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居委女社工抗疫日记 控诉当局“一次次欺骗隐瞒”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2年04月11日讯】4月10日,上海某居委一名社区工作者的抗疫日记在网上流传,揭示上海防疫乱象。该社工直言,对于当局“一次次的欺骗、一次次的隐瞒和无休止的等待”真的感到寒心。

社工抗疫日记 反映上海真实情况

这篇题为《记抗疫》的文章作者是一名在上海某居委工作了4年的女社区工作者,她所对应负责的居民社区有7000多人,3月18日开始进入封控管理,然后不断被通知延长封闭时间。

这名社工在文中写道:“我参与了从3月18日至今的社区防疫工作,直到今天,我真的坚持不下去了······”

文章记录了小区一名老人突然晕倒,急需就医,但老人被救护车拉走,辗转了几家医院终因延误救治而离世。她表示,“我们知道,这也许只是一个开始······”

她表示,3月下旬,该小区做了7轮全员核酸,但仅有两个核酸点,无论防护工作怎么到位,在奥密克戎毒株面前都显得苍白无力。在几次全员核酸后,小区终于疫情大爆发。

她感觉居委工作人员不分日夜,只睡3、4小时的奋斗付诸东流,而且还有居民打电话斥责她们助纣为虐、罔顾性命。

她也很无助,称“我们真的努力了,但是真的对不起,没有保护好你们”。小区出现疫情后,她也开始居家隔离。

文章写道,小区确诊病例不断增多,但并未及时转运,随着病毒扩散,小区物业、居委人员和一些志愿者都感染了。她表示:“我开始意识到,小区的漏洞很大,比上层领导想像的更大更大,大到我们已经无法控制了。”

这名社工也讲述了自己居家隔离的情况,她之前在居委工作吃送来的盒饭,回到家后才发现食物真的匮乏。“直到被封控在你楼道里才真的知道上海确诊阳性楼,甚至是整个封控小区的现状究竟是什么”。

她表示,阳性楼道“只有无限的足不出户和闭门不出,没有人知道政策是什么样的,包括我自己——一个居委的工作人员。”

2022年4月7日,上海空旷的街道。(HECTOR RETAMAL/AFP via Getty Images)

她家里的口粮很快见了底,这时她才发现线上买菜是多难,“就算定了闹钟、半夜操作,等待我的永远是‘系统繁忙、请稍后再试’”。之后,她加入了各种各样的团购,获得一些物资,但她不敢想像家里只有老人不会操作团购、找不到团购资源的老百姓怎么过日子。

她直言,“上面没有相应的政策,居委工作真的很被动,疾控永远跳过居委直接联系居民,居委信息严重滞后。居委向上反映的居民舆情永远没有下文。”

她提到小区一户确诊家庭的隔离情况,这使她彻底到达了崩溃的边缘。这户三口之家,带着一个5岁的孩子,他们原本居家隔离,但因为一直没有人上门做核酸,居委最后决定让他们去集中隔离。

但两天后,在微信语音聊天中,这户人家哭着说,他们的隔离点在一个还在动工的工地上,尘土飞扬。夫妻两人带着孩子住在一个集装箱似的房间里,没有厕所,吃饭凭管理员的心情,吃了上顿盼不来下顿,也没有医生管。有人打架闹事,管理员威胁再闹就不给发饭,你们自己去抢。

这名社工抱怨当局,“当初说应收尽收的是你们,说隔离点医护力量齐全的是你们,现在我的居民甚至还有两个孩子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你们却视而不见吗?12345、镇里的求助电话我已经打了3天了永远接不通。”

对于当局“一次次的欺骗、一次次的隐瞒和无休止的等待”,她表示“我真的寒心”。

她自问居委是什么,为什么由一个定义上的自治组织来承担防疫重担,“我们什么权利也没有,什么资源也没有,我们只有不断被确阳的居委社工,和不断累倒的志愿者,只有居民认为我们解决不了任何问题无作为的谩骂声”。

这名居委社工抗疫日记引发许多网友共鸣,有网友表示:“早上无意中看到这篇日记,是上海一位居委会工作人员写的,感觉反映出了现在上海的真实情况。”

也有网友说:“我有家人有朋友在上海,我证明她说的就是现在最真实的上海!!不是每天新闻里电视里的正能量!!!”

还有网友表示:“很真实,但我好害怕这样的真实情况根本没办法让更多的人看到,昨天一个江苏大白的日记也是,很快被和谐。”

许多网友表示理解:“基层都被搞疯了,基层没有那么高的许可权还叫他们干那些活,要人没人要物资没物资。”“这个就是事实吧。一开始也在骂居委死人,什么都不管。现在渐渐的发现,什么都不管的是街道层面,是区一级······居委在没日没夜的干活,试图在解决问题。街道永远是没有任何透明沟通和有效的政策的。居委连什么时候拉走阳性,什么时候要核酸都不知道,因为没有人告诉他们。”

(微博截图)

上海居委工作人员不堪重负 纷纷辞职

上海疫情大爆发,中共极端清零政策导致乱象丛生,民怨沸腾。承受巨大压力的底层工作人员,不在少数。许多人身心俱疲,纷纷辞职,甚至有的居委会集体辞职。

上海昌里花园居委官员吴颖川的辞职信8日起广为流传,他表示,疾控中心资讯滞后,居委无法第一时间掌握谁是阳性谁是密切接触者。居民上网查核酸检测报告是阴性,但居委却收到上级单位传来确诊阳性的通知。

他还说,居民问他们相关政策、解封时间,“太多太多我们基层最需要第一时间知道的,我们都不知道”。而面对断药健康受威胁的居民、必须去医院做化疗、洗肾的居民,居委不断地拨120,希望能帮助安排车辆,但得到的回答是等待。

上海市黄浦区五里桥街道海悦居委官员马胜烨4月7日也在小区公号发文欲辞职,他说,“3月15日被召集起来住在居委,20多天不能洗澡,不能回家,不能看父母不能看孩子,每天睡个几小时,什么时候是个头,我们不知道。”

“居民封控这么久,除了发放了一次食材礼包之后,啥也没有,面对居民的责问,该怎么回答,我们不知道;太多太多我们基层最需要第一时间知道的,我们都不知道。我们唯一知道的是,一定要安抚好社工情绪,安抚好居民情绪,上面的指令,是死命令,必须要执行。”

4月9日,上海的翰城居委向居民发出辞职公开信,称全体工作人员3月17日开始封在居委,已经24天,承受不住了。

(网络截图)

(记者罗婷婷综合报导/责任编辑:祝馨睿)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