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中共无法战胜病毒 更不要说战争

(大纪元专栏作家Morgan Deane撰文/曲志卓编译)

上海的疫情封锁似乎展示了中国共产党令人印象深刻的力量。但当局正在加倍实施糟糕的政策,这表明在任何潜在的战争中,他们将遇到供应和士气问题。

该政权正试图通过严厉的封锁来抗击COVID-19病毒。他们关闭了一些关键行业,比如深圳的科技中心和上海的金融中心。由于外国外交官,上海这座城市一直对西方更加开放。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上海见证了中日之间的长期冲突。

但现在,西方正在目睹中共在与冠状病毒战争中一败涂地。该政权抗击疫情的失败表明,它无法打赢一场真正的战争。

独裁

第一个问题是中共决定进一步加强实施糟糕的政策。大多数美国人为独裁政权的强权而担忧。民主国家似乎无可救药地存在分歧,永远在争斗,而独裁政权可以做出决定性的决定,并维持更长时间,即使这些决定是错误的。

独裁体制的弊端在北京的抗疫政策中可以清楚地看到。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已经放弃了封锁,因为封锁并不能阻止病毒的传播。与封锁区域相比,没有封锁政策的区域的死亡统计数据没有差异。但是,封锁却产生了许多诸如鸦片类药物过量、自杀、精神疾病和家庭暴力问题。

在民主国家,人民在每次选举中都能发出自己的声音。结果,由于公众对政府过度控制感到不满,政客们担心自己保不住官帽,所以终于停止了他们的糟糕政策。

2020年2月15日,中国学生及其支持者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韦斯特伍德分校外(Westwood)为李文亮医生举行纪念活动。(Mark Ralston/AFP via Getty Images)

但在共产主义独裁统治下,如果下属敢告诉领导人真相,他们就得担心自己的职位。在疫情早期,勇敢的举报人因说出有关冠状病毒的令人不安的真相而受到压制。这导致情况变得更糟。

这也意味着,北京对疫情的处理向下级官员和工作人员发出了一个信息,即如果诚实的意见会损害中共的形象,那么诚实的意见是不受欢迎的。即使在和平时期,中国人民也因此而死亡。

一线人员是直接了解问题的人。无法直接听取他们的意见,喜欢自上而下、集中式的计划而忽视批评,这些缺陷可能会在潜在的冲突中伤害中共。战争形势瞬息千变,来自前线的情报至关重要。

在独裁政权下的士兵往往更害怕犯错误和受到惩罚,而不是向领导人说实话。此外,独裁政权可能会购买最花哨的武器系统,但士兵却会因为害怕在混乱环境中犯错,而无法打仗。

供应链

上海的封锁使整个城市陷入混乱。这是一项政府计划,你可能会认为最高当局会预见到并准备应对其政策的影响,例如将大量食物送递到平民手中。

但这些没有发生。公民被困在室内,该政权提供的劣质食物数量不稳定。受感染的儿童与父母分离,公民乞求当局让他们寻找食物。没有受到审查的西方观察者报告说,中国人被迫在居家的阳台上尖叫着寻求帮助和补给。

2022年3月29日,上海静安区,一名身穿防护装备的工人守卫着一个处于封锁状态的社区入口,从一名送货员手里接收食物。(Hector Retamal/AFP via Getty Images)

战时政策提醒人们,冲突不仅仅是武器系统和部队像棋子一样四处移动。在战争时期,运送食物、燃料和兵力都不是容易的事。中共甚至不能保障在和平时期向大城市输送所需的食物。这可是和平时期!人民、政府和军队没有受到轰炸,也没有战争的混乱。

然而,尽管中共官员可能事先知道他们的计划,但他们未能为此做好充分的准备。就像俄罗斯的巨型卡车经常因缺乏燃料而停滞不前一样,很难想像中共在战争中表现得更好。

公民

此外,压迫性的封锁措施无法帮助中共官员讨好自己的公民。上海人民生活在残酷的独裁统治之下。他们经常在社交媒体上受到审查,但西方分析人士已经传递了他们的不满。

此外,早在中国的战国时期,中国古典文学就讨论了独裁统治的局限性。威权政府可以指挥下属。他们可以把人锁在室内,在社交媒体上把网球明星彭帅锁起来,压迫维吾尔人。但他们无法赢得人民的心。

这意味着中共比许多西方分析人士所认为的要脆弱。更少的人会自愿参军。如果被强行征召入伍,他们不会奋力作战。平民,即使在独裁政权中,也会抗议政府。

在疫情期间,上海人民被迫为食物而战,他们不会更有动力在炮火中冲进海滩的堡垒。他们更有可能拒绝中共。任何潜在的战争都只会暴露人民对党的不信任。

就像中国历史上的起义和苏联的垮台一样,中共外表上显得强大,直到露馅,并突然崩溃。正如毛泽东本人在反对强势政府的革命时所说的那样,“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结论

上海的封锁对被困在那里的人们来说是可怕的。他们是过时政策的受害者,这种政策行不通。他们也是这个政权的受害者,这个政权不回应人民的意愿。上海的封锁表明,中共在战争中无法为军队提供补给,更重要的是,它辜负了人民的信任和效忠。

作者简介:

摩根‧迪恩(Morgan Deane)是前美国海军陆战队员,军事历史学家和自由撰稿人。他曾在伦敦国王学院(Kings College London)和诺里奇大学(Norwich University)学习军事历史。摩根在美国公立大学(the American Public University)担任军事史教授。他是一位多产的作家,著有《中国历史上的决战》(Decisive Battles in Chinese History)、《龙爪脚下的黏土:中国现代战略入门》(Dragon’s Claws with Feet of Clay: A Primer on Modern Chinese Strategy),以及即将出版的《超越孙子:有关战争与政府的中国古典辩论》(Beyond Sunzi: Classical Chinese Debates on War and Government)。他的军事分析发表在《真正清晰的防御》(Real Clear Defense)和《战略桥》(Strategy Bridge)等出版物上。

原文“China Can’t Fight a Virus Let Alone a War”刊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立场。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