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纵横】刘鹤发“定心丸”天安门现凶兆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9月07日讯】大家好,欢迎收看《时事纵横》,我是扶摇。今天是2021年9月6日,星期一。

今天关注的焦点:天安门广场中轴线,飞落黑天鹅,中共败亡征兆?刘鹤发“定心丸”,针对中小型民企?近70年后,刘强东面临曾祖父同样困境;港府要诬告更多目标?支联会拒配合交资料;菅义伟月底辞职,下任日本首相或对中共强硬。

黑天鹅飞落天安门广场中轴线 现凶兆?

首先,我们来说说网络上一个非常热门的话题。

据官媒《北京日报》报导,9月5日早上6点左右,也就是升旗仪式结束后,一只黑天鹅突然飞到北京天安门广场,还刚好落在了广场中轴线的位置上。

这只黑天鹅时而低下头梳理羽毛,时而优雅地走几步,完全没有要飞走的意思。它这副“见过世面”的样子引来了人群围观。有用长焦镜头仔细拍摄的现场民众说,天鹅脚上没有脚环,也就是看不出是人工饲养的。

另一边,工作人员则是“马上进行秩序维护”,“疏散围观游客”,并联系有关部门。

过了一会儿,广场上开始下起雨来,到早上8点左右,动物保护部门赶来带走黑天鹅,把它送到顺义区的救护中心。从6点到8点,这只天鹅在广场上愣是待了2个来小时,不主动离开。

消息报导后,网络上立马炸锅了。

有大陆微博网民问,“为何疏散游客,天鹅没过安检吗?”“围观一只鸟都不行?”也有网民说,这是“黑天鹅事件”,并问“主何吉凶?”“难道……”很快,这些留言全部被隐藏了。

微博平台这么做,因为黑天鹅非但不是什么吉祥鸟,它的“到访”还是个不好的兆头。很多朋友都知道一个术语,叫“黑天鹅事件”,一般指非常难以预测且不寻常的事,会引起连锁负面反应,甚至是颠覆的效果。

黑天鹅事件存在于经济、政治、社会、个人生活等各个领域。比如,次贷危机、东南亚海啸、美国9‧11事件、泰坦尼克号沉没等等,都属于这一类。

在言论相对自由的推特上,谈论这件事的中文网友就更多了。

有人提到,在今年1月28日的中共政治局会议上,习近平才要求防止“黑天鹅”、“灰犀牛”事件;近期,中共网信办也大力整顿财经自媒体,禁止他们“唱衰”中国金融市场和中国经济。

“结果话音刚落,黑天鹅自己落在了天安门广场,看来经济突然崩溃是分分钟的事了,而且最大的不确定性,就来自北京,来自政治中心。”

也有人联想到,9月2日,中共刚公开确认将设立北京证券交易所。在资本市场,“黑天鹅”预示著会发生大凶事件,导致股票、债券崩盘。他们说,“(黑天鹅)真会挑时间”、“真是讽刺”。

还有网友给大家科普了一个成语,叫“野鸟入庙”,出处是《汉书‧五行志》。根据辞典解释,这里的“庙”指的是“庙堂”,就是古代帝王商议国事的场所,整个成语意思是野鸟闯入了庙堂,指国家(政权)败亡的征兆。

现在那么大一只黑天鹅,轻松突破号称“固若金汤”的低小慢飞行物防线,飞到了天安门的中轴线上,对中共政权来说,又预示着什么呢?

政论家章天亮在自媒体节目中指出,中共现在确实面临着几只“黑天鹅”,比如各国军队在南海问题上可能摊牌、美国对中共病毒(新冠病毒)的溯源问题,以及中国经济前景的不确定性。

这些危机一旦爆发,后果很难预料。

刘鹤发“定心丸” 针对中小型民企?

近来,中共当局频频出手,以监管的方式打击中国科技、教育、房地产等多个行业。就在民营企业人心惶惶的时候,中共政治局委员、副总理刘鹤出来发“定心丸”了。

据党媒新华社报导,在9月6日的中国国际数字经济博览会上,刘鹤以视频方式致词。他强调,必须大力支持民营经济发展,使其在稳增长、稳就业、调结构、促创新中发挥更大作用。

刘鹤说,民营经济为中国贡献了50%以上的税收、60%以上的GDP、70%以上的技术创新、80%以上的城镇就业、还有90%以上的市场主体数量。必须坚持推进高水平对外开放,坚决保护保护产权和知识产权。

他还称,支持民营经济发展的方针政策,现在没有变,将来也不会变。

很多人看不懂了,刘鹤这话说的,和中共的实际行动相反啊,难道当局要收手了?他的话能算数吗?

