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元:一根铁链能锁住大上海吗——从在加国染疫谈起

笔者住在加拿大,在我们这个省,大约有88%的人打过两针疫苗,此外还有30%以上的人还打过一剂加强针,可见接种比例是相当之高了。可是即便如此也挡不住奥密克戎,地方政府公布的数字表明:每天大约有总人口的0.1~0.2%染病,由于无症状感染者的广泛存在,实际的染疫人口其实还要多很多。但是我们这里没有封城,不仅不封城,买卖照做、人们照常上班、学生们除了要求一周自测三次外都是正常上学。得病的人要求居家隔离7天,测试阴性后该干什么干什么,没有人抱怨、事实上如果你家里没有人染疫,你都不太会感觉到奥密克戎的存在。

然而该来的还要来,上周我的儿子不知道从哪里染上了,我们发现他发烧,就给他测试,发现阳性后就通知学校停学一周,然后,他在自己的房间隔离,带着口罩出入,其他人都离他远点,如此而已。他只发烧了一天,然后是带痰的咳嗽两天,不带痰的咳嗽两天,现在是什么症状都没有了,只是测试条上还有一点微微的痕迹而已。不止如此,全家其他三人没有一个被传染上的,像我们这种情况地方政府要求家属只需要自我隔离4天即可,基本不太会影响生活。这就是奥密克戎—在合理接种的人群中很像流行性感冒。从整个地区来看,是有人需要住院、甚至有很少的人会死亡,但这些都是在医疗资源被合理分配,不会出现医疗系统崩溃的情况下发生的,老百姓也都完全接受,没有人觉得目前的疫情防控手段太离谱。其实,眼下世界范围的防疫格局,不独加拿大,其他国家也在逐步走向理性,既然无法彻底消灭,就必须接受现实,学会与病毒共存

我们再来看大上海。上海有2500多万人口,市区人口密度达到两万三千多人每平方公里,以上海为中心的长三角城市群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城市群之一,正常情况下每天有数百万人进出上海,然而对这样一个巨无霸的城市,中共居然说封就给封了!

难道,以防疫为名就可以断人家的生计吗?

难道,以防疫为名就可以让人家吃不上菜吗?

难道,以防疫为名就可以让医院对其他病人停止接待,让病人自生自灭吗?

难道,以防疫为名就可以让家庭骨肉分离,婴幼儿无人照管吗?

其实这不是防疫,这是独裁政权在赤裸裸的秀肌肉,在其眼中,民众的任何自由都是中共所赐,想什么时候收回来就什么时候收回来,想收到什么程度就什么程度。一根铁链,一根精神与物质共同打造的铁链轻轻的就把大上海锁住了!

徐州的铁链女事件,是一个村庄、甚至是一个地区对一个女童的长期共同作恶。大上海、深圳以致于很多城市的铁链是中共独裁政权下国家机器的直接作恶,表面上看似不同,精神本质上无出二致,既然人是产生问题的根源,那就消灭你的自由、消灭你的意志,最终在铁链下学会与独裁政权的屈辱共存!上海人的危机已经到了忍无可忍的程度了!

上海人如果不想成为铁链女,就不应该接受被长期封城的命运。如果这次接受了封城,下次新病毒变种来了还得封城,既然中共已经喊出了长期坚持“清零政策”,那就会乐此不疲的把封城运动长期搞下去,因为中共永远不会认错,反正民众不会反抗,政治成本代价为零,那么最终我们将会看到封城给民众带来的惨痛代价!

怎么对抗一个武装到牙齿的政权?两句话:扶助弱者,讲清真相。在封城之下,每个人都是弱者,然而有更弱小的:骨肉分离的、老弱病残的、外地民工被集中隔离的……大家要集中起来为他们发声,让正义之气都到扶持,让邪恶之徒有所畏服;同时要把海外的防疫政策在民众之间广泛交流传播,对一种像流感一样的病毒实施如此严厉的政策就是当政者无能的表现。在这两句话基础上,民众自然就会拒绝配合无理的防疫要求,清零政策自然就会土崩瓦解。

相信这次大上海不会轻易的被铁链锁住,光明属于珍惜自由权利的人民!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