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我入狱、出狱、出国的若干回忆

——写在法轮功洪传世界30周年之际

今年5月13日是法轮功洪传世界30周年纪念日,也是第23个“世界法轮大法日”。

我有幸在大法开传的第三年,也就是1995年,开始修炼法轮功。至今我已修炼26年。从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之日起,我亲历了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全过程,经历了从中共最高层被打到中国最底层,再从中国最底层来到美国纽约的人生大跨越。

在这大起大落的人生旅程中,我有许多感悟。其中之一便是:严格按法轮功的核心理念——“真、善、忍”修炼,确实可得到天佑神护。

在5‧13这个特殊的日子即将到来之际,我因为在法轮功问题上讲真话入狱、出狱、出国的一些往事历历在目,特记录在此,希望能够对读者朋友有一些启示。

我入狱后的若干回忆

按照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的终审裁定书,我入狱的时间是2008年7月11日。这一天,实际上是我被北京警方抓进北京市西城区看守所的日子。从我被抓之日起,我经历了许多永生难忘的时刻。以前,我就此写过很多东西。今天,再写相关联的三件事。

(一)关于警察抄家的回忆

我被抓的当天,北京警方对我的住所进行了搜查。

被抓之前,我一直坚持以寄挂号信的方式,给中共最高层官员讲清法轮功真相。

当时,我有一个习惯:每当我写一封信的时候,我都要把写信的时间、对象、标题、在哪个邮局寄的、寄给了谁、挂号凭证号码是多少、发票编号是多少等,记录在案,并将信复印存底,与挂号凭证和发票等一起归档保存。

我寄信的对象包括一批离退休的中共最高层官员,如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宋平,前全国人大委员长万里,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全国人大委员长乔石,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朱镕基,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全国政协主席李瑞环,前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尉健行,前全国政协副主席叶选平,前中纪委副书记侯宗宾、曹庆泽、徐青、刘丽英、傅杰,前中纪委副秘书长彭吉龙等。

包括当时的中共党政军最高领导人胡锦涛,我曾经的老领导,时任中央书记处书记、中纪委副书记何勇,中纪委副书记干以胜等。

还包括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江迫害法轮功的两个最大帮凶——时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继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以及北京市西城区德胜街道办事处610办公室官员韩军等。

这些按照年、月、日归档的信件和物证,是我预备作为将来审判江泽民等之用的。

这些归档的信件和物证放在什么地方呢?就放在我的卧室的壁柜里。

被抓进看守所之后,我最担心的就是这一批珍贵的书面文字证据和物证,被抄家的警察全部抄走了。

2013年7月10日,当我经历了五年(1825天)冤狱回家之后,做的第一件事,是对我过去存放在家里的所有物品进行一次彻底的清理。

事先,我已经做好上述证据全部被警察抄走的思想准备。但是,当我打开我的卧室的壁柜一看,结果令我大吃一惊,我五年前整理、归档、保存的信件及物证,一摞接一摞,全部都在,一件也没有被警察抄走。

中共610办公室是迫害法轮功的专职机构。

2007年3月至4月,我曾亲自到北京市西城区德胜街道办事处610办公室官员韩军的办公室送信。每送一次信,我都请韩军用钢笔写一张收条。当时,韩军曾对我说,你不用每天这么跑来跑去的,你给我发一个电子邮件就行了。我没有听韩军的,仍然坚持送信,坚持请韩军写收条。

我的目的是,亲自到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专职机构,收集中共迫害法轮功的证据。韩军每次都按照我的要求写了收条。

韩军亲笔写的收条是证明江泽民等迫害法轮功有罪的重要证据。这一批证据也全都妥善保存在我的卧室的壁柜里,一件也没有被警察抄走。

(二)关于我家防盗门钥匙的回忆

我被抓的那天,随手将我家防盗门的钥匙放在口袋里了。

在看守所,警察搜身时,搜走了我的钥匙。

我在北京市西城区看守所共计被关押347天。当时,我非常担心警察拿我的钥匙,开我家的防盗门,然后进入我的卧室,把我归档的信件及相关证据抄走。

2009年12月17日,是我从北京市西城区看守所被押解到北京市前进监狱的日子。那天一大早,离开看守所前,负责押送我的警官将我的个人物品还给我时,里面就有那串钥匙。