时事评论员唐靖远分析,当局搞“党进民退”是既定方针,肯定不会变。目前,北京主要的打击对象是大型民企,尤其政商一体、深度卷入了党内争斗的垄断性民企,都被习近平视为威胁。但这种打击一旦铺开,引发的“文革重来”影响巨大,这给他形成了很强的阻力。所以刘鹤出面说这话,主要就是安抚民企,尤其是中小型民企。

唐靖远指出,现在,中小型民企暂时还不是镰刀收割的主要对象。也就是说,之前当局黑脸唱得过头了点,把观众吓跑了,刘鹤相当于出来唱红脸,稳住观众别跑,都跑了这戏就没人看也没钱赚了。

刘强东面临曾祖父同样困境 淡出京东日常运营

这么看来,大陆中小型民企的处境暂时还不会太糟,不像大型民企,正在风雨中飘摇。

习近平提出“共同富裕”后,阿里巴巴、腾讯等科技巨头纷纷承诺,要做出慈善相关的巨额投资。

提倡“共同富裕”的运动,在中国近代历史上并不陌生。上个世纪50年代,中共针对民族企业家发动了“公私合营”,强行收购了他们的企业股份,将私人财产划归国有。但是,这些企业家捐出了家产,却没能改善自己的处境。

现在,中共发起了“公私合营2.0”。在这次运动中,那些努力表忠心的企业家们能逃过一劫吗?

对此,政治风险咨询公司欧亚集团全球技术政策专家特廖洛(Paul Triolo)并不乐观。他对美国之音说,结果有待观察。

而除了大笔捐赠,企业家们还想出了缓解监管压力的另一个对策——隐退。

在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拼多多创始人黄峥相继卸任后,9月6日,京东宣布高层人事变动。刘强东从日常业务中淡出,同时,京东零售CEO徐雷升任集团总裁。

据《华尔街日报》报导,京东的一位发言人拒绝对继任计划发表评论。自媒体人唐浩认为,刘强东等企业大佬宣布退出公司的日常运营,说白了就是“被夺权”,逐步将公司交出来。

在2014年,刘强东还风光无限的时候,财经作家韩平给他写了一本书,名字叫《年轻就是要活出你自己:刘强东的商业新逻辑》。刘强东自己给书写了序,说在他太爷爷那一代,他家还非常富有。之后,中共搞公私合营,财产就没了,全家被迫搬迁到外省,在农村过着穷苦的日子。

同样在中共治下,短短六七十年后,刘强东又要面对他太爷爷曾经经历的危机了。

港府要诬告更多目标?支联会拒配合交资料

除了在中国大陆掀起政治运动,中共对香港的打压,也在实施“港版国安法”后越来越没有顾忌。

8月底,香港警方国安处指控香港支联会是“外国代理人”,并首次引用“港版国安法”第43条“实施细则”附表5,要求支联会常委在9月7日前,提交该组织成立以来所有成员的个人资料、财务明细,以及和他们有过联系的中外组织、个人的资料等等。

支联会全称“香港市民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从1989年“六四”以来一直支持中国大陆民主运动,在2019年“反送中”运动中,他们也积极参与反抗活动。

5日,支联会召开记者会。身为大律师的副主席邹幸彤表示,他们拒绝交出任何材料,常委也已经做好准备,为此负上刑事责任。

邹幸彤强烈否认他们是所谓的“外国代理人”。她批评说,警方在信件中没有提及任何指控理据、没有列明所涉罪名,连支联会“代理哪个国家、组织都讲不出”。这样的做法是毫无理据、滥权、不合理。

邹幸彤还强调,支联会拒绝提供资料给国安处,是“对成员、支持者最起码的保护”。警方令公民社会处于恐惧之中,但支联会不会帮着散播恐惧。

香港民意研究所副行政总裁钟剑华对自由亚洲电台表示,当局现在的做法,是先有整肃目标,再想有什么条例可用,这是政治操作,目的可能有三个。

一个是,看看能否诬告支联会;第二,恐吓大家不要捐钱给这些团体,因为你捐款就有记录,可以查到并追究,这么做可以在社会上造成寒蝉效应;第三,港府想通过拿资料,找到蛛丝马迹或其它证据,诬告其他想诬告的人。

而对于支联会拒绝配合的态度,香港保安局警告他们“悬崖勒马”。

菅义伟月底辞职 下任日本首相或对中共强硬

下面,我们再来快速关注一条国际方面的消息。

9月3日,日本首相菅义伟宣布不参选下任党总裁,这意味着,他将在9月底辞去首相一职,而执政的日本自民党,将选出一位新领袖接任首相职务。

消息一出,外界就开始盘点新首相的人选了,而这些人选对中共的态度,更是倍受关注。

6日,《华尔街日报》撰文说,主要候选人包括两位前外务大臣:64岁的岸田文雄(Fumio Kishida)和58岁的河野太郎(Taro Kono)。两人都发表过对中共的强硬言论。

比如,岸田文雄在今年的一份政策文件中表示,日本需要针对中国(中共)投射力量,震慑中国(中共)不要采取侵犯行动。他说,日本应当拥有导弹,以便有能力在敌人导弹攻击日本之前,摧毁其导弹发射场。

另一位人选河野太郎,经常强调日本军机应该紧急出动,阻止在日本附近行动的中共战机;他还是首批经常将中国(中共)称为威胁的政府高级官员之一。

《华日》的报导指出,中共对香港的压制,和美国对抗中国经济影响力的举措,都让东京更加坚定地致力于日美同盟,同时压制了自民党内对华鸽派的声音。

台湾成功大学政治系副教授王宏仁也表示,一直以来,华盛顿和东京对台海奉行模糊政策,但现在,政策已经逐渐转为清晰,这是要对中国(中共)发出明确威慑的信号。

好的,我们今天就先说到这里,下期节目,我们不见不散。

《时事纵横》制作组

责任编辑:云起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