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人】五千精兵大败数十万大军 结局却令人惋惜

【中国古代奇人奇事】 作者:泰源整理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2年04月01日讯】刘锜(1098—1162年,字信叔,秦州成纪人)外表出众,而且是个奇才,见到他的人一眼就能感受到他的不凡,连皇帝见到他都赞赏有加,并提拔他的官职。《宋史》记载,刘锜与岳飞、韩世忠、张俊齐名,并列为当代四大名将之一。他在面对强敌金兵的围攻顺昌之战役中,反守为攻,以五千精兵击退几十万大军,胜迹留丹青。

刘锜是南宋名将,是泸川军节度使刘仲武的第九个儿子。他通晓兵法且通晓风水五行之术,声音响亮如洪钟。他逝世后,被人们尊为神,在浙江湖州市德清县新市镇有奉祀刘锜的刘王庙。

刘锜擅长射箭,他的功夫有多了得?一次他随刘仲武征讨时,营门口水桶中盛满水,刘崎一箭射中水桶,箭矢被拔出后,桶中水泄如柱,接着他又射出一箭,正好将原来的箭孔塞住,桶中水就不再流了。宣和年间,高俅推荐他给朝廷,刘锜得到特授为阁门祗候。

宋高宗即位后,开恩录用刘仲武的后代,刘锜因此得以被高宗召见。高宗见到他,惊为出众奇才,特授他为阁门宣赞舍人,派他知岷州,任陇右都护。他对西夏用兵作战屡屡凯旋获胜,在西夏国博得盛名。西夏国中小孩啼哭时,母亲就对小孩说:“刘都护来了!”张浚巡视陕西时,一见到他即惊叹他的才能,任命他为泾原经略使兼知渭州。

绍兴十年,金国归还三京,刘锜充任东京副留守,统辖当地兵马。他带领的八字军仅有三万七千人,准备出发时,又增加殿司三千人,都携带家属子女,家属将安顿在顺昌,军队要驻守在东京开封。刘锜率部队从临安逆长江渡准河北上,全程二千二百里。到达涡口时,军队正吃饭时,突来的大风将他的坐帐拔起,刘锜说:“这是不祥之兆!拔营加紧赶路。”不久,果然接到金人背盟南侵的消息,已经攻陷东京(开封)。刘锜不得已和副将弃船走陆路,日夜兼行赶到顺昌城。

知府陈规心情忐忑,见到刘倚就急问该如何御敌。

刘锜询问了城中守备状况,得知还有存粮万斛,因此决定率兵入城,再计议如何全力防守的事宜。

此时,军队诸将都说金兵顽强难以抵御,请求先派兵护送城内的老弱妇孺前往江南。

刘锜说:“东京虽已失陷,但幸亏仍有完整的军队据守此地,为何要弃城逃跑?谁再敢说弃城,军法处斩。”

于是兵士以刘锜家庙为家,在庙门堆放许多柴草。刘锜交代守卫:“万一情势危急,就点火烧毁我家。”

此外,刘锜分别在各城门派将领把守,严格检查往来行人,并在当地人中招募密探,派出斥堠,这样一来军心被提振上来。

当时顺昌府还是一个平时的府城,毫无战时防御工事。刘锜命人取来车轮排列在城墙上,又拆去民家的大门,排在城墙的四周,做成有遮盖的“羊马垣”,部署时间花费了六天,就大致就绪。就在这时候,金兵也来到城下。

金人以箭阵进攻顺昌府,他们射出的箭很少能越过垣端射到城墙,丝毫发挥不了杀伤的作用。城内的刘锜挑选了神箭手,以强弩从城上或垣门的洞中反击,百发百中,伤敌无数。金军稍一退兵,刘锜就出动步兵追击,金兵逃命落水而死的不计其数。

金兵攻城不下又遭到追杀,就退后二十里扎营。刘锜派阎充招募了五百壮士,乘夜杀入金营。这一晚雷电交加,宋军见到绑辫子的就扑杀,让金人退败十五里。

刘锜挑选了一百名勇土组成敢死队。命人砍竹子做成市井小儿的发声玩具“嘂”,让敢死队勇士每人带一个,趁夜色直冲金营。金营里一片漆黑,闪电一亮,敢死队员就奋击,闪电一停,敢死队员就藏身不动,把金营搞得大乱。百人敢死队吹“嘂”为号,集合变化,金兵被搞得晕头转向。结果一夜下来金营积尸盈野,金兵退军老婆湾。

