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案惊奇】美军揭台海两个危险时间点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0月08日讯】大家好,欢迎收看《新闻拍案惊奇》,我是大宇。

今天焦点:中共黑监狱实录;民进党被中共恐吓要“政治让位”!否则进地狱之门;习解释600天不出国原因;拜习会将登场;美军揭台海两个危险时间点;擦枪走火机会大增;美中瑞士会谈6小时。

【将有更多人出走中共体制 海外揭露中共成潮流】

在前一天节目的最后,我跟大家介绍了美国媒体对一名大陆“新疆警察”的专访,披露了很多第一手消息,最重点的内容,就是中共警察如何虐待新疆人,还有很多中共在新疆运作的内幕。

这位化名为“江”的前中共警察,说自己在2015年收到一封来自北京的信,要求各省都派一批警察前往新疆“支援”,总计15万人,他也是其中之一。他在新疆执行任务的过程中,亲眼目睹了一幕幕人间悲剧。

他说所有被拘留的新疆人,就算是妇女和儿童,都一样要遭受殴打,酷刑是家常便饭,什么性暴力、老虎凳、电刑或者几天几夜不让睡觉,这都在里面发生着。他现在已经流亡到欧洲,他说自己还是时常因为在新疆的经历失眠,被酷刑虐待的人、那惨痛的场面还时常浮现在他脑海中。

这是在中共警察队伍中,相对来说还是有良知的警察,而且能迈出这一步,亲身揭露,这是很难能可贵的事。可是我在昨天节目中也跟大家分享了一点,就是中共对其党员,已经没有任何黏合力了,所谓马列主义信仰早已破产,如果没有高官厚禄的利益驱使,它没有任何值得其党员留恋的地方。

而对其他更多人来讲,共产党只不过是“暴政、极权”的代名词,人们在不甘中隐忍着,一旦有机会就会把不满宣泄出来,以至于更激烈地宣泄。而这种不稳定,站在甲板上的一般民众,感受可能有限,可是所谓高高在上的,站在桅杆顶上的那些中共高官,会更加感受到风浪里的剧烈晃动。

我相信,在这位新疆警察之后,接下去会有更多人从中共体制中出走,也还会有勇士,站出来揭露中共在暗地里所做的那些龌龊之事。就算在国外,对中共进行揭底调研,也成为潮流。美国、澳大利亚、法国以至于更多国家的政府机构或智库,都在挖掘中共海内外的罪恶。

例如我在9月25日的直播节目中,为大家介绍的法国国防部的重磅报告,一共六百多页,相当于一本中型辞典的厚度,里面包罗万象,详细揭露了中共近些年对外渗透行动以及关键罪行。包括活摘器官、隐瞒疫情真相、镇压法轮功,还有对台湾、瑞典、加拿大等国,利用传统媒体、社交媒体、外交人员、海外小粉红或金钱收买等一切形式进行的渗透活动等等。

【蓬佩奥批中共人权迫害 吁全球给中共强力施压】

美国前国务卿蓬佩奥,又在10月3日的一场活动上,点名批评中共的在国内的人权迫害。

他说,无论是从美国盗窃知识产权和工作机会,还是人权犯罪,都是超大规模的,是1930年代以来未见的。所以我曾宣布种族灭绝在中共治下正在发生,这不是常有的,不是常见的事情,这是相当严重的,我们经过长时间(调查),要确保我们的认知符合事实和法律,这是悲剧,我们盯着这一切,我们永远不能让这些再发生,不能再继续。

全世界都需要站出来,全世界都需要祈祷,全世界都要给中共领导层施压。我们要向他们明确,这是不可接受的,否则我们就不跟你来往、不跟你做生意。

【报告《囚禁》揭“黑监狱” 以宾馆招待所伪装 迫害数万人】

那么,10月5日,国际人权组织“保护卫士”机构又发布了一份新的报告,名为“囚禁:在中国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秘密监狱内”,我们可以把报告简称为《囚禁》,里面有大量受中共黑监狱迫害者的证词和丰富的插图,将中共黑监狱的内景,翻了出来,给世人看到。

而所谓“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是中共迫害异议人士的一套“绑架系统”,这是实质,他们起个冠冕堂皇的名字叫什么“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从2013年到现在,能统计到的至少有五万七千多人被以这种形式秘密迫害,其中包括曾经或可能仍处于失踪状态的中共异议人士。

