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谁惧怕马斯克?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Stephen Moore撰文/曲志卓编译)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2年04月30日讯】不久前,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因为支持绿色能源电动汽车而被视为披着斗篷的自由派超级英雄。

但现在,他以大约400亿至50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推特(Twitter),从而成为推特的新所有者。左翼们就像被捅了蜂巢的黄蜂一样愤怒。数百名员工威胁要辞职,数千人表示他们要放弃他们的推特账户。

但究竟为什么呢?以下是马斯克在成功收购推特时所说的话:

“言论自由是民主运作的基石,推特是数字市民广场,有关人类未来至关重要的问题可以在这里讨论……推特具有巨大的潜力,我期待与公司和用户合作来释放它。”

这听起来对你有威胁吗?谁能反对在社交平台上进行更加开放和自由的辩论?

答案是一小部分美国人,他们被一个激进的运动所俘虏,这个运动拒绝容忍任何有相反想法或观点的人。

特别令人沮丧的是,一些针对马斯克的推特包容性使命的最恶毒的攻击来自美国公民自由联盟(the 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和国际特赦组织(Amnesty International)。他们甚至批评他是一个“言论自由绝对主义者”。曾几何时,这些团体是言论自由绝对主义的警惕守护者。

现在,他们害怕某个地方的某个人可能会发表冒犯他们的言论。难道他们不明白,宪法并不保护任何人不被别人说的或写的东西冒犯吗?我对我在MSNBC和CNN上听到和看到的很多事情感到生气。但我会努力捍卫他们说出自己想法的权利。

第一修正案之所以成为《权利法案》(the Bill of Rights)的第一修正案,正是因为它保护每个人表达意见的权利——即使它可能有争议甚至是错误的。否则,在万马齐喑的政策下,我们怎么能在美国进行诚实和发人深省的辩论呢?

一些左翼人士担心,唐纳德‧川普很快就会回到推特,每天都会发三四条推文。如果你不希望看到这一点,请从你的平台上删除他的推文。我有发言权,你有权不听。

我祝愿马斯克先生好运,他的雄心壮志是创建一个开放和诚实的社交媒体平台,促进文明和知情的对话或辩论。

令人恐惧的是,左翼人士如此害怕这一点。他们声称他们的目标是关闭“仇恨言论”。 就在两周前,一位以自己的辛勤工作而完成大学学业的陆军退伍军人在LinkedIn上说,每个人都应该像她一样,感到自己有义务去偿还自己的学生贷款,而不是让纳税人救助学生贷款。这被贴上了“仇恨言论”的标签,并被删除了。

也许事实是左翼不想参与任何辩论,因为他们知道,如果允许另一方发言,他们就无法赢得这场辩论。

作者简介:

斯蒂芬‧摩尔(Stephen Moore)是一位经济记者、作家和专栏作家。他合著的许多书中的最新一本是《川普经济学:振兴经济的“美国优先”计划》(Trumponomics: Inside the America First Plan to Revive Our Economy)。目前,摩尔还是经济自由与机会研究所(Institute for Economic Freedom and Opportunity)的首席经济学家。

本文仅表达作者的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原文“Who’s Afraid of Elon Musk?”刊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