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美国对华贸易政策或有重大调整

制定适当的对华贸易政策是拜登政府面临的一大挑战。种种原因,路走得艰难。4月12日,《名利场》杂志报道,美国贸易代表戴琪(Katherine Tai)称,从长期来看,中共对美国的贸易挑战,远超今天的俄罗斯危机;同时,美国与中共谈判的善意努力,可能已经“达到了极限”。这暗示拜登政府对华贸易政策将有重大调整。

戴琪已经领教了与中共打交道的困难。例如,1月31日,戴琪参加活动时说“我们正处于(美中)贸易关系的一个非常困难的阶段”,“对话并不容易”。2月25日,出席美国农业部年度农业展望论坛时,戴琪说她自去年10月初以来,一直与中共接触,希望中共能“负责任地”履行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中的承诺,而中美贸易关系极其困难且越来越难。3月18日拜习视频会后,中共依然如故。

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对中共也作出了两大评估。一个是,2月16日,发布的《2021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承诺报告》,认定中共没有履行20年前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时的承诺,反而保留、甚至扩大由国家主导的非市场经济和贸易方式。

另一个是,3月31日,发布的关于外国贸易壁垒《2022年国家贸易评估报告》(2022 National Trade Estimate Report On Foreign Trade Barriers),指出中共虽然履行了美中第一阶段协议的一些条款,但尚未履行一些更重要的承诺,远未履行其采购承诺——2021年底之前购买价值比2017年水平高出2000亿美元的美国商品和服务;协议并未给中共政府主导的、非市场贸易体制,及其对美国经济、美国工人和企业造成有害影响的现状,带来根本的变化。

对此,3月30日,戴琪对众议院筹款委员会表示,美国政府在贸易方面与中共政府保持接触所作出的真诚努力可能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不能坐等中共发生改变,需有新工具捍卫美国利益。美国新闻网站“政治”(Politico)报道说,戴琪的讲话透露出拜登政府的这位首席贸易官员的态度出现了明显的变化。

戴琪认为,一方面,美国需要采取更多措施,包括在国会通过立法,促进对创新、半导体和制造业供应链回归美国本土的投资;另一方面,“继续向中(共)国施压,要求其做出改变”。她稍前说过,“我们没办法继续袖手旁观(sitting on its hands),坐等中(共)国做出决定。我们需要翻开游戏规则新的一页。”

当然,美中经济广泛交融,不可能骤然脱钩。戴琪说:“我们真的需要在方法上保持清醒,要有策略,但也尽量不要太情绪化。”从去年10月4日首次发表对华贸易政策演讲起,这也算是她的一贯风格。比如,3月23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发布公告称,针对“301条款”对华加征的关税中,已恢复部分中国进口商品的关税豁免,此次关税豁免涉及此前549项待定产品中的352项。在美国高通货膨胀率和对华高逆差的背景下,美方不得不继续关税豁免,但却减少了豁免面目,颇有意味。

关键的问题是如何“翻开游戏规则新的一页”?4月5日,在新加坡接受彭博电视采访时,戴琪表示,美国寻求重新调整与中国的商业关系,并非要让两个全球最大经济体“离异”(divorce),而是要为贸易带来改革,塑造更具战略性的贸易方式。

所谓“塑造更具战略性的贸易方式”,也就是拜登政府施压的方向,大致有三。第一,美日欧三边协调对华。例如,戴琪声称,在过去一年里,美国解决了与其他国家的长期争端,比如与欧盟和英国长达17年的飞机补贴争端、与欧盟、英国和日本长达四年的钢铝关税之争,而这正是为了应对中共构成的“更大威胁”。

第二,采取一种新的对华贸易政策,通过更新的、更有效的来捍卫自身经济利益,更好地与中共竞争。戴琪一直表示,贸易法需要更新,以应对中共大规模工业补贴的挑战,改变其“扭曲市场贸易”做法。根据消息人士的说法,美国下一步可能将开展新的贸易调查,这或将导致对中国商品征收关税,甚至禁运。

第三,推出印度-太平洋经济框架。2017年退出TPP后,美国在亚太经济合作领域参与不足;而中共主导的RCE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协定)已与2022年1月1日正式生效,中共还在申请加入TPP的替代CPTPP(跨太平洋伙伴全面进步协定)。拜登政府决定不参加CPTPP,而是推出排除中共的印度-太平洋经济框架。戴琪表示,该框架不会降低关税,但将包括“有意义的经济成果”,旨在为数字商务、环境和劳动力设定新的、基于市场的标准。加CPTPP,而是提出排除中共的“印度-太平洋经济框架”。

可以预计,今后一段时间,拜登政府的对华贸易政策将加大攻势。

虽然拜登政府对这样两个问题——“竞争-合作-对抗”对华总体策略是否有局限性?(二)如何有效抑制中共因素对重整美国经济的威胁?(参见笔者“拜登政府对华贸易政策需考虑两大问题”一文)——尚无全面认识,但是,俄乌战争战争爆发以来中国形势的急遽变化(包括中国经济的衰蔽),或许会使拜登政府重新评估中共,从而使这个攻势变得分外凌厉。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