金人的大将金兀术在开封听说了这事,就亲自出马战顺昌。他在淮宁留了一宿,治战具,备粮草,不到七日就来到顺昌。宋的将士提议:“趁着金兵退败,应赶紧备船,全军而退,不要与金兀术正面交手。”

刘锜说:“敌营离我军很近,而金兀术的援军将到,假如我军一退,金兵一定会出兵紧追猛打,我军所有的战果都将付诸流水。”

刘锜招来曹成等二人,对他们说:“现在我派你们当密探,事成之后必有重赏,只要你们照我的话去做,金人就绝对不会杀你们。”

曹成等二人照刘锜之计骑马出城。图为清代张演《枫驿停车》(台北故宫博物院)

曹成二人答应了,刘锜传授二人妙计:“你们骑马出城闲逛,看到金兵就故意坠马,金人俘虏你们后,必定会审讯你们打探我的底子,这时你们就答说:‘他应该生在太平盛世,平日最喜欢听歌玩妓,朝廷希望两国修好,所以派他镇守东京,好安逸享乐。’”

曹成等二人照刘锜之计行事,金兀术果然大喜:“此城易破呀!”他于是就决定放弃鹅车、大炮等笨重的攻城器械。

次日,刘锜登城,看见曹成二人回来,立即用绳案吊把他俩吊进城。两人都被上了刑具,还附了一封信。刘锜深恐动摇军心,看也不看,立即就把信烧了。

金兀术紧跟着来到城下金营,先责备金将为何没有攻下顺昌,金将异口同声地回答说:“南朝用兵已非昔日可比,不信,元帅亲自攻城就知道了!”

恰巧,这时刘锜派耿训请战,金兀术听了勃然大怒道:“刘锜是何人,竟敢向本帅挑战!凭本帅的兵力,攻下你刘锜一个小小顺昌城,就好比用脚踩平狗窝!”

耿训说:“太尉非但请与太子决战,而且认为太子一定不敢渡河前来,所以太尉特别献上五座浮桥,等太子平安渡河后,再决一死战。”

第二天天亮,刘锜果然在河上架起五座浮桥,好让金兵能渡河而来,但却在河的上游和草中都撒上毒药。刘锜警告军中士卒说:“渴死也不许喝河水,敢违抗军令者,一律问斩。”

这时节正值大热天,金兵长途跋涉而来,日夜都不敢解下盔甲睡觉。刘锜这方的军队都能轮流休息,而且能在羊马垣下进食。金兵人马又饥又渴,有许多兵马因饮水食草而中毒生病,失去大半战斗力。

在清晨较凉爽时段,刘锜一直按兵不动,好让士兵充分休息,直到下午三点左右,见到金兵已稍渐松懈,刘锜忽然派了几百人从西门冲出杀敌,接着又有几千人从南门向金兵猛攻。刘锜命兵士不准出声,只能用大斧挥砍攻击,统制官赵撙、韩直身中数箭,也不停战,将兵皆殊死奋战,冲入金兵阵中,刀斧乱下,结果金兵大败。

这天晚上大雨,平地积水尺余深,金兀术终于拔营北去。刘锜遣兵追击,杀死金兵上万之数。大战时,金兀术披白袍,乘甲马,督战牙兵三千,牙兵全身罩上重铠甲,只露出双眼,叫“铁浮图”;又以铁骑分左右翼包抄,号“拐子马”,这是金兀术的“长胜军”,专门用来攻坚,酣战时派上用场。自金兀术用兵以来,所向无敌,此时“长胜军”也被刘锜军所杀,弃尸毙马,血肉枕藉,车旗器甲,遍野横陈。

皇上听到打胜仗后,甚为欢喜,授刘锜为武泰军节度使、侍卫亲军马军司都虞候、知顺昌府、沿淮制置使。

总结这场战役,刘锜的兵力不到两万人,实际参加战斗的仅有五千人。反之,金兵有几十万人,军营由西到北绵延十五里。每晚金营战鼓声声震撼大地,营中嚷嚷通宵达旦;而宋军戍守的顺昌城内一片寂静,连鸡狗都不叫。奇才刘锜临危不乱足智多谋,带兵有方,方寸为谋,步步为营,震惊金人,击退了金人“长胜军”。

当时出使金国的洪皓从燕京秘密上奏:“顺昌之战,金人惊惧丧魂落魄,燕京的重宝珍器,全部转移到北方,准备放弃燕京以南土地。”因此人们议论说:这时如果诸将同心协力,分路追击,那么金兀术就可擒获,汴京可以收复;但是宋军匆忙撤返,自丧机会,实在可惜。@*#

资料来源:《宋史》、《御批历代通鉴辑览》

─点阅【中国古代奇人奇事】系列─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张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