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9年冤狱酷刑 北京女教师龚瑞平再遭绑架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9月02日讯】北京市法轮功学员龚瑞平于2021年7月20日被北京市平谷区公安分局渔阳派出所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市顺义区看守所。之前,她曾被非法关押累计九年多,遭受过惨烈的迫害。

据悉,龚瑞平坚持信仰,在看守所给警察讲法轮功真相,警察不但不听,还给她戴上手铐脚镣。龚瑞平绝食抗议,被看守所强行野蛮灌食。

龚瑞平,55岁,原本是北京市平谷区城关小学优秀教师,家住北京市平谷区刘家店镇刘家店村。

1996年5月,龚瑞平在平谷少年科技中心大礼堂里看了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师父的讲法录像。看了三天后,她的身体发生了神奇般的变化,胸闷、气短、神经衰弱还有产后落下的腰痛等病症全部消失。她内心无比喜悦,从此走上了修炼之路。

自1999年7月20日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龚瑞平多次遭绑架、非法关押,一次被非法判刑、两次被非法劳教,累计被关押迫害长达九年多。

以下是她遭受迫害的部分事实:

2001年7月2日,北京市平谷县(现平谷区)教育局和县公安局二十余人闯到龚瑞平家,把她绑架到平谷县教育局“洗脑班”(当时转化法轮功学员都是政府出资租用宾馆),白天被非法押到北京大兴新安女子劳教所。

县教育局派来王琪英、李翠兰两人和一犯人一起对龚瑞平施暴,把她的嘴用卫生纸堵上、眼睛捂住,捏住她的鼻子。龚瑞平眼前发黑,身体渐渐倒下去。这时有人说“不行了,松手吧”。捏她鼻子的手这才松开。

接着她们又揪住龚瑞平的头发,把她的头往墙上“咣、咣、咣”地来回撞,使她失去了知觉。当她醒来时,已经失去了记忆,一度精神失常。

等龚瑞平的精神状态稍有好转,她们就继续对她施暴。龚瑞平就绝食抗议,被野蛮灌食,她们在食物中下了泻药。被灌食后,龚瑞平一天十几次上厕所拉黑水。

龚瑞平被劫持到平谷看守所非法关押后,遭到警察毒打。没几天,看守所就把她送到精神病院。车进院停下后,龚瑞平从车窗爬了出去,赤脚往精神病院外跑,才得以逃脱,不得已在外流离失所。

2001年9月17日, 龚瑞平向人们讲法轮功真相时再一次被绑架到“北京七处”,后被关进“洗脑班”。

“北京七处”是指北京市看守所(或叫北京市第一看守所,简称“北看”),地点在北京朝阳区豆各庄501号,里面的案件都归北京市公安局七处审理,也就是北京市公安局预审大队负责,“七处”就成了北看的代称和别称。“七处”的特殊任务是关押中国特有的“政治犯”。

在洗脑班里,犯人曾用手搧龚瑞平五百下耳光,打得她头疼难忍。有一女警逼她喝尿,还指使两个犯人扒光她身上的衣服,把窗户打开,让一丝不挂的龚瑞平遭寒风吹冻。

在遭到近两个月的种种折磨后,龚瑞平再度精神失常。

狱警对她说:“龚瑞平,你只要不‘转化’,不是叫你疯就是叫你死。”

2001年快过年时,龚瑞平被弄回“北京七处”,被非法判刑4年后,被劫入北京女子监狱。

监区狱警的小头目刘淑平曾领着狱警和两个犯人强行把龚瑞平抬到监区楼下一个偏僻破旧的屋子里。她们用束缚带把她全身捆绑起来,再使劲把她的头和上身往下压,使上身和下身平齐。

这时,一个人又趁机骑在龚瑞平的后背上,筋断骨折般的剧痛,使她忍不住“啊”的一声惨叫。

她们把龚瑞平身上的束缚带解开,她以为终于完事了,想不到一个狱警再用手提起她的右腿用力一甩,又一次使她剧痛难忍,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啊!啊!啊!”

有一次,狱警和犯人把龚瑞平捆绑在一个椅子背上,然后,几个人把她的头按下,让她猫腰撅著,这样呼吸极其困难;然后将她连人带椅子推到墙犄角,让她保持猫腰撅著的姿势。

椅子上面又坐上人,这样挤压着她一点也动不了。她痛苦不堪,发出惨叫声,那帮人哈哈大笑。

2008年奥运会前夕,龚瑞平在下班回家的半路上,被几名身穿便装的平谷县公安分局警察绑架,后被非法劳教2年半,在北京大兴劳教所调遣处被关押迫害了一个多月,又被劫持到湖北省武汉市女子劳教所关押两年多。

在武汉的劳教所里,她因不被允许睡觉而绝食抗议,那帮人用开口器撬她的嘴和牙,撬开后,故意把她的嘴撬到最大处,使两腮的肌肉撬得像要撕裂一样剧痛难忍。

2010年,龚瑞平出狱后,一直在外打工谋生。2012年,在北京市密云区河南寨村一所私立幼儿园任教,居住在幼儿园里。

2012年8月29日,她被河南寨派出所警察入室绑架,被非法劳教2年9个月,非法关押到北京女子劳教所迫害。

在那里她被逼长时间坐在小塑料椅子上(一种酷刑手段),一天坐十几个小时,被禁止动弹,一动就会招来谩骂或脚踹,她的两腿坐得长期麻木。

明慧网原文:累计被关押迫害九年多 北京女教师又被绑架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言)

相关文章
评论