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战争、制裁和美国经济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Milton Ezrati撰文/原泉编译)

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决定造成了难以言表的痛苦。美国及其盟国对俄罗斯实施的制裁也是如此。在评估这些问题时,每个人都应该记住痛苦的相对程度。

最糟的是乌克兰人民所遭受的痛苦,从这个不幸的国家传出的图片和报导中可以明显看出这一点。

第二,制裁破坏了俄罗斯经济,使俄国人民遭受苦难。有些人可能会认为这是他们应得的惩罚,当然对(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和他的亲信们来说,是的,但对普通俄罗斯人来说肯定不是,因为他们对克里姆林宫的决定没有发言权。

美国经济遭受的损失虽然不是微不足道,但远没有那么严重。不严重的损失是本文讨论的主题。

美国最大的负担来自不断上涨的能源成本。在俄罗斯入侵和制裁生效后的短短几周内,美国加油站的汽油价格飙升约17.3%,从每加仑3.58美元的全国平均水平飙升至创纪录的4.20美元。原油价格每桶上涨了20%,天然气价格上涨了近10%。这对全国各地的工薪阶层来说是一个巨大的负担,尽管远不及乌克兰人所面临的生存威胁。

2022年3月9日,加利福尼亚州洛杉矶市中心的一个加油站,油价已飙升至每加仑7.00美元以上。(Frederic J. Brown/AFP via Getty Images)

价格上涨的幅度无疑令华盛顿感到惊讶。制裁虽然在很多方面都很严厉,但却有针对性地让俄罗斯在世界市场上的能源供应免受影响,在最初的公告中没有提到石油和天然气,制裁的目标是俄罗斯的金融和技术购买。

即使将俄罗斯排除在全球金融交易的SWIFT通信网络之外,美国及其盟友也为俄罗斯的能源销售提供了豁免。这一切不是为了缓解俄罗斯的压力。相反,它旨在避免避免能源中断将给高度依赖俄罗斯能源的欧洲(尤其是德国)带来相当严重的困难。

对俄罗斯能源的豁免也旨在较小程度上减轻美国消费者的痛苦,他们遭受了包括迅速上涨的能源价格在内的普遍通胀。

尽管有官方的豁免,但在将俄罗斯的货物运给消费者方面,问题立刻出现了。运输公司不愿意接收俄罗斯货物,一些保险公司拒绝为这些货物投保。据非官方消息人士透露,尽管有制裁制度允许的配额,但俄罗斯约70%的石油和天然气无法找到买家。

与此同时,包括美国在内的世界各地的石油和天然气消费者掀起了一股预购和囤积的狂潮。他们知道,特别是在北美,不存在根本性的短缺。就连白宫随后做出的禁止进口俄罗斯石油和天然气的决定﹐也没有引起直接的关注,因为从俄罗斯进口的石油和天然气仅占美国能源消费总量的2.5%。

买家的行动则是基于对未来的不确定﹐制裁制度最终会禁止各国购买俄罗斯能源,或者普京为了报复制裁者,在极端情况下,拒绝向世界出售俄罗斯的能源,这无疑是一种经济上的自杀行为,但在一个正在内爆的经济体中是可行的。突然的需求推高了全世界的价格。

如果拜登政府没有关闭北美能源生产的很大一部分,事情的压力可能会小一些。在总统乔‧拜登上任的第一天,就关闭了Keystone XL输油管道,从而中断了加拿大石油向美国市场的潜在供应。

在过去的14个月里,行政机构无时无刻不在阻止传统钻探和采用水力压裂法生产天然气。根据美国能源情报署的数据,目前美国国内的化石燃料产量比2019年12月下降了16%以上。

美国已经从一个能源过剩的国家,转变为石油和天然气的净进口国。如果这些国内来源仍然存在,毫无疑问,最近的石油和天然气价格飙升将不会那么极端,相关的困难也会随之减少。

尽管如此,这种直接的价格痛苦似乎注定会在长期内消散。根据国际能源机构(IEA)的数据,俄罗斯最多生产全球能源需求的10%。该机构的分析表明,如果白宫愿意的话,最终可能会有其它来源,包括美国在内,来弥补俄罗斯供应的损失。

当然,需要时间来解决这些边际供应,并把它们带到有需求的地方。一旦这样做,即使战争仍在继续,俄罗斯能源问题变得更糟,当今最严峻的能源价格压力也将有所缓解。然而,在此期间,这些价格压力将造成困难。

除了能源方面,制裁似乎对普通美国人没有什么不良影响,战争和制裁似乎没有加剧已经在消散的总体供应链问题。

美国经济来说,技术销售禁令是一个小问题。美国对俄罗斯的所有出口只占美国国内生产总值的0.5%左右。技术销售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尽管金融制裁可能会阻止所有此类销售。

停止技术销售可能会减少与俄罗斯有贸易往来的个别公司的收入,但对公司报表的非正式审查表明,最严重的风险不到任何公司总销售额的15%,对大多数公司来说,风险要小得多。这样的损失无疑会损害到特定公司的股东,就像俄罗斯将美国在俄资产国有化,会损害其它公司一样。但是,这种影响对普通工薪阶层的生活几乎没有影响,除了可能会对他们的个人退休账户(IRA)或401(k)的价值进行一些修正,这些影响显然不太可能导致裁员。

同样,严厉的金融制裁虽然给俄罗斯带来了很大的困难,但对大多数美国人的经济生活几乎没有影响,任何问题都将主要落在精英头上。例如,管理这些限制措施会让美国金融机构及其监管机构感到头疼,并增加支出,但受到这种影响的只是美国经济大计划中的一小部分人。

一些投资银行过去通过帮助俄罗斯政府和企业在美国和欧洲市场获得融资而盈利,它们将失去一个收入来源,但可能不会占其总体收入的很大一部分。持有俄罗斯证券的投资将受到中断和损失,有些是暂时的,有些是永久性的。但是,除了对大多数个人退休账户和401(k)计划的很小影响之外,这些事情对大多数美国人的经济和金融生活几乎没有什么影响。

这就是现状。正如他们所说,形势是不稳定的,可能会迅速变化。就像在战争中一样,计划总是不如变化快,即使是对于没有直接参战的国家和人口也是如此。到目前为止,美国经济和人民的压力相对较小。未来只有惊喜。

作者简介:

米尔顿‧埃兹拉蒂(Milton Ezrati)是《国家利益》(The National Interest)杂志的特约编辑、纽约州立大学布法罗分校人力资本研究中心的荣誉学者,也是纽约传播公司Vested的首席经济学家。他的最新著作是《三十个明天:未来三十年的全球化、人口统计学和我们的生活方式》(Thirty Tomorrows: The Next Three Decades of Globalization, Demographics, and How We Will Live)。

原文:War, Sanctions, and the US Economy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