当天下午,我被押解到北京市前进监狱第一分监区。狱警在搜查我的随身物品时,搜走了我的那串钥匙。

在监狱里,我也曾担心狱警将这串钥匙交给北京市公安局的警官,然后,这些警官悄悄进入我家,将我保存的珍贵证据抄走。

我出狱时,我的那串钥匙不知所踪。

所幸的是,在长达五年的时间里,北京警方没有用我的这串钥匙从我家里取走一份东西。

(三)关于我的电脑、U盘、MP3

北京警方从我家里抄走的东西中,包括我的一台电脑、一个U盘和一个MP3。

当警察抄走这些东西时,肯定以为从中可以找到我的“犯罪证据”。

但是,出乎警察意料之外的事发生了:我的电脑、U盘和MP3,被送到北京市国家安全局做技术鉴定;鉴定人绞尽脑汁,费尽心机,穷尽他们全部的IT(Information Technology)知识,也未能打开我的电脑、U盘和MP3。

最后,鉴定人只好凭猜测伪造了一份鉴定结论,说我的电脑、U盘和MP3里“均含有法轮功内容的文件”。

2008年12月12日,在北京市第一看守所,当北京市公安局一位姓宋的警官告知上述鉴定结论时,我当时明确指出,这份鉴定结论是伪造的。

从那时起,围绕“伪造我的电脑、U盘和MP3的鉴定结论”问题,我依法写了大量检举信、控告信,包括上诉状,要求法官依法在法庭上质证、查实这份鉴定结论的真假。

但是,无论是北京市西城区法院法官徐丽文,还是北京市第一中法院法官贾连春,都不敢依法在法庭上质证、查实上述鉴定结论的真假。

有关情况,参见我2019年10月5日在大纪元发表的《中共政法大骗局到了该收场的时候了》。

我出狱后的若干回忆

我是2013年7月10日出狱的。出狱那天,610办公室官员事先说好跟我的家人一起到监狱来接我。但是,我出狱时,610办公室官员一个也没有来。我是随家人直接从监狱回到家中的。

(一)610办公室官员没有找过我一次

如前所述,610办公室是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专职机构,类似纳粹德国时的秘密警察组织——盖世太保,拥有超越宪法和法律的特权。

江泽民迫害法轮功,主要是通过他提拔重用的中央政法委书记操控610办公室,再由610办公室操控公、检、法、司实施的。

法轮功学员被抓、被关、被审、被判多少年刑、是否减刑、减刑多少、何时出狱、出狱后的监控等,610办公室全程操控。

据我了解到的情况,法轮功学员出狱后,610办公室官员都会以不同方式与之联系。有时,要求他们到610办公室写所谓“不炼功的保证书”;有时,打电话警告法轮功学员在所谓“政治敏感日”不许这样、不许那样;有时,以“看望”、“慰问”等名义,跑到法轮功学员家里,给他们施加压力;有时,找借口将他们关进“洗脑班”,搞所谓“转化”等。

我入狱前,610办公室官员是我家的“常客”,与我联系最多的是北京市西城区德胜街道办事处610办公室官员韩军。我被关进监狱不久,韩军就通过监狱教育科的警官给我捎话,说想来监狱“看望”我,被我拒绝。

我出狱前夕,北京市610办公室组织了近十名官员,跑到监狱对我进行所谓的“帮教”。一番东扯西拉之后,一位官员对我说,我出狱当天,将把我送到“法制教育基地”(实为“洗脑班”)“办一些手续”,当场遭到我的严辞拒绝。

我从2013年7月10日出狱到2015年1月22日到美国,一年半的时间内,北京市610办公室官员、北京市西城区610办公室官员、北京市西城区德胜街道办事处610办公室官员,没有找过我一次。

我出狱后,没有工作,找了一些单位,人家都不敢接收我。为此,我曾给我所在的居委会领导写信,请求他们向上级反映,补助我8000元人民币。

信交上去之后,很久没有回音。有一天,我亲自到居委会去问,得到的答复是:司法所推街道,街道推610办公室,610办公室推司法所,三家推来推去,谁也不想管这件事。最后,这件事不了了之。610办公室官员一直没有露面。

