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大午资产被夺 众学者热议民营企业家“头上的刀”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2年04月27日讯】中国知名民营企业河北大午农牧集团有限公司总价值51亿元(人民币 下同),近日被中共当局以6.86亿元的价格拍卖给了一家刚成立的公司,而大午集团的创办人孙大午已锒铛入狱。多位了解此案内情的学者接受美国媒体采访,讨论了像孙大午这样有良知的中国民营企业家所处的高危处境

美国之音报导说,以异乎寻常的超低价格买下大午农牧集团的公司名叫保定芮溪科技有限公司,这家赶在拍卖前三天刚成立的公司出面拍下大午集团的资产后,实际前往法院接手这些资产的却是“看似不相干”的河北保定长城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在大午集团“犹如落叶被一阵凶悍无敌的秋风席卷远去”后,原先拥有这家企业的孙家人“除了基本生活费,已经没有资产了”。

定居美国旧金山的知名经济学家张欣博士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指出:“大午集团的结局造成极大的恐吓效果,让所有民企都看到头顶有一把刀,只等着政治领导人在什么时候让刀子落下来。”

孙大午的朋友、澳门大学退休社会学教授程铁军博士则坦言:“大午的案子不是刑事案,不是经济案,而是政治案。”

他告诉美国之音,孙大午被判刑18年的八条罪状之一是“非法集资”,但实际的情况是孙大午当初在创业时从银行贷不到款,有一些农民卖粮食给大午集团时,愿意先把粮食过秤记下来,等大午集团有钱了再收卖粮的钱,到时候还可以得到比银行利息略高一点的利息。朴素地说,就是农民自愿把钱借给孙大午,再等着他连本带息还回来。而孙大午也从来不违约,一直都遵守承诺,他的口碑和信用非常好。

“这就是粮食银行,没有任何法律认为是非法,” 程铁军说,“他跟那些互联网借贷平台的资金链断裂、怨声载道的爆雷事件完全不同啊。那些人圈了钱之后一走了之,受害人不管怎么投诉,都没有人被抓、没有人被判刑,没有赔偿。那才叫非法集资。”

程铁军分析指出,孙大午因此被冠以非法集资的罪名,主要是因为他与农民们的“友好互利”导致政府银行流失了存款。

曾经代理大午公司白酒“大午粮液”的张毅则对美国之音讲述了孙大午创业之初,曾经为了抵制潜规则而跟当地税务局长死磕的往事。

据张毅介绍,当初孙大午还在做农牧时,地方税务局曾经来查账,没有发现任何税务问题,但局长临走时要求孙大午打5万元给税务局的小金库。而孙大午认为这个要求没道理,不同意。结果第二天,孙大午所有的银行账号都被查封。大午为此花了100万元,跟税务局打了五年官司,打到那位税务局长退休。

张毅说:“孙大午跟我说,大午集团发展这么多年,我们是依法在办企业,走法律轨道,谁想潜规则,想违法,我们就诉讼,我们30多年都在打官司。”

据孙大午的友人们介绍,孙是一个有政治情怀的人,因此被官方视为“不安分的中国民营企业家”,而赵紫阳的智囊姚监复评论他是“中国先行的社会改革家”。

2003年4月31日,大午网站曾刊发三篇涉及政治的文章——《小康社会的建设及难点》、《悼念李慎之》和《两位民间商人关于中国的时局及历史的对话》,被当地政府认为“严重损害了国家机关的形象”。大午网站因此被下令整顿,停业6个月,罚款1.5万元。

同年的5月29日,孙大午遭公安逮捕,罪名就是向3000多户农民借款的“非法集资”。那次他被徐水县法院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罪名,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4年,罚金10万元,大午集团也被罚款30万元。

很多异议人士跟孙大午是朋友,他们对共产党和警察的了解比较深刻,曾警告孙大午,共产党饶不了他,让他早点儿出国,但孙拒绝出国。

孙的友人张毅也曾劝他出国,结果孙大午的回答是:“我是农民出身,祖祖辈辈全部都在这块土地上生活,我把赚的每分钱都投到土地上,我有错吗?”张毅感叹道:“这种情怀,我们真没办法说了。虽然我们都知道会发生什么。”

张毅表示,孙大午的事警醒很多中国企业家,让他们看到“再不跑会死无葬身之地”。

有张家川民众分析说,孙大午想追求民主普世价值观念,“却对中共寄予一种希望……有时,他意识不到,共产党看他其实就是韭菜,是猪,想割、想杀随时都可以”.

他告诉美国之音,孙大午作为一个私人企业家,他做慈善、办惠民医院,把徐水区周围的农民和居民都吸引到他身边,而他没有想到,这恰恰是共产党最忌讳的。

“你笼络民心,意味着对中共的威信是很大的挤兑,这才是核心,”张家川人说,“他天真,没有意识到共产党以黑治国,肯定会办他这个跟共产党争夺民心的人。”

美国之音的报导分析称,孙大午对抗中共官场的潜规则,不愿意与地方政府同流合污,对政治时局品头论足,同时还为百姓造福,结交异议,这些行为都是“向黑暗投下光明之举”,但也因此使得大午集团成为“刀俎上的鱼肉”。正如孙经常跟朋友们说的,“民营企业家人前风光,实际上又可悲又可怜” 。

(责任编辑:李明)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