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龙:从 “铁链女”到 “调剂孩”,真正的人贩集团现形

近日,看到中国大陆网上一则惊悚新闻,说的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广西全州县以政府的名义,对当地百姓多生的孩子不作任何记录抱走,以用 “社会调剂”。什么意思呢?就是计生办人入户居民家,公然抱走认为是 “计生”外的孩子。不知是被卖钱了还是另用了,孩子们去向和结局至今不知道。

新闻从大陆流传到海外,法律界人士看到《全州县卫生健康局关于唐月英、邓振生信访事项不予受理告知书》红头文件,跌破眼镜:这不只是行政违法,还涉嫌强拐儿童罪行。 说起拐卖,令人想起了徐州的 “铁链女”。网上有民间记者调查,“铁链女”本是成都漂亮的女大学生,转卖到江苏,背后就有着地方党委政府官员的参与,最初就是县里的官员为讨好上级送其破处的。我们不说消息有多少真实性,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就是“铁链女”事情当地村镇县官员是知道的。至少大陆媒体报道了,徐州就存在一个人口买卖市场。

其实何止徐州,像全国各地大学生失踪、“铁笼女”、上访人士和异己人士等在没人知道情况下消失、法轮功学员被暗暗关到医院“活摘”……这些都有政府官员的参与。

本世纪初,媒体报道了“达州、湖南隆回县超生孩子被计生办人‘调剂’,父母十几年寻儿,花光钱财头发花白,一直寻到欧美澳多国,未果,引起海外关注的消息”,才知道‘调剂’也不只是全州才有,不只是上世纪九十年代才有,至今知道的是从八十年代到本世纪初,全国超生孩子已被“调剂”久矣多矣,苦于信息封锁,百姓难以知道而已。

不说计划生育本身是否有违人性和人权,就说抱走一只狗一只猫,也得留下地址姓名吧,况且是刚断奶的孩子,政府部门的人居然什么都没记录,古往今来有无见过这等怪事?这些孩子,至今算起来应该是20——40多岁了,但他们不知亲生父母是谁,亲人也不知他们在哪,是活是死。都说孩子是父母的心头肉,一个流氓打死一个孩子,会引起公愤,但很多孩子,被党和政府的名义失踪,政府还义正严辞地说 “这是合法的,你的诉求不予理睬。”古今中外,见过这魔幻的党政?

上世纪九十年代,正是江泽民当中共总书记的时期。这又令人想起网上流传的医院里大量失踪“新生婴儿”和 “江泽民在四川吃婴儿心肝”的消息。这里不说消息的真实性,但是中共的权大于法,党官意志可以随意杀人,这不是中共党制制造出来的吗?文革时造反有理的流氓无产者;改革开放严打时的政法人员、迫害法轮功学员的610人员、新冠防疫的 “大白”,不同时期不同人群都可以拥有随意控制别人命运的特权,这不是中共制造的吗?

这样一说,在中国,这个复杂、庞大而隐形的人口拐卖集团就显形出来,它就是中共的各级地方组织,根源在于中共的本身。

目前,桂林市开除了市委市政府对全州县卫健局局长和分管副局长等相关人员停职检查。 这不禁令人心生奇怪,事情是发生在九十年代的事,为什么要处分现任的卫健局负责人?且不说这些人会不会今天这里下,明天那里上的临时性防众怒措施,还是丢车保帅的寻替罪羊来应急一下,留给大家去想吧。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作者提供/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