这份名为“囚禁”的报告介绍,这是中共黑监狱的一种合法形式,受害者被政府当局失踪于此,单独囚禁6个月甚至更久,因为没有司法监督,受害者面临的酷刑和虐待风险更高。

这个制度,虽然大部分受害的是中国人,但也有外国人被拘押,包括加拿大人康明凯和斯帕沃,美国篮球运动员杰夫哈珀,也有人来自被中共日日文攻武吓的台湾,比如非政府工作者李明哲等等,人数众多。

关押地点通常是秘密的,警方也不会公开关押地点,被拘押者转移或出入黑监狱时,都被戴着头套,监室的窗子,都被厚厚的窗帘遮挡。有一些设施其实是为这种黑监狱量身打造,例如一些宾馆、警察培训中心或者一些政府所有的公寓楼,人权活动家李翘楚曾说,自己被带到秘密地点,摘掉黑头套之后,发现那是一个四周都是软墙的房间。

曾被秘密关押的人权律师王宇提到过一个细节,说他被关在黑监狱做笔录时,发现笔录的文案上写有“北京通达资产管理公司”的字样,而这家公司在北京市公安局旗下。后来证实,这就是位于北京大兴区六环附近的“通达招待所”。而且几乎所有警方的招待所内部,都备有类似的黑监狱。

此外,像天津盘山风景区的“津安招待所”、陕西宝鸡的宝钛宾馆、广州番禺的“大石镇警察培训中心”、深圳南山的“北投新村”第二幢502室等等,都被揭露过,曾关押受害人。

报告详细描述了黑监狱的运作过程,包括如何抓捕以及被抓到后受害者将面临怎样的处境。概括而言,好多人在关押期间,被剥夺睡眠、剥夺吃饭、剥夺就医,还要被长时间戴脚镣手铐或者高高吊起,以及被喂食不明药物,甚至遭受殴打和性虐待。我可以稍微细致一点讲给大家。

【从突袭抓捕到残酷虐待 细说“黑监狱”迫害SOP流程】

通常,公安锁定了一个中共的异议人士,决定要抓进黑监狱,那么往往会对其进行突然袭击式的绑架。多数是国保警察执行任务,或者是国安警察,通常是至少十几人同时行动,有的人穿的是便衣,会趁着你睡觉,或者休息、吃饭的任何时间进行“袭击”,或者半夜敲门,或者用钻头开锁,或者制造假象引诱你到某个地点,然后就会迅速将人制伏,戴上手铐,而后会有个警察对你拿摄像机录像。如果是在家里被绑架,那中共警察会趁机抄家,把他们感兴趣的电脑、文件、个人手机以至于你家小孩的iPad,等等这些东西都带走。

一位受害人回忆说,自己是有一天在路边买凉面,突然几个人从背后冲上来,把他按倒在地,因为事发突然毫无准备,他是脸先着地,在地上摩擦,有人接着用膝盖顶住他的后背,有几台摄像机同时对着他拍摄,接着就是两眼一抹黑,因为他被扣上了黑头套。

另一位曾被关押过的陈志修说,家里的每一张纸、每个角落都被搜查,警察拿走了他家所有的银行卡、电子设备,甚至包括各种各样的充电器。

上车之后,有两个警察一边一个坐你身旁,你在中间戴着黑头套,他们还要压着人的头,不让人直起腰,有的人会喊放开我,我没办法喘气,那他们也不管。

王宇律师说,自己被带去黑监狱的路上,她透过黑头套的缝隙,隐隐看到押着她的车穿过了一道大门,门口有荷枪实弹戴钢盔的士兵,这时,好像坐在她旁边的警察发现她在偷看,就把她的黑头套又紧了一下,这样就什么都看不到了。

到了指定地点,也就是黑监狱之后,第一关就是坐老虎椅,就是把你固定住的那种椅子,也叫审讯椅,让你动弹不得,那些警察还会告诉你一句话,到了这,唯一的权利就是“服从”,意思是要听他们摆布,还有给你设计的任何罪名。刚刚进入黑监狱的人,还必须脱光衣服,男女都一样,连肛门都要检查,防止夹带东西。

还有个细节,就是有人指控,如果是近视戴眼镜的话,连眼镜都要拿走,这样在给任何笔录签字的时候,受害人其实会看不清自己签的是什么。接着就是体检,就算你健康,也会给你开一些不明药物,不少人反应,吃完后自己思维会变得迟钝和模糊。但是如果你拒绝签署一些文件,就会遭受惩罚。