(二)赵洪祝指定陈浩与我联系

我出狱后,给时任中央书记处书记、中纪委副书记赵洪祝写信,反映我在监狱里遭到的各种问题。

赵洪祝是我曾经的老领导,前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尉健行在内蒙古考察时发现的人才,是尉健行直接把他从内蒙古调到中纪委工作的。之后,在尉健行的一路关照下,赵洪祝担任过中纪委办公厅主任、中纪委常委、监察部副部长、中组部副部长。习近平从浙江省委书记调任上海市委书记后,赵洪祝接替习成为浙江省委书记。中共十八大上,习担任中共党魁后,赵洪祝被调回北京,任中央书记处书记、中纪委副书记,协助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王岐山反腐打虎。

赵洪祝收到我的信之后,指定中纪委办公厅办公室主任陈浩负责与我联系。当时的中纪委办公厅主任刘明波,是我在中纪委工作时的同事。

这样,我一出狱,就有了一个可靠的反映问题的渠道。从陈浩到刘明波到赵洪祝到尉健行,我给他们寄了很多挂号信。

2008年11月19日,我被关押在北京市第一看守所东一区102监室时,给时任中央军委主席胡锦涛写过一封信,检举时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对我的迫害。信末,我提出两点强烈要求:第一,依法逮捕周永康;第二,周永康必须赔偿我的物质和精神损失不得少于1000万元人民币。

2014年7月19日,新华社发布消息称:原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被中纪委立案审查。据国内外的有关报导,早在2013年12月,周永康已被抓捕。2014年12月6日凌晨,中纪委宣布开除周永康的党籍,周永康涉嫌犯罪问题移送司法机关审查。随后,最高检察院宣布,正式依法逮捕周永康。

周永康是当年中共最高层迫害我的直接责任人,在我提出依法逮捕周永康五年后,周永康终于被抓捕。

赵洪祝是我的老领导尉健行最信任的老部下,也是负责审查周永康严重违纪违法问题的中纪委主要领导之一。

(三)北京警方没有找过我一次

从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之日起,我就成了北京警方关注的重点对象之一。

当天,北京警方对我的住所和我在中纪委大院内的办公室进行了搜查,当晚,派专人参加专案组对我进行审查。

1999年12月2日,我被开除党籍、辞退回家之后,就成了“公安部重点监控对象”。公安机关常年累月派专人在我家门口监控我。

2008年7月11日,我被北京警方抓进看守所。由于我曾经是前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尉健行的撰稿人之一,抓捕我,不是北京市公安局能够决定了的,最上面作决定的,应该是时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周永康往下,应该是时任国务委员、公安部长孟建柱。

在我被抓半年后,2009年1月12日,时任公安部党委委员、部长助理郑少东,被中纪委“隔离审查”。

郑少东是2005年被时任公安部长周永康提拔为公安部部长助理的,当时,郑少东是周永康最得力的助手之一。2007年周永康升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后,郑少东成为继任公安部长孟建柱的助理。

根据我对中共高层内斗的观察,郑少东被抓与我被抓可能有一定的关系。你周永康抓尉健行的人,尉健行的人就抓你周永康的人。当时的中央书记处书记、中纪委副书记何勇,是尉健行一手提拔重用的。国内有报导说,郑少东一案由何勇的秘书亲自主管、经办。

2010年8月24日,郑少东因受贿826万元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郑少东被抓、被重判,实际上,是对周永康、孟建柱的严重警告。

在我被抓进看守所之前,就法轮功问题,我在给中共最高层官员寄挂号信的同时,也给时任北京市公安局长马振川,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警官杨金方,北京市西城区德胜派出所警官张岩恒寄过挂号信。

从我给马振川、杨金方、张岩恒写信、寄信、查信的经历看,他们都知道迫害法轮功是错的。上面不下令抓我,他们根本不会动。

我出狱后,北京警方没有找过我一次,原因可能与上面谈到的情况有关,也与周永康及其亲信,公安部副部长、中央610办公室主任李东生被抓捕有关。

我出国的若干回忆

2015年1月22日,我出狱一年半后,持公安部出入境管理局签发的护照,从北京机场出关,搭乘美国联合航空公司的飞机,飞抵美国纽约。

(一)我出国前办护照签证给习近平等寄挂号信讲过

出国前,我将我办理护照、签证的情况,及时寄挂号信,向中纪委办公厅办公室主任陈浩,中纪委办公厅主任刘明波,中央书记处书记、中纪委副书记赵洪祝,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讲得一清二楚。

