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中共芬太尼正在毒杀美国人

(大纪元专栏作家John Mac Ghlionn撰文/刘文鉴编译)

2021年11月,总统拜登对2020年所有死于药物过量的美国人进行了纪念。超过10万名美国人死于非命,是美国不断升级的危机中的一个新里程碑。可是,在纪念死者的同时,拜登却没有点名中国(中共)。

在美国,非法或以其它方式使用药品十分猖獗,然而,这种困扰全美国的用药上瘾流行病并没有抹去中国共产党(中共)在将麻醉药品输入美国方面似乎发挥了关键作用的事实。

每五分半钟,在美国某处就有一人死于用药过量。这些死亡许多都与阿片类药物有关。在美国的每一个角落,从洛杉矶到路易斯安那,从威斯康辛到华盛顿,从雪城(Syracuse)到萨拉索塔(Sarasota),阿片类药物危机无处不在,一些社区,甚至整个城市,十人中就有一人死于阿片类药物之手。正如共和党人格雷格‧瓦尔登(Greg Walden)所言,阿片类药物是“一个机会均等的消灭者”。

2019年,7万美国人死于用药过量,不到一年,该数字上升到了10万。其中,超过6.4万人的死亡是使用了合成阿片类药物如芬太尼(Fentanyl)所致。芬太尼是现有致命性最大的阿片类药物。这是一个惊人的数字,尤其是,2018年死于合成阿片类药物的美国人还在3.1万人左右,2019年该数字已达到了3.6万人。相比2018年,2020年死于芬太尼的人数翻了一倍有余。

值得注意的是,芬太尼是一种药效极强的药物,其药效比吗啡强100倍,比海洛因强大约50倍。在美国18至45岁的人群中,芬太尼使用过量目前是头号死因。这是一个中共助推下制造的国家紧急状态。

根据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的研究,在过去10年中,这种高度上瘾的药物(芬太尼)充斥美国,中共对此发挥了关键作用。有点可笑的是,中共2019年承诺减少芬太尼类药物的生产和供应。但毫不奇怪,这个特殊承诺就像北京作出的几乎每一个承诺一样,毫无分量。

美中经济安全审查委员会(USCC)近来注意到,中国现在是“向美国走私非法芬太尼及芬太尼有关物质的主要来源国”。

认为北京没有参与(即使不是直接参与)致命药物流入美国的事情,需要完全、彻底地装傻充愣。记住,这是一个密切监视自己每一个公民的政权,无论他们是好人,还是坏人,还是那些处于灰色地带、中间地带的人。

作为一个近期一直生活在中国的人,根据我的经历,我得说:中共保存了所有公民,包括那些参与药品贸易的人的档案。

按照作家和研究员邦尼‧吉拉德(Bonnie Girard)的话讲,“中国(中共)有许多潜在途径,打击非法药品的生产和出口,但所缺乏的是这么做的政治意愿。”

在用药品充斥美国的努力上,中国(中共)已经有了一点更多的创意,中国药品走私者现在不是将供应直接送往美国,而是送去墨西哥。近来,中国药品经销商已与墨西哥某些最大的毒品集团形成了牢固的联盟。

一份由美中经济安全审查委员会发布的最新报告记载了中国走私者的走私方式:“将主要制造成品芬太尼变为主要向墨西哥的毒品集团出口(芬太尼)前体,然后这些集团制造非法芬太尼并交付其最终产品。”另外,“中国经纪人通过中国的财务系统洗白墨西哥的毒品所得。”更有甚者,中共坚决拒绝“在刑事犯罪和洗钱调查、采取联合行动,以及美国请求检查和执法援助”上与美国当局合作。

当人们想到来自墨西哥的毒品时,漏洞百出的边界就会立即浮现在脑海之中。如果有一堵巨大的墙来阻止那些坏人就好了,有些人可能会大声支持。但是,虽然毒品集团在继续利用边界的一系列弱点将芬太尼和冰毒之类的输入美国,但他们更有可能的是利用港口。

最近,不管是否是巧合,与中共关系密切的中国私营公司对墨西哥的许多港口进行了投资。回溯到2015年,中国投资者同意在纳亚里特(Nayarit),一个与毒品交易密不可分的州建设新港口。2020年,美国特工逮捕了墨西哥前国防部长萨尔瓦多‧西恩富戈斯‧泽佩达(Salvador Cienfuegos Zepeda),指控他为该国最致命的犯罪集团纳亚里特H-2卡特尔工作。按照美国特工的说法,泽佩达在帮助该集团将毒品走私入美国上起了关键作用。

去年10月份,美国制裁了墨西哥哈利斯科州毒品集团“新一代卡特尔”(New Generation Cartel)的四名成员,指控他们利用曼萨尼约(Manzanillo)港将毒品运入美国。不管巧合与否,国有中国交通建设股份有限公司(CCCC)的全资子公司,中国港湾工程有限责任公司(CHEC)对该港口投入了大量资金。

在韦拉克鲁斯(Veracruz),另一个与毒品贸易密切相关的州,与北京关系密切的一些公司为许多项目,包括韦拉克鲁斯港进行了大量融资。十多年来,这个港口在墨西哥的毒品贸易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再一次,要认为那些身居北京的人没有完全意识到正在发生的事情,就需要完全、彻底地装傻充愣。

那么能做些什么呢?当然,拜登政府可以引入更严格的措施,例如,来自墨西哥各港口的任何货物都应进行法医分析。(美国的)用药过量问题不是正在消失,事实上,统计数据显示,这是一个每年呈指数级恶化的问题。总统拜登现在必需采取行动,但问题是,他会吗?

作者简介:

约翰‧麦克‧格利昂(John Mac Ghlionn)是一名研究员和散文作家,其文章已经发表在《纽约邮报》、《悉尼晨锋报》、《新闻周刊》、《国家评论》及《美国旁观者》等媒体上,其研究领域包括心理学和社会关系,他对社会功能障碍和媒体操纵有浓厚的兴趣。

原文:Fentanyl From China Is Killing Americans in Record Numbers刊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所表达的观点系作者个人看法,并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