而后,根据受害人的回忆,进了黑监狱,将很难知道外面昼夜阴晴,很多时候是不见天日的时光,甚至有的人还经历过,自己房内的温度计或时钟都被遮住了,但不是所有人。整日陪伴的,只有两名警察安排的看守,但你也被规定不能与他们交谈。

每天的作息异常严格,甚至做什么事情的姿势都有规定,从起床到就寝,全都有一个套路,像管理一个机器人一样。而且睡觉的时候,胳膊必须放在被子外面,而有的床相当不干净,有人还在上面发现过蛆虫。洗澡的时候,浴室全是监控器,有的人边洗澡能边听到看守人员在外面讨论你,相当羞辱。

好多受害人提到,这种长期单独监禁,最难熬的就是乏味,乏味到会让你期待审讯的到来。而其它时间,就是偷听看守人员聊八卦、回忆自己过去看过听过的东西、整理记忆片段,听听窗外的鸟叫,如果屋子里有时钟,那时钟的滴答声可能是整个屋子最美妙的音符了。有人说,在那里的每一分钟都像是一小时,而这是中共迫害人故意这么做的,就要这么折磨你。

有的人想到自杀,但是这黑监狱是特制的,墙是软的,桌子边缘都放了软垫子,变得不能伤害到头部,而每次喂食不明药物,看守也要盯着你把药吞下,防止有人把药片攒起来,最后一次性吞下去自杀。看守得如此“细致入微”,真是煞费苦心,而且看守时时就在监视着,自杀机会也少。

而真正到了审讯,是有人说话了,但同样很难熬。要经历身体和精神上的折磨。曾有个被关押的外国人,中共警察会威胁他说,如果不配合,就要在监狱里给他关个八年或者判死刑,抑或是转移到朝鲜关押。也有人被警察威胁说,就算你死在这里,也没人知道。这可能还是轻的,有的会以受害人的配偶或子女做要胁。

例如谢燕益就说,中共警察为了达到让他妥协的目的,在他极度痛苦中,拿出了他刚出生女儿的照片,还有他儿子在课堂上做题的录像,并且威胁也要把他的妻子抓起来,谢燕益说自己当时真的很崩溃。

酷刑则更是常见,不少人经历过连续几天几夜的轮番审讯。其中困倦也是一种刑罚,一位叫隋牧青的受害人描述说,自己一度被剥夺睡眠多日,到了第五六天的时候,连续未睡的他,出现了前所未有的体验。意识突然变得模糊,全身会突然间火烤一样地炙痛、又突然间冰冻一样地寒冷,是一种从未体验过的痛苦感觉。

过程中也会遭到暴力对待,中共警察也懂得如何避免留下施暴痕迹,通常会打人的背部和腹部,几乎从来不打脸部,以免留下外伤,如果某个屋子里没有摄像头,那么施暴会在那间屋子进行,避免留下作案证据。他们警察互相之间也是不信任的,避免给别人留下把柄。还有其它各种酷刑,例如坐老虎椅连续10天以上,还有同时被五六根电棍折磨,等等,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他们做不到的。

最后,有的人就算在不同情况下被释放后,过了很久,还会有被关押时的心理阴影。例如人权活动人士李翘楚说,刚出来的时候,常常会出现惊恐的状态,常做恶梦、注意力难以集中,警觉性很高,有时还会不自觉地四肢发抖。

这份名为“囚禁”的报告,只是中共迫害人权的全部手段当中的一个“片段”,我们上述这些内容,中共也不只是这些所谓“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异议人士,还有信仰人士、民主活动人士、其他各类异议者,都可能经受上述手段的折磨。

而据我知道的,中共迫害人的手段还有更多,还有更残酷的,这还只是其中一部分。目前,这份报告也已经有了英文版,并且已经被呈递给联合国有关机构。中共的罪恶,会越来越多地被揭示出来。不只是对内,还有对外的。

【法参院报告揭中共渗透学术 曾庆红侄女发“至暗时刻”】

例如10月5日,继法国国防部推出重磅报告之后,法国参议院也推出一份报告,专门针对非欧盟国家干涉法国学术界,其中对中共用词最重,称其手段和规模已经无以复加、无人能及,正在以各种方式运作。从以简单的“友好关系”施压,再到从奖学金上玩手段,邀请学者去外国教书的机会,或是以留学生或实习生的身份进行渗透等等。

法国媒体《巴黎人报》也发了一篇相关报导,举了法国布勒斯商学院的例子,称其70%的资金来自中共,而在这里上课的学生,就算是国际贸易课程,也必须包括每周几个小时的符合中共意愿的课程,而且校内还开设了所谓“孔子学院”。