比如,2014年7月10日,我出狱一周年之际,写了一封致习近平的信,7月13日在北京北新桥邮局寄给中纪委办公厅办公室主任陈浩,请陈浩上交中纪委办公厅主任刘明波转习近平收,挂号凭证号码是XA36860201511;同一天,在北京东四邮局寄给中央办公厅主任栗战书转习近平收,挂号凭证号码是XA36402199511。

信中,我写道:2014年5月16日,我到公安机关办理了出国护照。5月28日,我收到了公安部出入境管理局签发的护照。

又比如,2014年9月28日,我写了一封致中纪委办公厅主任刘明波的信,当天在北京中国农研院邮局寄给中纪委办公厅办公室主任陈浩,挂号凭证号码是XA34785273 811。信中,我写道:“2014年9月9日,我获得了美国驻华使馆签发的赴美签证。”

(二)我出国前委托了律师

出国前,我是做好了在机场被海关拦截的准备的。

因为我入狱五年,反迫害五年,在我写的检举信、控告信、上诉状中,白纸黑字向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等索赔超过1亿元人民币。出狱时,我没有写一个字的“认罪悔罪”。我肯定在江泽民的亲信掌管的中央610办公室的“黑名单”上。

出国前,我曾征求过我读博士学位时的导师、被称为“中国著名马克思主义理论家”的高放教授的意见。

当时已是86岁高龄的高放教授,根据他对中共官场几十年的观察,根据他认识的一些人出国在机场受阻的经验,根据他对我的案子的了解,得知我的想法后,非常肯定地对我说:“你绝对去不了美国。即使你办好了所有手续,登上了飞机,也会被当局从飞机上‘请’下来。”

我自己也听说过一些案例,比如,2014年11月10日,作为法国大使馆邀请的客人,张磊律师在北京机场出境时,被北京市公安局限制出境,理由是:“可能危害国家安全。”

为防患于未然,出国前,我专程拜访了北京一位很有名的律师,并在他家里签署了若干份空白委托书,一旦我在机场被抓,就请他做我的辩护律师。

但最终,我预备的辩护律师没有派上用场,因为我出国一路绿灯,一路平安。

(三)我在北京机场过海关出奇的顺利

2015年1月22日下午2点左右,我到达北京机场。办完行李托运手续后,我来到边检窗口。边检人员对我的护照、签证、机票等进行了例行检查,一句话也没有问,就放我进去安检。安检人员对我的身体和随身携带的物品,进行了常规检查,就放我出关了。整个出关过程,没有任何特别的事情发生,顺利到超乎我的想像。

在候机厅等待一段时间后,我来到登机口。这里,居然还有一道随机抽签的安检,正好抽到了我。此时,高放教授的话在我耳边响起。虽然心里“咯噔”一下,但从外表上没表现出来。我不动声色地配合安检,看看会发生什么,很快,安检完毕,啥事没有。通过安检后,我顺利登上了飞机。

下午6点半左右,夕阳西下时分,我乘坐的美国联合航空公司的飞机,滑过机场跑道,徐徐起飞,升上万里蓝天。

直到这时,我才舒了一口气。在满天的彩霞中,我终于离开了给我带来无尽苦难的北京,奔向自由的彼岸。

结语

自古以来,中华民族的列祖列宗都是信神敬神的。中国传统文化讲:“人在做,天在看”,“人算不如天算”。这个“天”就是“神”。

中共当政73年,一直在向亿万中国人民宣扬无神论,并利用一切方式斩断炎黄子孙与神的联系,让人不信神,不敬神,导致中国社会道德急速下滑,许多人无所顾忌,什么丧天害理的事都敢干。

有人曾问我,法轮大法有什么好处?我说好处有很多,其中重要的一条是,重新唤醒了许多人对神的信仰与敬畏。

许多法轮功修炼者都亲历过神迹,都感受到神就在身边。

我能活着走出监狱,我能活着来到美国,皆得益于我按“真、善、忍”修炼,得益于天佑神助。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