填补财政窟窿 中共各级政府多手段“增收”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1月19日讯】中国经济不断下行,各级政府只好使用各种手段“增收”,以弥补地方财政不足。

中共国务院办公厅督查室11月18日发布第八次大督查通报,提到地方政府违法强制收费的实例。其中包括,河北邢台强制要求非道路移动机械安装线网络监测设备和尾气后处理装置,每套约4000元(人民币 下同),合计增加市场主体负担约3000万元。

辽宁省海城市不但没有清理违规收取矿产品生产经营的吨位保证金,反而在2019年2月将保证金标准提高50%,目前其财政专户上的保证金共计1.46亿元。

另外,天津市南开区澄江路房管站公有房产2020年为商户减免4个多月房租,2021年却上调房租近一倍,不仅抵消了此前的房租减免红利,还加重了租户负担。

在拖欠款项方面,贵州省遵义市湄潭县拖欠某企业承接的学校建设专案工程款6236万元;宁夏回族自治区银川市拖欠6家企业污水处理服务费5.2亿元。

此外,四川省达州市渠县2020年欠缴教师“五险一金”8290万元;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清水河县2009年以来拖欠特岗教师补贴777万元。

这些数据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地方政府财政不足。早在2019年8月,中共公布当年上半年财政收支的31个省份中,就有30个出现入不敷出,总计财政赤字4万亿,其中也包括被视为经济排头兵的广东省。只有上海市盈余190亿,大陆分析师指,这可能是上海市上半年大量卖地的结果。

为填补当地政府财政窟窿,地方地府已逐渐进入“各自为政”的状态。除了用“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应付北京当局,各地还兴起跨地区、跨省“抢劫”的风潮。比如,多省公安和法院曾借口“打击洗钱”大量没收外省外贸账户的资金,浙江义乌等地的外贸行业深受其害。还有地方公安找借口抓捕外地的企业家,然后变相勒索巨额“赎金”。

(责任编辑:景中明)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