个因果关系很重要,因为只有这样才会让中共明白,自己单方面改变现状的企图可能会导致什么后果。只有在这样的代价面前,中共才有可能重新考虑是否要一意孤行。

也就是说,问题的焦点,不是美国如何来看待佩洛西的一意孤行,而是美国应当如何看待中共在武统台湾问题上的一意孤行。佩洛西的一意孤行只是结果而非原因。这个基点理顺了,中共的威胁自然就站不住脚,毕竟“今日乌克兰,明日台湾”这话就是中共自己说出来的。

对中共这种得寸进尺、只许自己放火,不准他人点灯的流氓来说,毫不客气地点上灯,然后将子弹上满枪膛,才是最好的威慑。

蓬佩奥:我会跟你一起去台湾

蓬佩奥昨天在推特公开@佩洛西,说,我会跟你一起去台湾,我在中国被禁(入境),但在热爱自由的台湾没有,我们到时见。

蓬佩奥是了解中共最深的美国政治家之一,他敢于这么满不在乎,当然有他的成熟思考在内。佩洛西访台已经推迟了一次,事实上已经没有了再推迟的余地。更何况佩洛西访台并非首开先例,25年前金里奇已经做过了,议长访台绝非中共不可接受的结果。在我看来,中共的威胁,只不过就是威胁而已。

至于说那些担心台海升级失控的人,应当看看苏纳克的例子。这位受到《混球时报》力挺的英国新首相候选人,出现了令人瞠目的反转。他誓言如果当选将对中共采取强硬立场,会在就任首相的第一天就关闭孔子学院、审查中共资金及禁止中共收购,同时还要强化反中共间谍的工作等等。

然后他还准备在今天的电视辩论中抨击竞选对手特拉斯对中共政策软弱。

连苏纳克都可以一夜之间变得如此强硬,不怕搞砸与中共的关系,我想这里面的逻辑,应当值得拜登政府好好研究研究。

好的,今天我们暂时聊到这里了,谢谢各位的观看和收听,我们下次再见。

《远见快评》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