而我们多次提到过,“斗争”是共产党的本性之一,在国内要斗,在外面要斗,就算它党内,也是斗、斗、斗。从中共建政到现在,内斗不断。

目前,习近平看上去正在继续对江派势力“剪裙边”,一点点把其党羽拿下,最近比较引人注目的大老虎是孙力军被双开,傅政华正式落马。而这两个人的问题,很可能牵涉到中共前政法委书记孟建柱,乃至于他们的总后台,江派的核心人物之一“曾庆红”。

而曾庆红亲侄女曾宝宝,10月4日还在自己的微博上分享了一张电影海报。电影的名字耐人寻味,叫“至暗时刻”。曾宝宝分享这张海报的时机,是她开的“花样年”公司没能在当天按期支付2亿多美元的欠债。而根据惠誉评级机构估计,从现在起到2022年底,花样年需要支付近20亿美元的国际债务,还有将近10亿美元的本地债务。

从表面上看,曾宝宝分享这个截图,为的是表明自己债务压身,但如果她的后台仍然“如日中天”一般,这些欠款根本不是问题,这反而会让人感到,中共的江曾势力,在进入“至暗时刻”。

【胡舒立传递什么信息?中共“宫斗剧”还有高潮】

而中共内斗的敏感程度,从我们昨天提到的胡舒立分享的那幅烤猪头照也能感受到。胡舒立是大陆财新网主编,财新有个栏目叫“财新mini”,是个生活栏目,此前胡舒立就经常在微博分享“财新mini”的内容,这次分享了烤猪头,还配了文字说,“猪头不受待见”,但这与人们观念有关,随即引用财新mini的文字标题说:猪头如果做得好,还是相当可吃的。后来胡舒立这篇微博文章被删掉,但财新网站还保留着那篇文章。

外界解读,胡舒立分享的照片,似乎在暗喻习近平,但是也有熟悉胡舒立的旅美学者说,这应该不是胡舒立的意思,连跟胡舒立关系密切的王岐山都要说自己是习近平的“报幕员”,任志强也因为批评习近平被捕判刑,那胡舒立这样公开嘲讽习的可能性不大。但不管怎么说,胡舒立这篇帖文删掉了,就说明它很敏感,犯了当下一个大忌讳。可谓是风声鹤唳。

在习近平明年20大连任前,对江曾势力来说,可能是发难习近平的最后一个机会,习当局在这个时间段也非常紧张,继续在解体江派阵营,接下去的中共“宫斗戏”,可能还有高潮。

而这种“宫斗”,对台湾来说,可能不是好事。如果斗争得不顺利,可能台海就成了中共当局转移压力和注意力的一张牌,就可能在台海搅起风波。最近,就像金正恩前些年不断试射导弹一样,每次试射导弹后,国际社会都很紧张,都纷纷向朝鲜政权喊话,要他们收敛,抑或是提出对话,这让不甘寂寞的金正恩,一下成了新闻焦点。

那中共搅动台海,最近不断派军机骚扰台湾空域,有异曲同工之处。看世界慢慢不注意它了,它会在台海升级一下局势,说Hi我在这儿,然后胁台湾以令世界与之谈判。当然了,中共还会利用其它问题,跟世界讨价还价。

【习600天不出国“理由”揭晓 美中瑞士会谈6小时】

最近,外界关注10月底罗马的G20峰会,习近平会不会现身,现在似乎有了答案,根据彭博社10月6日引述知情人士的报导,习近平目前是不打算出席G20峰会,理由是中共防疫政策要求,旅客回国必须隔离,所以习近平不打算去。

而这好像也是习近平当局给自己连续六百多天不出过门,做的一个回应。

不过10月6日(周三),美国政府官员透露,美中达成了一项临时协议,其中包括一项,拜登和习近平要在今年年底前,进行一场远程视讯对话。聚焦于改善双方的沟通,并且避免所谓“不必要的误解”。而这项对话,是当天在瑞士举行的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和中共主管外交的国务委员杨洁篪的会议上决定的。(新闻拍案惊奇

沙利文和杨洁篪在瑞士苏黎世谈了六个小时,这也是今年3月火药味很浓的美中阿拉斯加峰会后,双方最高层级的面对面会谈。

根据与会记者透露,本次会谈的氛围跟阿拉斯加的不同,说是两人互相之间会友好一点,而谈论的话题,非常广泛,远远超出了一般讨论的范畴。

而会议官方的说法是,这场会议,是拜登政府上台以来,跟中共进行的最深度的一次交谈,沙利文当面向杨洁篪提出了中共在新疆的人权侵害、气候问题、香港问题、南海、台海相关的事宜,宣称还提到了两边“管控风险的方法”。

