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如何应对中共对欧盟的威胁

欧美应该在台湾派出特遣队作为对中共威胁的回应

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将乌克兰战争升级为核威胁,并在布查等城市进行屠杀、系统性地强奸儿童,但中共还是继续在外交上支持俄罗斯,并威胁称欧盟或走向解体。

在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表示乌克兰人已准备好与俄罗斯进行为期十年的抵抗战争之后,4月18日,中共官媒《环球时报》这个北京当局最极端民族主义的喉舌——以友善的警告为幌子威胁称,这场战争可能导致欧洲分裂并落入美国控制。

《环球时报》的不具名社论中写道:“正是来自美国和北约的经济和军事援助延长了军事冲突,令乌克兰想打一场10年的战争。”

如果乌克兰真的经历“流血十年”的战争,那么“卷入战争的欧洲将完全失去安全自主,完全依赖美国的保护伞。它将不得不面对能源,食品,难民和通货膨胀方面的10年危机。社会动荡将浮出水面。(欧盟)集团甚至可能在这个问题上分裂。”

尽管北京和莫斯科“没有上限”的伙伴关系旨在威慑美国,但它们最近声称,乌克兰战争显然完全是邪恶的资本主义美国及北约的过错。

因此,中国共产党试图转移责任,并对布鲁塞尔使用威胁和恐吓策略,将其与华盛顿分开。原因不难理解。

从经济和军事的角度来看,这两个民主超级集团(欧盟和美国)及其日本和台湾等国的盟友共同构成了国际防御体系。这个体系对抗北京和莫斯科领土扩张计划,并创造“新型”国际关系的最大希望。

如果乌克兰和新疆能给我们任何启示的话,北京设想的这种“共同命运”将不会得逞。充其量,这将是极权国家的发展主义,这种发展主义制造了鬼城,并使房地产开发商在贷款违约中失败。

在最坏的情况下,种族灭绝和内战将出现在各大洲,因为前民主国家的公民都会抵制中共向新疆维吾尔人实施的那种新殖民主义。对中共的反抗将接踵而来。而现在,我们都需要清醒过来,以减轻上述任何一种风险。

在短期内,北京希望欧盟屈服于俄罗斯的要求,并迫使泽连斯基将整个乌克兰的控制权让给莫斯科。这将加强北京对台湾威胁的可信度,并使强制统一更有可能,而且所需的努力也更少。

这也将缓解北京外交困境:人们现在都看到了北京未谴责俄罗斯军方令人震惊的暴力。

但莫斯科和北京严重误判了华盛顿、布鲁塞尔和伦敦的团结和承诺,即保护乌克兰免受普京的血腥袭击。我们不是傻瓜。

正如Didi Tang 4月19日在伦敦《泰晤士报》(The Times of London)上所指出的:“北京正试图利用欧洲和美国在支持乌克兰政策上的任何差异,在西方播下分裂的种子。北京担心,统一战线会损害其与华盛顿竞争的野心。”

越来越多像Didi Tang这样的新闻记者开始报导北京实现全球霸权的分而治之的战略。这令人耳目一新,但还不足以阻止中共。

北京在观察乌克兰的情况,并相应地修改其入侵台湾的计划。

据《日经亚洲评论》(Nikkei Asian Review)4月20日援引中共军方消息人士的话说,中共的军事规划者期望闪电入侵台湾,因为驻扎在冲绳的美国海军陆战队需要7天时间获得华盛顿的许可才能登陆台湾、从军事上保障宝岛的民主。为了遏止这种情况,又鉴于美国及其盟国对俄罗斯入侵者使用的防御性武器所展示的力量,北京正在增加核武库。

换句话说,中共准备威胁对美国发动核战争,以阻止美国保护台湾。俄罗斯现在暗示了类似的威胁,以阻止供给乌克兰军队的军事物资的涌入。

因此,北京和莫斯科正试图将核武器不仅用作威慑力量,而且将其作为强制力量。他们想迫使世界民主国家遵循他们的意愿。如果给他们半个机会,他们就会这样做。

所有这一切都表明,美国,欧盟和日本等盟国是世界民主的最大的捍卫者。民主依赖于这些国家的团结,以及对莫斯科的经济制裁,和运送武器给乌克兰勇敢的捍卫者。

但是,让我们超越今天的战争来思考。毕竟,乌克兰的威慑力薄弱是失败的客观教训。乌克兰人最终将赢得战争,但却是在普京的炸弹造成数百万公民丧生和毁灭数十个城市之后。

民主还取决于有效的威慑,而这种威慑只能通过力量来实现。台湾的威慑力目前很弱,因此招致了北京的攻击。因此,要防止这种可悲的可能性,并在全球范围内保护民主,就需要通过先发制人的防御来加强对台湾的防御。这些可以而且应该包括“绊索部队”和核武器。

作者简介:

安德斯·科尔(Anders Corr)拥有耶鲁大学政治学学士学位(2001年)和哈佛大学(2008年)政府学博士学位。他是《政治风险杂志》(Journal of Political Risk)出版商,科尔分析公司委托人。他在北美、欧洲和亚洲进行过广泛的研究。他撰写了《权力的集中》(The Concentration of Power)(即将于2021年出版)和《不侵犯》(No Trespassing),并编辑了《大国,大战略》(Great Powers, Grand Strategies)。 

原文“China Threatens the Breakup of Europe”刊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立场。

(大纪元专栏作家Anders Corr撰文/曲志卓编译)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