而台海是最近几天最受瞩目的议题了。

【拜登说习答应遵守“台湾协议” 环时恐吓民进党“让位”】

拜登也在10月5日回答了记者有关台湾的提问,但是很笼统,让人摸不着边际。拜登说,他跟习在最近一次通话时,谈到了台湾,说习近平同意遵守所谓“台湾协议”,而且强调说习近平不应该做其它事情,只应遵守协议。

可是这“台湾协议”指的是什么呢?没有任何一个文件叫“台湾协议”。美国之音为此咨询了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得到的答复是白宫发言人的一段10月3日的声明,当中提到了三个有关台湾的《公报》、美国《台湾关系法》和“六项保证”。其实还是“老生常谈”,而中共的所谓“承诺”,永远都只是口头上的。

中共连派军机扰台,已经在违反和破坏此前的承诺。而官媒央视在近日竟然大言不惭地报导说,共军派军机扰台,是去“打卡”,说眼睛里容不下所谓“台独”的沙子。

中共《环球时报》也在近日连续发文攻击台湾蔡英文当局,在10月6日的报导中,《环时》说,蔡英文10月6日在民进党中常会上说,中共当局严重破坏区域和平稳定,北京必须有所克制,避免擦枪走火。

而《环时》则说什么,蔡英文担心“擦枪走火”,是她担心大陆对分裂势力采取军事打击,正式敲响民进党当局的丧钟。中共现在的宣传策略,从来都是把“民进党”这个词单独拎出来说事,非常有针对性,不说别的党派,也是一种恐吓的方式。

《环时》也提到有关“武统”,说中共的相关准备早就不是警告,而是实战级别的演练,如果民进党怕擦枪走火,就对共军军事行动及时避让,保持足够距离。你看,还是点名民进党,不说台湾当局,莫非台湾除了民进党就全是亲共的势力吗?

最后,《环时》还傲慢地说,民进党没有跟大陆军事对抗的资本,并且提到,民进党不仅要让军队避让共军,也必须在政治上“收敛”,才是“唯一选择”,不然,“极限对抗”是地狱之门。《环时》这句话的意思再明白不过,要民进党在即将到来的选举中让位。中共的小算计,现在也不掩饰了。

台海局势40年来最紧张 美前顾问提两大危险时间点】

而中共当前的武力恐吓层级,也是比较少见的。台湾国防部长邱国正说,他从军四十多年来,台海的紧张局势现在是最严峻的,海峡存在着“擦枪走火”的风险。

美国前国家安全顾问麦克马斯特最近对日本媒体说,台湾进入了非常危险的时期,美国和日本还要加强威慑的力度,而他认为,共军派军机频繁扰动,也显示中共发现,台湾蔡英文当局在不断提升防御能力。

麦克马斯特提到两个时间点,说明年北京冬奥,还有明年秋天的20大之后,是两个极度危险的时间点,必须密切关注。

【美最强驱逐舰抵日 加强战时合作 公布三航母军演照片】

在共机扰台之时,美国也派出了被誉为战力最强的驱逐舰“拉尔夫约翰逊号”,配有96枚导弹和一体化防空和反导系统,10月4日已经抵达日本。而美军对此声明说,期待该战舰可以为印太和平做出重大贡献。

10月5日,驻日本岩国基地的美国海军陆战队公布照片,其F-35B战机前两天首次在日本出云号直升机航母上起降,这对日本军队来说是个好消息,加强了防务,对整个印太地区来说,也是美国及其盟友合作作战的加强。

10月6日,美军太平洋舰队还在脸书公布了3日,与英国、日本等六国在冲绳西南联合军演的照片,而接下去两周,这六国海军,还会在南海进行联合演习。

这些迹象,会对台海的紧张情势,起到一定的稳定作用。

好,我在Telegram上的官方公告群是t.me/dayunews,观众讨论群是t.me/xwpajq_us,节目信箱是xwpajq@gmail.com,还有我的会员网站,网址是dayuus.com。也欢迎您订阅本频道,并点击小铃铛,获得节目发布通知。那感谢您的收看,我们下期再会!

加入会员观看独家:https://ept.ms/2Re72pA
大宇会员网站:dayuus.com
支持大宇:https://donorbox.org/dayutime
欢迎订阅+打开小铃铛:http://bit.ly/PAJQsub

《新闻拍案惊奇》制作组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